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发的新冠疫苗到底有效吗?

2020-12-29 22:03

  新冠病毒肺炎世界大流行,己有一年时间了,从全球範圍看,到20201228日止,确诊病例髙达8165万人之多,死亡人数为178万,疫情十分严峻,2021年能否缓解和平息,难以乐观,任重道远呀!

 

  当前从世卫组织,到世界各国政要、科技人员、广大百姓,都对疫情进入常态化万分焦慮。而疫苗和特效药能否早日问世上市,必然成为人们迫切期待的欲望和要求。

 

  近期以来,喜讯频傳,疫苗己可接种了,不少国家己领先一步,正是一种福音所在呀!

 

 但就在欢兴之时,却出现了一股使人不快的燥音,哪就是有人对中国疫苗的研发又说亊了,大做让人不信任中国疫苗的文章。

 

  中国的疫苗到底成效如何?是有效的还是不行的,是否该让亊实来回答了。

 

   请先見1229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记者采访中,就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公开的介绍。

 

  他首先指出,要防控传染病,疫苗是最后能够解决它的办法。

 

  他明确告之,在今年1月底2月初,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病毒所,就已经开始筛选做疫苗的病毒种子。同时,在今年年初,我们就把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P3实验室)借给了北京生物制品所、北京科兴公司来联合研发新冠肺炎灭活疫苗。

 

  我们国家现在走得最快的三种灭活苗,都已经三期临床接近尾声,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您就会听到它的结果,据我掌握的情况应该还是很好的。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我们一定要分析好坏,这是一个科学的态度。就目前来讲,灭活疫苗当时布局是很好的,而且我们也走得很快,在一些地方反馈的消息来看效果也很好。

 

他还真诚地告诫大家,我还是想提醒一句,要对中国的疫苗有信心,要对中国的科学家有信心,要对中国从事公共卫生事业的人员有信心。

 

另見124日,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班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在第八次世界中西医结合大会做《新冠肺炎疫苗和药物研发进展》时的发言。

 

他告示说:中国灭活疫苗制备出来后,经过了多期临床试验,已初步得到良好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结果。“灭活疫苗的整个研发、生产、质量控制及安全性、有效性评价标准比较成熟。我们有丰富的经验,采用先进的纯化技术和质量控制技术,使抗原的纯度达到95%以上,这和重组蛋白疫苗的标准一致。

 

再見1219日上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负责人、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重点人群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

 

他说,为了保护高风险人群,我们在6月份依法依规批准了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从7月份开始,进行了新冠疫苗紧急使用的接种工作。目前累计已经完成100多万剂次的新冠疫苗紧急接种工作。经过我们严格的不良反应监测和追踪观察,没有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其中有6万多人赴境外高风险地区,也没有出现严重感染的病例报告。正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基础,我们才能够确定这次在重点人群当中开展新冠疫苗的接种工作。

 

再看看国际上的良好反应。

 

普遍认为,部分西方媒体污蔑中国利用疫苗向他国施压,并无根据地质疑中国疫苗数据,但大多数国家并不理会此类杂音。

 

《纽约时报》指出,中国疫苗有望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一条生命线,因为这些国家不太可能负担得起昂贵且储运条件苛刻的美国疫苗。葡萄牙媒体称,中国一直积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和医疗设备,与美国的自私做派形成鲜明对比。

 

请看巴西的确认:

 

北京科兴中维生物公司研发的“克尔来福”(CoronaVac)疫苗已在巴西投产,这条生产线不仅吸引了巴西多州的目光,更激起了拉美多国的兴趣。

路透社1210日报道称,包括阿根廷、秘鲁、乌拉圭、巴拉圭、洪都拉斯在内的多个拉美国家表示希望从巴西购买“克尔来福”新冠疫苗,因为这款疫苗的价格比欧美制药公司的同类产品便宜太多。

 

阿拉伯联合酋長国的硧认:

 

中国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下简称:国药中生)研发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129日己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获批上市。

今年9月起,国药中生疫苗在阿联酋进行了3期临床试验,来自125个国家的31000名志愿者参与了试验,他们的年龄在18岁至60岁之间。受试者在28天内,接受了两次疫苗注射。自9月获得紧急使用授权以来,该疫苗为数万名阿联酋前线工作者提供了强力且安全的保障。它对于中和抗体的血清转换率达99%,并且对于预防中、重症感染的有效率达100%

值得一提的是,该国多位高级别官员都接种了国药中生的疫苗,迪拜酋长国酋长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也于上月公开接受了该疫苗的注射。

 

巴林的硧认:

 

中国疫苗技术成熟,且出口价格低于欧美,受到很多国家欢迎。1213日,中东国家巴林宣布批准中国国药集团新冠疫苗上市,成为阿联酋之后第二个批准中国疫苗的国家。

 

埃及的确认:

 

埃及媒体《七日报》网站1211日凌晨消息,第一批由中国制造的新冠疫苗抵达开罗国际机场。埃及卫生与人口部长哈莱在现场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他在会上说:中国疫苗是安全的,我们进行了临床试验,我是其中的志愿者之一。中国疫苗在临床试验中证明是成功的,并在9日获得了埃及卫生部的最终紧急批准。

 

 土耳其的硧认:

 

土耳其卫生部长科贾(Fahrettin Koca1224日表示,初步数据显示中国科兴疫苗有效性达91.25%我们现在确定,中国疫苗对土耳其人是安全和有效的,这些试验数据将作为土耳其政府审批科兴疫苗的依据。科贾还宣布自己将与医护人员一道,成为首批疫苗的接种者。首批300万剂疫苗将于28日抵达土耳其。

 

此外有匈牙利、印尼、菲律宾、伊朗等国都信任中国疫苗,有购进中国疫苗的举动和意愿。

 

亊实胜于雄辯,中国疫苗的好坏,不是一些有政治偏见者所能硧认的,好的讲不坏,坏的讲不好,我们必须奉劝哪些无亊生非,一心沬黑中国的麻烦制造者,在全球公共卫生遭受大难之时,生命危及之际,别再添乱了。

 

请听听中国专家这段意味深長的告示吧!

 

髙福响亮地忠告:我们现在不是比疫苗谁快谁慢、谁好谁坏,现在是和病毒比,看谁能把病毒挡住,我们的竞争对手是病毒,不是欧洲、美国还是哪个国家,也不是公司之间的竞争,人类要联合起来疫苗是全球公共产品,我们用公共产品去共同消灭病毒。

 

下面再附带介绍两个新冠病毒热点问题,可能会有新的启发。

 

1、病毒傳播这么久了,它的源头到底在哪里?

 

  髙福是这样解答的,他坦率地告訴大家,我们越来越认识到这个病毒的隐蔽性、狡猾性。溯源问题,这是一个科学问题。

 

一开始我们都照着MERS照方抓药。认为单峰驼带着MERS病毒,是单峰驼和人接触传染。认为禽流感H7N9H5N1,是鸡身上带病毒导致人感染了。于是就照着动物源性疾病的方向去找,使国际上现在都怀疑新冠肺炎病毒一定也有个动物载体。

可是这么多年的病毒学,现在我也在反省自己,我们这种思维对吗?我自己亲自去武汉翻箱倒柜找动物,周围的动物也找了一圈,没有找到。

有一段时间说穿山甲有冠状病毒,后来研究发现跟新冠肺炎病毒完全不一样。蝙蝠也有冠状病毒,它们很像,但是还是不一样。如果说新冠肺炎从蝙蝠来的,那一定从蝙蝠身上得找到这个病毒吧,至少到目前没有。不排除话音未落,明天有人说从蝙蝠找到了,但就目前没找到。不像禽流感、MERS一下子就找到了。

再看,关于水貂是感染源,现在的理论认为是人携带的病毒感染了水貂,从水貂再感染人,而不是说水貂一开始就感染人。因为明白了是由感染新冠的饲养员感染了水貂,然后从水貂又回到人,而且发生了突变。

 

所以三个层次:常识、知识、科学。这个病毒按以往的常识、知识都已经说不过去了,给我们留下好多科学问题,那只好回到科学慢慢去研究。

 

2、应该如何正确看待疫苗的效果,是否挨上一针,就不得病了?

 

 髙福坦率地讲,公众对疫苗效用提出质疑很正常,试想流感疫苗为什么每年都要打?艾滋病怎么就没有研究出疫苗。不是说一个疫苗、一针万能啥都行,不同的病毒有不同的特性,不是说疫苗不管用,大家不要去怀疑疫苗,应意识到疫苗防病的局限性,病毒是很狡猾的。

 

  2021年即刻到来了,我们都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大家能同心协力,及早战胜病魔,过上太平美好的日子。

 

     这个夢想能实现吗,靠谁实现?

 

     世卫组织能发挥领导才能吗?

 

     发达国家能团结合作引领世界吗?

 

     科技创新精英们,能早日研发和生产出制止病毒的有效疫苗和药物吗?

 

     各国政要能否排除和制止干扰抗击疫情的逆流,以维护和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吗?

 

     让我们全世界受病毒伤害的人民,热切期待着!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