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困在系统里”,外卖小哥拿命也换不到高薪

2020-09-11 15:58

要是没有《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篇文章,美团不久前发布的半年报,恐怕还会被很多人当做商业典范。

尽管受到疫情影响,美团上半年餐饮外卖日均交易笔数2450万,同比增长6.9%。餐饮外卖业务总收入24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1%。净利润更是增长了惊人的96.4%,达到11.82亿。

但是上半年美团支付的外卖骑手成本为169.87亿元,比起去年上半年的177.45亿元,还下降了4.27%。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王兴做到了。

对于这样的商业奇才,资本市场当然是要大大奖励的。香港上市的美团点评股价,从今年3月的低点70港元,涨到最近的280港元,整整4倍。

养马之道

如今外卖平台的算法有多强大,《困在系统里》一文已经讲得很详尽了,大橘没必要再狗尾续貂。但是困住外卖小哥的,还绝不仅仅是算法系统。

管理的艺术,永远都不能被低估。

根据美团此前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今年上半年,给美团跑过单的骑手共有295万人,其中最近半年新增的骑手有138万,占比接近50%。

新增的骑手,有不少都是疫情期间的失业者,他们曾经的身份是公司白领、小微创业者、律师、摄影师、厨师、Java软件工程师、企业中层管理者……

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工厂工人,占到35.2%;还有31.4%是创业失败的小生意人。

2.8%的新增骑手是应届毕业生,本科生占比达到了20%。

有了这些疫情下议价能力极低的劳动力供应,美团自然可以放手压价。在半年报的“董事长报告”部分里,王兴谈到营业成本的下降,除了归功于“进一步完善智能调度系统”,还专门提到了“全国各地充足的运力”。

熟谙资本手腕的高盛分析师们,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在美团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高盛上来就问,你们业绩这么好,是不是因为骑手成本降低?现在趁着疫情压低的成本,未来能持续吗?

王兴很自信:进一步降低配送成本,“我相信一定有一些余地”。

王兴的自信是有依据的。在疫情之前的2019年,美团的盈利能力就已经在快速改善了。

根据2019年年报,美团2019年餐饮外卖业务毛利率为18.7%,比2018年的13.8%有了明显提升。

骑手成本降低仍然是主要原因。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收入548.43亿元,比2018年增长49%。骑手成本410.42亿元,增长34%,跑输公司收入增速。

更直观一点来看,根据美团披露的日均订单数量,我们可以算出,2018年平均每笔订单的骑手成本是4.78元,2019年是4.70元,2020上半年是3.81元。

外卖小哥被抢走的,不只是时间,还有金钱。

谜之工资

外卖小哥到底能赚多少钱,是写字楼白领们心里最敏感的痒痒肉。饿了么喊我多给小哥5分钟,可是小哥是不是赚得比我还多?

我们也拿财报来算了一下,结果被吓了一跳。

按照上半年美团外卖骑手成本169.87亿元,骑手数量295万人来算,半年的人均成本才5700元。

这跟美团自己宣传的45.7%骑手月入4000-8000元可对不上。

来源:美团2020年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

可能的原因是,美团在统计骑手总数时,把只干了几天的人也算进去,以美化自己对就业的贡献。在宣传收入时,却只计算长期稳定的骑手,降低了基数。

既然美团自己的数字不准确,我们只好去别的地方找找。

实际上,外卖小哥工资主要并不是由美团、饿了么这些大公司直接发放,而是外包给了劳务派遣公司。

一般来说,劳务派遣公司的账目都深不可测,幸运的是,最近有一家专门给外卖平台做外包的公司,上市了。

这家公司叫趣活,今年6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2019年,趣活实现营收20.6亿元,其中即时餐饮配送业务营收占比达到98.6%,美团、饿了么都是它的大客户。

根据趣活的招股书,2019年公司的月活骑手人数大约为3万人,支付的骑手服务费为16.4亿,人均年收入5.5万元,看上去是一个比较真实的数据了。

考虑到趣活的业务大都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白领们可以放心了,外卖小哥的收入并没有高到哪去。

内卷的行业

当然,外卖小哥收入低,也绝不意味着消费者就该给他让利。就像很多小伙伴已经指出的,让消费者多给小哥5分钟,就好比国外商家要求顾客给服务员小费,是赤裸裸的甩锅行为,制造消费者和劳动者的对立。

真正需要让利的,还是赚得盆满钵满的平台。

美团们到底从外卖小哥身上赚了多少钱?前面已经说过,美团自己的外卖业务毛利率是18.7%。这是把所有营业成本算进去之后得出的。

如果只算骑手成本,那么美团雇用外卖小哥的利润率应该是25%。

美团和外卖小哥之间,还隔着一个趣活。趣活外卖业务的毛利率是7.9%。

所以每个外卖小哥真正贡献给雇主的利润率,至少是26.6%(18.7%+7.9%)。如果再考虑到美团程序员、运营和层层管理人员的成本,他们被拿走的剩余价值还要更多。

此外,我们还在趣活的招股书里找到这样一句话:2018年,在即时餐饮配送业务上,趣活可以为客户节约每单40%的运营成本。

看来,趣活给巨头们打工,也实在是不容易。

尽管趣活声称自己是国内最大的外卖骑手派遣公司,但他的市场占有率,只有3.8%,需要跟大量的同行抢生意,不断压榨骑手来提供更低的报价。

换句话说,外卖巨头们在内斗这点上还真是很专业,除了让消费者跟外卖小哥内斗,还要让外包公司们彼此内斗。这个行业,越来越内卷了。

内卷的结果,是大公司把负外部性甩的一干二净,代价全由别人承担。

比如,我们在趣活的相关诉讼中找到一个案例。北京郊区某海鲜市场的打工者张女士,月入3000多元,结果被百度外卖小哥撞伤,医疗相关费用数十万。

张女士试图要求百度赔偿,但是百度表示,百度外卖的运营方是小度公司,我儿子不归我管。小度公司说骑手是外包给趣活的,而趣活又外包给了另一家公司盛世昌达。盛世昌达辩称骑手是冒名顶替,好在被骑手拆穿,盛世昌达承担了赔偿责任,百度一尘不染。

另一起案件中,外卖骑手受伤,他的保险最初是由趣活投保,劳动关系却在另一家公司名下,于是,两家公司都不承认保险有效。

复杂的劳务派遣体系,让普通人维权困难重重。

最后,我们也要替美团说句公道话,18%的毛利率,在互联网行业真的算是很苦逼了。你的利润每年提高个30%、40%,都未必能让投资人满意。

美团一直被投资界诟病的,就是外卖业务毛利太低,更像劳动密集型行业,撑不起互联网巨头的估值。所以才有了要命的算法,和内卷的劳务派遣。

就像美团的程序员可以说,我不开发冷血的算法就会丢工作,王兴也可以说,我不逼程序员做算法,市场就会做了我。

这是资本市场与生俱来的逻辑,身处其中,美团的员工们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产品是否存在道德缺陷。

很多人还会说,低成本劳动力是中国制造的竞争力所在,工资增长太快就没有中国奇迹了。但只要看一看某些大公司的财报,就知道这往往是个伪命题。

当你利润增长90%的时候,给外卖小哥的工资增加5%,总不会损害竞争力吧?

如果资本市场只把人力成本视为一个应当不断降低的数字,而不是无数有血有肉的人,和他们需要养活的家庭,那么政府就应该出手了。 

文章转自观察者网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