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同志,请翻译翻译,什么叫做‘联合舰队’?”

2020-09-10 08:00


“赫鲁晓夫同志,什么叫‘共同舰队’?”

 

“共同,就是共同研究,共同商量……”

 

“翻译翻译,什么叫‘共同舰队’?”

 

“……”

 

“我就问你一句话,什么(TMD)叫(TMD)‘共同舰队’?”


 

1958年7月31日,毛泽东主席在颐年堂会见了来访的苏联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赫鲁晓夫再次提及中苏联合舰队一事,于是发生了上述对话。

 

毛泽东主席认为,主权问题高于一切,中国领土上不可能再次出现常驻的外国部队,“共同”的也不行,“联合”的也不行,这是新中国的骨气和底线——没得谈。


 

赫鲁晓夫还非常委屈,要用美国和北约来举例子,美国在众多北约国家都设有军事基地,为啥我们搞个联合舰队就不行呢:“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在相互合作和供应方面没有麻烦,可我们竟连这样一件事情都达不成协议。”毛泽东主席这样回应:“英国人、日本人,还有别的许多外国人已经在我们国土上呆了很久,被我们赶走了。赫鲁晓夫同志,最后再说一遍:我们再也不想让任何人利用我们的国土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


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经历了巨大的伤痛,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艰难的完成了民族性的重塑,所以外国军队/特权,是中华民族内心最敏感的部分。作为新中国国父的毛泽东,这时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全体中国人民发声——“我们再也不想让任何人利用我们的国土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韩国日本何以让美国驻军,英国德国可以有美国海军基地,但是中国不能给你苏联。这是中华民族的骨气。

 

在讨论这个问题时,毛泽东对苏联大使尤金发过火:“要讲政治条件,连半个指头都不行。你可以告诉赫鲁晓夫同志,如果讲条件,我们双方都不必谈。如果他同意,他就来,不同意,就不要来,没有什么好谈的,有半个小指头的条件也不成。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一万年不要援助。”因此才有了这次赫鲁晓夫访华。


 

次日,毛泽东主席与赫鲁晓夫在中南海游泳池继续会谈,因为毛的书房、卧室、专列上都曾发现窃听器,所以他老人家被迫养成了重要会谈都在游泳池边的习惯。赫鲁晓夫不会游泳,只能带着救生圈在浅水区;而毛泽东不断在深水区做出高难度的动作。事后赫鲁晓夫回忆说,毛泽东竟然能在水中半个身子出水“立起来”,这样居高临下明显是给不会游泳的他难堪。


最后毛主席留给赫鲁晓夫一句话:“过去有多少国家想打进中国,到我们中国来,结果呢?那么多打进中国来的人,最后还是都站不住。”

 

此次会谈之后,中苏决裂。


 

共产主义跟民族主义是辩证统一的。首先共产主义的最大敌人是帝国主义,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要求解放与独立,最大的敌人同样是帝国主义。因此在第三世界国家,共产主义往往是包着一张民族主义的皮出现的。从另一方面讲,共产主义讲究天下大同,是超越民族主义的,共产主义社会没有国家没有军队没有国界线,四海之内皆是无产阶级兄弟。但是任何理论都不能超脱于这个时代,现在时代就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修正主义还想搞大国沙文那一套,所以不能犯掉书袋的毛病,因为共产主义的伟大设想就反对民族主义。

 

对于共产主义(消灭国家世界大同)那一套,列宁是完全信的,斯大林是完全不信的,毛泽东是一半一半的。列宁上任之初就答应把海参崴那些沙皇俄国强占中国的领土完全归还我们,后来很遗憾因为列宁逝世,斯大林又把答应的话吞回去了。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认为西欧社会主义革命高潮即将到来,到时候大家一起手拉手建设共产主义;然后派兵攻入波兰,认为波兰工农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推动整个欧洲社会主义革命的进程。


结果苏联红军在波兰遭受了耻辱性的失败,被人打得妈妈都不认识了。斯大林上台后完全不讲共产主义天下大同这一套了,走标准的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的路线,有便宜就占(比如波兰+芬兰+吞并波罗的海三国)。虽然吃相比帝国主义好看不少,但是我们也吃了他不少亏,雅尔塔协议之后东北成为了苏联的势力范围,我们把这个不平等条约谈回来费了不少力。




毛泽东主席对于援助落后国家和民族毫不吝啬,对欧美日先进国家输出革命输出意识形态毫不手软,但同时在维护中华民族根本利益上,从来没有让过半步。苏联经常给毛扣“民族主义者”“农民社会主义者”的大帽子,说到底就是“你不让给我们占便宜,你就是民族主义者”。毛泽东曾经对苏联大使发火,一句道破了苏联大国沙文主义的本质,主席说:“你们可以说我是民族主义,又出现了第二个铁托。如果你们这样说,我就可以说,你们把俄国的民族主义扩大到了中国的海岸!”

 

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三位领袖特点鲜明,那赫鲁晓夫呢?赫鲁晓夫就是个棒槌。列斯毛三位虽然出发点不尽相同,但他们好歹是同一个段位的对手,他们之间的较量才有的分析,不是赫鲁晓夫这种憨憨可以比拟的。



1949年12月,新中国成立仅仅两个月,一位湖南农民的儿子,踏上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出国的旅途。

 

去苏联,既是拜码头、认大哥,更有两个事关新兴共和国命运的大问题:第一,地缘安全问题;第二,雅尔塔协议中苏联的特权问题。

 

雅尔塔协议规定了苏联在东北的种种特权,事实上把东北变成了苏联的势力范围。而这相当于是国民党反动派扔给新中国的烂摊子——为了保证苏联在东北的“中立”,国民党反动派对本没有中国参加的雅尔塔协定全盘接受,并与苏联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出让了很多国家利益(包括外蒙古独立,就是这个条约里国党承认的)。



结果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了新中国。我们对于别的帝国主义签署的不平等条约,直接一刀切地予以否认,“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但是苏联老大哥这个条约怎么处理呢?在北上的列车中,毛泽东心里也没底。

 

果不其然,第一次会面,斯大林就泼了个冷水:没得谈。“因为即使对某一条款的修改,也会在法律上给美国和英国以口实,他们会提出也要修改有关千岛群岛、南库页岛等条款的问题”。

 

高手过招妙之毫巅,毛泽东这事很难所以以退为进,既然没得谈我们先谈点别的:比如我们想解放台湾,希望苏联能在海军方面给一点支持。斯大林也是高手,这个问题也不答应你:“提供援助是不成问题的,但援助的形式必须考虑。这里主要的问题是不给美国提供进行干涉的口实。”




最后斯大林给出的条件是这样的:“可以在形式上保留而实际上修改这个条约,也就是说,苏联在形式上保留在旅顺口驻军的权利,但根据中国政府的建议撤退驻在那里的苏联军队。至于中长铁路,可以形式上保留,而实际上根据中国方面的愿望修改协定的有关条款。”

 

新中国有其他国家的驻军,这是毛泽东的逆鳞,不可能答应的,所以双方谈判陷入了僵局。当然苏联对这个世界上人口的国家的领袖还是给足了面子上的尊重——苏联方面特意安排中国代表团在十三个外国代表团中首先致词。毛泽东的祝词受到热烈欢迎,三次全场起立,长时间鼓掌。但是毛泽东在所有照片上都紧皱眉头。



毛泽东12月16日抵达苏联,到了24日其他所有国家代表团都已经离开,但是中苏之间的谈判毫无进展。毛泽东心一横脚一跺:我就不走了。这一待就待到了1950年。斯大林也不是白给的,你不走我就好吃好喝好招待,但是不给你谈正事。天天打电话来慰问毛主席,饭菜是否可口啊,冬衣是否保暖啊,招待所是否舒适啊。后来毛泽东回忆这一段日子的时候是这样描述的:“后来科瓦廖夫问我是否愿意出去参观,我说没兴趣,我发了脾气,拍了桌子。我说,我在这儿有三个任务:一、吃饭;二、睡觉;三、拉屎。”

 

这要搁咱们普通人肯定就没招了,人家“天朝上国、老大哥”,摆明了给你一个拖字诀,就是不给你谈条约,你共和国各项建设方兴未艾,你能拖得起我?但是新中国的领导层不是一般的人,很快找到了绝地反击的角度。

 

这时候英国传出了一个流言:毛泽东被斯大林软禁在莫斯科了。这把斯大林吓得够呛,这要传出去以后在国际上没法做人了。赶紧希望毛泽东公开接受采访辟谣,这时候主席慢悠悠地抛出了他的要求:“我逗留苏联时间的长短,部分地决定于解决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的各项问题所需的时间。”


 

斯大林:行8,那我们就开谈吧。


你说主席被斯大林软禁这个流言是谁放出来的?历史不会明说。但你如果把不同史料融会贯通来看的话,同一个时间段周恩来总理正在频繁接触英国代表(因为香港问题),就在这个时候英国媒体曝光出这种留言,给斯大林套上了一个紧箍咒,大家觉得是巧合吗?

 

1月22号,双方正式举行会谈,毛主席说:为区别于旧中苏条约,新约需加“互助”二字,即《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显示中苏双方的平等地位。

 

斯大林:行8,你说是那就是8。

 

最终结果是苏方根据中方基本思想写了一个草案,中方提出修改并重新起草一个草案。官方历史是这样记载的:“苏方对这个草案没有提出原则性的修改,双方没有任何争论,即成定案。”



堪称外交宗师的斯大林,曾经在英法绥靖祸水东引的意图下与纳粹德国秘密媾和、通过覆雨翻云手为苏联争取了上百公里的战略缓冲;曾经硬锤头加软刀子与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解决了东方战线的后顾之忧,也间接迫使日本只能南下,最终拉美国下水;曾经在雅尔塔会议上以一敌二,面对罗斯福、丘吉尔两个同样的人中豪杰,硬生生地敲定了中分世界的权力体系……

 

结果在毛泽东这里,斯大林见识到了来自东方神秘的讨价还价的力量,这次角力恐怕是斯大林出让利益最多的一次,也是斯大林一生中唯一一次对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的妥协:雅尔塔体系中苏联在东北的特权被完全收回;民国政府跟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被废除,毛泽东非常强硬的在新条约中加入“互助”二字,体现新中国与苏联平等的地位;苏联提供大量无息贷款和工业建设支持……当然,面对绝世高手斯大林,老毛也是比较内伤的,比如外蒙独立成了既成事实,苏联专家进入了中国东南沿海的雷达站(这个当时主要为了防止国民党空袭,很快就被废除了),签订了东北、新疆只能接受苏联援助的新条约(这个也很快就被废除了),苏联提供海军援助解放台湾的愿望落空了……

 

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中苏谈判时欧美流言,说苏联要把整个中国北方纳入其势力范围,苏联希望中、苏、蒙三方同时以外交部长的名义发表声明以否定此事。但毛只以新闻出版总署署长胡乔木的名义对美进行了辛辣的调侃——因为外蒙问题终究敏感,中国不希望以“苏联的两个小弟”身份出现,来帮苏联澄清整个问题——我们只说我们自己的。结果却引发苏方的不快,苏共的几位领导人当面对毛的做法表示不满。“对于苏方的不快,毛泽东认为没有必要去作什么解释。”——《毛泽东传》中原话。



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的斯大林应该意识到了:这个小弟不是小弟,也不会是“副帮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句话不是白说的。

 

他来自高加索山区,从来跟“西方正统”的原教旨主义高层穿不到一条裤子里;他来自湖南农村,这次出访苏联是他第一次出国,在党内同样受到留洋派的排挤。他不是领袖“钦定”的那个接班人,靠着铁血手腕获得了最高权力;他险些被共产国际“钦定”的领导人置于死地,还是凭借着无与伦比的军事才能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他面对德军的钢铁洪流,面对距自己只有八公里的先锋部队,在红场阅兵,岿然不动;他率领两个警卫连,穿梭于敌军十数万大军的围剿中,闲庭信步。当年,他接手了羸弱的红色政权,面对西方世界的重重包围,冲出了一条属于苏联的道路;如今,他要带领中国人民站起来,不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傲立于世界舞台。

 

斯大林看着毛泽东,满满是自己当年的影子。

 

我们虽然说斯大林是个大国沙文主义者,总想占我们不少便宜,但是他终究是个高瞻远瞩的伟大政治家,他做出的决策是符合苏联长远利益的。当他发现毛泽东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小弟”,而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和队友的时候(尤其是抗美援朝中国打出国威之后),果断选择了拉拢这位跟他一样高瞻远瞩的政治家。而事实上,双方也都在全局利益、长远利益上达成了共识——苏联给我们提供了大量援助,我们也在国际局势上“一边倒”支持苏联。


 

为什么说赫鲁晓夫是个铁憨憨?因为他想占中国便宜也没占着,结果为了自己面子又闹的中苏决裂,完全不符合苏联的长远利益和全局利益,只能说水平差的人干什么都特么水平差。

 

但是因为两次访苏中斯大林大国沙文主义的态度与立场,毛泽东是有怨气的。后来他对苏联大使吐槽说:“我对米高扬在我们八大上的祝词不满意,那天我故意未出席,表示抗议。很多代表都不满意,你们不知道。他摆出父亲的样子,讲中国是俄国的儿子。”

 

“苏联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中国人的呢?从抗美援朝开始的。从那个时候起,两国开始合拢了,才有一百五十六项。斯大林在世时是一百四十一项,后来赫鲁晓夫同志添了好多项。我们对你们是没有秘密的。我们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你们都知道,你们有一千多个专家在我们这儿工作。我们相信你们,因为你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是列宁的后代。”


 

“斯大林支持王明路线,使我们的革命力量损失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当革命处在关键的时候,他不让我们革命,反对我们革命。革命胜利后,他又不信任我们。他大吹自己,说什么中国的胜利是在他的理论指导下取得的。一定要彻底打破对他的迷信。斯大林对中国所做的这些事,我在死以前,一定写篇文章,准备一万年以后发表。”

 

毛主席其实很萌的,但他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他虽然说“斯大林对中国所做的这些事,我在死以前,一定写篇文章,准备一万年以后发表”,但是丁是丁卯是卯分得清。从1956年苏共“二十大”开始,全世界都开始了批判斯大林的政治浪潮,此时为斯大林辩护最激烈的,竟然是当初最桀骜不驯、在苏联吃尽苦头的毛泽东。在全世界所有共产党国家中,中国是最后一个在公共场合摘掉斯大林画像的,也是最后一个停止公开为斯大林进行辩护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