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是岸——给港大学生会叶芷琳会长的公开信

2020-09-17 15:04

叶会长你好!


这是我今年内第二封给你的公开信,第一封是今年5月28日,叶同学仍然是候任会长时写给你的“嵘希阁”的。我持之以恒地写公开信,只有一个原因,我也曾是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不忍见到小师弟妹们明显滑去触犯法律的深渊而不说话,虽然我猜你极有可能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你在9月11日的致2020年港大新生的欢迎辞中说:“生于乱世,成为港大学生所背负的责任比你想象中重。”并接着勉励新同学们“于乱世中逆流而上”。叶同学,你错了,若以香港自鸦片战争以来的近180年比较,我们绝不是“生于乱世”。生于1930年代日本侵华或“三年零八个月”日据时代的港人,对侵略者必须卑躬屈膝,三餐不继,才是生于乱世。今天香港,你主政的学生会坐拥庞大资产,不愁金钱、你可以在《欢迎辞》里随便污蔑香港警察和特区政府,这便足证香港的自由和富足。


你又说:“香港大学是为香港而立的”,这是又搞错了。早在1911年港大创校时,当时港督卢押便清楚表明“香港大学是为中国而立”,港大生从来都是以报效国家为荣的。我们引以为傲的校友孙中山矢志为中国的独立自主而奋斗一生。1980年代香港前途问题被提上中英两国议事日程,香港大学学生会1983年底以“全民大会”这个学生会最高权力机构来表示“香港主权属于中国”。在投票通过决议前,负责主持全民大会的评议会主席清楚告诉与会同学“中国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这都只是约40年前的事,而40多年来从来未听说学生会有举行过全民大会废除(rescind)这个决议。因此,这个决议仍然对学生会有约束力,故叶同学你的内阁主张“【香港独立】是港人理想出路”是违反了学生会的既定立场,而你的干事会并没有权力去推翻学生会全民大会的决议。更何况你若坚持此立场,緃使是用曲笔来表达,也随时会触犯香港国安法。


我注意到去年底“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IRI)便已邀请你出席培训及接受采访,美国人对你的重视,可谓有迹有寻,甚至可能是苦心裁培。据传媒报导,你在访问中表示“中国政府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这种仇视自己国家政府的取态,绝对不是“普世价值”,也可能触犯香港的刑事罪行条例。然而你在9月11日的致新生《欢迎辞》中仍然没有放下这种仇视,我实在为你忧虑。


其实,在你还没出生的港英年代,英国人对大学的控制,对学生会会长的歧视,是你无法想象的。1985年香港已铁定回归,当年你的师兄我,意欲申请廉政公署社区关系处的工作(还不是廉署最核心的执行处),申请信最终是石沉大海,遑论面试。今天在“一国两制”下,我们享有“高度自治”,各大学学生会领导层毕业后,可以自由投考任何工作,有反对过国民教育的可以成为公务员、连当年策动过非法“占中”的港大学生会会长也可以继续其法律学位,这在港英年代是无法想象的。


叶同学,爱护国家是我们港大人的一贯操守,为中国而立更是我们创校初心,不要受最爱策动“颜色革命”的美国政府操弄,更是全人类的处世之道。不要再幻想什么“国际战线”,不要再豪言什么“改变地缘政治版图”,那只是美国政府用来策动“颜色革命”,用来骗人的鬼话,是贻害我国的说词。请回归港大创校初心,专心服务同学,多到内地走走,用緃向来看我国(包括香港)的历史,你才会明白我们是处于近200年来的最安定的日子里。被美国人所骗,只会牺牲你自己的前途,也对国家安定和香港市民福祉全无好处。难道近日那12位出逃公海、5位被扣台湾的年轻人与及“831太子站死而复生”流亡伦敦的王茂俊的下场,还不足以警醒你和学生会一众同学?


叶同学,回头是岸吧﹗


冯炜光


1984年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