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欧洲,别让让香港成为中西方断裂对抗的起点

2020-08-02 21:43

继美国对香港实施制裁,“五眼联盟”的其它“四眼”(英、加、澳、新)跟进之后,欧盟也在7月底出台一系列针对措施,包括限制向香港出口敏感技术。作为欧盟核心的德国,也宣布暂停与香港的引渡协议。

针对“五眼联盟”以及欧盟等国的做法,中国都进行了有力回应。中西方围绕港版国安法产生的裂痕,有进一步扩大的危险趋势。

在围绕港版国安法产生的国际争端上,就如我之前所言,美国的态度最为关键。作为西方世界的带头大哥,美国的号召力虽然有所下降,但是仍然能在西方产生重大影响。这次美国之外的其它西方国家,跟进对香港采取针对性措施,美国因素就是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WTO赋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以及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美国也能施加实质影响。美国还掌握着全球银行同业结算系统(SWIFT)和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这两大平台通过左右全球各大银行的美元结算业务,深刻影响着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但是,也正如我之前分析过的,因为美国在香港也存在难以割舍的广泛利益,而且这些利益在港版国安法通过后,已经被牢牢掌握在中国手里,美国就算对香港施加制裁也会投鼠忌器。所以,美国在香港问题上态度虽然关键,但是制裁时很难痛下重手。

对此,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美国前高级贸易官员卡特勒所也认为(美国)要想找到既能伤害肇事者又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制裁办法,这很难做到。

再退一步说,就算美国制裁对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造成严重伤害,中国也通过港版国安法从美英手里拿回了香港实质治权,结束了香港二十多年在国家安全上的“不设防”状态,对比在经济账上的损失,与在政治账上的收益,中国还是赚了。

所以,在围绕香港交锋的中美双边层面,中国已经不忌惮美国,因为就算没有港版国安法,中美关系也没救了,反倒是其它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等,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对中国来说更为重要。

在特朗普开始意识到要和中国争夺“国际统一战线”,和中国打新冷战的情况下,争取多数西方国家不因港版国安法而倒向美国,从而导致中西方关系的广泛断裂,是比应对美国制裁更重要的大事。

早在几个月前,中美因为新冠肺炎病毒溯源激烈的争夺的时候,我就说撰文说明了欧洲在中美战略对抗中的重要性,它可以说是最关键的砝码。即便是无法争取其倒向中国,也要避免让他们一面倒向美国。

之前,对中国比较有利的局面是,除了美国与香港原来的殖民地宗主国英国,其它西方国家并不愿积极响应美国要求。

日本虽然反对出台港版国安法,提出希望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起草一份对港版国安法的联合声明,但其参与制裁的态度并不积极。欧洲多是以外交途径表示反对,希望通过对话解决。作为欧盟核心的德国和法国,在表示反对的同时,一直在是否采取相应措施上挣扎摇摆。

但是,经过美国施压或胁迫,同时在这些西方国家内部反对派与媒体舆论压力下,情况在最近开始出现某些不利变化。

英国现在不仅在香港问题上,在其它问题上开始明显一边倒向美国,加、澳、新等开始跟进,原来一直希望通过外交交涉解决的欧盟,也出台了针对性措施。日本也流露出想要加入“无眼”针对中国的倾向。

更令人警惕的是,7月30日欧盟又以从事网络攻击活动为由,决定对包括中方个人和实体在内的有关人员和机构实施制裁。这是欧盟首次针对网络攻击使用制裁工具,对象锁定为中国,此前只有美国找茬才用这样的流氓招数。

而一直和特朗普政府不睦、一直希望能和中国保持强劲经济联系的德国,也在今日宣布暂停和香港的引渡协议。

需要注意的是,在港版国安法与香港问题的认识上,中西方之间的认知存在原则性分歧。

中国认为,怎样治理香港是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预,立法解决香港国安问题是中央政府对香港拥有全面管制权的体现,与基本法并无违背。但西方却认为,虽然中国对香港拥有主权,但基本法规定中央政府只负责香港外交与国防事务,港版国安法是对基本法的僭越。

此外,在对香港宪制基础以及《中英联合声明》的认识上,中国认为,宪法和基本法构成了香港的宪制基础,《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份历史文件,在香港回归后已经无效。而西方却认为,《中英联合声明》不仅是中英两国政府之间的意向协议,更是经过两国立法机构审议通过并在联合国备案的国际法,是对两国政府都具有强制约束性的法律文件。

中西方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的认知分歧,既给了香港反对派联结西方反对国安立法的机会,也让美英从中抓住了煽动西方紧张与中国关系的机会,成为美国对中方新冷战的一部分。

围绕港版国安法,中美不仅在香港直接短兵相接,还在国际社会展开了激烈外交争夺。

几个月来,美国政要与两党议员,不断在香港等问题上做文章,除了出台针对香港的制裁措施,还在每个公开场合,不遗余力地用香港来挑动西方对中国的反对情绪。中国也对美国的做法进行了有力回击。

对中国来说,需要注意的是,一方面,西方对香港问题的基础认识普遍与美国较为一致,对香港也多保持同情态度。另一方面,他们又认识到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大多不愿涉入太深,不愿因此而影响和中国的经济利益联系,尤其像日韩德法等国。

所以,把握西方这种矛盾心态,多做沟通说明,避免对立冲突,在敢于表明立场的同时,维持好与多数西方国家的关系,不让香港从中西方联系的结点,变成对峙断裂的起点,是一件极为重要的大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