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误判美国

2020-10-16 08:22


特朗普政府,基本上是油盐不进的状态,非常特殊。如果拜登当选,很可能就不是这种情况。

中国在美国政治里占的份额极小,是我们中国人把它放大了,就好比中印关系在中国政治上占的份额极小,但在印度是头等大事。
一些观点认为是西方的福利制度,导致部分人不上进,这也是用中国思维去看西方社会。

当地时间9月27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做出裁决,暂缓原定于27日生效的TikTok下载禁令。很多关注事态发展的人,松了一口气。

但原定将于11月12日生效的TikTok全面停止服务禁令依然有效。这意味着TikTok红色警报已经解除,黄色警报仍在。

TikTok的境遇在一些国人看来,也是挺滑稽的,好像每天看到的信息都不一样。这正如美国政府和美国社会,站在中国人的思维上自然理解不了,但它们自有一套逻辑。

关于华为、微信、TikTok等中国公司出海所遭遇的挫折;特朗普与拜登政府之间的差异,以及美国经济、社会实际面临的危机等,功夫财经专访了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老师,以下内容整理自本次专访:


01

举步维艰的全球化之路


华为和TikTok等公司的遭遇,给我们提了个醒。

1.国际环境变化莫测


首先,中美两国在一些根本性问题,比如意识形态、地缘政治等方面,肯定是有分歧的,而且在短期内恐怕是无法调和,这也是美国国内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共识。

但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会有不同的做法。现在美国对华战略处于比较愤怒的阶段,一些措施表面上限制了中国企业,但对美国本土企业打击也很大,这种不完全理性的情况,会维持多久?谁也猜不到。
只要不是特朗普当政,美国政府就会变得理性一些,它会吸收外界不同的声音,比如企业、智库、媒体等等的发声。但特朗普政府,基本上是油盐不进的状态,非常特殊。如果拜登当选,很可能就不是这种情况。
当然也不能说,拜登上台就是中国的福音。在某些部分上,拜登会比特朗普政府做得更过分一些,比方可能会联合其他盟友一致对付中国,也可能在人权方面更加强硬,在经济上也会采取一些手段。这是外部环境的变化。
2.企业出海一定要合规


很多国内企业在这方面重视都不够,很少有企业在运作时,会考虑到律师的费用。可是到了美国等国家就不一样了,你要是没有律师指点,很大可能就会掉入陷阱,所以合规是第一要务。


从微信、TikTok下载禁令被美国法院叫停的例子,也可以看出,只要你敢拿起法律的武器,在美国不能说完全管用,但至少判决了禁令缓行。
所以中国公司一定要牢记,出海之后法律才是你最大的依靠。站在街上嚷嚷,或者发动老百姓嚷嚷,都不如你拿起法律的武器管用。
中国人觉得上法庭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但在欧美国家,上法庭就是家常便饭,这是解决纠纷的通常办法,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严重。
3.互联网公司的特殊性


互联网公司有两个非常敏感的领域,那就是内容管理和数据管理。其实世界各国在这两个方面,都变得非常敏感,中国企业在出海之前,就应该把这些事情想好,TikTok如果最后能让甲骨文、沃尔玛一起来管理数据,恐怕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尽管最后TikTok的核心代码,也要公布给甲骨文、沃尔玛,但这个过程实际上是双方互动的过程,在互动中,了解双方的边界在哪里,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这说明中美双方在竞争中仍然有合作。
美国的互联网和通信企业到中国发展,数据也是在中国管理,所以美国要求它的数据本地化管理,不是一个非常过分的要求。

特朗普的态度反复变化,实际上是想讹诈这笔交易资金,这也说明,特朗普不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不能充分信任他。


02

中国如何应对?

TikTok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恐怕和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有很大关系,他们属于比较理性的那一部分人。

而对华为咄咄逼人的态势是非理性的,结果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美国芯片公司并不支持这样的做法,比尔·盖茨就站出来明确说,你这样会害了美国。

理性的美国人,要做的不是把别人打趴下,而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非理性的美国人,是把中国的高科技企业打趴下,但自己付出的代价可能也非常高。
所以我认为,一些政策纯粹是,特朗普政府里的鹰派瞎折腾,绑架了特朗普政府。面对美国政府,我们要看到它复杂的一面,也就是说美国政府不是统一行动的政府。
这种状态下,中国应对的方式,就应该放松一点。你又不能管美国怎么做,关键的问题,还是要把自己的内功练好。
其次,要积极参与世界规则的制定。美国政府理性的一派,是要跟中国谈规则,比如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Wendy Cutler,提出WTO改革的5个领域,中国就应该回应这些问题。
还有中美第二阶段谈判,中国不妨主动一些,只要你谈,就是一个进步。
从第一阶段谈判结果的执行程度看,肯定受到了疫情的冲击。但8月25日上午,刘鹤副总理应约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双方都挺满意。
所以中美之间有相理解,毕竟多增加2000亿美元的进口,也不是说增加就增加的,这总要有一个过程。
其实你从美国的电视上也能看到,中国在美国政治里占的份额极小,是我们中国人把它放大了,就好比中印关系在中国政治上占的份额极小,但在印度,却是头等大事。
这是因为我们在中美关系中,处在弱势的一方,往往会把事情想象得更大,处在强势的那一方,更多关心的是国内的事。
有人说特朗普对中国做这么多事,都是为了他的选举,有没有这样的成分?有,但不是主要的。

03

美国最大的危机

今年以来,美国经济确实受到了疫情的冲击;由弗洛伊德被“跪杀”引发的黑人运动,也使一些人认为美国陷入了分裂状态,综合国力也发生了衰退,这是极大的误判。
今年美国所发生的事情,在历史上都能找到对应的影子,比如60年代的反战运动,比今年厉害得多,它让美国衰退了吗?没有。
疫情对美国经济的打击非常大,但这个打击是短期的,不是长期的。美国经济是周期在起作用,一段时间有问题,过一段时间经济发展又上去了。
我们老爱用中国人的思维去理解美国,认为美国也应该一体化,可是美国本来就是个多元社会,一些地方闹,别的地方该干啥还干啥。
印度也是这样的,这边上街游行,那边该干啥照样干啥,或者游行完之后,又回到了正常生活。
今年6月美国西雅图民众占领警察局,划定6个街区成立自治区的事情,60年代也有了,那时候学生画一块地,搞共和国,但后来慢慢被忘掉了,现在成了旅游地。

图中绿色区域为示威者成立的所谓“国会山自治区”

来源:环球网

现在的西雅图,可能10年以后也是个旅游景点,这是民主社会的自我释放过程。
就像前几年占领华尔街似的,当时整个华尔街都动弹不得了,但是夏天过去了,生活照旧,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如果说有变化,那一定也是个缓慢变化的过程。在美国这种民主政治下,很难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把拳头打到棉花里,什么也没发生。不像我们这里从上到下是一体的。
当然了,民主政治也有很大的问题,因为矛盾没有解决,只是积攒了下来,然后随着时间缓慢地变化。
就像现在的黑命贵,从60年代开始,到今天仍然没有解决。支持特朗普的那些人,就像“山沟”里的白人,在网络上是沉默的大多数。
而种族问题,也许是美国国内未来最大的挑战。如果拉美裔的后代急剧增加,到本世纪中叶,可能美国南部部分州,就变成拉美裔占主体了。
比如在迈阿密,到时候主流语言从英语变成了西班牙语,这会不会改变美国的核心?欧洲也面临着同样的移民问题,而这背后,实际是全球贫富差距的问题。
发达国家越来越富裕,落后国家没跟上,大家都想过上好日子,怎么办?移民去欧洲、美国、加拿大,会不会有冲突?这恐怕是西方国家很多政治变化,一个最具威胁性的潜流。
一些观点认为是西方的福利制度,导致部分人不上进,也是用中国人的思维去看西方社会。因为中国人从骨子里头,是相信贤能主义的,认为所有所得,都应该是出自自己的努力或聪明才智,否则就是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养懒汉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有,但黑人不是这个问题。黑人最大的问题是家庭瓦解,60%的年轻黑人是非婚生育,这个比例高得吓人。
家庭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制度之一,家庭瓦解了,会对社会、后代抚养、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也许会有好的一面,但我们还不知道。
这种情况在中国和欧洲发生,会有社区介入帮助家庭。但在美国,如果说需要政府来做点事情,就有美国人立马跳出来说,你干涉了我的家庭自由。
所以,美国这方面最大的障碍,实际是美国的极端个人主义。美国在种族平权和福利上,花了很多钱,如果把其中一部分,拿去重建社区和家庭,效果恐怕会好很多。

但如果这么做,就会对个人自由做出一些限制,这在美国人看来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只能接受现在的状况,它是一个困局,就是美国的极端个人主义在毁掉美国整个社会。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