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瑞丽新冠疫情封城,传播路径曝光

2020-09-16 13:39

核心提示:

1、云南瑞丽“封城”源自一起缅甸籍感染人员的偷渡。从8月中开始,缅甸疫情呈现爆发态势。而且疫情下缅政府军和地方武装的冲突还在继续、上周缅甸各政党开启了大选拉票活动,给控制疫情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2、缅甸疫情并非来自印度。很可能来自孟加拉的罗兴亚人难民营,在缅甸和孟加拉之间相当多难民不受管控自由流动。病例由缅甸再到云南传播,部分原因是中缅边民往来频繁,边境形势错综复杂,从卫星图揭示的可能偷渡路线来看,管控任务相当艰巨。

3、控制了国际航班后,目前中国陆上邻国疫情构成了主要的输入性威胁。其中防控压力最大的就是云南-缅甸地区。需要开展边境一线排查巡逻,落实“包片包段包线”责任,全面切断境外疫情输入渠道。
9月14日深夜,遥远的边陲小城云南瑞丽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全市城区人员居家隔离,无特殊情况不得进出城区,全员开展免费核酸检测,时间暂定一周。
唐驳虎:意想不到的路径!病毒这样横跨3国进云南
事情的缘起,是一起偷渡事件:
9月3日上午,缅甸籍女性杨佐某,携3个孩子及2个保姆一共6人,自缅甸南坎偷渡入境,并于下午2点左右到达瑞丽市区的姐姐杨贵某家。
此后7天,一家人在瑞丽市区多次买菜、用餐、健身,拜访大姐杨双某家,出行方式多为打车。
9月10日上午,杨佐某本人因自感嗅觉和味觉不敏感,在姐姐杨贵某的陪同下,到景成医院做核酸检测。
12日晚被认定为疑似病例,杨佐某及保姆依某于13日转为确诊。14日上午,云南省紧急部署防控工作。
唐驳虎:意想不到的路径!病毒这样横跨3国进云南
瑞丽市迅速将对确诊病例到过的场所进行全部消杀,公安部门对病例活动轨迹进一步追踪。
截至9月14日16时,共流调到密切接触者190人,已全部集中隔离,已全部采样,其中98人已完成检测,结果为阴性,其余正在抓紧检测。
对杨佐某一行居住的小区采取封闭管理,并对全体619户居民进行采样核酸检测。至14日夜1560人中共检测1185人,全部为阴性。
唐驳虎:意想不到的路径!病毒这样横跨3国进云南
此次缅甸偷渡入境输入新冠病毒病例,说明边境地区的防控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也有不少民众产生了疑问,为什么是缅甸?
唐驳虎:意想不到的路径!病毒这样横跨3国进云南
最近突然疫情爆发的缅甸
3月23日深夜,缅甸出现首起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月26日开始出现本土确诊病例,4月10日开始,缅甸本土确诊人数出现第一个高峰。
4月18日,仰光实施夜间禁行令,7大镇区实施封锁。其他各省邦也陆续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封路、夜间禁行令、禁止堂食、学校停课、禁止举行人群聚集的活动等措施陆续实施。
唐驳虎:意想不到的路径!病毒这样横跨3国进云南
5月初开始,缅甸本土传播趋缓。到5月16日晚,共确诊182例,死亡6例。
5月下旬开始,缅甸启动救援班机,接回被困国外的缅籍民众,因此,国外输入病例逐渐增多。
到6月初,国外输入病例人数超过本土确诊病例人数,但历史累计总数也就300多人。
唐驳虎:意想不到的路径!病毒这样横跨3国进云南
但8月16日开始,从缅甸西部沿海的若开邦爆发了新一轮疫情。
首位确诊的病例是若开邦首府实兑一家民营银行的26岁女职员。
流调显示,她没有国外旅行史,也没有接触史,只是7月31日~8月2日在实兑飞到若开邦另一个港口城市皎漂游玩。8月3日到附近的邦纳均镇游玩。4日开始上班。
12日,女子出现发烧、感冒、嗅觉失灵等症状,前往实兑人民医院就医,接受隔离观察。
随后,缅甸的确诊病例人数就从375例、死亡6例开始出现了井喷式增长。
到9月2日,总确诊病例突破1000人。9月3日早上,确诊患者累计达到1058例,其中684人为8月16日至9月3日之间的确诊患者。
从0确诊到超1000确诊,缅甸用了5个多月的时间。而从1000到2000,仅用了8天。从2000到3000,仅用了4天。
9月10日早上,累计确诊达到2009例、死亡14例。9月15日(周二)早上,累计3299例,新增284例,累计死亡32例。
从年龄上来看,第一轮疫情中有6人死亡,当时,60岁以下的只有1人,其他5人都在60岁以上。
第二轮疫情中,截至9月14日晚,有26人死亡,60岁以下9人,占比34%,与第一轮疫情相比,大幅上升。
缅甸卫生部门还表示,目前还有约20名患者在重症监护病房接受抢救。没有证据表明第二轮疫情中重症比例有所降低,其严峻性不能低估。
最近几天,缅甸以每天200多例的新增速度在增长。新增疫情先是发生在若开邦,然后迅速扩散至全国。
|缅甸医护人员支援若开邦
缅甸虽然落后,但各邦之间还是有支线客机来往。因此也具备快速扩散的条件。
现在最大城市仰光的新增确诊病例已经大幅超过若开邦。
由于确诊病例和隔离人员增长迅猛,缅甸卫生部门正在加快开辟收治和隔离场所。其中,仰光旁基医院新建成的治疗中心将可收治1200名患者。
同时,仰光省新德贡港口镇区一住宅区将开始收治确诊病例,该住宅区现接受隔离观察人员1000余人。在杜温纳足球场兴建的方舱医院已完成80%工程进度,预计可按计划尽快投入使用。
目前缅甸已暂停国内所有航线,全国范围内所有的学校、寺庙开始无期限关闭,一些区域已开始实施“居家令”、“限足令”,镇区实行封闭。
不过管控禁足措施并不严格,效果如何有待观察。
而且疫情之际,缅甸政府军还在同时在西、北两个方向,对试图独立的若开军(AA),以及中缅边境民族武装展开军事进攻行动,造成大批伤亡。
更糟糕的是,9月8日起,缅甸各政党开启了大选拉票活动。
其中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LD,简称民盟)和最大在野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SDP,简称巩发党)之间的竞选之战尤为引人注目。
民盟(红旗)及巩发党(绿旗)的支持者聚集上街支持造势,但没有做好防护措施。
缅甸的疫情能否控制,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

缅甸的疫情哪来的?

缅甸的疫情哪来的?不少人传言是一批印度人偷偷跑到缅甸境内,造成了当地传染。
但打开地图就发现此言不确。
缅甸与印度接壤的地带是实皆省、钦邦,与印度东北部地区有著名的野人山相隔。
而新一轮疫情爆发的地区是若开邦,相毗邻的是孟加拉国
而且除了首位确诊者银行女职员,后续的几位确诊者,是非政府组织(NGO)成员,数日前因为工作前往过孟加拉裔难民营,返回后就出现了发烧、咳嗽等症状。
很多线索把指向了若开邦的孟加拉裔——也就是“罗兴亚”人。
|罗兴亚人是居住在缅甸西部若开邦的一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族群,无法拥有缅甸国籍,且罗兴亚人与当地的佛教徒长期存在矛盾。2017年8月25日,“若开罗兴亚救世军”袭击了若开邦北部数十处警察哨所,政府军展开大规模反击。之后约70万罗兴亚人逃离家园,涌入邻国孟加拉国。
至于什么是“罗兴亚人”,稍微关注国际局势的人大都略有耳闻,这几年成了昂山素季与西方、伊斯兰世界对抗的根源。
至于要向全然不知的人士讲清楚来龙去脉,那又需要单独的一篇文章,这里就跳过了。
但事实就是缅甸和孟加拉国接邻,“罗兴亚人”在两国大都是难民地位,缺乏公民资格,不断跨国界渗透的事件由来已久。
目前孟加拉国确诊34万人,死亡近4800人,的确具备病毒扩散传播的条件。
因此答案大概率就是偷渡
缅甸若开邦与孟加拉有大量地域根本不受政府管控,无视疫情防控政策的难民在自由流动。
这些偷渡的人员,极大可能的会将来自孟加拉的病毒带回了缅甸若开邦。
而当病毒传播到缅甸西端的若开邦,又是如何一路传播向东,直至中国云南瑞丽的呢?
从瑞丽公布的流调来看,8月31日前,杨佐某居住在缅甸曼德勒家中。8月31日,杨佐某丈夫驾车携一家人及保姆从曼德勒到木姐,居住于一足疗店,期间未与其他人接触。
9月3日,杨佐某丈夫再次驾车将一家人及保姆送至缅甸南坎,丈夫返回缅甸木姐,杨佐某则偷渡入境。
想必大部分人对这些中缅边境地名很陌生。这里需要一一讲解。

瑞丽的病例哪来的?

瑞丽是云南西南端的边境城市,陆路距省会昆明752公里。
木姐,缅甸国家级口岸,几十年来一直是缅甸政府控制。但木姐周边山区长期有克钦独立军和德昂民族解放军等缅北民族武装活动。
对应的是中国瑞丽(姐告)口岸,中缅陆路贸易90%通过这个口岸完成。
南坎,是位置更偏西南端的缅甸小镇,瑞丽江对岸是瑞丽市的弄岛镇。
在这里,瑞丽江向西南流去,根据山川形便的原则,应当正好是两国天然的分界。
但是由于历史的复杂原因,两国土地在江两岸互相穿插。瑞丽的姐告(傣语意为旧城)跨江占据东岸,与缅甸的木姐在陆上合为一体。
而从瑞丽向西南,缅甸的大片土地又跨到了西岸,中缅的村寨同样连成一体。
总的来说,就是中缅两国边民跨境而居、同宗同源、语言相通,往来频繁,边境形势错综复杂,管控任务艰巨。
同样,在缅甸的南坎镇,也有大片土地跨到了西岸,与中国的弄岛镇犬牙交错,阡陌相通,像在一个村子一样。
|中华人民共和国瑞丽(姐告)口岸
从杨某一家人的行程来看,大概是本来想从木姐-姐告-瑞丽这条线,通过口岸正式入境。
当发现手续繁琐、需要隔离检查之后,就打听路线,从管控略松的南坎-弄岛这条线进入中国。
然后从弄岛镇向北24公里,就到瑞丽市,自己的两个姐姐家了。无非就是绕了一个圈而已。
由于历史上的迁徙和通婚等因素,缅甸的华人、克钦族(在国内被称为景颇族),这些居民往往跨国境生存,在中国一侧往往都有亲人。
来到中国投亲靠友,其中大多数人都能够找到落脚点,有亲友接应。
从时间上看,一家人更有可能是在曼德勒被感染的(发病时间10天以上),当然也不排除在木姐感染的可能。
曼德勒地处缅甸中部腹地,是全国的第二大城市,也是地理中心,伊洛瓦底江从此流过,是中部货物的集散地。
从曼德勒发散出6条铁路,西边连接缅印贸易节点蒙育瓦,东北接通着缅中贸易节点腊戌,是内陆的交通枢纽、工业中心。许多华人、中国人都生活在这里。
当杨某一家人8月31日离开曼德勒的时候,曼德勒已经陆续传来确诊的消息。
多例从若开邦飞抵曼德勒的人员确诊,所以有可能潜藏的病毒感染了杨某。
总而言之,8月初孟加拉国的偷渡人员把病毒带进了缅甸西端的若开邦,8月下旬已不知不觉被感染的缅甸人员又从若开邦飞到了曼德勒。
接下来就是9月初,同样不知不觉已沾染潜伏病毒的杨某一家人,自驾抵达中缅边境,并伺机偷渡进入中国,最后在9月中旬的边境小城瑞丽发症显现。
这就是病毒一路向东,穿透三个国家的历程。
不要觉得这样的路径匪夷所思。基因测序证明,中国最主要的艾滋病亚型,就是90年代这样通过缅甸-云南-西南输入传播、扩散的。
那时中缅之间的人员往来还很少,比现在几十万的人员商贸往来少了几个数量级。但依然成为艾滋病输入的主要通道。
需要高度警惕的陆上国门
从3月份以来,中国通过减少国际航班,将归国人员分流到各省会城市入境,协力进行检测、隔离、筛查的办法,阻断了从航空方向的境外病毒输入。
现在,中国陆路边境诸多邻国,有些疫情极度高发,有的疫情反弹,都构成了输入性威胁的可能。
虽然通过陆路边境口岸,只剩货物往来,人员往来受控。但偷渡等行为仍有可能发生。目前来看,防控压力最大的重点方向、重点地段,还是云南-缅甸地区。
|杨某可能穿行的缅甸南坎-中国弄岛
这里人口密度相对密集,两国边境犬牙交错,无天然屏障。边民山水相连,村寨相望,唇齿相依,往来频密。
对于常常往返于两国之间的人来说,国境和国家的概念在这里变得模糊。平时就有许多人通过便道越境。
而且大部分边境的围栏设置实际上并不十分明确和严格。简单的铁丝网、围栏也难以阻挡翻越者。
因此,需要开展边境一线排查巡逻,落实“包片包段包线”责任,筑起疫情防护网,坚决打击偷渡行为,全面切断境外疫情输入渠道。
同时大幅度的展开防治工作的健康教育宣传,提高两国民众对新冠疫情的知晓率,增强自我保护意识。
现在,云南8个边境州(市)、25个边境县(市)已立即进入战时状态,全面排查填补防控工作漏洞,紧盯薄弱环节,对属地边境疫情防控再动员、再部署。
而就全国的边境、口岸地区而言,同样需要做好较长时间常态化疫情防控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坚持严防死守的态度,直至最后胜利。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