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2020-10-09 23:55

美国大选还有30天左右就要开始,但是特朗普与拜登,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的斗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尤其是特朗普方面,正在为大选最后出现争议做好各种准备。反正,他已经对届时是否和平移交权力画上了问号。

如此一来,大选结果揭晓后,不论特朗普败选还是胜选,美国会不会迎来一场大乱呢?

这成了当前美国人最关注的一个问题!

一方面,摇摆州是美国大选中的“特殊存在”,也是决定美国总统的关键之州;另一方面,电视辩论被视为是特朗普翻转支持率的最后机会,他可能会在辩论中利用自己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倒拜登。

那么,在美东时间9月29日21点于摇摆州——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举行的第一场电视辩论就变非常关键。


01

关键州、关键的辩论


首场辩论将持续90分钟,地点在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的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这次来凯斯西储大学观看首场电视辩论的80至90人都经过了新冠检测。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接下来的两场电视辩论将于10月15日和10月22日举行。地点分别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以及田纳西州(State of Tennessee)首府纳什维尔(Nashville)。

辩论会将进行90分钟,由福克斯电视新闻主播华莱士(Chris Wallace)主持。华莱士准备提出的问题是:新冠疫情应对、经济政策、邮寄投票与选举的公正性、特朗普与拜登的个人与施政纪录,以及美国城市里的种族与暴力问题,但这些问题恐怕无法在90分钟的辩论会上一一问及。

在辩论前,拜登公布了自己和妻子2019年34万美金的个人所得税,他让特朗普效仿他,也向公众展示去年的税单。这可谓是先对特朗普来了一个下马威!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因为,几天前《纽约时报》披露,特朗普2016年收入税仅缴纳750美金,还有10年一分没缴!

而特朗普则已锁定拜登的性侵指控案与他那个一直有个人生活问题的二儿子亨特(Hunter Biden)为突破口,并以自己的私人律师、曾派往乌克兰调查拜登家族海外贪腐疑案的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的调查结果为佐证。

特朗普此前曾公开要求拜登先接受药检测试,并试图将话题导向拜登的个人健康问题。但拜登竞选团队的副经理凯特·贝丁菲尔德表示,拜登健康毫无问题,他参加辩论时不会戴耳机,也没有提出过辩论期间休息两次的要求。

为什么说俄亥俄州是关键中的关键?因为,在过去60年里,在俄州最终胜出的总统候选人无一不成功问鼎白宫。“得俄州者得天下”几乎成为美国大选中的“魔咒”。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没有一个共和党总统是在没有赢得俄州而入主白宫的,连特朗普自己都称“除非你赢下俄州,那么你就不能赢。”在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在这里获得了284万票,超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239万票,成功将18张选举人票夺下。

福克斯新闻网9月24日发布的民调显示,拜登在关键州内华达州、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支持率超过特朗普。所以,特朗普这一次也比较着急。8月和9月在俄亥俄州举行了多场竞选集会。

地处美国中东部的俄州矿产资源丰富,19世纪到20世纪初成为美国钢铁制造中心,该州的第二大城市克利夫兰一度位居全美第三大钢铁城市。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深,俄州等传统重工业中心逐渐衰退。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比如在繁荣时期,克利夫兰人口一度接近100万,为全美第7大城市,现在该市人口不到40万,全美前50大城市之中已没有其身影。该州的人均收入也从高于全美平均水平变成低于全美平均水平,2018年,俄州的人均收入为48242美元,美国全国的人均收入则为63,690美元。

俄州走向没落,与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被称之为 “铁锈地带”。谁能让生产线重返、让失业的工人重新就业,就决定了谁能拿下俄州。2016年大选期间,打着“美国优先”旗号、要将制造业产业链搬回美国的特朗普无疑是迎合了俄州选民的诉求。

从俄州的人口结构来看,超过80%的人口为白人,黑人只占12%左右。与民主党关注少数族裔不同,特朗普所推崇的“白人至上”、维护“白人蓝领”利益为之赢得了很多的支持,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以8.1%的较大优势超过希拉里即是例证。

特朗普对该州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是要保住4年前的农村地区和小城镇的优势。但是,在大选前,特朗普与拜登在该州的民调不相上下,甚至拜登的民调超过特朗普,已经为特朗普敲响了警钟。

而且,2018年俄州地方选举和中期选举似乎也出现了一些征兆。民主党议员获得的支持在明显上升,甚至压过了共和党方面。

原因何在?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主要是特朗普2016年竞选时承诺的“制造业回归”似乎并不令人满意。该州的就业情况也不乐观,在今年4月的低点期间,有超过89.2万个就业岗位流失。有超过77万俄州人申请失业救济。目前,该州的失业率仍高达9.7%,高于全美的平均失业率(8.4%)。

疫情可以说是给俄州的“雪上加霜”。在2017年、2018年俄州的制造业就业人数出现了上涨,但在2019年出现了下跌,2020年下跌尤为严重。同样,在贸易、交通和城市设施、专业和商业服务等领域基本也呈现了这样的状态。

大选年,失业人口的大量增加对特朗普和共和党来说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让“俄州制造业回归”更多地是一个政治口号,现实中,2019年,先是通用汽车关闭了在俄州的汽车工厂,后是美国最大的私营煤矿企业默里能源申请破产都预示了俄州的衰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这一次,俄州人民会支持谁?


02

布局最高法院


再来看看特朗普与拜登目前的各自的支持率吧。

路透社与益普索集团(Ipsos)日前公布,9月21日至22日进行的民调显示,在全美可能投票的选民中,拜登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8个百分点。不过,在一些关键州,拜登和特朗普的支持率差别不大。

尤其是本月11日至16日针对亚利桑那、佛罗里达、密歇根、北卡罗来纳、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六个关键摇摆州的民调结果显示,在佛州和北卡,两人支持率持平;在亚利桑那和宾州,拜登分别领先1个和3个百分点;在威斯康星和密歇根,拜登领先5个百分点。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所以,现在很难说拜登稳操胜券。如果在9月30日开始的电视辩论中,特朗普气势压倒拜登,很可能支持率将会逆转。特朗普很可能又重演4年前的奇迹,尽管在选民的总票数上落后,但是在选举人票上获得胜利,从而接着再干4年。

正因为选情胶着,如果出现了选举争议,影响最后的大选结果怎么办?这就要靠美国最高法院来裁决了。因此,特朗普和共和党正在为此做最后的准备。

比如,特朗普9月26日,也就是急着在即将举行大选前宣布,提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填补不久前金斯伯格离世遗留的空缺。

特朗普把巴雷特夸成了一朵花,说她才智和品格杰出,而且说他是仔细研究过巴雷特以往的经历,才慎重作出决定。这是继戈萨奇和卡瓦诺之后,特朗普在任内提名的第三位大法官。他呼吁民主党人迅速通过提名,不要作出人身和党派攻击。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在这场提名活动中,巴雷特显得比较谦虚内敛,她表示将谨记走在前面的人,而且还赞扬了刚刚去世的金斯伯格大法官,形容对方赢得全国甚至全球女性的钦佩。

但是,巴雷特一步步的晋升,直到能被提名为最高大法官,与特朗普都有着直接的关系。

第一,2017年特朗普一上任,巴雷特就获特朗普提名,出任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从过往纪录来看,巴雷特属于美国政治中的保守派。

第二,如果参议院通过任命,巴雷特将是最高法院目前最年轻的大法官,也是目前唯一一名不是出身于常青藤联盟学校的大法官。其余八位大法官均是哈佛大学或耶鲁大学的毕业生,而巴雷特毕业于圣母大学法学院和罗德学院,在美国人看来这不是法律类的顶级名校。

第三,巴雷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有七名孩子,其中两个是收养的。从她的家庭和言行来看,是典型的共和党白人支持者的类型。


03

一场内乱会来?


为什么,特朗普急着提名新的最高大法官?

因为这对两党布局和竞选节奏十分关键。从特朗普的连任利益角度考虑,如果能让新的保守派大法官在大选前上任,一旦此次大选结果充满争议,最高法院介入后将会做出有利于共和党的裁决。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这也是特朗普最关心的事情。之前,特朗普拒绝承诺如败选将和平交权,对此美国媒体和很多政治精英表示担忧。而且,在如此接近大选的时候,推进最高大法官提名并投票,这是美国最近100多年来首次出现。

所以,在这种背景下,很多美国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很有可能出现的一种局面是,如果特朗普败选而且拒绝和平交权,那么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很可能爆发激烈的对抗冲突。而特朗普寻求通过最高法院裁决,靠保守派法官多而强行宣布登顶。很可能让党派之间的冲突激化,引爆宪政危机。

因此,目前已经有多名共和党人对此指责特朗普,认为特朗普应该承诺将“有序过渡”,否则将让本就高度分裂的美国,直接走向内部的冲突和对抗,美国将因此变得混乱和动荡。看看过去几个月美国各地曾经因黑人弗洛伊德的悲剧,而发生全国性大骚乱。这个警告并非危言耸听。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当然,也有保守派人士宣称,担心特朗普如果真正胜选,民主党支持者和大批自由派人士会在美国掀起大规模的骚乱。

目前,特朗普已经为不承认选举结果埋下了伏笔。他多次表态称,不确定11月的选举是否“诚实可靠”,因为邮寄选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这其实是暗示,选举实际上不会得到公正的结果。

特朗普这一态度自然让共和党面临压力。连极少批评特朗普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都在推特上写道,权力应该“有序的移交,就像自1792年以来每隔四年都会进行的那种移交一样”。

之后,包括麦康奈尔在内的几位知名共和党人又公开强调, 2021年1月将进行和平的权力交接。虽然他们没提特朗普的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是在回应特朗普的“不承诺和平交权”。

那些温和派的共和党人,驳斥了不可能实现权力和平过渡的说法。他们想要证明,美国不是那些因为选举而容易发生动荡的国家,美国是稳定的。比如,共和党人罗姆尼说,美国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就像白俄罗斯一样。

作为竞争对手,拜登则直接批评说,“特朗普说的是最荒谬的事情。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美国人最大的担心:特朗普败选,美国将陷入内乱冲突危机


不管怎样,特朗普的态度和他的做法已经让反对者感到不安。鉴于之前特朗普就多次部署了联邦执法部门来平息美国城市的抗议活动,所以,美国人目前最大的担心是,一旦大选特朗普失败,美国可能陷入更大的内乱危机。

这是有道理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