曹操墓出土的女性尸骨与画像石,反映了哪些历史信息?

2021-02-02 10:35

书接上文:曹操墓址是怎么成谜的?

之前我们提到了曹操墓的地理位置与地面建筑,从西高穴汉魏大墓的考古结果看,与文献记载基本一致。高陵位于邺城附近,在司马懿、贾逵、夏侯尚等人的传记中,都有护送先王灵柩从洛阳前往邺城的记载,《晋书·宣帝纪》:“及魏武薨于洛阳,朝野危惧。帝纲纪丧事,内外肃然。乃奉梓宫还鄴。”曹操在洛阳去世,人心惶惶,司马懿稳定局势,把先王的棺椁送往邺城安葬。《三国志·贾逵传》:“太祖崩洛阳,逵典丧事。时鄢陵侯彰行越骑将军,从长安来赴,问逵先王玺绶所在。逵正色曰:‘太子在邺,国有储副。先王玺绶,非君侯所宜问也。’遂奉梓宫还邺。”贾逵也参与曹操的治丧,将灵柩护送到邺城安葬,并告诫鄢陵侯曹彰不要有非分之想。

邺城确定了,陵墓的具体位置也可以确定,在西门豹祠西原上,并有《鲁潜墓志》提供佐证。高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为了践行先父遗愿,曹丕在黄初年间将高陵的地面建筑全部摧毁,前几年的考古发掘也证实了毁陵之举。地面上只有柱础和基槽,表面非常平整,周围没有大量堆积的废弃物,说明是有组织的破坏,事成之后,破坏者还对现场进行了清理。如果是敌对势力或者一般的盗墓贼,没有必要在破坏之后还打扫现场。新出土的、带有卷云纹饰的瓦当,则对该墓断代提供了另一条有力的证据,因为这是东汉时期常见的纹饰,且与东汉帝陵出土的瓦当相近。

除此之外,还有哪些能够为该墓断代,或者为墓主人身份提供证明的信息呢?画像石就是其中的一个。曹操高陵出土了许多带有文字的画像石,其中描绘了一定数量的历史典故,这些内容在其他东汉中晚期的墓葬也多有发现。比如在一块画像石上,描绘有三个故事,左上方画有四位使者,他们恭恭敬敬地面对两位高人,请他们出山,空白处写着“首阳山”三个字。稍有敏感性的人都知道,讲的是伯夷叔齐的故事。周武王起兵讨伐纣王,伯夷叔齐认为这是不对的,当臣子怎么能造反,怎么能讨伐君主呢?所以商朝灭亡后,两人发誓不吃周朝的食物,最终饿死在首阳山上。

右上角的主角是位妇人,她面对一颗头颅痛哭流涕,空白处写着“纪梁”,纪梁是齐国大夫,在与莒国的战争中被俘身亡,纪梁妻子孟姜哀哭十日,城墙为之崩塌,丈夫安葬后,她感觉活下去没什么意思,投淄水而死。这个故事不断发展,最终变成了孟姜女哭长城。

这块画像石的中部、下部讲的是同一个故事,即七女复仇。相传在秦代,咸阳令杀害了一名无辜男子,该男子有七个女儿,虽然是女儿身,但也要为父报仇。有一年夏天,咸阳令与随从出行,搭乘三部车辆,分别是前导车、令车、主簿车,咸阳令就坐在中间的令车里。为提高刺杀成功率,七位女子将行刺地点设在了渭河桥,待车队经过,他们从桥的两侧一同杀出,直指杀父仇人。面对这一景象,随行人员吓得目瞪口呆,连连求饶,咸阳令慌乱之下,跳河逃生。见状,女子们乘坐事先备好的小船,成功追上,将咸阳令砍死,报了杀父之仇。画像石上还有渔民,他们是七女复仇事件的亲历者、见证者。

在内蒙古和林格尔东汉墓、山东莒县的古墓中,也出土过高度相似的画像石,场景都是桥上桥下,内容都是七名女子刺杀地方官员,只是细节上稍有差异,曹操高陵的七名女子是步行攻击,行刺对象是咸阳令;和林格尔汉墓是骑马攻击,目标是长安君。本身描绘的就是传奇故事,不同艺术家有不同的表现手法也是正常的。七女复仇在东汉墓葬中是非常流行的,它反映了什么历史现象呢?那就是孝道被当时的社会大力推崇,父亲被冤杀了,哪怕凶手是高高在上的权贵,哪怕家中没有一个男人,也要不顾一切地为父报仇,这就是东汉社会价值观念的一种反映。

曹操身为实际掌权者,自然也是主流价值观的倡导者,甚至在死后也要践行这些准则。在高陵的其他画像石上,还有标题为“孝子伯榆”的故事,有一次,伯榆犯了错,母亲又拿出鞭子抽他,抽着抽着,伯榆竟然哭了。母亲有些惊讶,吐槽说:“以前老娘抽你的时候,你小子从来没哭过,怎么今天突然掉眼泪了?”伯榆回答:“以前挨打的时候,身体是能感受到痛的,现在一点都不痛了,说明母亲已经老了”,通过小小的细节,伯榆感受到了母亲的衰老,心里十分悲凉,由此带来的苦楚远远高于藤条打在身上的感觉。

忠臣义士,孝子贞女,这就是一千八百多年前人们提倡的价值观,伯夷叔齐代表着忠义之士,他们用生命的代价诠释自己的思想;纪梁妻孟姜代表着贞女节妇,丈夫战死了,妻子心如古井,从一而终,立即投河而死。在曹操高陵还有一块“梁高行”字样的画像石,反映的也是节妇烈女的故事。春秋时期,梁国有一位美女,丈夫很早就死了,她守寡在家,许多人上门提亲,都没有同意。梁王得知后很感兴趣,派人送上彩礼。能嫁给国君,荣华富贵应有尽有,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孰料这位美女心中只有亡夫,竟拿起刀割下了自己的鼻子,以毁容来表达心中的志向。梁王深受震撼,送给她“高行”的称号作为嘉奖。

画像石带有明显的时代特征,该墓的形制、结构同样也有。曹魏重臣曹休的墓葬已经在邙山被发现,出土了刻有曹休名字的私印,因此可以确定墓主人是曹休,将曹操墓与曹休墓进行对比,发现双方结构相似,但规模上曹操要高于曹休,因为曹操生前地位是王,曹休只是侯。此外,曹操墓的形制、结构与洛阳发现的正始八年曹魏大墓接近,墓中出土的东汉五铢钱、陶鼎、壶、特制墓砖等时代特征明显的文物,也将墓葬的年代指向了东汉。

时间确定后,带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牌将墓主人锁定为了曹操。曹操最后的爵位是魏王,对于他来说,担任“魏武王”的时间非常短,前后只有几个月。曹操去世后没多久,东汉朝廷追谥他为武王,后来曹丕称帝,又追封先父为皇帝。曹操下葬的时候身份是魏武王,像他生前常用的兵器,甚至治疗疾病的慰项石,都被一同葬入了地下。“常所用”在当时并非罕见的说法,孙权曾经把常所用的御帻青缣盖赏给周泰,被史书隆重地记了一笔,对于臣子来说,这是天大的荣幸。

曹操墓出土的挌虎大戟等物件,会不会也是曹操赏给手下,手下陪葬到陵墓里作为荣耀的呢?可能性极低,因为“魏武王”这个名词使用的时间太短了,如果这种情况要发生,墓主人必须和曹操的死亡时间接近,并在曹丕追谥先父前就顺利安葬,纵观当时高官显贵的实际情况,没有一个人符合。西高穴墓中还出土了体型较大的圭、壁,两者配套使用是诸侯王或者天子才可以的,曹操生前剑履上殿,地位在诸侯王之上,可以使用这样器物的人,除了曹操,同时代同地点没有第二个。

与曹操相伴地下的,还有两位女子,她们的身份有待考证。一个比较年轻,只有20岁左右,还有一个年龄较大,50岁左右。她们肯定不是卞夫人,因为史书记载卞夫人享年七十岁,与两位女性的年龄相差较大,而且她死于太和四年,曹叡在位期间,此时曹操高陵地宫已经封闭十年了,不可能“以卑动尊”,把先帝的陵寝打开,再把太后给埋进去,按照惯例应该是在高陵附近另修一座陵墓,就像许多西汉帝陵一样,比如汉阳陵,一个大土堆是汉景帝的,还有一个是王皇后的,帝后双方同茔不同穴,在一个墓园里,但不在一个地宫里。

  

 

 

 

 

 

 

 

 

 

 

有观点认为陪葬的女性中,一位是刘夫人,一位是丁夫人,这是有可能的。刘夫人是曹昂的生母,英年早逝,关于她的记载并不多,20岁左右的寿命比较契合;丁夫人是曹操的前妻,曹昂的养母,因为养子的死与曹操决裂,但曹操对她还是很有感情的。曾经跑到丁家恳请夫人回府,但是被拒绝。卞夫人上位后,还是让丁夫人坐在正位,自己坐下位。曹操临死前,每当想起休妻之事,就感觉很对不起曹昂,他说:假如人死后真的有在天之灵,我遇到曹昂,他要是问我母亲去哪了?我该怎么回答呀?所以在高陵兴建后,把两位夫人迁葬过来的可能性很大。卞夫人应该葬在附近,但没有与曹操同穴。

男性头骨毫无疑问是曹操的,年龄六十岁左右,与他的寿命非常吻合。经历了一千八百多年的沧桑,曹操留在世上的,也就剩半个头盖骨了。他的陵墓多次被盗,棺椁也被砸得粉碎,应该是有组织的人工毁墓。普通盗墓贼只对财宝感兴趣,不会无聊到把棺椁砸得特别碎,费时费力,又没什么好处。

人死如灯灭,曹操的肉体虽然消亡了,但他仍然活在后人的脑海里,中学的课本里,电视机的荧幕里,古典小说的文字里,虽然形象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但原型就是原型。做个假设,如果曹操死后真的在天有灵,读到了《三国演义》里的自己,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是愤怒?还是惊讶?或许,他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些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