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後初中往事

2020-10-16 21:25

  

          我於1947年冬季在公益鎮上的如柏小學畢業後,翌年二月到胥山中學參加春季班入學考試,當年參加考試的約70人,這些人是來自四鄉和本鎮小學應屆畢業同學,放榜時只錄取45人,男生佔30人,女生15人。由於胥山中學是私立中學,收費比公立學校昂貴,所以學生家庭經濟相對富裕,以僑眷為主,也有工商業者,和地主,富農子女。來自農村的學生,不管是僑屬,地主或富農家庭出身,與鎮上工商業者,醫生,助產士子女穿著打扮有明顯差異,鄉下來的多數穿唐裝,即使是穿著雲紗黑膠綢,也是黑色,很少穿著花花綠綠者,穿膠鞋或布鞋。鎮上有錢人子女,穿著講究,男生白襯衫配西褲,女的穿花布襯衣和花裙,男生多數穿革履,女生穿皮鞋或白色膠鞋,也有蛾眉淡妝者。四鄉來的學生只能寄宿,鎮上的學生多數走讀。

      由於胥山中學原校舍被外地來的省立越華中學佔用,1947年胥山中學只好租用公益酒店四層大樓復辦,其中第二層仍為酒店所有,復辦當年秋季已招收新生60名,我入讀時全校只有兩個年級,學生人數共105人。鄉長伍小周任校長,教導主任雷松衍兼語文課老師,伍元球任數學老師,伍肇基任歷史老師,伍天相任地理老師兼教公民課,許遂真任化學兼物理老師,雷家嚴老師教英語,伍子科老師教音樂美術兼體育科目,教唱「馬車夫之戀」、蘇格蘭民歌「友誼天長地久」,「康定民歌」等,印象深刻。司徒逵老師負責教勞作課,教我們制造肥皂等,吳榮穆老師是童子軍教官兼管全校生活紀律,庶務伍捷元。在語文課中印象深刻的是;教歐陽修的「醉翁亭記」時,開首"環滁皆山也",老師解說:這句為圍繞著滁州城的都是山,我一時也被弄懵了,皆因我知識貧乏,誤把安徽省的滁州當作江蘇省的的徐州,這有點像"誤把馮京當馬涼"。王勃的「騰王閣序」,其中佳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常被人引用。

     校工伍國等二人負責上下課搖銅鈴,清掃教務處,各課室,晚上點氣燈為自修課照明外,還負責學生食堂膳食。他們也不是省油的燈,晚自修於9時下課後,他們利用廚房工具,煮鴨蛋或蠟腸供應富裕同學。

     入學學生必須穿著統一樣服;男生穿卡其布襯衫和西褲,頭戴麥綠色欖桷帽,頸系綠色圍巾用圓圈套著於胸前,統一穿白色膠鞋。女生穿白色襯衫,下穿黑裙,其餘和男生相同。出操時每人肩托一枝圓形,長一米七寸綠色木棍。

     每逢周一上午八時,均在大禮堂舉行由全校師生參加的「紀念週」儀式;禮堂正中掛著孫總理遺像,兩側書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對聯及「天下為公」橫批,還掛有黨旗、國旗。使佈局顯得庄重、肅穆、神聖氣氛。

      當全體師生已就座,主持人(通常由教導主任或童子軍團長擔任)即宣佈儀式開始,全體起立,向總理遺像行三鞠躬禮,禮畢,由主持人領唱國歌:"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唱完後,主持人再帶領大家背誦總理遺囑;"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背誦完後。

      主持人(童軍團長)發表訓話或作政治報告;訓話內容多為上一週學校生活簡短總結,特別指出違紀情況;如遲到早退、考試作弊、夜間偷偷爬出圍牆外夜宵等情況,如屢犯者,童軍團長把違紀者叫到台前,實行體罰,手段殘忍,他通常手握木尺,叫違紀者伸出手掌,然後鞭打,爆出"辟拍","辟拍"響聲。受罰者顯現痛苦面容,令人心寒!童軍團長執法並非鐵面無私,他對自己喜愛的學生,即使犯錯,也是隻眼開,隻眼閉,視而不見,但在他的高壓下,眾人只有敢怒而不敢言。這種紀念週儀式直到1949年10月解放後才終止。

      教導主任有時在儀式上作政治報告;宣講三民主義,鼓勵提倡新生活運動,或作時事形勢分析報告,猶記當年國軍在准海戰役失利後,國府李代總統再次提出國共和談,教導主任在報告中提出以長江為界,劃江而治的理念,大家議論紛紛。

      當年自己年少無知,沒有政治頭腦,參加學校紀念週儀式,唱國歌,背誦總理遺囑都是隨大流,人云亦云,又出於對共產公妻的恐懼,竟然同意劃江而治,後來隨著年齡增長,生活閱歷逐漸豊富,才對過去的事情慢慢有所覺悟和認識。

       我校在1949年8月,因國共內戰中,經過「遼瀋」、「准海」、「平津」三大戰役,國軍全面敗退,國民政府不但長江以北全部失守,同年四月,百萬雄師過大江,解放軍乘勝追擊,以秋 風掃落 葉之勢,進軍廣東,學校即放假讓同學們回鄉躲避,  同年10月14日解放軍攻佔廣州市,隨後台山縣全境也解放了。我也半信半疑回到公益鎮觀察,親身目睹解放軍紀律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還聽到趁墟的大人們說:共產黨來後有兩樣好處,一是徹底清剿土匪,社會治安明顯好轉,夜間可以安睡;二是打擊投機倒把,穩定市場物價,再也無需擔心吃完第一碗飯,第二碗飯的價格再升50%。而且証實以前傳說的「共產公妻」是謊言。

       我們學校也開始復課,但仍有少部份師生沒有回校,學校的情況也有明顯改變;首先是取消紀念週儀式,童子軍及其教官也不復存在,無需穿童子軍校服。老師們上課也只穿中山裝,宣傳三民主義的公民課程被取締,代之而來的是由進步老師李子風教唱「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咱們工人有力量」,「你是燈塔」等進步歌曲。組織腰鼓隊,跳映歌舞。政治課講授「唯物史觀」,「社會發展史」,闡述從猿到人,突出勞動創造人的命題。同學們受到新政權的影響,有的參軍,有的争取加入共青團,爭著觀看反封建壓逼的話劇「白毛女」,參加憶苦思甜訴苦會,以提高政治覺悟,當年學校的政治氣氛非常濃厚,同學們紛紛表示:要共同為建設强大的、現代化的新中國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献。

     有的同學如與我同班的李權照繼續升學,考入武漢醫學院,畢業後去香港,以後移民美國,現居洛杉矾,還有高一班的王英煦未畢業就出香港,輾轉移民美國,在波士頓開中餐館,這兩個是我比較知交的同學,我在上一世紀八十年代末移民美國後,一直和他們保持聯絡,通電話時常常懷念在胥山中學時的同學情誼。

      9/16/2020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