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啥悄悄停了?

2020-10-16 07:41

临近美国大选,竞选两方对抗越来越激烈,尤其特朗普方面,为了连任基本能打的牌都打了。



但让人奇怪的是,作为特朗普任期主要政绩之一的对中国贸易战,在这两个月声音却越来越小,川普没有提贸易战问题了,同时拜登也说要在当选后取消所加的关税。(当然,这里主要指中国,前几天贸易战大棒又瞄上了越南)


其实,中美两国的贸易战目前已经处于事实上的停战状态(只是停战),9月15世贸组织裁定美国对中国征收超2000亿美元关税非法,算是给美国一个不太体面但可以顺势走下的台阶。


作为延续,后面无论美国哪方上台,中美两国的科技战仍将持续,直至两国彻底完成脱钩。



笔者从18年开始在沉思录发文对贸易战问题的判断先带大家再复习一下。


中美贸易战的焦点不是中美贸易,而是人民币国际化和美元周期性回流所带来的全球美元荒。贸易战与其说是“贸易冲突”,不如说是中美两个大国为未来经济全球化解构而相互试探的一次前哨战。



本次中美贸易战之后,目前8字双循环结构的世界贸易体系将逐步解构。(8字双循环结构请见之前的文章华为再临全面封锁,中美脱钩再加速 


不过当时我的判断是本次中美贸易战持续的时间可能会达到2-3年,基本与美联储加息缩表同步,没想到因为新冠疫情导致了提前停战。


下面先讲下目前为什么停战了。


中美贸易中中国出超;美国入超是由:美国产能不足以及低储蓄率,中国产能过剩以及高储蓄率共同造成的。在市场经济情况下,中国对美整体顺差是正常经济现象。


所以中美贸易战根本不是美国试图解决中美贸易问题的手段,而是美国用来解决中美两国资产价格,从而维持美元体系的手段。


直白点说,就是美国希望通过中美贸易战,打压中国经济,进而打压包括中国在内多数实体的经济资产价格。进而寻机低价寻找美元抵押品的过程。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美日贸易战。


一般对于美日贸易战的陈述是这样的:1985年广场协议;日元升值美元贬值;美国金融资本大举进入日本炒作;之后高位抛出资产获得大量金融利润。


同时日本在日元升值时期在美国的大量投资出现亏损,被迫低价抛出,大量财富被洗劫。之后,日本泡沫经济破灭,日本失去了20年(其实到现在快30年了)。


但是,我们如果仔细研究下当时的历史就会发现:

1. 即便在美日贸易战之后,日本对美贸易仍然是日本顺差。


2. 美国财团没有完成对日本的经济殖民,控制日本的主要企业。(这与美国在其他地区的情况完全不同,比如之前的拉美;之后的东南亚、韩国)


3. 在贸易战之后的相当长时间(差不多到2000年中期,接近20年时间。),日本产品主要包括:汽车、家用电器、电子产品等仍然长期主导国际市场。



换句话说,美日贸易战,虽然让美国获得了金融利润,但并未达到美国当初所宣称的战役目标(消除美日贸易逆差)。但同时却又实实在在的达成了战略目的。(遏制了日本经济,使得日本失去了20年,基本永久性的拉开了与美国的差距)


其实,在广场协议日元升值之后,日本不但对美进行大量金融投资(最后多数亏损)。同时也对包括东南亚在内的周边国家(其中也包括我国)进行产业投资,也就是所谓的雁阵。


而这些投资相当部分是针对对美出口,通过产业转移,来规避日元急剧升值所带来的的竞争压力。而日本则通过设备、零部件出口,和日元贷款回收部分利益。


但是,这直接导致了相当部分的原日本优势产业移除日本。


日本由于其相对规模(经济规模相当于美国的6成)和社会文化(整体排外)使得美国资本无法直接鲸吞殖民。但是美国吞不了日本难道还吞不了小一到两个数量级的其他小国吗?

97年亚洲金融危机,美国资本基本把东南亚自70年代以来的发展成果一口吞下。日本20年苦心经营的雁阵,所创造的周边环境和各类核心资产全都成了美国的战利品。而日本经济则被困在了日本几个小小的海岛之内。


这才是日本失去20(30)年的关键之一,日本失去了发展的开阔环境。就如同下围棋,你虽然把角做活了,但是只要堵死你所有的出路,最后数目的时候,你还是输。


因为就算填上所有的空,地方就那么大。


所以,中美贸易战美国其实是有部分照方抓药的企图的。从美国的历史成功经验看“贸易战”本身不可能赢,而是指望“贸易战”能够同时引发“金融危机”从而获得胜利。


所以,贸易战必然从属于美国的金融战。必然从属于美元的扩张收缩周期。


但是,人无法两次进入同一条河;或者说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一次美国在“贸易战”还未能够引发金融危机时,由于突然的新冠疫情,美元回流被彻底打断了。以至于美元此次回流基本没有收到什么有价值的战利品。


美元周期一般是8年下跌(美元扩张期),6年上涨(美元收缩期)。一般美元回流后期会伴随世界范围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而这正式美国资本再次低价建仓的先决条件。

而这次贸易战,并未造成中国经济大的资本外逃(主要是前面有被杀鸡敬猴的给吓住了),也没有造成中国资产价格崩盘(股价本来就很低,房价涨价去库存);最最关键的是没有造成连锁传导效应,引发危机扩散。(中国太大,不好搞,最好的效果是通过中国的产业链中心位置,制造危机扩散后资产价格崩盘连锁效应,在其他中小国家收购资产要方便的多。)

换句话说,这次美元回流不太成功。可以说是最近50年以来最差的一次。


而新冠疫情又造成了两个基本面变化:

1. 全球供需关系发生逆转。


原本世界贸易中总体上供大于求的情况,因为供应链受到冲击,产生了有利于生产方而相对不利于需求方的变化。这个时候,再执着于关税大棒威慑力的贸易战显然是不明智的。

2. 由于为拯救新冠疫情受到冲击的经济,美国同时进行了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救助。


货币政策主要针对金融市场,这也是为什么在连续熔断之后美国股市能够重新站稳并反弹的基础。财政政策则是主要救助企业和个人,以维持社会政策运作不出现崩溃的灾难性后果。



货币政策的救助,直接导致美国金融市场货币泛滥,尤其是利率债收益暴跌,使得美国金融市场对于国际避险美元资本吸引力大幅下降(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抽血能力降低)。


而美国的财政刺激政策虽然维持了美国社会的正常运作,但同时也维持了美国社会对商品的需求。


而这部分商品有相当比例是由美国以外的国家提供的,相当部分的美元会以贸易逆差的形式流出美国。(当然部分救济金则以某种形式进入美国股市,这也是美国股市大幅反弹的重要原因。)

总之,由于美国在没有获得预期结果的情况下提前结束了美元回流期,没了美元回流制造美元荒这个战役目标,所以作为配合手段的中美贸易战在拖下去其实是非常鸡肋的。


如同朝鲜战争,美国希望的是“仁川登陆”,中国希望的是“五次战役”,最后打成“上甘岭”;所以最后只能停战。

说完贸易战,继续说科技战,可以说中美科技战标志着中美8字双循环结构最终解体的开始。



首先说中美8字双循环,中美8字双循环的范围不仅是中、美两国,还囊括了参与全球化大生产大循环的其他国家包括:提供技术和核心零部件的日本、欧洲;参与组织生产的韩国、中国台湾;提供原材料的矿大利亚、巴西、俄罗斯,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等等。


这是一个特殊历史时期形成的特殊产物。先说一下它产生的背景,上世纪90年代苏东波之后,冷战结束。新自由主义成为世界主流政治经济思想(核心就是反对国家干预)。


再加上当时所鼓吹的“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实际就是为跨国公司创造不受约束的资本和商品自由流动的环境。


那是个连“推墙党”都不认真推墙,而是企图利用所谓“受迫害”然后政治避难出国,到国外挣美金的年代。


那是一个由跨国公司主导将全世界所有资源迅速汇聚起来,迅速增值的时代。而这个市场化汇聚的过程是由美元作为工具的。


而当时的国际贸易逐步由企业之间的贸易变为跨国公司内部贸易为主导——既进出口买卖双方是同一个公司在不同国家的不同部门。在中国这一特征主要表现就是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最典型的就是富士康。


而这一切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达到了高潮,并最终将世界商品循环的中间节点定位在中国,这也就是中美8字双循环形成的标志。而这个高潮期一直维持到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


总结一下中美8字双循环形成条件:以新自由主义为意识形态摒除政府干扰;以跨国公司为主体(主要是美国);以美元为传导工具;以共同技术标准为依托;全面的资本和商品的自由流动。


而这一切汇聚到中国这个世界制造业的最佳发展温床,形成了中美8字双循环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产物。


归纳一下,中美8字双循环的几个要点:新自由主义、美元、跨国公司、资本自由流动(这里主要指实业投资)、商品自由流动、共通的技术标准(实际就是科技的全球化有偿共享)。


新自由主义作为意识形态,在现今的西方社会,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本身就开始受到质疑。虽然还没有被批倒批臭,但已经不断受到诟病。


而它的维护者也只能不断的反复提及它过去的成就(前些年自由贸易所带来的的经济增长)。但对于其后所带来的的问题:贫富分化、产业空心化等问题却说不出任何行之有效的有效解决方案。

之后美国内部出现了两条路径:

一是TPP路线,既进一步放松对有跨国公司的管制(连法律裁判权都度让给专门的仲裁机构),同时将美国处于优势的服务贸易纳入。然而2016年的大选使得这一路线流产。


二是美国通过反全球化和贸易战,使得中国屈从于美国的各种无理要求。目前看来,效果也很不好。


中美8字双循环形成时期,人民币和美元是固定汇率,当时的人民币本质是美元代币券。前几天其他作者的文章也提到,当时美联储更像我们的央行。

但是当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元和美国金融市场变得不再可靠。虽然811汇改不太成功,但是中国之后的货币互换、数字人民币、CIPS等都在为人民币国际化和经济的去美元化作基础。


跨国公司(主要是美国的传统跨国公司),在现代企业制度的激励(规则扭曲下),不再以经营为主要方向,而是不断追求企业的资产价值。经过近30年的持续演变,美国跨国公司的实际经营能力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要看一下现在的GE、波音就知道现在的美国跨国公司是什么样子,这在当年简直无法想象,更不用说已经在08年就翻车了的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了。


同时中国企业也在成长,只要看看每年全球500强的排名就会发现,中国企业在其中的占比不断提高,已经隐隐有和美国分庭抗礼的趋势了。

电子商务的发展也在削弱跨国公司的垄断优势,使得中国的商品生产商经销商可以直面美国市场。已经有相当数量的商品贸易不再经过跨国公司,而是由两国的买家和卖家直接通过电子商务的方式交易。跨国公司作为主导力量被削弱了。


当然,前面所有的一切虽然给削弱了“中美8字双循环”,但对于现存的经济结构还不致命。但是随着中美科技战的展开,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将直接迫使中美乃至于世界经济贸易发生分流。


中美8字循环的基础是全球化的商品自由贸易,而贸易的主体是部分是具有符合国际标准的各类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工业品。

当中美科技战爆发,必然造成双方的科技相互封锁。共同的技术标准将难以长期发展,进而直接影响到双方相互间的市场准入。

所以,当中美科技战爆发,中美8字双循环这个由美国跨国公司主导的经济体系就再也无法长期维持了。而芯片和信息产业只是因为是风口行业发展速度最快而表现的最为激烈而已。

当大家的技术基础“芯片”不一样;操作系统不一样;工艺设计不一样;应用环境不一样;你又怎么能够指望同样的产品取代同样的市场成果呢?最后必然是各自演化,分道扬镳。


当然,美国既要打压中国的高科技产业,但又离不开中国的商品供应。


现实是,加上中国全球产能过剩;去掉中国全球产能不足。所以只能部分分开,既高科技、高附加值、发展前景大的产业设法分开;大宗商品,一般消费品的贸易不但不能分,还要设法维持,以便支撑美元购买力。


这就导致了中美一边开展科技禁运、长臂管辖,另一边则是贸易购销两旺,同时中大量采购美国各类大宗商品的滑稽现象。


然而,在这种表象之下,中美8字双循环这个特殊历史时期形成的特殊产物虽然不能说走向死亡,但确实已经开始逐步解体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