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人锁在笼子里展览:114年后,美国终于为这段黑历史道歉

2020-08-19 09:09

在非裔男子遭白人警察以膝盖压颈近9分钟导致惨死后,全美掀起反种族歧视的浪潮。

      

过往黑人被不公对待的事件,也被重新拿出来审视。


729日,美国一家动物园(Bronx Zoo)为114年前将一名非洲男子关在猴笼中展示、强迫他与猿类生活的不人道行为发表道歉声明。


这个被当成动物囚禁并展示的男子,名叫奥塔・本加(Ota Benga)。


他是一名来自刚果的俾格米人。

      


20世纪50年代之前,西方国家曾一度流行“人类动物园”,将人当成动物展示的场所比比皆是。

      

而奥塔・本加,只是受害者之一。


这段毫无人性的黑暗历史,是西方世界的最大耻辱,也被称为“种族博览会”。

 

因为,它是个彻头彻尾种族主义的产物。


 

奥塔·本加的故事,始于1904年。

 

当时美国为了纪念“路易斯安娜购地”(The Louisiana Purchase)事件,决定在圣路易斯市举办世博会。

      


博览会的组织者想要凸显美帝国主义和白种人的至高无上。


他想在博览会上面描绘:人类的进化是“从黑暗时期到最高的启蒙时期,从野蛮到民间组织,从利己主义到利他主义”。


而非洲的“俾格米人”,就是人类进化中最低的等级——该族男性平均身高不足137厘米。

      


一个名叫弗纳(Samuel P Verner)的商人听说了这个计划,决定到刚果购买俾格米人。

   

这一决定,竟然得到美国人类学协会主席和国家地理学会主席的支持。


连当时的美国国务卿约翰·海伊(John Hay)都为他写推荐信给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其控制了刚果,将刚果划为自己的私人领地)。

     

 

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带回俾格米人,在博览会上作人类学展览。

 

就这样,弗纳以外交的使命来到刚果的一个小村庄,遇到了奥塔·本加和其他8名年龄不明的年轻男性。


本加的家人和妻儿刚遭遇利奥波德二世的屠杀,他自己也成了俘虏。


弗纳以5美元的价格从奴隶商手中买下了本加,并带回美国。


几经辗转,本加被送到纽约的一所动物园。


1906年,这所叫布朗克斯的动物园在门口写下:


名字:Ota Benga

身高:4英尺11英寸

体重:103

年龄:23


最后注明:9月份每个下午都有展览。

   

接下来一个月,白人们看到一个比人类小的“猴子”,穿着现代服饰,光着脚,在笼子里跳来跳去,为观众表演麻线编织吊床,表演弓箭射击。


本加被当成了灵长类动物!

 

因为有展示奇怪的“物种”,动物园的游客比平时增加了两倍。


尝到甜头的动物园管理者,开始变着花样要求本加表演。

 

他要求本加与猩猩嬉戏、拥抱、搏斗。

 

同时为了增强丛林效果,让本加与鹦鹉、猴子同一住一个笼子,还在笼子四周撒满骨头。

      

 

媒体、科学家、公务员和普通市民,所有的白人都陶醉在这种奇观中。


大人在大笑,小孩在欢呼。

 

《纽约时报》写道:“很少听到有人反对把人关在笼子里,毫无疑问,人和猴子的联合展览是布朗克斯公园最有趣的景象。”



“动物园展示黑人”这一幕引起一位名叫戈登(James H Gordon)的黑人牧师的愤怒。


他说,“我们的种族已经够沮丧的了……我们值得被视为有灵魂的人。”

 

他强烈要求动物园将本加释放了。


但这个抗议不但没有得到认可,反而遭受更极度的轻蔑。


首先,动物园的管理者坚持认为这是一场纯粹的“民族学”展示,除非动物学协会命令他停止表演。



 

接着,哈佛大学的一名动物学教授公开说明:黑人是一个“退化和堕落的种族”。


一些科学界的进步人士,更是直截了当:本加属于劣等物种,展示他不仅是娱乐活动,还有教育意义。


甚至连《纽约时报》也评论说:俾格米人在人类中的地位很低,是非洲野蛮人中最接近类人猿的物种。

      


这些关于种族的观点,因为专家和学者的肯定,被嵌入到美国的科学、历史以及大众文化中,影响至今。


不会有人去理解,作为人类的本加被关进动物笼子里,有多么的屈辱。


几天后,动物园为了吸引游客,干脆将本加放出铁笼,任由他在森林中被4万多名游客追逐。


游客兴奋极了,有的人故意绊倒他,有的人拿棍子戳他的肋骨。


看着一脸惊恐的“侏儒”,大家放声大笑。


各大报纸的头条都在报道本加在森林里奔跑的窘境,一旦这个黑人反抗,媒体像得到了验证一样,评论他果然是“不服管教”的“野蛮人”。

  


报纸上描述,彻底激怒了全美的黑人,抗议活动在全国上演。

 

随着抗议活动的激增,围绕动物园的争议也开始加剧,那些追赶本加的游客也被斥责为“暴民”。

 

最终,在戈登牧师的极力争取下,本加终于被释放,送到了由戈登牧师运营的孤儿院。

 

在孤儿院,本加度过短暂的快乐时光。

 

他学会了英语,甚至试图到烟草工厂工作。

 

然而美国社会根本不会接纳一个曾经被当成动物的人类。


本加想要回非洲老家,但适逢一战爆发,他回家的希望也破灭。

 

6年后,奥塔·本加最终因被白人社会歧视而抑郁,开枪自杀。



事实上,在西方国家一开始并没有以肤色和外表为特征的种族歧视。


18世纪以前,肤色只是被视为人类为了适应环境的性状之一:炎热的地区肤色较深,寒冷的地区肤色较浅。


然而,在过去的两个世纪,种族偏见却深植人心。

 

不得不说,科学是帮凶之一。


18世纪中叶,瑞典植物学家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发明了二名法,将生物分门别类,比如智人。


 

他是最早以“种族”对人类进行分类的科学家。


这个“理性客观”的科学分法,确立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与不平等,就形成了今天的种族主义。


欧洲殖民主义猖獗时期,那些自我优越的白人绅士和学者们纷纷加入了“白人高于其他所有人类”的种族主义队伍,享受着劫掠带来的利益。

    


于是,被视为最低等种族的黑人,被当成动物抓进了“人类动物园”。


其中,历史上最能体现种族主义缩影的,是一名悲惨的南非少女萨尔特杰·巴尔特曼(Sarah Baartman)。

     


1789年出生的巴尔特曼,在1810年被一名医生骗到伦敦。

 

由于她有明显的“脂肪变性”遗传特征——臀部硕大,于是成了欧美人眼中的时尚。


巴尔特曼被迫带着珠子和羽毛、抽着烟斗,几近赤裸地在舞台上来回走动。

       


无数人慕名而来,只为了一睹巴尔特曼硕大、高高隆起的臀部。

 

有时她还会被带到王公贵族的高端宴会上,被当成奇珍异兽观赏,被男人触摸。


4年后,观众对她失去了新鲜感。


巴尔特曼被卖给了巴黎的一个动物驯养师,被迫开始卖淫与酗酒。最终过度劳累,25岁就离开人世。

 

但白人对她的剥削和羞辱还没有停止。

 

她的尸体被解剖了,骨骼和大脑被陈列在巴黎的人类博物馆。

       

直到2002年,曼德拉总统才要回她的遗体,让这位离家200年的少女回到南非。


到了二战时期,“种族主义科学”成了纳粹种族大屠杀的正当理由。

 

西方科学家和学者们这才意识到自己成了共犯,他们开始竭力抹去种族歧视的历史。


当初研究种族的那些研究院都被重新命名,那些科学家也转移到其他领域工作。

      


但种族主义科学留下的“白人至上”的观点,早已渗透到各个领域和大众文化当中。


在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直到今天还将人种分为高低贵贱。


其他种族尤其是黑人,始终受到不公的待遇。


据半岛电视台公布的数据,2013年至2019年之间,美国警察因执法过当,已造成7666人死亡,非裔民众被警察杀害的比率是白人的2.5倍。


在仅19%居民是非裔的明尼阿波利斯,却有高达280——相当于三分之二遭警察压颈的嫌犯为黑人。


2010年至2014年期间,仅占马里兰州人口29%的黑人,至少有69%在与警察的相遇中丧生。


而在这些案件当中,官员与警察通常不会受到惩罚。

 

而黑人父母,为了保护孩子,不得不从小教育他们遵守“黑人法则”:

 

遇到警察,先举起双手!



1810年的“人类动物园”,到2020年的白人警察对黑人暴力执法,都仅是200多年来美国种族问题的一个缩影。

 

种族歧视与偏见,早已成了一颗毒瘤,时刻在支配着美国人的思想与文化。


一个不尊重人类的国度,如何能得到全人类的尊重?

 

或许对于黑人乃至全世界人民来说,关于种族的对话,才刚刚开始。


这是一个平等的时代!


就如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等湖人球员用黑底白字的方式在社交平台写下:

 

“如果你们不与我们为伍,那我们也不会!”(If YOU ain’t wit US, WE ain’t wit Y’ALL !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