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满分作文曝光 网友唏嘘:看不懂

2020-08-03 17:43

8月1日,教学月刊(浙江教学月刊社官方微信公号)发表了一篇文章。浙江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浙大副教授陈建新点评今年该省的一篇满分作文,篇名叫《生活在树上》。陈建新认为该文“老到与晦涩同在”,但“说理到位,没有多余的废话”。他还透露第一位阅卷老师给了39分,后面两位老师给了55分的高分。这事一经披露,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2020年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片段

不认同这篇满分作文的人认为,它使用了一些生僻或生造的词语,如“内嵌”“孜孜矻矻”(音同苦)“赋魅”等,引用了海德格尔、麦金泰尔、米沃什等人的含糊其辞的哲学名言,整个行文模仿了存心不打算让人明白的翻译腔。对于这个满分作文,一般读者无法卒读,批评陈教授最后批准的满分名不副实。

在批评声音之外,同样有赞成的声音。赞成它的依据也与陈建新一致,大致是肯定考生的阅读量,猜测“考生阅读大量书籍”,另外,学术化的行文超出了一般高中生。从这些意思看,之所以给满分的理由是冲着想象中的“大阅读量”去的,肯定的是超越其他考生的行文方式,是否切题,反倒在其次了。

无论是褒是贬,是赞赏给满分的举动,还是质疑给满分的依据,其实,在怎么评价这篇满分作文上,两下有共同点。那就是:谁也不否认它的晦涩。是弹还是赞,主要表现在对这种“晦涩”的不同评价上。认同的是说高考作文在规定时间写成这样很不容易,不认同的则觉得这种文风令人厌恶,不该以满分倡导。

确实,在评价这篇作文前,需要明白它是什么,因为什么被制造出来。这就需要区分一个问题,高考作文是特殊的作文方式,不要将它混同于一般的公共表达。换言之,它是在密闭场所,在规定时间、规定范围内的急就章,高考作文的目的是打动阅卷老师,争取高分,而不是争取被大众理解。

在批评者的眼里,高考作文是一个人表达自己的方式,所以应该使用明白晓畅的文风,让其他人不费力气地理解,摈弃晦涩文风是避免被误解,造成无效交流。显然,这种对高考作文的理解,与实际情况下考生练习作文、追求作文的目标完全不同。考生作文要的是拿高分,而不是被理解。

浙江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对该篇满分作文的点评

在这种情况下,堆砌西方哲学家的名言,使用生僻的词汇,在句子段落结构上使用半生不熟的翻译腔,不是漫无目的的做法,而是吃透高考满分作文那古怪的标准,洞察作文阅卷老师心理,投其所好采取的一种高考作文策略。所谓西哲、生僻词、扭曲表达,都是对赌高分作文的手段,从结果看,考生押中了。

你看,在有最后决定权的陈建新那里,他谈的不是这篇满分作文如何切中作文题,如何分步论述观点,如何谋篇,如何结尾,他在乎的是出现了多少哲学家名字、引用了多少名人名言,使用了多少挑战阅卷老师词汇量的生僻词。陈建新越是用力维护这个满分决定,越暴露出高考作文打分的标准是个大问题。

高考作文评定标准是一个很难量化的系统,虽然有大致得分项,但主要还是看阅卷老师的口味。在数以百万计的作文卷批阅压力下,阅卷老师疲惫不堪,明文规定的标准会迅速让位于阅卷的第一直觉。于是,那些中规中矩的作文不会被青睐,反而是剑走偏锋的作文模式能引起注意,说不定就拿了高分。

2001年江苏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它以文言文写就,在文本上一下子就在白话文作文中“脱颖而出”,这当然是作文策略的胜利。自此而后,钻研高考作文阅卷老师心理,进而制订醒目的作文手段,就成为高考作文的常规做法。《生活在树上》的西式作文法,与《赤兔之死》的策略是一样的。

2001年江苏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片段

在这种情况下,争论浙江满分作文的优劣,为考生的翻译腔着急,或者责怪考生晦涩文风,都好像没抓住问题的要害。该考生精研了高分作文的几种写法,在文言文作文法已经泛滥到不足以打动阅卷老师的情况下,另辟蹊径,只能佩服他的机智。这是应试策略的胜利,恐怕满分作文也代表不了该生的哲学水平。

人们更应该关注的是,高考作文除了完成应试,还能不能引导其他的目标?比如,培养高中生清晰表达自己的能力,训练高中生的逻辑能力,提升高中生的交流水平等等。从许多满分高考作文看,这些目标似乎没有得到充分呈现,满分作文的导向非常狭窄,有些甚至连“义理、考据、辞章”的古代标准都不如。

总之,在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的争议上,不能怪考生狡猾,而要看到的是,阅卷者认可的方向、高分引导的目标出了问题,已经远离了大众期待。高考作文不再承担表情达意的一般训练之用,而是与僵化、教条的评分标准相互强化,催生四不像的文字。阅卷标准彻底疏远大众生活,它选出的满分作文就只能沦为个别权威把玩的玩偶。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