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达156年的黑历史!陷害华为只是它的一个“小目标”?

2020-08-03 14:02

举世瞩目的孟晚舟案,将汇丰银行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北京时间7月24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公开孟晚舟引渡案下一阶段庭审的证据材料。公开证据表明,孟晚舟案完全是美国炮制的政治案件。

 

汇丰银行参与构陷华为,恶意做局、拼凑材料、捏造罪证,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同日,深圳银保监局发布公告,同意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汇丰中国”)深圳龙岗支行关闭。这是汇丰中国今年在中国内地关闭的第6家支行。

 

 

25日,汇丰银行公开回应、力陈“清白”:汇丰对中国为没有任何恶意,也没有“构陷”华为。

 

然而,在证据面前,任何辩解都苍白无力。不止孟晚舟案,近年来,因屡陷洗钱、泄密争议,汇丰正逐渐失去中国市场的信任。

 

实际上,回顾其发展历程,这部长达156年的黑历史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为了利润,它为侵略者、贩毒组织、逃税者服务;为了逃脱处罚,汇丰出卖客户数据,开始在相关“案件”中配合美国司法部的所谓“调查”。

 

而中国人,曾为汇丰的繁荣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文 | 回家种菜、丁贵梓(实习生)  来源 | 瞭望智库(zhczyj)

 

1

对华经济侵略,孵化汇丰

 


19世纪中期,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国门。中国沿海及长江流域大片腹地被迫开放,外国商品大量倾销中国。1845年,英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总价值达239.4万英镑,是鸦片战争前的2.6倍!

 

香港,被英国视为扩大对华贸易、攫取更多侵略果实的重要基地。

 

1861年,香港总商会成立;1863年,湾仔建成香港第一座可供汽船停泊的现代化码头,以满足海运和转口贸易发展需要;同年,一批航商又组建了香港黄埔船坞公司;多家总行设在伦敦和孟买的银行进驻香港,如丽如银行、有史利银行、渣打银行等。

 

但是,因总部不在香港、业务范围有限,这些银行远不能应对对华贸易急剧膨胀带来的庞大业务需求——香港的洋行大班们迫切需要一家本地银行,以便提供及时而充足的信贷;时任香港总督罗便臣积极促进金融创业发展,以满足贸易需要、为殖民政府的港口码头建设等公用事业出力。

 

注:大班,粤语旧时对洋行(外商在中国设立的商行商号)经理的称呼,指19世纪到20世纪初的在华外商。

 

这时,英国航海业巨头大英轮船公司的董事会主席托马斯·苏石兰,在项目初始资金仅有500万港元的情况下,开始策划按照英国原则在中国开设银行。

 

托马斯·苏石兰,汇丰银行主要发起人。

 

该计划得到了许多在港著名洋行的支持。

 

汇丰银行临时委员会构成名单。

 

注:在汇丰银行成立后的半个多世纪里,除英商外的其他股东陆续退出。

 

1864年,汇丰银行诞生于中国香港,全称为“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8月6日,汇丰银行召开临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宝顺洋行担任主席。

 

据说,“汇丰”二字取“汇款丰裕”之意,其对广阔中国市场的勃勃野心由此可见一斑。

 

1865年初,汇丰银行完成筹备工作,3月3日正式开业,总部设在获多利大厦。4月,汇丰银行在上海外滩南京路转角开设分行。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中环海旁景色。

 

注:左方第一栋建筑是获多利大厦,1865-1882年,汇丰银行在此办公,右边第三栋建筑就是宝顺洋行(当时已倒闭)。

 

在成立后的第一个10年里,汇丰银行先后在上海、福州、厦门、宁波、汕头、汉口等处设立分行或代理机构。到19世纪80年代,汇丰银行在中国建立起一个北起天津、南临北海、从台湾延伸至汉口的金融网。

 

西方列强和外国资本对中国的殖民掠夺,催生了汇丰银行的早期繁荣。

 

2

发家史,起于为虎作伥

 


自镇压太平天国运动时起,清政府开始向外商和国外银行借债。

 

1874年,清政府为巩固台海防卫发行国债,即“福建兵防借款”,汇丰银行接单。这是汇丰银行向清政府借出的第一笔贷款,借此打开了中国内陆市场。

 

随后,左宗棠奉命西征平定新疆阿古柏叛乱,清政府6次筹借外款,后3次皆出自汇丰。

 

到1890年,清政府共借26笔外债,总额4136万两白银。其中,汇丰银行借款17笔,金额2897万两白银,占比70%。

 

利用利息差额,汇丰银行捞足了“油水”,清政府却不得不以国家税收为担保,每年偿还巨额外债本息。

 

注:汇丰承揽的每笔西征借款都有4个不同的利息:

清政府所付利息、经手人所报利息、银行贷出利息和银行市场发行利息。举个例子,清政府第4次借款的实际付出利息为年息15%,而汇丰市场发行利息仅为8%。

 

1890年代以后,西方列强把对华贷款视为瓜分中国的手段之一,激烈争夺借款优先权。其中,占得先机的汇丰银行独占鳌头,并在每一笔贷款中附加苛刻条件。

 

比如,甲午中日战争战败后,清政府向汇丰贷款以偿付2.3亿两白银的战争赔款。汇丰给出“英德续借款”合同,要求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职位在借款偿清前一直由英国人担任。

 

八国联军侵华后,汇丰银行精心设计、一手承办了《辛丑条约》的赔款内容:本息合计9.8亿两白银(以关税、盐税等作抵押),相当于清政府24年全部税收。汇丰借此成为中国关税的独家代理。

 

1900年,庚子赔款谈判。

 

1903年,汇丰银行介入宁沪铁路借款事宜,向清政府提供事业贷款,由此掌握从南京到上海的铁路管理权。

 

辛亥革命后,北洋政府袁世凯借口办理善后改革,向国际银行长期贷款。其中,汇丰银行开出“善后大借款”,要求以中国盐税为担保,所有盐税收入必须储存在汇丰等五家外国银行。

 

至此,中国关税和盐税——两大主要中央税收的存管权都被汇丰攫取。

 

内有汇丰总经理杰克逊极力争取,外有海关总税务司赫德贿赂打点,依靠对华贷款,汇丰银行成为当时中国财政金融的主宰,控制中国经济命脉。

 

同时,汇丰银行还通过吸收存款、发行纸币,大力资助外商企业。1934-1938年,汇丰投资的在华外资企业平均利润率达15.3%。

 

汇丰银行投资的怡和纱厂,1912-1914年所获盈利相当于全部资本。

 

此外,通过垄断国际汇兑,汇丰银行还控制了中国的对外贸易。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汇丰买卖外汇总值可占上海外汇市场成交量的60%-70%。

 

汇丰银行紧跟帝国主义侵略步伐进入中国,发家之路并不光明磊落,却获益良多。因操纵外汇市价,至1937年,汇丰就盘剥了1500万港元收益;1936-1949年,实收资本增长近5倍。

 

中国人为汇丰的繁荣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自然经济结构被破坏,大量货币流向外国资本家,农民和小工业者沦为外国资本家的苦力;

 

清政府大举借外债、财政权力外移、财政管理制度破坏,中国沦为西方大国的经济附庸;

 

沿海沿江、少数城市经济畸形繁荣,广大农村地区经济濒临破产,经济正常发展受阻……

 

3

控制香港,谋划“帝国版图”

 


1949年后,汇丰银行随即结束了在中国内地的业务,仅保留上海分行,转而以香港为大本营继续发展,并面向全球、谋划起新的“帝国版图”。

 

长期以来,汇丰银行在香港起着准中央银行的作用,是香港金融业的主要控制者。

 

1885年,汇丰成为香港两家被授权发钞的银行之一;1929年,英国殖民政府停止征收汇丰的超额发行税,汇丰由此成为香港最大的发行银行。

 

1949年以后,汇丰实际上成为殖民政府的“中央银行”,独占港币发行权。

 

1965年,明德银号价值700万港元的支票遭拒付,引发香港银行危机。

 

香港恒生银行受此波及,多次发生挤兑事件,一天之内,失去银行存款总额的1/6。为挽回局势,恒生向汇丰求助。最后,汇丰收购恒生51%股份,从而奠定其在香港银行零售业的垄断优势。

 

此外,殖民政府成为汇丰的主要客户。

 

1983年,殖民政府规定:只有发行通货的银行才能以7.8:1的汇率换取美元。至此,汇丰银行不仅摘得外汇特权,其董事长甚至可以直接进入政府最高决策机构。

 

就这样,在殖民政府的庇护下,汇丰银行享受着多项政治、经济特权。1991年,汇丰的存款占到全港银行存款的40%,总利润的60%来自香港市场。

 

在立足香港的同时,汇丰打出了“全世界的当地银行”的旗号,奉行多母国发展模式,淡化英资企业形象,通过并购和在当地上市的手段、以“共享”当地金融市场的姿态进行全球扩张。

 

英国伦敦汇丰控股办公楼

 

1953年,汇丰银行改组为集团化方式运作;

 

1955年,在美国成立加州汇丰银行;

 

1959年,收购英国有利银行和中东银行;

 

1978年,收购美国海丰银行51%股权(后又陆续购入剩余股权,使海丰成为汇丰的全资附属公司);

 

1981年,成立加拿大汇丰银行;

 

1984年,收购了伦敦最大的三家股票经纪公司之一——詹金宝公司29.9%的股份,两年后,收购其全部股份。

 

1987年,收购英国米特兰银行14.9%股权;

 

1999年,收购美国利宝集团,将其改组成美国汇丰,以存托证券形式在纽约证交所上市;

 

2000年,收购法国商业银行,改组成法国汇丰,在巴黎证交所挂牌……

 

与单纯的并购相比,“并购加上市”的策略将汇丰的海外分支机构融入当地经济体系,创造了丰厚的资本收益。2005-2006年,汇丰在中美洲的收入增幅高达50%,是其在欧洲及北美洲收入增幅的2倍。

 

如今,汇丰在欧洲、亚太、美洲、中东及非洲76个国家和地区拥有约9500家附属机构,全球客户超过1.1亿。2016年,按一级资本排名,汇丰银行位居世界第7位,是全球前10中唯一一家欧洲银行。

 

当然,就全球战略布局而言,汇丰的主要市场仍集中在亚洲,另一个重大举措是重返中国内地市场。

 

在香港回归中国已不可逆的情况下,1990年,汇丰宣布在英国成立汇丰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汇丰集团”),银行总部撤回伦敦,原在香港的汇丰银行成为旗下附属公司。

 

1990年12月27日,汇丰银行主席浦伟士(右)宣布汇丰重组,迁册伦敦。

 

香港回归后,汇丰银行摇身一变,以外资银行身份重新进军中国内地,成为首批可在上海浦东经营人民币业务的外资银行之一。

 

2007年4月2日,汇丰中国正式开业。

 

2019年第二季度,汇丰在亚洲地区的税前收入为47.73亿美元,其中,中国香港为31.64亿美元,中国内地为7.95亿美元。

 

截至同年12月底,汇丰中国共有171个网点,包括34间分行和137间支行,其中有83个网点提供小微企业服务。

 

中国仍是汇丰银行主要市场。

 

4

洗钱老手,逃税惯犯

 


半个多世纪的疯狂扩张,给汇丰带来的不仅是巨额利润,还有快速并购后遗症——随着业务范围不断扩大,公司结构持续臃肿,发展压力日益增大,内部管理面临严峻挑战。

 

一方面,为实现既定利润目标,派驻各地的行政总裁职权过大,为获得高额利润,管理层纵容各种违规行为;另一方面,内控制度严重缺位,汇丰总部合规部门无权要求各子公司执行合规标准,对其违规业务也没有否决权。

 

于是,“失控”的汇丰,为各类金融犯罪大开方便之门。

 

*毒贩洗钱的渠道

 

汇丰已成为毒品资金在国际市场流动的中转站。

 

2007年,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调查发现,汇丰在墨西哥和美国分支机构间有可疑资金流动;到2008年,已转移7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属于非法毒品交易收入。

 

2005-2008年,汇丰每天为日本北陆银行清算50万美元以上的支票,合计金额2.9亿美元。调查人员推测,这些支票可能与毒贩洗钱活动有关。

 

此外,相关调查显示,汇丰墨西哥在开曼群岛的分支机构拥有数万个“幽灵账户”,为墨西哥毒枭和俄罗斯黑手党进行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便利。

 

注:幽灵账户指未经授权的银行和信用卡账户。

 

汇丰银行墨西哥城总部,位于当地标志性建筑独立天使纪念碑旁。

 

*恐怖组织融资的工具

 

汇丰中东分支机构与部分有恐怖融资嫌疑的银行交易密切,其中包括拉吉哈银行——沙特最大的私营金融机构。“9·11”事件后,因拉吉哈银行涉嫌为恐怖组织融资,汇丰总部要求中东分支机构切断与其业务往来。

 

然而,双方业务始终“藕断丝连”。2005年6月,汇丰宣布与其恢复业务往来,到2010年,共向对方提供了近10亿美元的现钞服务。

 

*协助客户逃税

 

汇丰银行,变身“避税天堂”。

 

汇丰美国开立的不记名股票账户高达2000余个,部分用以协助客户逃税。

 

2010年,汇丰被曝光协助迈阿密一家公司隐藏1.5亿美元资产和4900万美元收入。

 

汇丰瑞士在2005-2007年协助10万名客户避税,隐藏高达千亿美元资产。

 

2015年,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汇丰在过去几年间帮助客户隐瞒实际资产,逃税金额可达上亿英镑。

 

汇丰的种种违法行为早已在多个国家留下案底,屡次登上各国处罚名单。

 

2011年11月,因子公司NHFA在2005-2010年间不当销售2.85亿英镑金融产品,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对汇丰处以1050万英镑罚金,并要求其向受害客户支付2930万英镑赔偿金。

 

2012年7月,美国参议院下属常设调查委员会发布《美国面临的洗钱、毒品和恐怖融资风险:以汇丰银行为例》调查报告,予以汇丰银行北美分行、墨西哥分行19.21亿美元罚款。这是迄今为止美国监管部门向银行开出的最大罚单。

 

此外,美国司法部还派驻了一群“监控人员”,进行业务审查,汇丰银行面临5年的法院监管。

 

2013年6月,阿根廷金融犯罪管理局指控汇丰未有效实施反洗钱控制,对汇丰实施100万美元罚款。在此一年前,汇丰曾因同样罪名被阿根廷处以百万美元罚金。

 

5

是银行,还是“数据大盗”?

 


为了实现自身利益,汇丰在出卖客户隐私时也毫不手软。

 

此前,因协助客户洗钱、逃漏税、违反制裁禁令等一系列问题,汇丰已多次登上美国司法部的黑名单。为了逃脱处罚,汇丰与美国讨价还价,并开始在其他“案件”中配合美国司法部的“调查”。

 

2019年2月,英国路透社报道称,早在2016年底,汇丰就在配合美国司法部对华为发起的“调查”,并通过“内部调查”向美国司法部提供一份“可用来起诉华为公司”的材料。

 

这意味着,汇丰为给自己脱罪,配合美国政府的“长臂管辖”,在未经中国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将位于中国境内的人员和数据转移到境外,用于美国司法部的“跨境调查取证”。

 

2020年7月24日,人民日报客户端发布《孟晚舟案证据公开!汇丰银行构陷,美国一手炮制》一文,揭露汇丰银行构陷华为细节。

 

实际上,华为并不是汇丰违法行为的唯一受害者。

 

过去10年间,汇丰集团至少发生了4起严重的客户信息泄露事件。

 

2008年4月,香港汇丰银行观塘分行服务器在装修期间被偷走,近16万名客户的资料遗失。6月,汇丰广州集团服务中心委托速递公司运送共55盒录音带,结果只有54盒录音带被送抵该行的香港办事处。7月,汇丰才发布通告称:发现遗失1盒已被编码的录音带。

 

这盒录音带载有2.5万个电话录音,记录了同年4月18日至24日期间银行与客户及致电人士的通话内容,涉及信用卡服务查询、商务网上理财服务相关来电,以及银行致电客户的内容。

 

2010年4月,法国检方表示,汇丰瑞士7.9万名客户的12.7万个账户遭到泄露和曝光,致使多名客户卷入偷漏税案件。更荒谬的是,这些客户资料竟是内部人员窃取的。

 

原来,时任汇丰银行瑞士子公司汇丰私人银行信息科技顾问赫尔夫·法尔西亚尼窃取了这些客户信息。庭审时,他不以为意,称汇丰银行内部早已腐朽不堪,纵容偷税漏税、帮助客户洗钱都十分常见,自己只是曝光了这些犯罪证据而已。

 

2018年10月,汇丰银行客户账户又遭到黑客袭击,约1%的美国客户的姓名、出生日期、电话号码、电子邮箱等信息被泄露。

 

2019年7月,马来西亚扣押了中石油子公司——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在该国汇丰银行账户里的10亿林吉特资金(相当于2.43亿美元)。

 

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在海外的项目。

 

然而,汇丰在未告知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的情况下,擅自将资金转移至一家由马来西亚财政部全资拥有的公司——苏里亚战略能源有限公司,并以客户机密为由,拒绝回应此事。

 

多年以来,汇丰集团始终奉行“利益最大化”的经营理念。为了利润,它为侵略者、贩毒组织、逃税者服务;为了逃脱处罚,汇丰出卖客户数据,开始在相关“案件”中配合美国司法部的所谓“调查”……

 

唯利是图之路,能地久天长吗?

 

6

没了信誉,它还剩下什么?

 


多年的违规作业,使汇丰渐渐丢掉了企业名誉和客户的信任,一点点蚕食着自己的生机,逐步走向自我设定的泥沼。

 

*高层动荡

 

2019年8月5日,汇丰史上最年轻的CEO范宁辞任CEO和董事职位,同时改组最高管理层;

 

汇丰集团前CEO范宁(John Flint)。

 

同日,汇丰在财报发布会上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削减不超过2%,即约4000 个工作岗位,以缩减成本;

 

4 天后,汇丰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宣布离职,此后,汇丰不再设置大中华区行政总裁职位。

 

一周之内两位高管接连离职,受此影响,汇丰股价暴跌至60港元以下。

 

*业绩下滑

 

2008年深陷美国次贷危机之后,汇丰的业绩就“坐上了过山车”。

 

年报显示,2011年,汇丰集团列账基准除税前利润较2010年上涨约15%,2012年这一数据下跌了6%;2013年同比上升9%,2014年又下跌17%——受帮助客户逃税指控的影响,汇丰全年净利润大幅下降。

 

2016年,汇丰列账基准收入480亿美元,同比下降20%;除税前利润71.12 亿美元,同比下降62%;母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更是断崖式下跌,仅为12.99 亿美元,同比下滑90%。

 

相应地,2014-2016年,汇丰达标支出从“无此项支出”直接增长到31亿美元。

 

注:达标支出,指的是汇丰应对各国不断加强的监管而支出的费用。

 

截至2019年底,汇丰资产值为2.7万亿美元,实现净利润59.7亿美元,同比下降53%。

 

今年初,汇丰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表示,受国际大环境和业绩下滑影响,未来3年,汇丰可能会裁员3.5万人,裁员率将达到15%。

 

*评级下调

 

因连年业绩波动、发展势头减弱,2019年以来,全球多家金融服务机构纷纷下调汇丰集团评级。

 

香港汇丰银行总部大楼

 

2019年初,跨国金融服务机构、美国最大的银行之一摩根大通称,由于港美息差扩阔、加息预期降温、股票市场波动、环球经济转弱、成本管控令市场失望,及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稳定性,将汇丰集团投资评级自“增持”降至“中性”。

 

全球规模最大的金融机构之一美银美林同样给出“中性”评级。

 

花旗则认为,汇丰的成本控制、资本情况和新一轮回购股份表现远不及市场预期,因而直接将评级降为“沽售”。

 

*继续吃罚单

 

2019年5月,汇丰中国贷款自主支付事后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部分信用卡资金用于非消费领域,遭罚100万元。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行政处罚显示,2019年9月,汇丰银行北京分行因流动资金贷款未执行受托支付相关规定,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北京银保监局对汇丰银行北京分行作出罚款人民币20万元的行政处罚。

 

同月,香港证监会官网公告显示,汇丰银行因没有遵守《操守准则》下的电话录音规定,被罚款210万港元。

 

2020年3月,汇丰中国武汉分行存在纸质缴款书未使用规定科目核算的违法违规行为,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营业管理部对其处以罚款人民币1000元。

 

然而,汇丰并不重视导致自身危机的根本原因,一味追逐短期利益,为逃脱处罚给美国政府当枪使,结果只能是扬汤止沸。

 

没了信誉和道义,汇丰的繁荣也不会长久。

 

参考资料:

1.刘诗平,《汇丰金融帝国——140年的中国故事》,中国方正出版社2006年版;

2.何平,《近代中国的汇丰银行》,中国金融2016年第2 期;

3.李寿喜、陈佳佳,《汇丰银行内部控制漏洞及其监管启示》,上海金融2013年第12期;

4.虞则,《香港金融界“巨人”——汇丰银行》,世界知识1992年第12期;

5.刘雪,《汇丰银行对近代中国的影响》,统计与管理2017年第3期;

6.王倩,《百年汇丰的“后危机时代”》,商学院2019年第10期;

7.王盛,《国际银行海外扩张的启示》,中国金融2008年第18期;

8.陈九霖,《起底汇丰银行发家史》,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1期;

9.《控制关税、庚子赔款、构陷华为,因中国而起家的百年汇丰是个什么机构?》,微信公众号“瞭望东方周刊”,2020年7月28日;

10.《涉嫌“阴”华为的汇丰银行不靠谱:泄露客户信息“惯犯”?》,中国经济网2019年7月9日;

等等。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