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丽梦新冠风波

2021-01-13 10:40

闫丽梦抵达美国后,班农、郭文贵和他们的盟友们立即着手把她包装成可以推销给美国公众的吹哨人。

他们把她安置在纽约市外的一个“安全屋”里,并为她聘了律师,班农说。他们给她找来了媒体教练,因为英语不是她的母语。闫丽梦后来说,班农还要求她提交了多篇论文,把她称之为证据的东西总结起来。

“确保你能逻辑地向人们解释这些,”班农回忆曾这样告诉她。

正如班农和郭文贵自己所说,他们多年来一直肩负着推翻中共的使命。

郭文贵(又名Miles Kwok)是中国地产大亨,与党内高级官员有关系,直到大约五年前,因为面临腐败指控,他逃离中国。自那以后,他就把自己塑造成一名自由斗士,尽管许多人对他的动机表示怀疑

班农年轻时是一名海军军官,曾在南海巡逻。长期以来,他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中国问题上。在白宫任职期间,他建议特朗普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将其形容为“美国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生存威胁”。

郭文贵雄厚的财力和班农广阔的关系网为他们提供了影响力巨大的平台。两人设立了一个1亿美元的基金来调查中国的腐败问题。据报道,在2018年,郭文贵同意给班农100万美元,后者将郭刚起步的媒体公司宣传为“媒体名人”。他们散布关于中国大亨在法国意外死亡的阴谋论,称之为北京策划的假自杀。

到1月下旬,他们都在密切关注中国的疫情暴发。


郭文贵和史蒂芬·班农在2018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据他们所说,双方均将反共作为长期事业。

郭文贵和史蒂芬·班农在2018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据他们所说,双方均将反共作为长期事业。 DON EMMERT/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班农将播客的主题转到了新冠病毒之上。早在特朗普开始给疫情贴上仇外标签之前,他就将其称为“中共病毒”。他邀请激烈批评中国的人参加节目,讨论此次疫情如何体现了中共对全球的威胁。

郭文贵开始声称,病毒是中国国家副主席下令发动的攻击。他在自己运营的媒体上散布同样的说法,这些媒体包括视频平台GTV和GNews网站,后者对郭文贵及其同伙做了热情洋溢的报道。他还发布了一首名为《推翻共产党》(Take Down the C.C.P.)的歌曲,在苹果iTunes排行榜一度登上全球榜首

这些人继续以中国政府为目标,尽管他们自己陷入了法律困境。据报道,美国联邦当局正在调查郭文贵媒体公司的筹款策略。今夏,班农在郭文贵的游艇上捕,正面临欺诈指控,罪名是他帮助成立了一个为在墨西哥边境建墙的非营利组织。

在闫丽梦身上,这两人找到了宣传的理想面孔。

7月10日,她在福克斯新闻网站13分钟的采访中首次透露了自己的身份。她说,中国政府隐瞒了这种病毒人传人的证据。在没给出证据的情况下,她指控香港大学的教授协助掩盖了真相。(该校很快驳斥了她的指控,称之为“传言”。)

“我之所以来到美国,是因为我讲出了关于Covid-19的真相,”她说。

她故意不提郭文贵或班农。

“不要让自己与班农有关系,不要让自己与郭文贵有关系,”郭文贵在自己的节目上回忆他曾这样告诉闫丽梦。“一旦提到我们,那些美国极端左派分子就会发起攻击,说你有政治目的。”

在第一次福克斯采访之后,闫丽梦开始了一场旋风式的右翼媒体之旅,重复着保守派的要点话题。她说自己服用羟氯喹来抵御病毒,尽管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警告它没有效果。她暗示,美国卫生机构与世界卫生组织密谋掩盖了疫情。

宣布支持郭文贵的社交媒体账号,大肆炒作这些采访。他们将其翻译成中文,然后在YouTube上发布多个版本,并通过其他支持郭文贵的账号转发推文内容。

一些账号有成千上万来源可疑的粉丝。根据研究虚假信息的非营利组织First Draft的一项分析,许多账号都出现了所谓作假行为的多种指标。分析发现,这些账号都是在过去两年里创建的,没有背景照片,用户名是字母和数字的胡乱组合。

这些粉丝合力为保守媒体世界创造了网络声势,这反过来又为支持郭文贵的账号重新注入活力。“这两者互相过滤,互为给养,”First Draft的亚太地区总监安·克鲁格(Anne Kruger)说。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