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进驻藏北无人区,主席连呼三遍“盖世英雄”,这支队伍经历过什么?

2020-10-01 10:12

在我国辽阔壮美的西部边陲,雪峰高耸、冰川峭立的喀喇昆仑山脉,西起帕米尔高原,向东南绵延800公里,直至西藏高原北部。


我国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等多个国家的边界,便逶迤于这冰封雪覆的群山之间,其中就包括阿克赛钦地区。


自1950年解放军进入阿克赛钦地区开始,一代代官兵在这里戍守,至今,已经整整70年。


今天,我们从一支部队和一条公路说起,讲讲这70年的故事。

 


 

1

一支劲旅进和田




1949年10月,第一野战军1兵团在王震司令员的率领下进军新疆。按照任务划分,郭鹏军长、王恩茂政委带2军进南疆,罗元发军长、徐立清政委带6军进入北疆。


1947年,王震在定边前线指挥战斗。图|新华社

 

本来,进军新疆是1950年的计划,为何提前?


1949年6月中央代表团访问苏联,斯大林在初次会面时说,据可靠情报,英美正在策划让青海马家部队退入新疆,与当地分裂势力联合。如果那样,不仅解放军进疆要遭遇很大困难,还会影响苏联中亚各加盟共和国的稳定,把这件事通报给中国同志,希望引起你们的重视。


毛泽东主席接电后,立即改变了预定1950年进疆的计划,电示彭德怀司令员:如果兰州打得顺利,不必等明年,部队略作休整迅速进疆。为此,兰州战役的作战部署,在以第2、第19兵团五个军攻击兰州的同时,还以王震的第1兵团1、2军加强第18兵团62军,占领临夏并向兰州侧后迂回,截断青海马家部队的退路。


1949年8月26日,兰州解放,第一野战军马不停蹄,迅速向西挺进。


横亘甘肃、新疆新两省区的大戈壁绵延数千里,为了火速进军,军委给一野配备了所有能调集的运输力量,有四野支援的战车营,有华东、华北支援的数个汽车团,加上缴获和征用的,凑集了700多辆汽车,同时,还向斯大林借了40架里-2运输机。


进疆部队陆空齐发,日夜兼程,向着六分之一的国土进军。


1949年第一野战军进军新疆时,行进在戈壁滩上的女战士。图|新华社

 

向南疆进军的2军,乘车进至焉耆后油料用尽,全军转为徒步行军,艰苦跋涉奔赴南疆各地。其中,5师15团到达阿克苏后,和田原国民党驻军与地方势力勾结,有暴乱迹象,上级命15团立即出发进军和田。


从阿克苏到和田有三条路,一条是经喀什、莎车到和田;另一条是经巴楚、莎车到和田;第三条最艰险,走直线穿沙漠。


15团选择了第三条路,全团1500多人,在时任团长蒋玉和和政委黄诚的带领下,15天走了1500多里,穿过了号称“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这一连串的“15”,创造了一项历史纪录:自古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人一起横穿过这片世界第二大沙漠。


图为第一野战军2军5师15团进军和田的路线。

 

1949年12月22日,15团进入和田。


一野彭德怀司令员发来的贺电字字如铁:“你们进驻和田,冒天寒地冻,漠原荒野,风餐露宿,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进军纪录,特向我艰苦奋斗胜利进军的光荣战士致敬!”


中印之间的传统边界是喀喇昆仑山,但英国殖民者乱划的所谓“约翰逊线”等非法边界线,都把赛图拉划进英印领土范围之内。


注:赛图拉是喀喇昆仑山数百里边防线的大本营,东南部就是阿克赛钦盆地。


15团到达和田后,时任参谋长白纯史即向赛图拉守军发电,令其控制边界山口,不允许任何人出境,等待解放军接防。


1950年3月,15团特务连翻越冰雪覆盖的昆仑山,进驻赛图拉,从起义的国民党边卡大队手中接管了防务,成为最早进入阿克赛钦的部队。一野2军5师的前身就是著名的359旅,被誉为走了“三次长征”(红军长征、南下北返、进军新疆)的部队。


阿克赛钦大部分位于和田地区,小部分属于西藏阿里。进驻和田与喀喇昆仑边防后,解放军部队以和田为基地进军西藏阿里,开始接通新疆西藏之间的联系,这是近现代以来的第一次。

 

2

“盖世英雄”先遣连




一直以来,西藏阿里与新疆阿克赛钦之间,都被雪峰高耸的昆仑山阻隔。从新疆进入藏北,根本没有路,旧时的几条古道或毁绝,或找不到踪迹。


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环抱的西藏阿里高原。图|新华社

 

1950年5月,中央军委决定以二野18军、青海骑兵支队、二野14军126团和一野2军一部,分别由川藏、青藏、滇藏、新藏方向“四路向心”进藏。因2军迅速进疆,所以四路部队中,以新藏方向出动最早。


为完成进藏任务,2军从各部抽调军政骨干,以起义部队为基础,成立了一个独立骑兵师。担任先锋的先遣连由汉、蒙、回、藏、维、哈、锡伯七个民族共136人组成,个个能骑善射。带队党代表、总指挥是独立骑兵师1团保卫股股长李狄三。


图为李狄三。

 

1950年8月1日,进藏先遣连在于阗县(今于田)誓师出征,向昆仑山进发。当时,他们仅有一份旧版分省地图,藏北地区在图上更是一片空白,根据探路侦察结果,全连成功翻越新藏交界的界山达坂,进入了藏北无人区。


人马进去了,随后跟进的数千头骡马、牦牛却过不去,走到半路就倒毙了一大半。这意味着,保障一个先遣连的给养运输都极为困难,骑兵师更不可能全部进入了,只能在后方全力修路。然而,这条路最终因海拔太高没有修通。


图为先遣队进藏路线图。

 

西藏地广人稀,产粮有限,所以当年中央的政策是“进军西藏,不吃地方”。从四川进藏的18军,要边修路边进军,以便把粮食运上去,断粮的困扰一直到川藏、青藏两条砂土公路通车才有所缓解。


阿里的情况更加特殊,31万平方公里内人口不过数万,牧区的藏民很少种粮。而从印度购入的少量粮食,仅供寺院和噶本政府各级官员、地方头人享用,当地牧民以肉食为主。


先遣连进至扎麻芒堡后就断了粮,还曾长时间断盐。八个月的封山期,只能靠打猎,白水煮兽肉充饥。藏北高原平均海拔4500米,高寒缺氧,环境恶劣,当年没有高原驻兵经验,还不了解高原肺水肿、脑水肿这些病症,连队不断有人病亡。


八个月的孤军驻守,先遣连有50多人牺牲,最多的一次,一天竟开了11次追悼会。总指挥李狄三是最先患病的人之一,他用绑腿紧紧扎住浮肿的双腿,不让全连知道,后期病重,他只能拽着羊毛绳,爬到每个地窝子看望战士。他还鼓励战士:“什么是英雄主义?就是即便死,也要笑着走。”来年开山后,两个连的援军到来,李狄三溘然长逝,他的遗体是用马皮包着下葬的,是真正的“马革裹尸”。


进驻藏北,先遣连与噶本政府签订了和平解放阿里的《五项协议》,早于中央与西藏地方政府订立的西藏和平解放《十七条协议》,率先打开了局面,有力促进了西藏的和平解放。他们还发动群众,打破了当地上层分子对解放军和藏民的隔绝,很多牧民把帐篷扎在驻地附近。此外,全连在冻土上构筑地窝子41个,马棚8座,碉堡2座,单兵掩体49个,交通壕249米……所有任务都是在牺牲惨重、伤病满营的情况下完成的。


1951年元月,在经受住严峻考验后,功勋卓著的先遣连被西北军区授予“进藏英雄先遣连”荣誉称号,全连每人记大功,这在全军都是罕见的。后来,毛泽东听西藏军区政委谭冠三进京汇报,动情地连说了三遍:“盖世英雄!”


后续部队到来后,先遣连开始向阿里首府噶达克进军。副连长彭清云率45人继续担任前锋,在翻越冈仁波齐山海拔6000多米的东君拉达坂时,有9名战士牺牲于高原反应。在解放阿里中,先遣连共有63人牺牲。


阿里全境解放后,各连迅速进驻边境设卡,彻底结束了阿里有边无防的历史,2军先后进入藏北的四个连,组成了后来的阿里骑兵支队。接下来,骑兵们又将开始一项打通昆仑险阻的壮举。

 

3

生命线与国防线




进藏先遣连进藏时,因运送给养的毛驴和牦牛大量倒毙,过不了冰大坂,主抓后勤支援的2军政治部主任左齐、骑兵师师长何家产焦急万分,只好命2军侦察参谋田武带着一支20多人的侦察队,再次进入昆仑山探路。


田武侦察队三次翻越昆仑山,最后一次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折向西进入了阿克赛钦盆地,经桑株达坂回到皮山。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条新的路线,2军决定成立藏北运输指挥所,由开路先锋田武任所长,用骆驼代替毛驴和牦牛运输物资。


图中的右边为田武。


阿里解放后的最初六年,阿里骑兵支队的全部给养就靠骆驼大队。


骆驼运输,每年仅能利用开山期的短短几个月,并且只能运送两次,重点是保证粮食、武器装备和国防物资。


1951年的封山期特别长,阿里骑兵支队断粮,噶尔昆沙饿死了三名战士,支队长安志明忍痛下令,每个连队三天可以杀一匹马。要知道,战马是骑兵无言的战友,不是到了生存绝境,骑兵绝对不吃军马。


条件如此艰苦,阿里驻军几年见不到一根青菜叶,普遍患上了夜盲症。后来,物资里多了维生素片,战士们吃的时候,就戏称:我来一棵大白菜。


西藏、新疆两军区为了解决战士们的吃饭问题,都在全力想办法。当时,远在拉萨的原18军各团也频繁断粮,好不容易从印度购进一批粮食,军区参谋长李觉让牛青山带七辆汽车,给阿里支队送给养。他告诉牛青山:一定要把汽车开到阿里,回来时车不要了,你们骑牦牛回来。


牛青山等人跋山涉水,终于把汽车开到了阿里支队驻地。支队参谋长贺景富突发灵感,汽车从拉萨能开到阿里,是否可以尝试开到新疆。经上级同意,他留下两个司机,再加上30多人组成一支探路队,带上所有剩余的油料,开始寻路前进。他们抬车过河,垫路推车,翻过昆仑山,穿过阿克赛钦,把一辆快跑散架的破车,一直开到了离南疆叶城150公里的石峡。车再也跑不动了,贺景富兴奋地向赛图拉边卡借来战马,一路奔向军区。


贺景富(前)和警卫员。


消息立即引起了轰动,工程设计人员心存顾虑,表示要研究论证,毕竟前期修路的挫折太大了。贺景富火了:等你们研究好了,我的兵都饿死了。


他干脆千里迢迢又赶到乌鲁木齐,直闯自治区王恩茂书记的办公室。在向老首长汇报完情况后,他当场立下军令状,如果修不了这条路,宁愿被三开:开除党籍、军籍和干籍。


王书记问,你要多少人?贺景富答,我要500人。王书记说,我给你700人,一定要把路修成。


1956年,修路大会战开始,1957年10月5日,新藏公路通车到阿里噶大克,后来又延伸到后藏的拉孜。这条路,就是现在的国道219线。


虽然这只是一条简易砂土公路;虽然沿路地质灾害频发,养路难度极大,维护成本高昂;虽然车速只能跑每小时25公里;虽然很多路段只能单向行驶,但是,新疆和西藏之间,终于有了一条凿穿群山的通途。


对于西藏阿里,它是一条生命线。对于新疆,它是一条国防线。

 

4

劲旅血脉延续




不过,有些人不舒服了,因为这条路正从阿克赛钦穿过。


1958年,印度发现中国出版的地图上标注了一条新公路,这条路从新疆叶城零公里开始,钻进昆仑山,穿过阿克赛钦盆地,翻过新疆西藏交界处的界山达坂,绕着班公湖直抵阿里首府。


印度一向把阿克赛钦看做己方领土,虽然他们拿不出任何证据。解放军1950年进入阿克赛钦的时候,从没见过一个印军士兵。


后面的事众所周知,印军越境设卡,咄咄逼人,把哨卡都建在了我方哨所背后。1962年10月20日,解放军在东西两线同时发起自卫反击作战。


印军在东段的达旺和瓦弄方向,集结了重兵。按照要打就打痛印军、打出边境和平的初衷,我方在东段打得大,投入兵力多。西段的印军散布在600公里长的各个据点里,我方以拔点战斗为主,作战规模相对较小,最终,印军在我方领土上的43个据点,被全部拔除。


1962年这场边境冲突的诱因有很多,新藏公路的建成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开路英雄贺景富曾笑谈:“没想到这条路弄出了这么大动静,我贺景富还真是个人物呢。”


这条砂土路面的边境公路,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发挥重要作用:其一,以新藏公路为干线,各作战区域都修筑了简易支线公路,直达前沿,使前线部队得到了有力的后勤保障;其二,机动部队通过公路输送连续作战,从红山头一直打到班公湖,横跨新藏两省区的四大防区,与守点部队密切配合,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横扫了入侵印军。


那些进军和田、挺进藏北、戍守阿里、开辟新藏公路的部队指挥员,也都参加了对印反击战。何家产是康西瓦前线指挥部司令员,是中印边境西段作战的总指挥;安子明是康前指参谋长;田武、贺景富都是一线参战部队的副团长。他们不是老红军就是老八路,都是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人,作战都是老本行。参战官兵也大都在高海拔地区经受过极其艰苦的磨炼,才有了5000米海拔战场环境下的一战撼敌。


4师10团、11团,步兵2团,阿里骑支,这些当年的参战主力部队,前身都来自2军,是359旅血脉的延续。2军进疆后,从和田到阿里,从守边、进藏、剿匪、修路,一直到反击战,这支队伍干什么都惊天动地,不辱使命。

 

平均海拔4500米的新藏线,在相当长的岁月里,都处于路况恶劣、时断时修的状态,公路养护也极为艰难,很多养路工人殉职于高原反应。


2011年5月2日,新藏公路(国道G219)新疆段海拔最高的部分,平均海拔接近5000米。图|新华社

 

在1962年的自卫反击战中,全线养路工全体坚守岗位,无一人逃跑,非常令人感动。养路段里还有相当数量的维吾尔、柯尔克孜等民族的养路工,还有一个全国闻名的女子养路班,所以,新藏线也被称为民族团结线。


边防官兵的苦更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完的。


高原军医有一个形象化的数据对比,人空手站在海拔4000米以上山地,等于在平原地区背着20公斤重物,每个战士相当于背着一发120毫米迫击炮弹,期间还要巡逻、训练、搞营建。


著名的神仙湾哨所海拔5380米,即使躺着不动都在挑战生理极限,所以才有“在喀喇昆仑上,躺着都是做贡献”的军中名言。1962年,西线盘肠大战的英雄罗哲根所在的排,就是从神仙湾哨所冲下来参战的,罗哲根牺牲时还扣着机枪扳机,这样的负重,绝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除了负重,在艰苦奋斗的年代,即使有了新藏线,边防战士们的伙食也达不到规定的标准。


80年代中期,全军曾颁布了一个伙食标准“斤半加四两”,即副食品要达到每人每天1斤半蔬菜、1两肉、1两油、1两鱼禽蛋、1两豆制品。即使是能往返基地的汽车兵,连队伙食也远远达不到这个标准。上了新藏线,更谈不上什么副食品,撬开个罐头,煮点挂面就是好饭,更多的时候是就着咸菜啃干馕。沿线大多是咸水湖不能喝,从山上舀桶雪,三个喷灯一烤就喝。


不是不想执行标准,因为这里是喀喇昆仑,是西藏阿里,是阿克赛钦。生活条件的改善,技术装备的进步,都有个漫长的过程。


进入新世纪,这里的兵站、哨卡才配上了氧舱、氧气袋,配备了制氧设备。后来,三十里营房解决了供水供电问题,用大棚种上了蔬菜。


2013年,新藏线迎来重大改造,完成了柏油化,这起工程是由武警交通部队完成的,武警官兵为此付出了相当大的牺牲。


今后走新藏线的,如有条件,可以稍稍拐一下方向,拜祭一下叶城、康西瓦、狮泉河的烈士,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大美新藏线。


现在,戍边战士们的装备在变,不变的是意志和心理素质。从英雄先遣连传下来的过硬作风和大无畏英雄气概,退役的和现役的边防一线官兵们,一直都在继承和发扬,并将代代传承。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

  • 中共攻打台湾是落入美国军火商圈套

          中国大陆以及台湾的统一归属问题,竟然成为世界各国的议事话题,引起军事竞争,甚至形成战争威胁。日前听台湾电台人士的讨论,他们对于不...

    2021-09-19 06:05
  • 法国此仇不报 何以“立法”?

    【鱼论】 法国此仇不报 何以“立法”?美英凭啥这么欺负法国?法国也是跟美英平起平坐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五常国)这次,法国无论如何要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做一点事情。退出北...

    2021-09-19 01:44
  • 现实清楚表明,是中美关係决定着美台关係

    自特朗普上台执政以来,美台关係就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政治关联度越来越密切,拜登上台继承其护台路线,目前更有冲击一中底线的举动,摇摇欲试。 面对这一敏感局面,我们该如何判断...

    2021-09-18 13:47
  • 这可能才是恒大最大的危机所在

    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以及创始人和董事局主席许老板,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近日,恒大集团全资持股的恒大财富,被曝无法兑付,引发投资者担忧和挤兑。对此,许老板10日在恒大财富专题会上...

    2021-09-18 10:38
  • 澳大利亚:反华阵营里的尴尬局面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三国领导人15日宣布,三国建立名为“AUKUS”的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澳方将因此在美国支持下获得核潜艇、“战斧”导弹等尖端军事设备。拜登称之为“历史性的一步...

    2021-09-18 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