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日本还是放弃印度,追求经济利益去了

2020-11-19 23:03

日本媒体已经连续几年谈“年内签署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但只有2020年真的在11月15日正式签署,这让做杂志的媒体没有赶在签署前刊发特辑,16日出的报纸同样准备不足,17日才刊发了相关社论。

日本媒体特别爱炒作的是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及之前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覆盖的人口为5亿人,占全世界人口6%,名义GDP为11.2万亿美元,占世界12%。而RCEP总人口有22.6亿人(占世界30%),名义GDP也有25.9万亿美元(占世界29%),当然RCEP的意义更深。但是,日本媒体总的来说对这个人口更多、GDP更大的经济协定评价不是很高。

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日本希望参加进来以制约中国的因素——印度,在2019年11月4日宣布退出RCEP谈判后,日本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劝说印度回归,然而谈判无果。

最终,日本还是放弃印度,追求经济利益去了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世界产业链出现了巨大震荡,日本经济严重下滑,恢复经济的需求要大过政治上对中国的牵制需要。往更远一些看,最近这三、四年来,美国广泛退群,日美关系同样极为不确定,便是总统从特朗普改为拜登,情况依旧难以好转。

2020年的日本也只能先去追求经济利益。至于媒体一直主张的牵制中国,日本政府当然烂熟于胸,但端起碗来吃肉是眼前首先需要做的大事。

安倍内阁眼中的搅局者——印度

自认为说一口纯正大不列颠英语的印度外交官,他们说出的英语很多时候让日本经济产业省、外务省那些在英美留过学的官员听起来十分吃力。尤其是如果给印度参加谈判的官员十分钟发言的机会,保不准他会说上半小时甚至一小时,然而日本官员几乎听不懂他们说的内容。

但是,前首相安倍晋三就不一样了。安倍无需听懂印度政治家或官员说什么,让印度参加RCEP,这是安倍的一个政治判断。有印度在,就有了一个搅局者,成为打乱中国步骤、战略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

本来,东盟(ASEAN)10国与中日韩有个10+3对话机制,东亚、东盟的问题在这里基本能协商解决。到了2006年,安倍晋三当选日本首相后,他觉得在10+3对话机制里中国是主导者,而日本在二战时侵略过东亚及东盟国家,在这里说话不一定管用,便执意把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塞进10+3机制中,变成10+6。

如日本最大的经济杂志《东洋经济周刊》主编西村豪太,就在其文章中直接谈到:“为了对抗10+3机制,日本在2007年提出增加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组成新的RCEP原型。安倍首相当时是第一次组建政权,为了牵制急速提升了影响力的中国,新增三国,尤其是一定要将人口大国印度塞进RCEP中。”(2019年11月16日,东洋经济在线)

最终,日本还是放弃印度,追求经济利益去了

安倍与莫迪(资料图/印媒)

日本对印度的期待是有道理的。在RCEP16国中,按2018年人均名义GDP计算,最高的国家是新加坡(6.4041万美元),最低的是缅甸(1298美元),两者相差了将近50倍,印度倒数第三。印度与中国的贸易存在大量逆差,以印度的劳动生产效率,一旦开放边界,采取自由贸易政策,其对华贸易赤字只增不减,印度必然会在谈判桌上对中国火力全开,日本不说什么,也能让中国喝一壶。

不谈中印边境上的摩擦问题,没有这种摩擦,中国能耐心和印度谈判,但东盟国家不一定会容忍印度用他们自认为十分纯正的大不列颠英语说起话来没完没了。2019年6月,马来西亚的马哈蒂尔总理就说了:“10+3组成的13国能达成共识就足够了。”意思很明显,想把安倍主张的印度、澳新先拿出去。

11月印度决定不参加RCEP谈判后,中国高层也表示可以先签15国协议,印度之后可再找机会进来。日本顿时如坐针毡,官方表示一定要保住印度,也只有印度进来了,日本才会签署相关协议。

日本高层有着更为深远的战略构想。这几年不论是前首相安倍,还是现任首相菅义伟,谈国际问题必然会说“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安倍曾在2018年来中国解释这个战略,说是并不以敌视中国为主要目标,但菅就不一样了。菅虽然将这个战略改称为构想,但日本媒体解释的时候,每次必定会告诉日本国内外的读者,其目标是冲着中国来的,毫不隐讳。如果在RCEP中没有了印度,这个战略或者构想也就无从谈起了。

印度不仅仅是个表面上的RCEP搅局者,更是日本对外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枚棋子。

不确定的新冠及美国要素

进入2020年11月后,日本每天数百上千人成为新冠肺炎的确诊患者,第三波疫情的到来,让日本经济出现了严重的下滑。

11月16日,日本内阁府公布了几个数字。

4-6月,GDP按年率算下滑了28.8%,为1945年二战后最惨重的一个季度。7-9月比二季度提升了5%,按年率算的话提升了21.4%,但没有人为这么高的反弹欢呼,反而觉得V字形的经济恢复几乎无望。

个人消费的增加,在于这期间日本向所有市民发放了10万日元(约6600元人民币)现金,刺激了经济。几乎可以确定的是,今后不大可能再这么大手笔。疫情愈发严峻,日本国内设备投资在减弱,而欧美地区同样出现大规模疫情,对欧美的出口根本没有希望维持现状。

最终,日本还是放弃印度,追求经济利益去了

日本新宿车站内,部分乘客戴口罩出行。(资料图/新华网)

11月美国大选,让外交政策极为不确定的特朗普下台,换上了担任奥巴马总统副手时支持过日本TPP构想的拜登。但美国总统换了,并不意味着美国会迅速调整其在TPP问题上的态度,民主党党内现在也不支持美国加入TPP,近期内日本能够选择的是让英国、泰国等国家加入到TPP中,而不是做美国的工作,不是让拜登复习TPP概念,更不是让美国赞同TPP并加入进来。

新冠疫情缩小了世界贸易,日本主导的CPTPP在人口及经济规模上还不足以影响世界。日本此时急需一个具有经济增长前景的巨大经济圈,需要和其最大的贸易国中国、第三大贸易国韩国建立起一种自由贸易体制。特别是安倍在身体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宣称小有不适,让出首相席位,菅首相让印度搅局RCEP的意义已经不大。

于是,日本开始选择放弃印度,签署RCEP。

经济上的实惠与外交上再度呼吁国际协调

RCEP协议的签署,让日本在这个巨大经济圈内对外出口时向对方国家缴纳的关税一下子降低91.5%,这么大的好事千载难逢。

在关税方面,日本最大的出口商品是汽车、汽车零部件等工业品,加入RCEP后,相关关税中91.5%被“撤废”了。看一下对日本产品免关税的比率,中国从8%一下子提升到了86%,韩国对日本的免关税比率也从19%增加到了92%。

日本当然希望像TPP或者日本与欧洲签署的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一样,统统100%免税,但东亚、东盟的经济发展阶段不一样,一时做不到这点。虽然RCEP关税的撤废需要用20年时间完成,并非协议签订后就立即执行,但日本毕竟看到了希望。

同时日本很好地保护了自己的农业。对日本国内农民影响较大的大米、小麦、牛/猪肉、乳制品、白糖这“5项重要品目”,并非关税撤废或消减范围;向日本出口农产品,中国免税的农产品为56%,韩国为49%,换而言之很大一部分是需要交税的。日本希望保护本国农业,其他国家也不太肯开放农业市场,彼此在农业方面的开放上都持消极态度。

日本一年155.5万亿日元的贸易额中,RCEP占了46.2%,余下的为美国(15.4%)、欧盟(12.0%)及其他(25.3%)。解决了RCEP问题,让日本的对外贸易至少基本能够稳定下来(顺带说一下,中国在日本对外贸易中的占比为21.3%,韩国为5.3%,东盟为15.0%)。

在签订RCEP协议前后,日本经产省高层曾表示:“如果日本不签,谈判不成,那么中国在亚洲的影响会越来越大。”签是为了在得到经济实惠的同时,阻止中国扩大在亚洲的影响力。

签了以后,走单边主义路线的美国将变得愈发孤独,缺失了其他国家的理解,反过来也在督促美国回归TPP谈判。日本政府官员16日对《朝日新闻》说,“RCEP肯定能发挥影响,让美国更加关注亚洲,认真探讨回归TPP的可能。”

日本通过RCEP在确保贸易稳定的同时,还看到了与美国等国协调的希望。这是该说它“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好,还是“夸”它做出了成年人的选择?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