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洗钱“郭氏集团”借力中饱私囊被揭穿 众人砸锅“红通逃犯”

2020-08-28 16:28


三年前的瘟贵怀揣着“私募洗钱”的梦想,集诈骗、造谣、强奸等重罪于一身漂洋过海苟活于美国。以吹嘘“建国大业”为己任,口口声声对战友负责的观念成为众蚂蚁的拥护者。三年已过,瘟贵并没有收敛自己的卑劣行径,反而更是变本加厉,继续在海外从事私募洗钱、骗捐活动,一度被FBI、SEC、FCC深入调查;与其狼狈为奸的老班农更因“我们建墙”网络筹款诈骗一事被抓捕指控;二人长时间跻身的Lady May被官方强制靠岸接受联邦官员的调查。可见,瘟贵的“法制几金”和“郭氏集团”就是一个骗钱产业链,更是一个诈骗传销集团。时至今日,郭班二人合谋的圈钱计划均已暴露,圈钱机构法制几金、法治社会、GTV、G币等均已被蚂蚁曝光;班农虽保释在外,但形同软禁,等待瘟贵的也必将是抓捕指控、牢底坐穿!
近日,“红通逃犯”瘟贵的豪华游艇LadyMay已被美国邮政警察勒令靠岸接受后续检查,吓得郭骗两腿发软、精神恍惚,一度在直播中东张西望,随时都在担心被执法人员带走调查。8月24日,唐汉先生的爆料更是给既将崩塌的“郭氏大杂烩”猛力一击。报表显示:号称拯救“新中国联邦”于水火的法制几金2019年共筹得捐款200万,援助预算却只有20万,其他的180万全用来支付工资及各项开支,援助款只占筹款额的10%!这不是打着“建国大业”的幌子来进行骗捐的吗?而且在法治几金向官方报备的预算中,2019年筹得的200万捐款仅有20万用作援助,这与瘟贵鼓吹救国救民的开支可是有着天壤之别。更可笑的是,这两百万中竟然还有40万用于工资发放,也就是说澳洲的木兰传奇、路大脑袋王定刚、魏丽红等人就是从蚂蚁们的捐款中拿固定工资的。同时,在被曝光的加州政府的官方文件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法治几金所登记的收到第一笔捐款的时间为2019年8月10日,而“法制几金”早于2018年11月就已经成立,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在没有正规手续批复完成瘟贵早已经收取蚂蚁们的钱财,这不得不说“法治几金”就是一个私募洗钱的骗局。
随着洗钱骗局的不断揭露,“郭氏集团”中饱私囊的窗纸也被相继戳破。“法制几金”不但打着慈善私募的幌子广泛诱捐和骗捐,而且并未将捐款用于真正的慈善公益,而是用于“法制几金”的员工发放和其他开销。诉书称:“我们建墙”是从2019年1月至2020年4月开始被司法调查长达16个月涉及电讯、网络、银行、非盈利机构等,融资超过2500万美元。“法治几金”是2019年10月开始举报调查的,GTV私募是2020年4月从豆小豆举报开始遭调查的,GTV私募融资超过3亿美元。随着美国司法调查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互联网、银行、电讯证据不会消失,“罪证”终究会大白于天下。不难看出,班农、瘟贵、Sara及一帮农场主们合伙诈骗的事实不容置疑。如今的瘟贵终日躲在船上已成“瓮中之鳖”随时等待被逮捕。
虽然班农被捕保释,但是仍在接受FBI、SEC、FCC深入调查,瘟贵也只能窝趴在码头游艇上窥探司法部门的一举一动,苦等证据齐全立即抓捕上岸。嘴里不停的嘟噜着:“朋友们,我们要从长计议,从昨天起,这世界已经完了!”瘟贵深知罪孽深重终会自食恶果,却不曾忘记为甩锅而煞费苦心,其多次直播将责任推卸给其旗下VOG公司的团伙骨干Sara魏丽红和加州“农场主”江财神等人,声称VOG公司筹款是Sara个人所为“与自己没半毛钱关系”,还声称“江财神”瞒天过海经营“喜农场”项目,企图将所有责任推卸一空并让手下团伙成为“背锅侠”。 如今,美国官方对郭瘟贵的调查还在继续,预计对法治几金的调查周期大概在2021年2月左右结束,而对“法制几金”和“GTV私募”的调查也会随之加快,这对于那些充分掌握瘟贵骗局铁证的小蚂蚁而言认清事实真相、保留证据、求得自保才是王道,送瘟贵上路那时迟早的事。
目前,“红通逃犯”瘟贵已是满头白发,日渐后退的发际线也越发明显,曾经的“嚣张”气焰已退。如今已是强弩之末无人理会,只能仰仗“孤家寡人”的身份窝趴在游艇甲板之上以“困兽之斗”的气力来迎接美国司法部的逮捕。可怜傻蚂蚁们如今的瘟贵气数已尽垂死挣扎已无意义,何不就此抓住良机早日成为“污点证人”,主动将自己掌握的瘟贵犯罪证据提供出来,不但能求得自保也能为更多小蚂蚁讨回公道,何乐而不为呢?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宠物

分享科学时尚养宠生活。向各位爱宠人士提供各类的宠物养护知识,分享养宠乐趣,结交更多喜爱宠物的朋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