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村女孩改变命运轨迹的尝试

2020-11-25 07:23

村里的男孩想找本地的女孩结婚,似乎越来越难了。这也是这几年很多地方彩礼高涨的原因。(图源:网络)


编者按

生活在农村的女孩,改变自己生命轨迹的契机并不算太多。读书考学是一个契机,外出打工也算一个,结婚和生子可能也是。80后的农村女孩,很多都没能通过教育离开农村,而技能水平不高的她们,即使在城市的工厂中拼命干活,也很难在城市中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云彩。爸妈的电话催个不停,她们纵然不情愿,还是得回老家相亲,结婚。也许结婚生子并不是改变的契机,只是某种生活的轮回而已?





1. 抢劫



 
作为80后农村女孩,叶子还是习惯化个淡妆再出门。在花村,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都一样,从小就很少到田里干活,长大结婚后就更不愿意去伺候那些庄稼了。她们要么到工厂做工,要么在企业做文员,有条件的也做些生意。

有时候回想起当年在珠三角打工的日子,叶子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那几年的生活没有在自己的身上烙下岁月的痕迹一般。2005年,叶子刚读完中专就到广东的惠州打工。那几年村里刚刚流行外出打工,很多同龄的女孩都心怀梦想,踏上了南方这片热土。叶子的老家是离花镇不远的另外一个乡镇,因为有熟人介绍,她就到花县的劳动局报到,交了就业介绍费之后就跟着领队的人,千里迢迢来到了惠州。
 
叶子还记得,当时一起坐大巴南下的总共有二十多人,大多是20岁上下的女孩,只有少数几个男孩。有一天夜里,大巴摇摇晃晃开到了长沙地头,几个混混把车拦了下来,然后就上来抢劫财物。叶子第一次出远门就遇到这种事情,吓得直哆嗦。还好混混们抢了些财物之后就下车扬长而去了,也没有伤害叶子和她的同伴们。大巴司机倒是很镇定,估计是已经习惯了。混混下车后,司机安慰了一下大家,然后继续上路。
 
大巴先开到深圳,放了一拨人下来,然后载着剩下的人继续开往惠州。叶子在惠州打工,待了一年多。打工的厂是外国人开的,工作强度大得很,一天至少要干12小时,白天见不到太阳,晚上见不到月亮,而且周末也不能休息,每个月的工资和补贴加起来才一千多。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刚刚离开学校的女孩子,哪有几个扛得住的。没几个月的时间,当时一同进厂的姐妹们,几乎都辞职了。“真是太累了”,叶子每每想起当年做工的情景,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能熬到一年多的。
 
后来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叶子向在东莞打工的姐姐打听,那边的工厂会不会轻松一点。姐姐是老家那边最早外出打工的一批,在东莞已经待了几年。听到叶子描述的惨状,姐姐也觉得太苦了,劝她赶紧辞职来东莞。到东莞后,姐姐介绍叶子去她一个朋友的工厂做工。这是个本地企业,主要做一些鼠标配件,相比于惠州的经历,这里的工作倒是清闲,工作时间不超过10小时,周末还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但是工厂的效益并不好,不加班工资也不咋地,还赶不上惠州。有得有失吧,叶子安慰自己,虽然心里还是想着多赚点钱,好跟爸妈有个交代。
 
在惠州做工,根本没有时间出来玩,自然也认识不了几个朋友。厂里的同事也都是女孩子,叶子完全没有谈恋爱的机会。即使到了东莞,工作清闲了,也有时间出去逛,但是心里还是害怕接触外地的男孩子。就这样一晃两年,叶子依然是单身一人。 



2. 逼婚




2006年的春节就快到了,叶子本来并没有打算回家过年,但是在跟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妈妈反复催促叶子赶紧回家相亲。在叶子的玩伴中,虽然很多都外出做工,但是几乎所有女孩最终都在父母的要求下回家结婚。在东莞的时候,叶子还没有手机,跟爸妈联系只能通过公共电话。通了几次电话之后,小叶有点伤感地意识到,自己的一个时代大概就要这样结束了。
 
奉爸妈之命,叶子辞去了工作,在春节前回了老家,开始了一年多的相亲生活。那个年代的农村女孩,面对婚姻大事,大概还是听爸妈的主意。小叶也不想反抗,虽然内心并不想这么早结婚。“哪里早了?你看看隔壁那几个丫头,哪个不是20岁前后就嫁人了!你都已经24岁了,爸妈都觉得抬不起头啊。”每次听妈妈讲这番话,叶子心里都有点烦,谁规定20岁就要结婚啦,我不结婚,你们凭啥就抬不起头了。
 
烦归烦,只要是媒人帮忙介绍的对象,叶子还是耐心地去见上一面。有一些男孩,见一次面就不想见第二次。有一些感觉还不错,见了几次还是感觉不合拍。就这样一晃又是一年多,爸妈焦虑得不行。这老是安定不下来,别人还以为女儿有什么问题呢。焦虑!
 
叶子还是不紧不慢地挑着对象,最后总算相中了一个比较心仪的男生,是隔壁镇花村的人家。最开始的时候,叶子和男生一起到媒人家里见了个面,双方都觉得看对眼,就自己联系了。那个时候,年轻人一般都开始用手机了,联系起来方便很多。交往了一个多月,叶子觉得男生还不错,双方正式确定了关系。接下来就进入“走破”的程序,也就是男女双方见家长。先是男生到叶子家里见父母,然后男生再把叶子带到家里见父母。双方父母都很满意,尤其是叶子爸妈,总算有了个盼头。
 
见了父母,叶子和男生继续交往了一段时间,感觉是可以托付的人。于是就进入“插门户”的程序,也就是订婚。媒人带着男生和他的父母,到叶子家里商量结婚的条件,主要涉及礼金、结婚时间、派多少车来迎娶等事宜。那个时候,礼金的“市场价”是5万。当然,如果家里有两个儿子,女方一般会要求涨个几万元。因为两兄弟结婚后是要分家的,大家都想趁机向父母多要些钱。
 
为了避免尴尬,关于礼金的数量,一般都是通过媒人事先打探清楚,然后男方再带着现金到女方家里。之所以要提现金,主要是让女方的亲戚一起见证,这女儿出嫁是明明白白要了礼金的,没有让男方占了便宜。订婚之后,如果女方反悔了,退回礼金即可。男生一般不会主动反悔的,毕竟找个媳妇不容易。
 
给了礼金之后,什么金银首饰啊,婚纱照啊,就不要男方另外掏钱了。那个年代还不流行买车买房,农村的房子在当时也不差。大概从2015年开始,小年轻们结婚就要房子和车子了。
 
结婚的时候,新郎租了6辆小车来迎娶叶子。请了婚庆公司,还请了礼炮,煞是热闹。不过礼炮也就流行了几年,现在已经没人请了。到了新郎家,开始举行结婚典礼,请客吃饭,要吃三顿。叶子记得,当时应该请了十几桌客人。叶子娘家也要请客,也是三顿,分别是出嫁前一天中午、晚上,出嫁当天早上,新娘要在早上出发。新郎家则是接亲前一天晚上、接亲当天早上和中午。

客人吃了饭,自然要随份子,邻居200元,朋友500元,亲戚1000以上。这些份子钱一般都是归个人父母拿着,主要用来办酒席,份子钱一般能够抵酒席成本,有时候还能剩一些。

跟其他农村不一样,叶子家当地结婚办酒,并不需要主家去邀请客人,那些有人情往来的人自己就会过来,这毕竟是个熟人社会,谁家要结婚,消息很容易就传开了。那些没有人情往来的人家,就不需要来吃饭随份子了,即使是同一个自然村的邻居。 



3. 礼金




叶子感叹,现在男生结婚是越来越不容易了,父母的压力大得很。叶子在花村的一个亲戚,家里有两个儿子。老大是2013年结婚,女方要了12万的礼金,就因为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如果只有他一个,当时的礼金市场价也就七八万。今年老二准备结婚,女方提出要22万的礼金,里面包括了在县城买房的首付。另外还要支付3万的三金费用。

男生的父母非常恼火,因为去年已经给了老二10万,本来就是给他们到县城买房子的,结果不仅没有买,而且钱也没有退给老人。这两年,如果家里只有一个儿子,礼金的市场价是10万左右,但是一般会要求到县城买房,至少支付十几万的首付款。
 
大儿媳为了这些事,跟公婆发了几次脾气,凭什么老二的礼金比她当年高那么多,家里供老二读大学,本来就占了够多的资源,现在居然还狮子大开口。大儿媳愈发觉得自己当时应该要更多的礼金才是。为了平息大儿媳的怒气,稳定家庭关系,老两口咬咬牙承诺,到时你们在县城买房子,我们帮忙付首付。老人家就是普通的农民,一时半会哪里拿得出钱,只能到处找亲戚借。怪不得有人说,生两个儿子哭一场。
 
现在,农村男孩女孩的性别比不太正常,男孩比女孩多。再加上不少女孩外出打工之后就嫁到外地了,因此村里的男孩想找本地的女孩结婚,似乎越来越难了。这也是这几年很多地方彩礼高涨的原因。在花村,新一代的夫妻都不太想生二胎,生个女儿反而觉得高兴。听说政府也想解决这个性别比失衡的问题,要求村里仔细做一件事情:如果本村的女孩嫁到本省的其他城市,但是户口还留在村里,那么生了小孩如果是女娃,尤其是二胎,就要积极动员女孩家人把小孩的信息先报到村里。这样可以提升本地女孩的性别比。
 
结婚生娃之后,叶子基本就待在家里带娃,一直到娃上小学。后来,叶子在本地找了一个颇为清闲的文职工作,平时也不耽误接送小孩。
 
时间啊过得真快,就像那躲在墙角里的一只小黑狗,总是突然窜出来吓你一跳。当年坐着大巴、遭遇抢劫,在遥远南中国的工厂里辛苦做工、偶尔会天真地幻想未来的小女孩,现在也已经回了村、成了家、当了小娃的妈。
 
未来会怎么样呢?叶子微笑着望向远方,她也不清楚。现在,孩子和家庭是她的一切,关于自己,似乎没有想太多。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