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被噤声的不是总统 这些人会如此慷慨激昂吗?

2021-01-12 15:31

【鱼论】 如果被噤声的不是总统 这些人会如此慷慨激昂吗? 


特朗普被推特噤声,世界上有相当多的人为之鸣不平。

7500万美国川粉自然不必说。

但是,其他人为特朗普发声的原因各不相同。

这里,我选取了德国总理默克尔,世界新晋首富马斯克和中国媒体名人胡锡进这三人的观点作为几个典型代表。

然而,在了解了上述三人各自的观点之后,

我不禁产生了一个想法,

如果被噤声的不是特朗普,不是美国总统,而是一个普通美国人,或者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情况会怎么样?

上述三人会为了仅仅是言论自由的原因而为这个人呼吁发声吗?

设想一下,

如果有一个中国网民,在网络媒体上呼吁人们上街,使用暴力冲击政府机构,尝试推翻政府,

那么,中国的网络媒体会对此无动于衷吗?

而事实上,在国内的网络媒体上,别说是如此露骨的煽动暴力了,

就算是有些言论不当,或者言论过激,或者是“妄议政府和领导”,都会立马被封口,噤声,乃至吊销账号。

这一点,相信凡是中国网民,每个人都曾亲眼所见而非常熟知的。

那么,对于有人指控言论自由的审核权为何落到了网络媒体的手里,我们怎么回应呢?
先拿中国为例。

中国的网络公司删除网民的不当言论,或者是违禁内容,难道是这些网络公司自行指定的标准和规则吗?

具体条文也许是,但是总体规则和导向呢?

那还不是遵照执行国家的法律和法规吗?

比如说: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能够在中国的网络上出现吗?

当然不能。

但是,你敢肯定地说,中国每一家网络媒体公司的CEO都是发自内心要删除上述言论的吗?

谁能保证在这些CEO里面,没有几个恨国党公知呢?

然而,即使他们是公知,在他们管理的网站上,会出现反党反政府的言论吗?

不会。

那么,是什么发生了作用,使得即使是公知掌权的网站上也不会出现违法的内容呢?

当然就是这个国家管理网络内容的法律条文啦。

网络公司的负责人,不管是公知也好,不是公知也好,都会去遵照执行这些相关的法律条文。

如果按照这些法律条文剥夺了违规网民的发言权,永久封闭了其账号,

有任何人会觉得这种做法是不妥当的吗?

那么,为什么相同的事情在美国发生,就有人觉得“大大地有问题”呢?

有人说,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的网络媒体公司都是私人拥有的,所以,什么言论能说,什么言论不能说,由网络公司拥有人决定。

是吗?

如果这家美国网络公司的老板是一个反犹太人,反黑人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你看看他的网络上会不会出现“黑*鬼(n*gger)”的字样?

是这个老板不愿意说吗?还是这个老板不得不执行美国在这方面的相关法令?

所以,即使美国是民主国家,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美国有言论自由。然而,这种言论自由也不是漫无边际的言论自由,也不是什么都能说的言论自由。还是有所限制的“言论自由”,还是被关在笼子里的“言论自由”。

所以,我希望,在谈起言论自由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要装逼,好像言论自由真的神圣不可侵犯一样。

而事实上,在任何国家里,无论是像美国这样典型的西方民主自由的国家,还是像中国这样典型的由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言论从来都是有边界的。

在边界的里边,言论拥有100%的自由。

然而,任何言论如果跨越了边界,跑出了格,

那么,无论这个人是普通网民,还是像特朗普那样贵为总统,

他们的言论就会被依法封杀。

这就是法制国家的基本特征。

依法治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在这一点上,美国和中国没有任何的区别,毫无差别。



默克尔就推特“封杀”特朗普账号发声:这是“有问题的”

童黎

2021-01-12 来源:观察者网


【编译/观察者网 童黎】就在美国多个社交媒体平台、科技巨头把“封杀特朗普”事业搞得如火如荼之际,欧盟政客“设身处地”地想了想,这事不对劲。

例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就认为,推特永久关停特朗普账号的决定是“有问题的”。

“默克尔等欧盟领导人质疑推特‘封杀’特朗普” 报道截图

点击查看大图

社交媒体截图

综合路透社、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欧洲版1月11日报道,推特决定冻结特朗普账号后,默克尔等欧洲领导人纷纷开始强调监管社交媒体公司的必要性。德国总理发言人表示,默克尔对特朗普推特账号被冻结的方式持保留态度,并补充称,应该由立法者(而非私营企业)决定针对“言论自由”的必要限制。

周一,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Steffen Seibert)表示,“(默克尔)总理认为,一名总统的账号被永久冻结是有问题的。”

他称,“(‘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可以受干预,但要遵循法律规定,并在法律界定的框架内,而不是根据社交媒体平台管理层的决定。”

不过,塞伯特又补充说:“德国政府相信,社交网络运营商有高度责任……来确保政治对话不受仇恨、谎言和暴力煽动毒害。”

而路透社解读认为,这一表态已经反映出了德国等欧洲大部分国家对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影响公共话语能力的担忧。

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里,默克尔与他的关系一直很冷淡,这也使得她这次显然站在特朗普一边的做法更加引人注目。

除此以外,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也在谴责特朗普“谎言”的同时,表达了他对推特能够单方面决定将美国总统赶出平台的不同意见。

周一上午,他在电台节目上表态说:“让我震惊的是,竟然是推特(决定了)关闭他的账号。对数字世界的监管不能由数字寡头来完成。

法国数字事务部门负责人塞德里克·奥(Cedric O)上周末也提出:“主要社交媒体公司仅根据平台‘条款和条件’来监管公共话语的做法……至少从‘民主’角度来看,这似乎有所欠缺。”

报道指出,推特对美国总统采取行动之时,欧盟正在借“数字服务法案”和“数字市场法案”推动扩大对数字平台的监管。

作为这些改革的关键支持者,欧盟专员布雷顿(Thierry Breton)在“Politico”发表评论文章表示,“一名公司CEO可以在没有任何制衡的情况下,突然关闭美国总统的传声筒,这实在令人不解。这不仅证实了这些平台的权力,也展示了社会数字空间组织方式的深层弱点。”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博雷尔(Josep Borrell)则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欧洲需要“能够在更好规范社交网络内容的同时,谨慎地尊重‘言论自由’。这方面的管理不可能主要根据私人主体制定的规则和程序来执行。”

欧洲议会最大跨国党团“欧洲人民党”主席韦伯(Manfred Weber)对此表示赞同称,“欧盟一定不能任由脸书和推特来决定其平台(内容)可接受范围。”

“我们不能留着让美国大型科技公司来决定,我们该讨论或不该讨论什么,以及在‘民主’交流中可以或不可以说什么。我们需要更严格的监管手段。”

当地时间1月8日晚,推特公司以“推文存在煽动暴力风险”为由,将特朗普的个人账号(@realdonaldtrump)永久封禁。随后,特朗普“换马甲”发推回应,却又再遭推特“无情追杀”。

不仅如此,当天大量与美国右翼阴谋论组织有关的账号也遭到推特封禁,这让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选择另觅他处。



新世界首富马斯克:科技公司成了言论自由的“裁决者”

机智的周弋博

今天我更博学了么?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在美国国会大厦遭到冲击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脸书等各大社交平台的帐号先后被封,此举不仅引发了特朗普支持者的严重不满,也让人们对美国始终宣扬的“言论自由”产生了怀疑。

对此,特斯拉首席执行官、新任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发推暗讽称,美国西海岸的科技公司们已经成为言论自由“事实上的裁决者”了。

此前,马斯克也曾多次抨击亚马逊与脸书的言论审查制度,并表示这是一种“垄断”,是“错误的”。

500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新任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

当地时间1月11日,讽刺新闻网站The Babylon Bee发布题为《邪恶的法西斯统治者遭受审查,并被投票下台》一文,调侃美国各大科技公司联合压制特朗普一事。

文中写道,“苹果、推特和脸书在协同努力反对特朗普及其所有支持者的过程中,因其对权力的全面攫取和对自由的前所未有的压制而受到赞扬。”

该文发布不久后,马斯克转发该文并表示,许多人会对美国西海岸科技公司们充当言论自由事实上的裁决者而感到不满的。


500

经检索,亚马逊总部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推特总部位于加州旧金山,脸书总部位于加州门洛帕克,苹果总部位于加州库比蒂诺,四地均在美国西海岸。

而且,在历届美国总统大选中,加州与华盛顿州向来都是支持民主党的“深蓝州”。


500

2020美国总统大选当晚与最终结果,加州与华盛顿州均为“蓝色” 来源:USA TODAY

事实上,早在2020年6月,马斯克就吐槽过美国科技公司对言论自由的审查问题。

当时,亚马逊下架了一本题为《新冠病毒和封锁措施背后未公开的真相》的电子书,原因是书中内容不符合亚马逊的指导方针(guidelines)。

据悉,这本书的作者质疑这种病毒是否像公共卫生专家所说的那样致命,而且这位作者一直都是新冠疫情封锁措施的反对者,曾公开表示新冠疫情的风险以及该疫情的致死率远比媒体报道的低很多。

此事曝光后,马斯克为这位作者感到不平,发推吐槽:“亚马逊该被分拆了!垄断是错误的!”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还是世界首富。

现如今,马斯克已于美东时间1月7日,以1948亿美元的身价超越贝索斯,荣登新任世界首富。


500

亚马逊下架关于疫情的观点就已经让马斯克十分不爽了,自然更不用说其他科技公司对特朗普的“压制”之举了。

当地时间1月7日,马斯克还吐槽脸书封禁特朗普的帐号是“双标”之举。

“这就是多米诺效应!”马斯克用一张表情包,将脸书的起源与美国国会大厦骚乱事件联系在了一起。

据悉,脸书起源于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2003年就读哈佛大学期间编写的网站Facemash。

他利用黑客技术入侵了学校管理部门的网站,并从中获取了大量学生的档案信息,批量拷贝了学生宿舍门禁卡的照片,最后将这些照片投放到他的Facemash网站里。

网站访问者可以并排比较两张学生的照片,然后做出投票选择:谁更有吸引力。

因此,这张表情包吐槽脸书最早也不过是“一个给校园女生打分的网站”。

500

马斯克吐槽脸书的表情包,中文翻译为小编添加

在马斯克发推吐槽的几小时前,脸书宣布将无限期封锁特朗普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账户,至少维持两周,直到拜登完成权力交接为之。

马克·扎克伯格对此解释道:“我们认为在这段时间内允许总统继续使用我们的服务的风险太大了。”

除了脸书,推特也出手了,当地时间1月8日,推特宣布对特朗普的帐号进行永久封禁(permanent suspension),理由是,经过对特朗普推文内容的审查,认为该帐号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

500

此外,另一个社交媒体平台Parler已被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停止提供服务,被迫从互联网上“下架”

原因在于,该平台是美国保守主义者和特朗普支持者的聚集地,在美国国会大厦遭遇冲击前,该平台用户曾大肆讨论暴力袭击计划,包括如何使用武器攻击“政治敌人”等内容。

亚马逊网络服务告知Parler停止提供服务的邮件内容表示:“对于一个无法有效发现、移除煽动暴力内容的客户,我们无法为其提供服务。”

而且,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11日报道,Parler方面证实,目前,他们无法找到愿意为其提供服务的供应商。 

目前,Parler已提起诉讼,称亚马逊的决定“显然是出于政治敌意”,不仅违反双方的协议,还违反了美国《反垄断法》。

500

Parler的“自我介绍”写着:一款“言论自由的社交媒体”



社评:噤声特朗普,让“言论自由”情何以堪

环球时报胡锡进

《环球时报》总编辑 


推特封禁特朗普的账号以及美国网络巨头联合对其噤声,这对美国造成的冲击很可能将超过特朗普支持者对国会的入侵。美国对噤声特朗普的意见分歧远大于国会被占领事件,这种分歧将会让美国社会的撕裂更加深刻,导致更多仇恨和困惑。

对特朗普消音,这违反了言论自由原则吗?无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原文是什么,特朗普在社交平台上说不了话了,失去了普通美国公民的这一权利,这当然违反了美国政治精英们通常主张的言论自由原则。“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就是“美国灯塔”通常照给世界其他地方的“言论自由之光”。

事实上,言论自由的政治含义一直被美国和西方的语境掩盖了,那就是言论自由的确存在政治和道德边界,对特朗普的噤声让这一含义在美国浮上水面。

有人说,社会舆论平台对总统噤声,这恰恰展现了美国的民主,是那个社会真正有自由的写照。这种辩白很无力。特朗普是虎落平阳的美国总统,已在美国的体制中众叛亲离。他在权力巅峰时说的出格话多得很,但没有事,他现在失势了,美国几个网络平台同时对其“镇压”,这才是对其消音的真实政治情境。

言论自由除了是权利,它还在政治斗争中被剪裁成为旗帜,说到底,言论自由的边界和言论自由本身都是由强大和胜利的一方定义的,特朗普输了,却想顽抗,他因此被亲民主党的几大网络平台驱逐到言论自由的边界之外。

如果特朗普仍不服输,并拥有足够多的支持者,他们就会进一步发起对美国舆论秩序的挑战,事情发酵下去,就将成为美国意识形态领域的“南北战争”。

美国以民主和法治社会展示于世界,但近来的事态充分显示,它是一个赤裸裸由政治主导的社会。美国意识形态真正呼应的是政治斗争,言论自由的规则也必须在政治斗争中经受洗礼。

美国选举结束了,不仅共和党要按照美国的规则认输,特朗普和他的铁杆支持者也要认输。特朗普的社交媒体账号积蓄了巨大政治能量,他拒绝承认失败的态度已经构成美国制度的后患,封他的号就是一种整肃。言论自由作为美国的政治资源,不会被允许用来反对美国的体制和体制中的胜利者,所以特朗普个人的言论自由被无情剥夺。

美国近日陷入严重混乱,不同势力厮打之中露出了国家体系的很多马脚和真相。它围绕民主、自由、人权的几乎所有高大上原则都在国内政治的紧迫事项中打了折扣,美国体制的脸面被放到了一边。

按说这一切很不利于华盛顿今后继续以“民主灯塔”自居,对外装腔作势,但不要以为他们真会从此改弦更张。他们一定会继续旧的把戏。

美国搞霸权主义那一套靠的是力量优势,只要它的力量仍是最强的,它就会在国际上继续把自己利益作为正义坐标的原点,组织一轮又一轮的对外意识形态攻击。华盛顿将用这些攻击覆盖美国的各种理亏,仿佛它们不存在一样。

比如,可以预见,华盛顿还会为香港发生的暴力活动贴“民主运动”标签,他们不会因为指责冲击国会者为“暴徒”并与此构成双重标准而羞愧。同样他们会继续给中国等扣“压制言论自由”的帽子,不会因为特朗普被噤声而感到这样做有任何不适。

然而最近两年世界发生了很多事情,美国遭受了来自自然界和内部的诸多冲击,人类目睹了这一切,触动是巨大的,影响是深远的。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寄希望于不公平、不合理的东西可以永远存在下去,那是自欺欺人。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