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有变,美国成最大赢家?

2020-09-19 23:19

当地时间9月15日,在美国的强力推动之下,以色列、阿联酋、巴林三国的代表在白宫签署了关系正常化的官方协议。为此,特朗普还向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赠送了一把白宫钥匙,以示祝贺。

 

我家大门常打开..

(图片:The White House / youtube)

 

而这一协议所产生的影响早已突破四国范围,在整个中东乃至世界范围产生强烈震荡,各方力量对该协议的前景和评价褒贬不一。特朗普称其为“美国的重大外交胜利,新中东的开始!”巴林、阿联酋代表和以色列总理也持相近观点。

 

但和平协议真的能带来和平么?

(图片:noamgalai / Shutterstock)

 

巴勒斯坦则认为,这是对整个阿拉伯民族的背叛和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出卖,伊朗与黎巴嫩真主党也纷纷表示反对。那么,三国关系为何能够迅速走近并产生持久的地缘政治影响,美国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本次关系正常化的中东三国:

以色列、阿联酋、巴林

而以色列的几位宿敌当然是坚决反对

 

 

 

 

“抱团取暖”

 

在过去很多年里,中东问题的核心症结之一就是无法解决的巴以问题。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矛盾,自以色列宣布建国时便达到了高峰,成为了后来中东战争、石油危机等历史事件的导火索。而当这一问题叠加了越来越多的民族情感、宗教冲突、强权政治、贫富矛盾之后,就又衍生出例如恐怖主义扩散、地区局部冲突、国家间对抗等多种现实矛盾。

 

这个问题发展至今近乎无解

巴勒斯坦(加沙+约旦河西岸)

更像是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周旋的缓冲地带

(底图:shutterstock@AridOcean)

 

在过去的多年里,众多的阿拉伯国家往往选择(至少在明面上)支持同为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人。各大国和有实力的政治组织基本都选择反对以色列、原则上支持巴勒斯坦事业,以在阿拉伯世界获得政权合法性、扩大地区影响力。

 

以色列在建国后可谓众矢之的、四面楚歌

而当时尚未伊斯兰革命的伊朗还是美国的盟友

反而不太敌视以色列(如今则是死敌)

 

阵营队伍的相对清晰,是2010年之前中东反以、亲以力量分布的突出特点。对于阿联酋、沙特、巴林等富裕海湾国家来说,也至少要摆出反以的态势,很难在法理和外交上旗帜鲜明地承认那个犹太人国家的合法性。

 

连远在卡拉奇的穆斯林都在伸张正义

沙特王室怎么能向着异教徒呢

(图片:Asianet-Pakistan / Shutterstock)

 

但2010年中东剧变以来,伊朗的强势崛起、中东逊尼派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壮大,以及土耳其这一非阿拉伯国家的持续发力,却给这些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地缘局势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外部压力和战略焦虑也与日俱增。

 

这促使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转变外交政策,与以色列发展关系,“抱团取暖”对抗伊朗、遏制土耳其等非阿拉伯国家。

 

尤其是伊朗,抓住中东剧变后多个国家的权力真空

甚至搞出了“什叶派之弧”

自诩中东大哥的沙特自然寝食难安

 

由此,反以阵营变得模糊起来,国家利益超越意识形态、种族情谊,成为了处理巴以关系的关键指标。那个在数十年前曾激发战争,导致中东局势混乱的巴以问题,也从中东地缘舞台的中心被不断被边缘化。

 

曾经作为矛盾核心的巴勒斯坦

仍然活在以色列强大武力的实际监控下

但为其发声的阿拉伯国家却越来越少

(图片:ChameleonsEye / Shutterstock)

 

毕竟,以色列这些年来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国际支持,成为了一个合法国家,强行将其驱逐已经不可能。而以色列富裕的政府和国民、发达的军事农业科技、丰富的转型经验,则是海湾国家所急需的。

 

以色列的军事实力在全球都名列前茅

对阿拉伯国家更是碾压式的,且差距还在拉大

(以色列的防空系统—大卫的吊索)

(图片:United States Missile Defense Agency)

 

出于现实考虑,他们便纷纷在事实上承认了以色列的存在,而忽视了巴勒斯坦这个穷兄弟的哀呼。

 

这本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也可以为现实主义者所理解。但问题在于,海湾国家当前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速度实在太快。

 

据相关媒体报道,以色列仅仅承诺了“暂停”在巴勒斯坦相关地区宣示主权,便获得了与阿联酋在投资、旅游、安全、医疗等方面的互惠合作关系。这招致了巴勒斯坦人的强烈抵制。

 

一方面暂停宣示主权

一方面稳步蚕食主权

(图片:Ryan Rodrick Beiler / Shutterstock)

 

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除了共同应对伊朗威胁这一现实因素,达成协议的条件中也绕开了众多敏感问题,比如至今无解的1967年巴以边界问题以及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甚至最为核心的巴勒斯坦建国都没有提到。

 

海湾国家彻底放弃了巴勒斯坦的利益,换来了以色列的笑脸相迎。除了以色列强大的经济潜力能为海湾邻居们带来的利益以外,美国的强力推动也是一个关键。

 

巴勒斯坦手枪男对此异常愤怒

(9月15日,巴勒斯坦人对本次关系正常化的抗议)

(图片:Abed Rahim Khatib / Shutterstock)

 

 

 

美国“政治秀”

 

众所周知,出于种种现实和意识形态的考虑,长期以来,美国在巴以问题上都是倾向于支持以色列的。美国经常以世界大国的身份,斡旋于遥远的中东,为以色列平息纷争,争取更多政治上的合法性。

 

1978年埃及与以色列的建交以及1994年约旦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背后,都少不了美国的身影。

 

特朗普不是第一个调解巴以关系的美国总统

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图片:mark reinstein / Shutterstock)

 

而自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以来,更是空前强化对以色列的支持,不仅将使馆迁至耶路撒冷,还推出符合以色列国家利益的“中东和平新计划”,默许以色列向巴勒斯坦方向推进国境线。2018年以来,美国还常派出国务卿彭佩奥或其他高官,数次前往相关国家斡旋与以色列关系的正常化。

 

自己也要携家带口亲自前来

坚持做以色列的好大哥

(图片:Photographer RM / Shutterstock)

 

那么,美国为何不顾巴勒斯坦和众多地区国家反对,督促阿联酋、巴林迈出“实质性一步”呢?

 

其原因在于特朗普当前的选举需要和地区战略需求。美国总统选举已经临近,而国内糟糕的防疫形势和持续的经济衰退,以及突发的“黑命贵”事件所激化的种族矛盾,都使特朗普政府团队焦头烂额。

 

“黑命贵”背后,是一个注定多元化的美国

这不是一两个总统可以改变的

(图片:Julian Leshay / Shutterstock)

 

于是,转移国内民众视线、增加外交政绩,成为特朗普强化支持率的重要选项。

 

此外,特朗普上台后对伊朗的穷追猛打,极限施压,其实并未取得预期效果,伊朗政局和社会仍然十分稳定,在“极限忍耐”中艰难维护自身的国家利益。(一个重要表现便是:2020年年初发生了“苏莱曼尼被炸死事件”,伊朗至今仍没有采取实质性报复措施,这其实超乎美国预料)

 

仇是要报的,但不是现在

(图片:A M Syed / Shutterstock)

 

于是,扩大以色列的盟友数量、改善以色列的外部环境,是特朗普认为可以在短期内迅速完成的目标,这将增强对伊朗的遏制。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伊朗影响力继续扩大,阿联酋、巴林与以色列关系发展还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海湾国家加入接力,让以色列的整体地缘环境逐渐正常化。

 

目前来看,下一个国家很有可能是沙特。

 

作为美国的老朋友

在此关键时刻,一份厚礼或许会有丰厚的回报

(图片:NesterovIV / Shutterstock)

 

近年来,沙特在与伊朗在争夺地区主导权的过程中持续败北,又因“卡舒吉事件”而国家形象受损,更是深陷也门战争泥潭而无法成功凯旋。

 

并且,在黎巴嫩贝鲁特港遭遇爆炸浩劫之后,地中海海岸需要一个新的港口使沙特用来连接欧洲和阿拉伯半岛,这些都需要以色列的帮助。

 

卡舒吉长期批评王储的对内和对外政策

之后在沙特使馆内遭到杀害

(卡舒吉被杀之后导致了一系列抗议沙特及王储的示威活动)

(图片:HilmiHacaloğlu / wikipedia)

 

贝鲁特港口的爆炸影响到了西亚的正常贸易

而同临地中海的以色列又具有替代贝鲁特的能力

(图片:Ali Chehade / Shutterstock)

 

当前沙特的实际掌权人王储萨勒曼,也想打造一个更现代、更开放的沙特。于是,与以色列展开深度合作,是对内提振国内经济、对外遏制死敌伊朗的有效方式。可想而知,在现实利益面前,巴勒斯坦问题所剩的民族感情价值也将大大减弱。

 

位子坐得稳不稳

首先要看华盛顿,其次才是利雅得

(图片:The White House / wikipedia)

 

 

 

以色列的“象征性利益”

 

以色列与两国关系的正常化,表面来看,自然以色列是最大赢家,但其实,以色列得到的利益更多是象征性的。因为以色列获得的巴勒斯坦领土面积还是原状,而且在遏制伊朗方面,阿联酋和巴林能起到的作用很微弱。

 

阿联酋和巴林能提供外交点数

其他的硬实力部分,还是靠以色列自己

(图片:noamgalai / Shutterstock)

 

此外,虽然阿联酋、巴林乃至未来更多的阿拉伯国家与其走近,但这些国家与以色列天然的宗教、民族矛盾仍然错综复杂,以色列的外部环境实际上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相反,由于巴勒斯坦人和亲巴力量的愤怒,以色列所面对的外部冲突风险其实更大。

 

巴勒斯坦国内的抗议早在协议签订前就开始了

(图片:Abed Rahim Khatib / Shutterstock)

 

协议达成当天,巴勒斯坦就召回驻巴林大使,表示“就如何采取必要步骤来回应这一变化进行磋商”。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则表现得更为强硬,声称要加大对以色列的打击,并让“背叛巴勒斯坦事业的人付出代价”。

 

不够烧的

(图片:RAMEZ HABBOUB / Shutterstock)

 

阿联酋和巴林这两个伸出橄榄枝的国家也没有得到很多实质性的好处,反而招致了很多阿拉伯兄弟的不满。

 

得了新人笑,自有旧人怒

(图片:noamgalai / Shutterstock)

 

这场变革的最大受益者,其实是美国,或者说当前的美国执政党。特朗普政府通过此举,不仅进一步构建起“围攻伊朗”的地区统一战线,扩大了美国在中东的影响,也迎合了美国国内亲以色列的基督教福音派选民和犹太利益集团,夯实了特朗普的铁盘基础。

 

要站队,就要站得明明白白

(图片:Brandon Stivers / Shutterstock)

 

但其导致的负面后果也不可忽视,那便是美国地区信誉的削弱和损伤。

 

而对整个中东地区而言,这一变化所能带来的或许也并非阿拉伯世界与犹太人的和解,而是灾难。

 

如今,美国组织下的海湾国家忽视巴勒斯坦的权利和对伊朗进一步威慑的态势越来越明显。虽然巴勒斯坦国小力弱,无法在外交和经济上掀起大的风浪,但这些事件却可以成为极端思想传播的契机。那些天然对以色列不满的阿拉伯人暂且不论,那些还在观望的摇摆派,也有可能因为情感受伤加入以色列的对立面。

 

那是以后的事,短兵相接顾不过来

(图片:noamgalai / Shutterstock)

 

地区国家的阵营化,在未来会更加突出,不断冲击传统的地缘政治平衡。本已矛盾重重、紧张敏感的中东,也会在之后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一个近在眼前的可能是,自今年年初以来,伊朗多次宣称要对美国发动的“苏莱曼尼被炸事件”进行对等报复,阿联酋、巴林两国的“背叛”正好成为伊朗向其“什叶派新月带”伙伴们进行动员的绝佳理由……

 

伊朗国内针对美国,以色列和沙特的抗议就没有停过

此后或许还要加上巴林和阿联酋的领导人了

(图片:saeediex / Shutterstock)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