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仓式减持,这位老板“弃公司而逃”!

2020-09-11 08:10

从创业初期靠200万借款起家,到如今超过30亿的身价,A股上市公司亚光科技(300123.SZ)实控人李跃先这样的成就确实不小,现在他想要“功成身退”了。


9月9日晚间,亚光科技发布减持公告,控股股东太阳鸟控股、股东嘉兴锐联、股东天通控股、股东浩南瑞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浩南铁马合计拟减持不超过25.08%的公司股份,除控股股东外其余拟减持股东均为清仓式减持,理由均是自身资金安排


(亚光科技减持公告截图)


这样的一份减持公告直接把公司股价吓崩了,领了一个创业板20%的跌停板,股民们更是直呼:老板连公司都不要了!


(图片来自网络)


值得注意的是,4名要清仓式减持的股东,他们的持股都要到今年10月23日才能解禁上市流通,而现在距离解禁日期还有一个多月,但他们显然是已经等不及了,因为过去一年亚光科技的股价涨的太多了,前复权股价从去年的6块多涨到今年最高26块多,最高涨幅超3倍多。


这些股东们可能在想,再不趁着高位减持变现,过了这个村可能真的就没这个店了!


(亚光科技股价走势截图,前复权)


若以目前市值169亿计算,几大股东此次减持合计可套现34亿。然而,亚光科技(包括改名前的太阳鸟)上市10年来的利润总和都没有34亿,减持套现可比经营公司赚钱多了!


(亚光科技过往业绩截图)


锐眼哥仔细算了一下,亚光科技的前身是太阳鸟游艇股份有限公司,太阳鸟是在2010年9月上市的,自2010年以来公司十年的利润总和才7.74亿,计算过程中还用了四舍五入,计算出来的值比实际还稍大些。


溢价4倍的关联收购案


因为公司之前叫“太阳鸟”,后来改名叫“亚光科技”,本来以为是亚光科技借壳太阳鸟上市的,可事实不是这样的。


2017年9月18日,A股上市公司太阳鸟对外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草案)修订稿》称,太阳鸟拟发行股份购买太阳鸟控股、南京瑞联、天通股份、东方天力、东证蓝海、浩南瑞东、浩蓝铁马、华腾五号、华腾十二号、周蓉等10名交易对方所持有的亚光电子97.38%股权,交易完成后亚光电子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


但条件是,亚光电子2017年-2019年业绩需分别达到:1.6亿、2.2亿、3.1亿。


(草案截图)


但是,此次收购是上市公司从包含控股股东太阳鸟控股等10名交易方收购资产,交易并不导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变更,从而不构成借壳上市。而现在要清仓式减持的股东天通控股、浩南瑞东、浩南铁马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都是在此次收购案中获得的。


亚光电子是一家主要从事军工半导体元器件与微波电路及组件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及服务的公司,其产品主要应用于航天、机载、弹载、舰载、地面雷达等军用雷达通讯、电子对抗、通信系统等领域。收购时的股权结构如下:


(收购时亚光电子股权结构截图)


由于是控股股东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收购控股股东控制的非上市公司,构成关联交易,但此次关联收购却溢价超过4倍


(收购标的作价截图)


草案显示,上市公司收购亚光电子的对价为33.42亿元,较截至评估基准日亚光电子的净资产账面价值6.18亿元溢价425.10%,全部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从而形成了上市公司25.36亿的商誉。


至于收购亚光电子的目的,公司称向综合性军工电子企业迈进


(收购目的截图)


这笔交易最终在2017年9月完成过户,上市公司在2018年1月25日将公司名称变更为“亚光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变为“亚光科技”,经营范围也从之前的游艇销售变更为制造、销售半导体器件及成套电路板等,也因此公司一跃成为A股军工龙头企业


自成功收购亚光电子之后,公司连续三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2017年-2019年实际完成业绩分别为:0.96亿、1.52亿、2.8亿。但奇怪的是,在亚光电子连续业绩不达标的背景下,公司却始终没有对收购产生的巨额商誉进行减值。


李跃先的资本局


向控股股东溢价4倍多收购资产,不免让人怀疑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存在恶意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的嫌疑。


实际上,除了溢价4.25倍收购控股股东旗下资产外,在2015年11月还以1.76亿的价格从控股股东手中购买太阳鸟控股100%持股的益阳中海,而当时益阳中海的账面价值只有1.63亿,收购价较账面价值溢价56.78%


(太阳鸟收购益阳中海草案截图)


到这相信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无论是对亚光电子的收购还是对益阳中海的收购,背后的“操盘手”都是控股股东太阳鸟控股,太阳鸟通过向上市公司股东发行股份的方式,将自己手上的资产溢价卖给了上市公司,而藏在太阳鸟控股背后的真正操盘手就是公司实控人李跃先


(亚光科技实际控制人截图)


李跃先这个人为人比较低调,即使到现在市面上关于他的报道也不多,但在2010年太阳鸟上市的时候,21世纪经济报道就曾深度报道过李跃先的发迹史,那篇报道的名称叫《太阳鸟上市术揭秘:董事长被指巧取千万侵吞国资》,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搜一下,锐眼哥在这里只说一下他的主要事迹。


(相关报道截图)


李跃先原是沅江玻璃厂厂长,1988年李跃先在沅江玻璃厂下设立玻璃钢研究所。1992年12月,又将玻璃钢研究所变更为沅江市太阳鸟游艇公司,注册资本55万元,后又逐渐将国营性质的玻璃钢研究所转变为集体所有制,最终在1999年2月变成私营企业,注册资本增至1011万元,而公司也改名为湖南省沅江太阳鸟游艇公司。


就是在这样的一路改制中,李跃先将国营的玻璃钢研究所变成了私营的湖南省太阳鸟游艇公司,而他也将1011万的公有资产变成了自己私营企业的出资,也就有了他侵吞国资的说法。


李跃先在2007年发表在《船艇》上的文章中称,创业初期靠200万借款起家。而据21世纪报道的记者调查,这200万借款是李跃先的在建设银行沅江支行担任副行长的高中同学为他提供的贷款。


2010年9月28日,营收规模1.82亿、净利润2800万的太阳鸟游艇正式登陆A股上市,首日市值达到29.47亿。上市以来通过各种资本运作,终于把公司市值搞到最高200亿以上,按其合计持有的19.03%公司股份计算,目前其身价达到32亿,现在终于忍不住了要变现了!


(亚光科技十大股东截图)


除了通过减持套现,李跃先其实早在2017年10月份就大规模质押所持公司股票,截至目前他本人持有的2660.54万股已质押了86.80%,其所控制的太阳鸟控股的质押比例也已经达到76.16%。


此次几大股东超过25%的大比例联手减持,除了太阳鸟控股之外的其他几个股东清仓式减持,说白了就是将自己所持有的亚光电子的股份清仓,换句话说就是这些大股东已经不看好了亚光科技的未来发展了


这一点通过公司上半年财报也可以得到验证,上半年亚光科技实现营收9.1亿,同比增长41.09%,实现扣非净利润3696.86万,同比下滑47.68%。但奇怪的是,为何在营收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利润却出现大幅下滑呢?


这显然是公司盈利能力下滑的原因导致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