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要上天

2020-10-14 07:30

当下,一个国家若是想跻身世界大国之列,掌握航天技术是必不可少的,要想投入航天竞赛,必定以发达的经济与先进的科技作为基础,航天成就背后是实打实的国家实力。


不仅在地球上竞争,还要到太空中比赛

(图片:NASA )


而在中东,意欲上天的国家可不少,除了早已起步的以色列,还有近年来势头正盛的阿联酋。


不管是犹太人,还是阿拉伯人,一个个国家争先恐后地竖起发射架,将火箭对准了七重天。而这一切,都被波斯人看在眼里……


都想争个一席之地

(图片:saeediex / shutterstock)


作为中东领土面积与人口数量数一数二的地区大国,伊朗自然不甘落后于体量远比自己小、又与自己多年不对付的以色列与阿联酋。


我大伊朗怎么能不上太空呢


 


携手苏联


时间回到30年前,彼时的伊朗刚从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中缓过劲来,当此百废待兴之时,若可完成一项举世瞩目的大工程,定可鼓舞民心,从而平复民众因战争摧残而孳生的不满情绪,进而缓解国内矛盾,为经济与社会加速发展打下基础。


两伊战争摧残了一代伊朗人

国家基础深受重创,大家都需要希望

(图片:Wikipedia)


时任伊朗总统拉夫桑贾尼思来想去,最终敲定这项大工程非航天计划莫属。不过,要把人像先知穆罕默德登宵那般送上天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在此方面一无技术,二无人员的伊朗必须“抱大腿”。


立下一个大计划

(左:拉夫桑贾尼 右:哈梅内伊)

(图片:Khamenei.ir / Wikipedia)


1990年,在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峰会上,拉夫桑贾尼首次向苏联方面透露了将伊朗航天员送入太空的想法。此后,通过进一步的磋商,拉夫桑贾尼与戈尔巴乔夫原则上达成了一项协议——伊朗航天员将与苏联航天员一道乘坐“暴风雪”号航天飞机飞往“和平”号空间站。


1989年“暴风雪”号在巴黎航空展上展出

(图片:DAVE CASEY / Wikipedia)


然而,造化弄人,1990年的苏联已是风烛残年,国势江河日下,经济处在崩溃的边缘。自身难保的苏联,已经没有心力操作新的天空计划,伊朗参与的航天合作自然更是举步维艰。


而且就在协议达成后的一年,苏联轰然解体,疲于应付经济危机与车臣战事的俄罗斯自顾不暇,连本国的航天计划也难以为继:2001年,“和平”号空间站因俄联邦航天局经费不足停止运营,并坠入南太平洋;2002年,“暴风雪”号航天飞机所在的机库又因年久失修而坍塌,“暴风雪”号就此被砸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和平”号空间站是人类首个可长期居住的空间研究中心

是人类航天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

(图片:NASA)


随着“大腿”的消失,伊朗的载人航天计划就此悄然陷入停滞。

 



自力更生


千禧年后,伊朗在中东的地缘环境愈发恶化——2002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将伊朗与伊拉克以及朝鲜一道列为“邪恶轴心”,声称三国“支持恐怖主义”。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倒台。隔壁邻居家变了天,伊朗脊背一凉,担心下一个倒大霉的就是自己。


说打就打,说抓就抓

隔壁伊朗,非常紧张

(图片:wikipedia@US Army photo)


为了自保,伊朗在拿着巴列维王朝时期的老底子加速推进核计划的同时,重新打起了自行开展航天工程的念头。


航天工程除了可以鼓舞民心,还另有玄机。尽管航天事业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只是把人送上天转圈,顺带搞搞研究,仿佛是民用的,但实际上航天工业却和军用技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发射卫星与载人飞船所需的火箭技术与弹道导弹技术异曲同工,美国、苏联与中国的所有早期运载火箭都是从军用弹道导弹改装而来的。


美国1958年发射的PGM-11红石

正是由二战期间德军研制的V-2火箭改进而来

(图片:NASA / Wikipedia)▼


假使伊朗在航天领域有所突破,那么其先进的火箭技术反过来又会促进其弹道导弹技术的发展,进而提升本国自卫乃至进攻的能力。由此看来,推动航天工程对于承受着美国重压的伊朗来说自然是两全其美的。


许多伊朗政要也知晓推进航天工程的益处,屡屡发布声明,热情洋溢地呼吁伊朗开发基于弹道导弹技术的航天器。


2003年12月,伊朗伊斯兰议会通过法案,设立伊朗航天局,负责推进研发、制造、发射与运营国产卫星,推进运载火箭研发等航天项目。次年2月,塞姆南航天中心落成开放,伊朗自此有了自己的“飞天基地”。


2005年,虽然此时伊朗在航天技术研发方面尚无显著进展,但依然“放了个大卫星”。当年11月21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IRNA)报道称,伊朗已经制定了一项载人航天计划,同时该国还计划自行开发航天飞船与太空实验室。


伊朗航空航天研究中心改成了伊朗空间研究中心

仍在“很好”地运营着

只不过在载人航天方面还没出什么成果

(图片:http://www.isrc.ac.ir/)


为实现这一壮举,伊朗航天局规划了三步走的任务流程:先从伊朗本国的航天发射中心发射国产运载火箭,将国产卫星送入太空;随后在太空中进行空间生物学研究,为身处太空中的人类与动物开发生命维持系统;最后建立伊朗国产的卫星定位系统。


带着最高领袖的期望

(图片:Fars News Agency)


三步任务流程看起来野心勃勃,得到的预算却少得可怜,伊朗航天局每年在明面上获得的预算不过几千万美元,这对烧钱如流水的航天竞赛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


不过,从表现上看,伊朗航天局实际上的发展却充满活力,势头迅猛,这不仅无疑表明其真正拿到手的资金肯定不止几千万美元,而且也显示出伊朗心底里想发展的是航天技术这把“双刃剑”的另一面“刃”。


今年4月伊朗使用“信使”二级运载火箭

搭载了自主研制的“光明”号军用卫星

这也是伊朗发射成功的第一颗军事卫星

(图片:https://www.tasnimnews.com/)


2014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天军副司令马吉德·穆萨维在接受媒体时坦言,伊朗太空计划的真正任务是“实现技术进步”,将本国此前为安抚欧洲国家而自行设立的导弹射程限制提升到远超以往的2000公里。穆萨维此言已赤裸裸地表明,看似“民用”的航天计划完全是弹道导弹计划的“加速器”。


2008年2月,在伊朗航天局成立还不到四年的时候,伊朗推出了“信使”号运载火箭的全尺寸模型。同年8月,“信使1”号运载火箭带着“希望1”号卫星发射升空,但未能成功进入轨道。


失败的消息还是美国国防部爆出来的

伊朗是不承认的,老冤家了

(左二:信使—1模型)

(图片:Fars News Agency)


首战不力的伊朗航天局在短短半年后卷土重来,于2009年2月总算成功将“希望2”号卫星送入了轨道,伊朗由此成了第九个航天国家——可从本国领土发射国产运载火箭,并将国产卫星送入轨道的国家。


伊朗第一颗国产卫星—奥米德

(图片:Mardetanha  / Wikipedia)

 



导弹升天


进入10年代后,伊朗航天计划继续在曲折中前进:“信使1A”与“信使1B”分别于2011年6月与2012年2月成功将两颗地球观测卫星送入轨道,但之后的2012年与2013年的三次卫星发射却接连以失败告终。与此同时,伊朗于2013年成功将两只猴子送入太空,并使其安全返回地球。


将动物送到太空的做法早有先例

伊朗的太空计划也是借鉴了大国的成果

(伊朗送上太空的第二只猴子—法玛)

(图片:https://www.bbc.com/)


上述成绩表明伊朗已在航天领域摸到了一点门道,而与之相通的弹道导弹领域伊朗自然也开始加速“点科技树”了。


2006年3月,伊朗成功试射了“流星-3B”型中程地对地弹道导弹,其射程高达2000公里,不仅可打击沙特等海湾阿拉伯国家全境,而且连以色列全境也可完全覆盖,更不用提伊拉克与叙利亚这种近在咫尺的国家了。


“流星-3”型是采用了俄罗斯的导弹技术

伊朗自行研制的中程战略导弹系列

又分为A,B,C,D四种变体

(先知军事演习中的“流星-3”导弹)

(图片:Hossein Velayati / wikipedia)


随后,伊朗又在“流星-3”型的基础上,研制出了“力量-110”型中程地对地弹道导弹,射程达2000公里。与“流星-3”型相比,“力量-110”型不仅机动性更强,而且发射准备时间仅需30分钟,此前的“流星-3”型则需要数个小时。2015年,“力量-110”型试射成功。


“力量-110”型是“流星-3”型的改进升级版

(图片:Tasnim News Agency)


2015年,伊朗再次推出更为先进的中程地对地弹道导弹——“支柱”型,射程可达2000公里。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刊文指出,“支柱”型采用了全新的鼻锥设计,这使得该导弹可在飞抵目标上空时就引爆弹头,无需直接命中目标,由此一来,“支柱”型与其他伊朗拥有的弹道导弹相比,更适合用于发动化学、生物甚至核攻击。


支柱型导弹“埃马德”是“流星-3”型的衍生物

但它并不算是一种全新的导弹

算是一种重装运载工具了

(图片:Wikimedia)


除此之外,“支柱”型还拥有重新设计过的再入大气层系统,制导与控制系统更加稳定而精确,这使得伊朗拥有了首款精确制导弹道导弹。


值得注意的是,在伊朗弹道导弹技术突飞猛进的同时,促成这一飞跃的航天计划却陷入了停滞,在2013年后,伊朗再也没有将生物送入太空。


2017年,消息人士透露称,由于手头拮据,伊朗已经取消了载人航天计划,不过有知情人士出面否认了这一讲法,强调载人航天计划还在进行之中。此外,截至2020年5月,伊朗成功入轨的卫星竟然仅有区区5颗,这么多年只送了一个手就点的过来的卫星上天实在说不过去。


意不在航天在导弹

(图片:saeediex / Shutterstock)


由此看来,伊朗开展航天计划,本质上只是“曲线救国”,通过“民用”航天研发项目累计运载火箭技术,转而将其用于弹道导弹计划,使自己的死敌——以色列与沙特尽在本国导弹射程之内。


弹道导弹的一个用处:搭载核武

(图片:美国能源部)


毕竟要获得世界大国的地位,单靠打嘴炮谴责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压迫巴勒斯坦人民,抨击腐败成风的沙特王室背离先知正道是远远不够的。若伊朗真正要把自己所认为的“真理”强加在中东各国之上,射程远超敌手的“大炮”是必不可少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