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增确诊9万却不抗疫——被民族主义挟持的畸形印度

2020-09-15 17:16

9月11号是个特殊的日子,那天印度新冠肺炎新增确诊9.7万人,距离日增10万的小目标只有一步之遥;在后面的3天,新增数据有了一些回落,大体上都在9.3万左右徘徊。或许10万是个很伤面子的坎儿,印度政府会动用一切手段确保新增确诊数不跨过那个坎儿。

到目前为止我国的总确诊数是9万多一点点,印度一天就超过了我们9个多月的总和,这个不服真的不行;印度现在的总确诊数是485万人,仅次于美国排世界第二。面对这些烦人的排名和数据,印度总理莫迪心里很不平衡,甚至还有一些恐慌,因为他知道更真实的情况,而真实情况一定比公布出来的更糟糕。

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在5月份做过一项抽查,从全国21个邦采集了2.8万人的血清,化验结果显示有0.73%的样本是阳性,将这个比例乘以21个邦的总人数,一个不太严谨但是很吓人结论就出来了:今年5月份,印度已经有646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绝对的世界第一。如今4个月过去了,印度终于爬上了全球第二,对于这个结果,以前排第二的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是服气的,但是长期霸占第一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或许不服气。

每天9万人得病等待治疗,即使神奇的印度政府把数据控制在10万以内,一个月下来也会多出300万人,况且新冠肺炎的传播可是如假包换的“病毒式传播”,其传播规律是毫无规律的爆炸式扩张。悲观一点说印度已经被大型灾难所笼罩,灾难来了就应该全力以赴处理灾难,否则要面临祸国殃民的可怕后果。

然而印度提供给外界的新闻却不是救灾,而是继续在北方边界屯兵,继续跟巴基斯坦玩军事冲突,这波操作有点看不大懂,就好比房子都有明火了里面的人却在找茬跟邻居吵架。印度的做法跟我们封锁全国把病毒赶尽杀绝有着天壤之别,即使印度军队把边界地区的高山全部推平,对消灭病毒也没什么帮助啊!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印度政府在转移矛盾,试图通过制造印度人民喜闻乐见的新矛盾来吸引注意力,降低舆论对严重疫情的关注,给自己争取时间去祈祷和思考。可以预见的是,印度的疫情越严重,他们制造麻烦的频率也就越高,于是我们的边境安全就跟印度的疫情挂了钩。

在英国人当年殖民印度之前,那地方根本就没有“国家”这个东西,而是盘踞着大大小小好几百个土邦,邦里的人只认部落老大和宗教领袖,心里就没有大于邦的行政单位。虽然英国人通过巧取豪夺与合纵连横把那里全占了,但是174年的统治期内,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邦还是那个邦,并没有出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因为英国人的目的是收割,而不是建设。

1947年印度脱离英国独立,为了弄出一个统一的国家,第一批统治者不得不采取了联邦制这种形式,因为只有给了各邦足够的自治权,让他们觉得涛声依旧,才乐意接受中央政府的领导,否则就要闹事情。印度政府用释放权力换来了国家完整,当然就降低了政府对各邦的控制能力。

印度建国的73年来,各邦的权力只会大不会小,政府的控制力也只能一弱再弱,尤其是经济领域的话语权流失很严重,流向了各种经济行会和大财团那儿。这印度中央政府本来就没办法要求各邦听自己的话做统一部署,再说如果统一行动还会伤害经济,那计划就更难推动了,尽管印度政府理论上有这种权力。

当发生了日增9万的严重情况时,印度政府可以宣布全国封城,但是实际推动效果跟我们是不能比的。下了命令不一定有人会执行,但是一定会有人视而不见或者干脆反对,在经济条件比较差的邦尤其如此,因为封锁久了吃饭都是问题,况且这样的邦还有不少。

从最理性的角度看待目前的印度政府,它应该集中国内的一切资源下狠手灭掉新冠病毒,让国家恢复正常,但是我们看不到印度有这样的理性行为。

理性群体在印度一定是存在的,理性的政党在印度也是存在的,然而他们没有推动政府去理性地做,或者他们的努力没有效果。当这些理性群体看到印度政府对疫情视而不见继续玩转移大法的时候,应该心急如焚地奔走相告,甚至组织民众上街抗议逼着政府干点正事儿,可是我们没看到印度出现成规模的抗议活动。

只能说印度人对肺炎疫情还不够悲观,同时他们对莫迪政府在边境地区屯兵秀肌肉的行为很感兴趣,以至于忘记了新冠肺炎不是秋季的流行感冒,这个就是盲目的民族主义现象。

说来也是巧了,印度当年就是利用民族主义来立的国。脱离了英国的殖民统治以后,印度的第一批统治者内心很着急,他们比普通人更清楚印度原来不是一个国家,英国人的统治是松散的,想要建立一个有凝聚力的国家,就必须用某种方式强化“国家”概念,淡化“邦”这个概念,当时要做到这一点只能在领土方面动心思。

所以从建国开始,印度就一直在蚕食周边国家的领土,蚕食的时候他们手里也有一些荒诞的依据,比如不被认可的条约或者经文上的神话故事,只要找出有关领土归属的只言片语,印度人就可以动手扩大领土,不在乎对方国家认不认可。因为这种行为跟印度的大国梦相一致,所以民众总是很欢喜。

印度的盲目扩张终于在1962引发了战争,惨败后它的大国理想和地区霸权主义心态遭到了严重打击,民族主义热情也不再那样亢奋,但是对抗和仇恨的种子却就此埋下了,多年来只要我们在靠近印度边界的地方有一些行动,哪怕是修个路搭个桥,印度国内都会喊打喊杀激动的不行。

这些激动情绪几乎同一时间会出现在议会内部,深深影响着执政党的决策。印度的政党多达四百来个,能在议会里拿到席位的怀着五花八门的利益诉求,但是在边境问题上它们却能保持罕见的一致,每当边境上有点什么事儿,这些政党可以心照不宣地放下分歧,甚至放下新冠疫情这样的大灾难,举手支持军方在边境的冒险行为。

明明解决新冠肺炎更紧急,议会却把边界冲突优先安排,表面上反映了议会的不理性和不明智,实际上反映的是议会被不理智给挟持了。话说能进议会打瞌睡的人几乎都是政治精英,这些人属于理性加理智群体,他们之所以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因为他们有不理智不理性的支持者。

大名鼎鼎的尼赫鲁是印度独立后的第一位总理,他是通过调动民族主义情绪建立印度“国家”意识的第一人,他这种做法像传家宝一样一直就没停过,印度人耳濡目染地喜欢上了大国梦,喜欢追求地区霸主梦,喜欢扩张领土。四百多个党派为了争取支持者,只能被迫用挑动民族主义情绪的方法收获选票,比如它们承诺在边界问题上一定会保持强硬。眼下中印边境局势紧张,但是莫迪政府不敢轻易退缩,一生热爱回头太难,苦只能往心里藏。

虽然印度以“亚洲最大的民主国家”自居,但是它这个民主实在不怎么样,被狭隘的不理智的民族主义给挟持了,导致议会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做出合理的决策,在最不该冒险的时候踏上了冒险主义的路线,只是民众早就被带歪了,没有立竿见影的好办法。

在议会内阁制的国家,职业政客需要在议会里搞到一个位子,失去了这个位子就意味着失业,就意味着要远离政治舞台,往后要么转行去卖咖喱饭,要么取悦民众重新回到议会。事实证明四百多个党派里转行摆摊的少,取悦民族主义情绪待在议会的多,虽然他们都是靠民主选举进去的,但是他们却做了民族主义的奴隶。

印度的民主就是这样一个畸形的不理智的民主,这样的民主让它在面对严重疫情的时候做不出最佳的决策,当然即使有了最佳决策,松散的联邦制政体也不一定能落实好那个决策。那么这一次严重的灾难,就是对印度国家体制的考验,也是反思不理智民族主义思想的机会。

如果它的制度经受不住考验,民族主义思潮也得不到清算,将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好戏可以看,而我们解决历史遗留的边境问题也就容易多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