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夺印上海下毒东北抡锤,从梁山火并到企业内讧,人性毫无改观

2021-01-12 14:18
北京夺印上海下毒东北抡锤,从梁山火并到企业内讧,人性毫无改观
现代公司制度和其他团体管理制度都在尽力制止火并和内讧的发生,但制度总是滞后的,内讧是永远的,奇招迭出的。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任大刚

 

2021年1月6日,总部位于辽宁大连的华信信托,其董事长董永成使用锤子打伤了公司总经理王瑾。

 

知情人士透露,王瑾头部和鼻子都出血了。随后,王瑾被送往附近的医院医治。王瑾全身有14处伤,被诊断为轻伤一级,于1月7日进行颅骨修复术,目前董永成已被刑事拘留。

 

北京夺印上海下毒东北抡锤,从梁山火并到企业内讧,人性毫无改观
▲警方对华信信托董事长捶伤总经理的通报(图/微博截图)

 

锤子招呼脑袋,欲置对方于死地的勾当,可以推测不是一天结下的深仇大恨,联想到此前十天的游族网络毒杀董事长案,以及2020年7月间李国庆在当当网抢夺公司印章案,善抖机灵的网友总结出企业内讧的地域特征鲜明:

 

北京的夺印,上海的下毒,东北的抡锤。但如果盘点一下最近二十多年著名企业的内讧事件,这个机灵抖得没什么技术含量。

 

 

01

 

首先,“火并”“内讧”是一切利益团体的基本特征,没有地域特征。

 

中国人最熟悉的内讧是林冲“火并王伦”。王伦作为梁山上的第一代领袖,格局不大,他只要个三两百喽啰,有几个略备才干的手下就行了。但第一趟来了武功和见识远高于他的林冲,第二趟又来了晁盖等几条武功高强的好汉外加足智多谋的吴用。

 

不言而喻,王伦的格局装不下,必须让位,不过是早让还是晚让,文让还是武让而已。

 

等到来了宋江,晁盖的那一套人马在股份上没什么优势可言,迟早得让位,只不过是阳让还是阴让而已了。等到宋江想“上市变现”,矛盾再次出现,内讧外斗,崩盘了事。

 

北京夺印上海下毒东北抡锤,从梁山火并到企业内讧,人性毫无改观

▲《水浒传》中,林冲“火并王伦”(图/网络)

 

一两百,两三百人的团队,为什么必定会出现生“内讧”可能?

 

任正非用华为的例子证明了这一点,他说:

 

 

在华为成立之初,我是听任各地“游击队长”们自由发挥的。其实,我也领导不了他们。前十年几乎没有开过办公会类似的会议,总是飞到各地去,听取他们的汇报,他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理解他们,支持他们;听听研发人员的发散思维,乱成一团的所谓研发,当时简直不可能有清晰的方向,像玻璃窗上的苍蝇,乱碰乱撞……到97年后,公司内部的思想混乱,主义林立,各路诸侯都显示出他们的实力,公司往何处去,不得要领。

只不过,任正非用他的智慧,巧妙化解了华为可能产生的内讧。而初创企业解决不了矛盾,导致内讧爆发的,那就太多了。

 

Roadstar.ai是一家位于深圳的无人驾驶创业公司,三位创始人均来自知名企业,资历深厚。三人股份均分,因此没有真正控制企业的人。2019年1月,其中两位创始人突然发布公示,开除另一位创始人,这让所有投资人感到惊讶和愤怒。

 

同为国内自动驾驶公司创业公司的景驰,也曾经历管理层大换血,2018年8月,联合创始人之一潘思宁将公司现任CEO韩旭等告上法庭。为减少后续影响,景驰不得已改名为“文远知行”。

 

无人驾驶创业公司为何连续内讧?有人解释称,是因为自动驾驶公司创业者多为“天才型”选手,自视甚高,不甘于屈居人下。但技术天才们又普遍比较年轻,缺乏公司管理经验。

 

在这点上,刘备的“股权”设计就比较科学,一开始就把股权分配为不可动摇的大哥、二哥、三弟顺位,避免了创业的各个阶段不会出现内讧。

 

 

02

 

其次,一旦火并或内讧,基本是无下限的。

 

一是夫妻反目,这个最典型的是当当网的李国庆夫妇,一开始还是文斗,相互爆料对方的不堪隐私,接着是武斗。

 

2020年7月7日7时许,李国庆带人,在朝阳区静安中心当当网办公场所内,采取强力开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方式,“接管”了当当网的公章和财务章,结果参与“接管”的4人被行政拘留。

 

北京夺印上海下毒东北抡锤,从梁山火并到企业内讧,人性毫无改观

▲李国庆与俞渝(图/视频截图)

 

二是兄弟/朋友成仇,这个更多。早年间最著名的内讧是联想柳传志和倪光南,两人本有多年友谊,但是在联想公司发展战略上出现严重分歧,简言之,就是柳传志坚持“贸工技”路线,而倪光南坚持“技工贸”路线。最终,两人闹得不可开交。

 

矛盾公开化之后,倪光南和柳传志的斗争愈演愈烈,柳传志撤换财务总监,倪光南反对;倪光南提议将80人的程控机事业部改成子公司,柳传志制止。

 

双方的攻讦甚至发展到举报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倪光南不断向上反映柳传志涉及经济方面的重大问题,“一个问题调查清楚了、解释完了就又来一个问题,不把我打入监狱绝不罢休”,柳传志称,倪光南是有意中伤。

 

1995年6月,联想集团总部中科院作出的“判决”认为,在联想的研发和立项方面,“不能由科技人员最后说了算,要由企业总负责人根据市场和公司的情况做决策”,柳传志应该有更大的发言权和决策权,倪光南被免去在联想集团公司总工程师职务。三是下毒手,这个就不用说了。

 

王伦身首异处,晁盖中了毒箭且不说,前不久的游族网络董事长被毒死,华信总经理被锤击,都是进班房掉脑袋的干活。

 

 

03

 

不能不说,2020年是企业内讧大年。

 

如果要评选近20年来影响较大的10大企业内讧事件的话,那么2020年(包括2021年开始的前10天,按农历算仍是2020年),至少有5件内讧可以排进去。

 

除了上文提及的当当网李国庆夺印案、游族网络董事长被毒杀案和华信董事长锤击总经理案之外,还有2020年12月15日,中芯国际董事长在CEO梁孟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宣布了新任副董事长的任命,这让梁孟松感到非常错鄂和不解,梁孟松感到不被信任和尊重,遂提出辞职。

 

不过12月31日晚间,中芯国际发布公告,梁孟松的职务仍为CEO。一场聚焦程度很高的内讧,得以避免。

 

另一件是2021年1月6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中爆料称,瑞幸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总监签署联名信,指控董事长郭瑾一涉嫌贪污腐败、滥用权力铲除异己、能力低下等问题,集体要求罢免郭瑾一。

 

北京夺印上海下毒东北抡锤,从梁山火并到企业内讧,人性毫无改观

▲瑞幸咖啡高管内斗事件一览(图/网络)

 

随后,郭谨一发布全员信称,举报信是在2021年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2021年1月6日晚间,对于郭谨一全员内部信,瑞幸副总裁周斌、李军发文反击称,几乎所有的中高层业务骨干都在请求罢免郭谨一的请求信上签字。但是董事会和大股东没有给任何正面回复,也未采取任何行动。

 

一些列的内讧,目前暂时不能认定这是特定时段的某种趋势,从而得出什么结论。不过如果拉长历史的视界,你会发现,打从火并王伦开始到公元2021年的锤击总经理,内讧的的形式和内容,并没有丝毫变化,剧本还是那套剧本,只是演员不同,人性和人心不因技术与社会经济的改进而有所改观。

 

 

04

 

火并内讧的成因,无外乎两种情况:

 

一是争夺发展方向的主导权,譬如王伦的战略部署就容不下林冲和晁盖等人,倪光南的战略部署在彼时就不如柳传志的战略部署,前者就必须让位。

 

二是利益之争,在公司表现为股权之争,在其他团体表现为交椅之争,而其实股权和交椅本质上是一回事。

 

现代公司制度和其他团体管理制度都在尽力制止火并和内讧的发生,但制度总是滞后的,内讧是永远的,奇招迭出的。

 

有人说,失败的企业中,有三分之一死于内讧。这个说法对雷士照明来说,有着更复杂的内涵,他的前董事长,创始人吴长江就三次被从董事长的位置上赶下台:2005年,雷士照明三股东之间产生严重分歧,经董事会表决,吴长江被迫出局。

 

北京夺印上海下毒东北抡锤,从梁山火并到企业内讧,人性毫无改观

▲雷士照明(图/雷士照明官网)

 

2012年5月25日,吴长江“再离”雷士,雷士照明突发公告称,吴长江宣布因“个人原因”辞任事长、执行董事兼CEO以及董事会所有委员会职务。2014年8月98日,雷士照明董事会发布公告,宣布罢免吴长江CEO的职务,并由大股东德豪润达事长王冬雷担任临时CEO。

 

最终,吴长江在雷士照明的股份被用于拍卖抵债,还进了监狱,从雷士照明扫地出门,彻底没有他的交椅可坐了。但雷士照明还在,只是与蹲在监狱的他没有关系了。一路成长一路内讧,最后还活了下来,这是不幸中的万幸,这不能不说是现代公司制度在其中起了良好的作用。

 

人类社会脱胎于猿猴社会。你只要看看坐在土堆上睥睨猴群的猴王就知道,人间一切团体的内讧,是一定会继续下去的,这是事实,认清这个事实,是为了减少其发生,活得更像个人。

 

制度或许能限定其恶性发展于万一,使取人性命的事,不发生,少发生,是为人。当民事纠纷演化为刑事案件,是向兽性低头,人就迈入畜道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