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巨亏97%,股价一天暴跌20%:光伏行业,出了一个叛徒

2021-01-12 08:12

                 周末,一份上市公司的公告给当下火爆的光伏浇了一盆冷水,给市场对光伏的炒作热情降了降温!


2021年1月11日,光伏上市公司中来股份(300393.SZ)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预计全年归母净利润将同比下降52.71%-62.99%,盈利从2019年的2.43亿降至9000万-1.15亿。


(中来股份业绩预告截图)


不过,关于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因为光伏行业在2020年的高景气度和高人气,导致业绩亏损的自然不是主业,而是公司购买的私募基金理财产品出现巨额亏损,亏损达1.68亿之巨,占2019年全年实现净利润的69.13%。


(中来股份业绩公告截图)


可问题是,是什么让这家光伏公司在行业高景气度之下,不但没有加大光伏产品的投资扩产,反而把大量资金拿去投资私募基金,最终又导致了巨亏、业绩爆雷的结局?


业绩爆雷,股价遭20CM跌停


中来股份是在创业板上市的,最大涨跌幅为20%,在业绩大幅下滑的公告发布后,1月11日股价开盘即低开超过15%,随后逐步震荡走低,最终封死20CM跌停板,跌停板上封单超过3.3 万手,大约3200万资金。


(中来股份近一年股价走势截图)


2020年,光伏概念的热度、景气度均维持在极高的位置,行业平均涨幅至少在150%以上,市值3000多亿的光伏龙头隆基股份的涨幅都在4倍多,但再看看中来股份的这个股价走势,只能说是个假光伏概念股,股价走的扭扭捏捏的!


从中来股份的基本面来看,股价这个走势也对不起它光伏概念股的头衔。


中来股份,全称苏州中来光伏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光伏产品的研发生产,主要产品包括光伏背光膜和单晶电池及组件。2020年上半年,公司背光膜产品实现营收5.7亿、单晶电池及组件实现营收13.25亿。


作为对比,从事光伏背光胶膜的A股可比公司为福斯特,2020年上半年实现胶膜及背光营收33.51亿,近一年股价涨幅超2.5倍;从事电池及组件的A股可比公司为隆基股份,2020年上半年实现组件收入124.14亿,近一年股价涨幅4倍多。


一比就能清楚的看到,中来股份无论在光伏背光还是组件方面都不具有明显优势,即使在行业高景气度时期,由于行业竞争加剧,中来股份的生产状况更不乐观,这从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增速可以看出。


2020年上半年,隆基股份净利润暴涨104.83%,福斯特净利润增长14.58%,而中来股份的净利润反而还下降了2.17%!


头顶“全球最大”头衔,却热衷于理财


虽然对比而言,中来股份在光伏产品领域确实没啥优势,但它却有一个“全球最大”的头衔


根据公司的相关介绍,中来股份是全球最大的N型TOPcon电池制造商,也是国内唯一量产N型TOPcon电池的制造商,年产能2.1GW。然而,N型TOPcon电池并非市场主流技术路线,目前市面上主流的电池技术路线是单晶PERC(钝化反射极背光电池),单晶PERC电池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已达到65%。


(数据来源:中银证券研报)


当然,除了PERC电池,HJT异质结电池被市场认为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主流技术。相较于PERC电池,HJT异质结电池的优势在于转换效率高、温度要求较低等,但投资成本较高,而TOPcon电池则是PERC电池的一种升级版本,转换效率略高于PERC电池。


(数据来源:世纪证券研报)


有意思的是,TOPcon作为PERC的一种升级版,转换效率仅略高于PERC。但在最近,2020年12月14日中来股份公告称,旗下子公司泰州中来生产的TOPCon电池的量产转换效率已达到24.5%,这是国内最高的量产效率


(中来股份相关公告截图)


从技术的发展路径来看,未来,市场的主流技术路线可能会直接跳过TOPcon的技术路线,实现从PERC电池到HJT电池的高效转变。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来股份似乎不太热衷主业,反而喜欢通过理财“躺赚”


根据公司财报显示,2019年底和2020年上半年,公司所持的交易性资产分别为6.7亿、1.84亿,分别占当期公司净资产的7.79%、1.98%,其中2019年购入交易性金融资产5亿,2020年上半年出售交易性金融资产5亿


2019年公司出售交易性金融资产取得收益2716.72万,占当期净利润的11.17%;2020年上半年公司出售交易性金融资产取得收益亏损4717.22万。


而此次导致公司业绩爆雷的正是公司在2019年11月到2020年1月期间所购买的一堆私募基金,腾龙1号、腾龙4号、正帆1号、正帆4号分别认购了3000万、5000万、6000万、6000万,合计认购2亿。而公司所购买的这几个私募产品因为重仓了年内股价暴跌的济民制药,导致公司投资的2亿亏损了1.68亿


(公司公告截图)


又因为公司认购的这几个私募基金在投资的过程中都使用了杠杆工具,而重仓股济民制药在2020年12月出现连续10个跌停,跌幅超过67%,导致基金在12月就亏损了97.18%,从而对公司业绩产生影响。


当然,对应此次投资踩雷,中来股份表示,已就相关事项委托律师采取相应的法律手段,拟对相关基金管理人及基金托管人提起诉讼或仲裁。


实控人早有“出手”之意


仅过去短短半年时间,中来股份的实控人就已经筹划过三次股权转让计划,最终将使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2020年6月18日,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与贵州乌江能源签署股转协议,林建伟、张育政拟将其有的部分公司股份1.46亿股转让给乌江能源,交易完成后乌江能源将成为控股股东,实控人变更为贵州省国资委


(股东权益变更公告截图)


然而,仅一个多月后,8月10日公司公告,因双方在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投资等重大事项未能达成一致,终止此次股权转让


就在同一天,公司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于8月9日与杭锅股份签订股转协议,以9.9元的价格向杭锅股份转让7458.49万股,并约定在第一次转让完成后,林建伟、张育政将所持1.46亿股的表决权不可撤销的委托给杭锅股份行使,此次交易后控股股东变为杭锅股份,实控人变更为王水福、陈夏鑫及谢水琴


到2020年10月20日,又公告说,因杭锅股份方面认为本次重组有关条件不够成熟,从而又终止了股转协议。同一天,也发公告说,控股股东、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正在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拟将所持部分股份转让给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并停牌。


3天后,2020年10月23日,公司权益变动报告显示,林建伟、张育政已通过协议转让减持了4433.67万股。


准确的说,从2020年6月18日到10月23日,短短4个月中来股份就三度寻求“卖身”,看得出来控股股东、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确实是急于出手上市公司股权!


实际上,早在2020年3月,中来股份投资的P2P平台“铜掌柜”就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而公司之前的投资也落得亏损的结局


如此看来,中来股份到底是一家“全球最大”的光伏产品制造商,还是一家不务正业的A股上市公司,似乎已经很清晰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