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剥夺实权的司马懿,凭什么成功政变搞死了曹爽

2021-01-14 16:52

读三国历史,有一个大谜团:曹操明知司马懿有“狼顾之相”,留着是个祸害,他死后他多半会搞事,为什么不对他采取行动?

有人对此作过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司马懿太有才了,曹操舍不得杀他。

这结论让人无语,有狼顾之相的人,难道不是越有才越可怕越不能留吗?

也有人说,因为司马懿的城府太深了,一直未表露出他的野心,一直兢兢业业地做事,是个好员工,所以曹操拿他没办法。

这话更让人呵呵了,都让曹操看出来了,城府深有什么用?

而且曹操生性多疑,连他儿子曹冲的好朋友、年仅十七岁的奇才周不疑都不放过,又有什么理由放过司马懿?

这个谜,也许永远也揭不开了。

曹操只是临死之前交代儿子曹丕,司马懿可以重用,但重用之后必须打压。

据《晋书》记载,当发现司马懿有狼顾之相、不臣之心后,曹操不是没有想过斩草除根,可是曹丕知道后,极力为司马懿说好话。

曹操尽管说了一句“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但还是打消了采取措施的念头。

相信《晋书》的记载是可信的,而曹丕之所以力保司马懿,是因为在他与曹植争夺帝位时,司马懿是站在他这一边的,是曹丕“四友集团”中的一员,曹丕不想忘恩负义。

所以,如果非要探讨出一个结论的话,只能说曹操明知司马懿不是善类却未采取行动,是被儿子的话“感动”了,是出于对儿子的爱。

2

还好,司马懿没有辜负曹丕对他的信任,始终尽心尽力、忠心耿耿地辅佐曹丕,这使“司马懿一直有篡位野心”的说法,不攻自破。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司马懿不但尽心尽力辅佐曹丕,还尽心尽力辅佐了曹丕的儿子曹叡,而且都未有不臣之心。

这说明,司马懿根本没有什么篡位野心,所谓“狼顾之相”,纯粹是扯淡。

他若有异心,再能隐忍,也不会忍到地老天荒,要知道,那时候的他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有人要说了,司马懿本人没想过当皇帝,只是想给子孙后代夺个江山来坐坐,所以他一直在隐忍,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

就算是这样,那么机会也是曹家自己给他的,或者说,最终导致司马懿发动政变,是曹家人自找的!

因为有曹丕极度信任,所以到了曹叡执政时期,司马懿的职权,可以说是达到了顶点,屡迁抚军大将军、大将军、太尉等重要职务,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且曹叡对他也是十分信任,不然临终时,也不会像他爹曹丕那样,令司马懿为两个辅政大臣之一,和曹爽一起辅佐幼帝曹芳。

事情就坏在曹爽手里,可以说,司马懿造反,是曹爽逼的。

曹爽,大司马曹真长子,而曹真是曹操侄子。

要说有野心,曹爽倒是有那么一点,幼帝曹芳继位不久,他就开始排挤司马懿,调他为没有实权的太傅。

据《三国志·卷九》记载,曹爽夺了司马懿的实权后,马上任命弟弟曹羲和曹训为中领军及武卫将军,自此,宫中禁军完全被曹氏集团掌握。

紧接着,曹爽又与心腹何晏等人沆瀣一气,控制了朝廷,司马懿这个辅政大臣,从此成了空架子,所有决策之事,从此与他拜拜。

更过分的是,曹爽还把郭太后迁到永宁宫,然后又“多树亲党,屡改制度”。

连朝廷制度都敢想改就改,曹爽接下来想做什么,估计地球人都猜得到,所以说他才是有野心的人,一点也不冤枉他。

实际上,曹爽也没有掩饰过他的野心,不然也不会明目张胆地在饮食、车马和衣服方面,有意与皇帝比肩。

3

曹爽玩这一手,使司马懿敏感地意识到,把他架空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就会要他的命。

当务之急是离开朝廷,离开曹爽,先把命保住再说,所以他赶紧以生病为由辞职。

而装病,是他的拿手好戏,之前又不是没装过。

司马懿是公元247年以生病为由辞职的,虽然曹爽怀疑他在装病,但却没有证据。

第二年,曹爽任命心腹李胜为荆州刺史,令他去向司马懿辞行。

曹爽的目的,当然不是让李胜去辞什么行,而是令他“就探消息”,看看司马懿是真病还是假病。

这说明曹爽是真傻,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小把戏,绝顶聪明的司马懿岂能看不出来?

于是司马懿装作病得很深,穿衣服都拿不起来,手一直在抖,抖得衣服都掉了,活脱脱一个帕金森的样子,只能让两个奴婢帮他穿。

口渴要奴婢帮他喂粥,还流到了胸前的衣服上,活脱脱一个影帝啊!

李胜一看,这特么不是废了吗,这样的人,与一具尸体何异?

司马懿这场精彩的表演,李胜那样的笨蛋,自然看不出破绽。

李胜把他看到的回去一汇报,曹爽才放了心,对司马懿不加防备。

要说曹爽傻,那可是真傻,他以为把司马懿“搞”掉就万事大吉了,却没想到还有两个人也应该搞掉。

那就是司马懿的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而他这两个儿子手里,都掌握着军队。

装病在家的司马懿,一直没有停止过与这两个儿子的策划。

而司马懿的力量,并非只有两个儿子和他们手里的军队,包括太尉蒋济等一大批朝臣,都因对曹爽专权的不满,而愿成为司马懿战壕里的战友。

政变的力量已经足够,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4

公元249年(正始十年)正月初六,幼帝曹芳来到高平陵,为魏明帝曹叡扫墓,陪同扫墓的,包括曹爽兄弟及其亲信。

他们一行人一走,司马懿立马“活”了过来,假借郭太后名义下令关闭所有城门,带兵占了武器库,令司徒高柔代理大将军职务,不用吹灰之力就把曹爽的营地占了,同时又派太仆王观代理中领军职务,占了曹羲的营地。

而司马懿写给幼帝曹芳的奏章,早就准备好了。

奏章历数了曹爽的罪行,指出曹爽有篡位野心,“陛下便为寄坐,岂得久安”,太尉蒋济等人,也都认为曹爽有篡位之心(太尉臣济等皆以爽为有无君之心),都认为他们兄弟不宜继续掌管部队担任皇家侍卫。

在奏章里,司马懿假借太后的名义做出决定——罢爽、羲、训吏兵,以侯就第,不得逗留,以稽车驾;敢有稽留,便以军法从事!

曹爽曹羲曹训等曹氏兄弟的官职和兵权,就这样被司马懿罢了。

曹爽当然不甘心,企图负隅顽抗,还在伊水之南构筑了防卫工事,而接到奏章之事,却隐瞒不报,幼帝曹芳被蒙在鼓里。

为了避免流血,司马懿派曹爽信任的殿中校尉尹大目,去跟曹爽说仅仅是免去他的官职,其他一切待遇不变,他照样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过他的富豪生活,并指着洛水发了誓,曹爽这才把事情报告了曹芳,让曹芳下诏免了他的官职,“奉帝还宫”。

曹爽兄弟一回到家中,曹府就被司马懿派兵包围了,日夜看守,实际上把他家变成了监狱,“监狱”里的人,自然成了“囚犯”。

据《资治通鉴》和《三国志》记载,曹氏兄弟被“囚禁”不久,有司奏“黄门张当私以所择才人与爽,疑有奸”。

张当被逮捕受审,交代说曹爽与尚书何晏、邓飏、丁谧,司隶校尉毕轨,荆州刺史李胜等人阴谋造反,起事的时间是三月中旬。

公元249年正月初十,曹爽兄弟及其党羽何晏等人,被“劾以大逆不道,与张当俱夷三族”。

“高平陵事变”后,以曹爽为首的曹氏宗室,在朝中的势力全部完蛋,权力完全落入司马氏之手。

夺得朝中大权后,司马氏又开始逐步消灭支持曹氏的势力,逐步把曹家天下变成了司马家的天下。

公元266年二月八日,司马懿之孙、司马昭嫡长子司马炎,干脆一把撕下遮羞布,连傀儡皇帝都不让曹家人做了,逼魏元帝曹奂禅让,即位为帝,建立了西晋。

对于史上著名的草包曹爽,历史学家蔡东藩的评价很精准,说他不过是一庸奴耳,不度德,不量力,又“淫奢无度,酒色是鸩”,竟把何晏等毫无伟略之人引为谋士,即使没有司马懿,日后也会载在其他人手里。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