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武行再上演 华信信托董事长锤伤总经理 资金池缺口70亿恐爆雷

2021-01-08 10:02

2021年1月6日17时左右,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打伤其公司总经理王瑾。

傳華信信托董事長打傷總經理已遭刑事拘留|即時新聞|兩岸|on.cc東網

知情人士透露,董永成在大连办公楼的电梯里,使用锤子打伤王瑾,头部和鼻子都出血。随后,王瑾被送往华信信托公司附近的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治。王瑾全身有14处伤,被诊断为轻伤一级,于1月7日进行颅骨修复手术,目前董永成已被刑事拘留。

有业内人士猜测,发生冲突的原因可能是公司内部对不良处置存在分歧,甚至可能是想掩盖一些问题;也有可能是王瑾向监管部门坦白了操作上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

上述知情人士还表示:“最近听说董永成精神状态出问题,当时以为他压力太大导致失眠。”

据了解,华信信托现任董事长董永成,此前正是工商银行大连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后期通过各种运作,大连信托摆脱工商银行不再是国有控股金融机构,董永成也是目前华信信托控股股东华信汇通集团董事长,一度华信信托因为股权关系复杂被誉为“最神秘信托公司”之一。

截至目前,华信信托仍有20余个项目处于延期和第二次延期,资金缺口约70亿元左右。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0年1月21日,王瑾升任华信信托总经理一职。也就是说,其履职总经理尚不足一年。

华信信托2019年报显示,王瑾现年54岁,曾任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理财中心/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总裁助理、副总裁;华信信托常务副总裁,2020年1月升任总经理。

王瑾最早于2008年以副总经理的身份出现在华信信托高管人员名单;直至2020年初,才接替原总经理黄铎的职位。

在此之前,长达15年的时间里,总经理一职均由黄铎担任。

事实上,在华信信托董监高名单当中,一直以来,有三个职位如同“铁三角”,分别是担任董事长的董永成、担任监事的臧冬青和担任总经理的黄铎。上述三位均从2004年开始履职,后两位则分别于2018年8月和2020年1月去职。

董永成的公开履历则显示,其早年曾任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技改处副处长,后调任下属的大连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并且一直任职至今。

追溯华信信托的股权变化和董监高任免的轨迹发现,董永成职业生涯关键的时间点为2007年。

据了解,2006年年报披露,董永成是以职工代表的身份出任董事长;而2007年年报披露,董永成则是以第一大股东委派的方式出任董事长。而彼时董永成正式新晋为第一大股东——大连华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华信投资”)的法人代表、董事长。

大连华信投资成立于2004年,2010年更名为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汇通”),并将注册地从大连迁址到北京。截至2012年底,华信汇通持有华信信托股权上升至56%。

随后,华信信托以及华信汇通等股东、关联公司又都经历了一番纷繁复杂的股权变迁过程,出现大规模更名、上层股东层级繁多、交叉持股甚至循环持股、母子颠倒等情况。

截至目前,工商信息显示,华信信托共有20家股东,持股10%以上的包括:华信汇通、北京万联同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沈阳品成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25.91%、19.9%、15.42%。其中,华信汇通持有万联同创100%股权,持有品成投资35%股权。

受访业内人士表示:“华信信托看起来算是董永成的,但背后还有哪些人就不清楚了。”

值得注意的是,“铁三角”当中的黄铎和臧冬青都曾出现在华信信托上层股东的公司当中,而突然进入到“董监高”的王瑾未曾与此类关联公司发生关系。

此外,2015年,和王瑾一同担任过副总裁的人当中,有一位更是董永成之子、当时年仅31岁的董福航。

据知情人士透露,华信信托由于董永成持股比例较高,内部企业文化比较偏家族企业文化。

“华信’墙内’伤人事件我们不清楚,但’墙外’几乎每天都见到有投资者围着,等待兑付消息。”一位大连地区的市场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早在2019年底,华信信托就被银保监会列入六家高风险信托公司之列。2020年4月份,华信信托和四川信托同时被监管叫停了“资金池”业务。这也是华信信托困境的导火索。

华信信托“华冠”“华悦”“祥和”以及华信·安泰理财、华信·骏盈理财、华信·骏丰理财、华信·悦信理财、华信·惠盈理财等系列产品投向不明,均具有资金池特征。此类产品多数为1~2年期的产品,募集规模约为1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约为6%~8%。

其资金池业务存在着严重的投向不明、期限错配等问题,甚至存在着使用资金池给逾期企业借新还旧、接盘不良资产等风险。2019年,华信信托被监管处罚事由之一是:通过发放信托贷款形式,将信托资金用于购买本公司前期发行的信托产品。

华信信托的风险完全暴露在公众面前是在2020年9月份。华信信托于9月24日发布首个延期公告。随后,又陆续在其官网披露了27个信托计划延期公告,延期原因均为“由于融资企业无法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

随后,在2020年11月3日~11日期间,华信信托分别兑付了华信·华冠336号、华信·华冠323号、华信·华冠324号和华信·华悦17号这4个项目。

也就是说,截至目前,仍有23个项目尚未按期兑付,且均已超过前述公告所约定的延期时限,进入“二次延期”。

华信信托方面针对上述延期产品再次回应称:“自信托产品到期日起,延期八个月兑付。”并承诺延期期间,工作有明显进展的,可提前兑付。

除资金池之外,华信信托与关联方之间存在大量股权质押。比如,其股东西藏海涵实业有限公司累计向华信信托质押了10余笔股权。9月中旬,华信信托及其全资子公司分别作为出质人,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一笔股权,质押股权数额合计超过6亿股权。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华信信托的资金缺口大约在70亿元左右。”

华信信托正试图通过“引战增资”的方式脱困。2020年11月17日晚间,华信信托曾发布《关于征集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称,公司计划引入1家或多家战略投资者,引入资金34亿~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134亿元。华信信托方面提出,战略投资者必须同意在完成增资前以适当方式对华信信托进行流动性支持。

财新网此前报道称,华信信托曾试图找长三角一带的房企接盘,有可能是董永成MBO(管理层持股计划)的一部分,难言乐观。

“华信信托究竟有多大窟窿,外部投资者很难搞清楚,谁也不敢贸然进去。”受访的信托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表示,公开引战增资的举动,可能是向外界表达自救,也可能是监管部门的要求。

此前有信托研究员分析认为,一方面,当前正处于经济下行周期,有实力的买家并不多;另一方面,信托业正处于强监管的深度转型阶段,信托牌照的吸引力也有所下降,同时监管层对入股信托公司的股东要求更高,严格审查入股资金来源等细节。

另一位信托公司高管则指出:“若董永成被刑事拘留,华信信托的资产处置和引战增资很有可能因此而搁置。”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