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美军老对手,中国王牌上将:再敢侵略中国,继续把你打下来!

2020-08-03 13:24

作者:科罗廖夫  来源科罗廖夫的军事客厅

据新华社报道,解放军空军原司令员王海上将,于2020年8月2日上午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王海的名字,是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传遍祖国四面八方、震惊大洋彼岸的。在那场保家卫国的战斗中,他率领年轻的志愿军空军“王海大队”,与号称“世界王牌”的美国空军激战80多次,击落、击伤美机29架,荣立集体一等功。王海本人击落、击伤美机9架,成为“王牌飞行员”,先后荣立二等功、一等功、特等功,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今天,我们为大家讲述王海上将的个人经历,以及他在战斗生涯的空中人生。



早年生活 1926年1月19日,王永昌(也就是后来的王海)出生在山东省烟台市一户贫困的市民家庭中,当时家中上面有年迈的祖父母,下面已经有一个女儿和四个儿子,小永昌的出生更让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永昌的祖父原来是个制作鞭炮的手艺人,年轻的时候凭借着手艺吃饭,也攒下了几个钱,先后把儿子们送去读书,尤其是永昌的父亲在十六七岁就考中了秀才。


然而这种光景没有持续很久,后来祖父在一次工作中崩坏了手指,造成了残疾,外加上战争的动荡,家中光景也越来越差,永昌的父亲先后开过小卖部,办过小报,又干过警察,当过文书,以此谋生。由于家里穷,大姐没有上过学,是个文盲,早早嫁人,二哥、三哥读了几年小学就过早地出卖劳动力谋生去了,四哥也没上过学,全靠在家里跟着父亲学习读书识字。到了小弟永昌,家人觉得不能再耽误孩子,所以决定让永昌上学读书。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能够上学的永昌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从小养成了自强不息、奋发向上的精神。无论是做游戏还是做功课,从不肯落人之后。上小学时他连跳两级,所有课程都学得扎扎实实,课堂回答、考试成绩比那些家教优良的富家子弟有过之而无不及。



读中学期间,永昌经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李新民的介绍,参加了青年中队,还是学生的他,就趁着黑夜,把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小报、传单贴在大街小巷,有时候还会扔到伪政权机关和财主家的深宅大院里。早年的这些经历为他日后的战斗生涯打好了基础,一方面是练就了过人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另一方面,在和敌人的交兵中,对战争有了初步认识。1945年,也就是日本投降的那一年,王永昌经过组织的历练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他还不足20岁。对于年轻的他来说,可能也从来没想到自己以后的人生会和天空为伍。 


进入大学学习飞机驾驶 


抗战胜利之后,中国共产党为了适应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在山东临沂革命老区创办了一所军政干部学校——人民革命大学,也就是山东大学的前身。当时怀着“到革命大学学习革命道理,投身革命事业,做一个革命者”的心情,王永昌进入了人民革命大学。也就在此时,由于要背井离乡去读书,离开从小生活的海边,王永昌将自己的名字改为王海,以表示自己对故乡的思念。入校后,阴差阳错的是,当时为了落实中共中央巩固东北根据地的决定,加强东北地区的工作,王海所在的人民革命大学第四班学员被选中奔赴东北。1946年6月,抵达东北的王海又被分配到航校学习航空技术,就这样,一个王牌飞行员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空中生涯。



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国内外形势为中国共产党创建人民空军准备了条件。高层领导非常重视航空技术人才的培养,并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早年在苏联学习航空的王弼、常乾坤等人。刘少奇还亲自指示,“东北是日军侵华战争的主要基地,该地航空器材多,是我们着手兴办航空事业的一个有利条件。”


然而,现实总是比理想骨感:一是战争形势的不稳定。抗日战争刚结束,蒋介石就发动内战,大举进攻东北,还没开始上课,航校就被迫转移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学员们常常在上课时受到轰炸或者扫射,后来在东北的天寒地冻的11月,全校师生又从牡丹江北迁往兴凯湖畔的东安。不仅要白天上课、飞行,晚上还要轮流值岗,防止特务和土匪的破坏。


二是教学器材简陋。几间破房子,摆上几张桌子几条板凳,便是教室,一些俘获的破飞机的机身、机翼、机尾、座舱、发动机等搬进来,就是教学用具。有些飞机是七拼八凑装起来的,计时表被人卸走了。为了掌握飞行时间,大家就找个闹钟挂在脖子上或绑在腿上计时。


三是物质条件艰苦。当时千疮百孔的营房经过简单的修缮便成了宿舍和教室,遭到严重破坏的机场设施还在修建中。伙食不分级别,一律是六人一桌,一盆看不到油花的汤菜,主食是苞米碴子、高粱饭,食堂连个板凳都没有,大家都围着桌子站着吃饭。由于东北寒夜温度太低,大家在半夜裹着单薄的被子挤在一起,脑袋露在外面,半夜醒来嘴巴上就结了一层冰。



但是艰苦的条件并没有打倒王海和战友们。在这里,他们首次触摸了飞机,首次冲上了天空,并把握了单独驾驭战斗机的技能。日方教练对王海的聪明和顽强感到震惊。他先后以优异的成绩从一期、二期飞行班毕业。之后又进入航校速成班,进行为期六个月掌握苏制作战飞机的速成改装班。


奉命北上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新中国建立之后,百废待兴,空军组成训练并没有开始太久,1950年6月,朝鲜内战就爆发了。为了援助战火中的朝鲜人民,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安全,毛主席毅然做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决策。


王海作为经验较为丰富的空军战士,被任命为空军第三师第9团第一大队大队长,后全师奉命编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的战斗序列,担负起前线战斗任务。


如果说之前的学习和战斗是打基础,那么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王海真正意义上空中战争打响了,用他自己的话讲“他们是把脑袋瓜子别在裤腰带上去得朝鲜。”


在“打击美国空中强盗”的号召下,全国军民一条心,共捐献飞机三千六百架,其中非常有名的“常香玉号”飞机,就是著名豫剧大师常香玉到各地公益表演170多场后,用演出的全部收入捐献了一架战斗机。



全国上下可以说对这场战斗充满了期待,王海后来回忆,“当时有小孩子给我们写信:你们要是被美国人打下来,你就不配当一个共产党员、不配为中国人民的飞行员。”


但是实际情况是,当时的美国空军实力非常强劲,号称“世界第一”、“王牌中的王牌”。在朝鲜天空上横行的美国飞行员,大都参加过二战,是“喝”过成千上万吨航油,飞过上千小时的空中“老油条”。他们中不少人由于长期高空飞行,吸纯氧过多,把脑门都飞秃了。加上6年的太平洋战争,使他们对亚洲的天空已经十分熟悉。可以说,王海他们面对着当时强大的对手。


而王海和他的战友们飞行时间只有200多小时,在喷气式飞机上飞行还不到20小时,尚未取得喷气式战机的“驾驶执照”,(这里补一句,按照世界惯例,训练喷气机飞行员一般需要300小时,美国更规定为500小时。)出发前,他们刚刚飞完高空中队(4机)编队和单双机攻击等训练课目,8机编队只飞了几次,空中动作量一大就要散队。有相当数量的飞行员在上战场前,还没来得及用机炮开过炮。


但形势已不容许中国空军从容地培养自己的飞行员,跨出国门刚20天,志愿军的1300部汽车就被美军飞机毁掉了一半。同时,在美侦察机一再发现我军部署,航空炸弹造成巨大伤亡的面前,彭德怀老总发了脾气,要求空军速派飞机支援。


1951年11月18日上午,王海率队向正在轰炸清川江桥的60余架美F-84型战斗轰炸机发起攻击。老练的美机身经百战,摆出圆圈战术,首尾相衔,互相掩护,寻机咬尾攻击。


虽然美机的水平机动性能优于我方米格-15,然而垂直机动性能却要逊色不少。就是抓住了这一点,王海立即率队拉起,爬高后向美机群进行俯冲攻击,而后再拉起,再攻击……如此反复,美机圆阵大乱。王海大队在500米的距离上三炮齐发,2架美机翻滚着坠下……以6架飞机攻击60架敌机,我军取得了5:0的胜利。



旗开得胜之后,王海带领的年轻空军表现得更加英勇,他带着飞行大队,与美军交战80多次。总共击落敌机29架,其中仅他一人就击落了9架,革命军事博物馆的南广场,至今还陈列着一架绘有9颗红星的米格-15比斯歼击机,这是王海在这场战争中的功勋飞机。


不仅仅是王海本人,他所在的王海大队,和整个志愿军空军都为这场战争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有一组数字也许很能说明问题:志愿军空军自朝鲜战争参战以来,共参加战斗366次,击落美国空军和参与侵朝战争的其他国家空军飞机330架,其中击落美机206架、击伤52架,志愿军空军被美机击落144架,击伤122架,毁伤比为1:1.3。经过两年八个月的作战,志愿军空军由不会打仗,到学会打仗;由打小仗,到打大仗;由单一机种作战,到在朝鲜三千里江山的上空,留下了一条永世醒目的行迹。王海个人也创下了人民空军个人击落击伤敌机的最高记录,在朝鲜作战86天,就提升副团长。当了5个月团长后,又被任命为副师长,这时王海才27岁, 又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称号。(要知道,在两年零八个月的抗美援授朝空战中,仅仅有6人获得了“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在志愿军空军的打击下,美空军战斗轰炸机的活动空域缩小至清川江以南,B-29战略轰炸机从10月起转为夜间行动。在高射炮兵的配合下,志愿军空军夺取了清川江以北一定空域的制空权。这一地区很快便被美国人称为“米格走廊”。美国空军也被迫决定,“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在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线的活动”。


走上军中管理岗位


朝鲜战争结束之后,为了防止国军在东南沿海的威胁,王海所在第三师奉命由东北军区空军建制划归华东军区空军建制,由沈阳转移到浙江嘉兴驻防。

1954、1955年间,王海先后担任空军歼击航空兵师副师长、师长,他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解放浙江沿海岛屿的战斗。在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中,我军首次陆海空三军联合登陆作战,王海率领他所在的师担负协同陆、海军夺取制空权并掩护陆军登陆作战的任务,在保护轰炸机反击战中,不仅出色完成任务,还成功扫射国民党地上目标。


一次次出色的战斗,使王海得到领导的重视。1965年11月,王海被调任空军的第5军担任副军长,1975年再次胜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转入陆地领导职位后,王海仍然保持着自己作为一名飞行员的高标准、严要求。


七八十年代是我国空军与世界距离最大的时间:美国、苏联等国家的第三代战斗机现已大规模执役,但我军那时的主力居然仍是榜首代的歼-6,连歼-7都是少见的领先配备。我国尝试与西方进行了航空协作,但终究不欢而散。随着中苏关系的平缓,空军决议从苏联——这个熟悉而又生疏的北方街坊手中取得新式战机和技能。


我国代表团调查苏联的战机后,苏方一直向咱们推销廉价、航程较短、电子设备相对粗陋的前哨战斗机米格29。调查团把有关情况汇报回国,恳求确定。


那时候,空军内部提议买米格29的声音很高。尤其是在那时军费很低的情况下,廉价而富于搏斗功能的米格-29无疑更加贴合我国空军的现行体系。但王海上将力排众议,坚持要买价格高昂的苏-27。


他说:“米格-29航程太短,咱们将来的我国空军,一定要是能远距离突击的进攻性空军!宁可买贵的配备,也不要图廉价,买那些到手就落后的东西。”他敏锐的认识到,米格-29引以为豪的搏斗功能在将来空中战役中含义不大。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王海上将的远见是非常正确的。


苏联晚期和俄罗斯初期的形势动乱让引入苏-27充满了变数。在那段为了引入苏-27而斗争的岁月里,60多岁的王海始终坚持着每周查看对接进程。他有一次跌下楼梯,受伤严峻,但却连医院都不去,而仅仅是用云南白药凑合着治疗。他不愿对上级提到自己的伤势,面临部属的劝阻,他斩钉截铁地说:“苏-27没有在我国落地,我是不会歇息的!”


90年代,我国终于从俄罗斯成功引入了苏-27系列战机,为我国空军配备的重生奠定了根底。跟着苏-27们到来的还有苏霍伊的生产线、战机的技能和规划材料和很多先进的航空武器,这变成了我国航空工业在新世纪后腾飞的根底。可以说,苏-27项目和技能的引入,让我国空军和航空工业最少前进了20年,再次回到了世界航空工业的榜首队伍中。全部苏-27项目以今日的币值看待,耗资200余亿美元,约合1370余亿人民币。这个价格换来全部空军和航空工业的飞越,是非常划算了。而这些功劳不得不归功于王海上将的先见之明。


王海上将这一生,驰骋蓝天,创立了赫赫军功,他所率领的英雄大队和英雄战士们立下的不朽功勋,在中国空军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无人能比,是中国空军的骄傲。他后半生在中国航空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比起前半生的辉煌而言,毫不逊色。离开蓝天之后,王海成为了广州军区空军司令。直接从副军长直升到空军军区司令。连升了3级。这样的待遇目前也只有王海才享受过。1985年,王海又胜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党委副书记。1988年我军恢复军衔制后第一次授衔中,王海被第一批授予空军上将军衔。


在他的培养下,大批优秀的空军人才得以快速成长起来,部队的各项工作有了很大提高,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建设和发展也正是在他们这样一批出生入死沙场的前辈领导下完善起来。共和国的今天,也正是得益于他们这群前辈们的付出和努力,现在,接力棒交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更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撸起袖子加油干。



1984年7月,时任国防部长张爱萍上将,率中国军事代表团应邀访问美国。在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会见中,当张爱萍介绍王海同志是我空军副司令员时,美空军参谋长、四星上将加布里埃尔惊奇而又激动地走到王海面前说:“你就是那位朝鲜战场上的王海?我当年在朝鲜就是被你打下来的。”王海器宇轩昂,笑着说:“如果你再敢侵略我们,我还要把你们打下来。”顿时引起了一阵笑声,张爱萍将军笑着说:“这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这只言片语足以见得王海上将作为一名军人的率真、耿直,以及对家国情怀难以割舍的情感。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