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以来政法改革三步走

2020-07-31 16:33

事实上,政法系统的改革或整顿并非始于今日。政法系统改革一直是中共改革的难点,外界的诟病非常多。十八大以来,中共在政法领域进行了多次“刀刃向内的改革”,具体包括三个节点。

第一个节点是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部署,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个现代化”命题,其中明确政法领域的改革目标就是推进政法工作体系和工作能力现代化,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政法制度体系。具体方面,十八届三中全会废除了劳教制度,提出行政执法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社会治理体制改革。经此改革,中共已将此前的司法体制改革扩展到政法领域的全面深化改革,从法院、检察院集中改革向政法委、公安、国家安全、司法行政等部门全方位改革拓展。与此同时,各地纠正冤假错案的工作也在同步在进行。这次会议之后,中共开始全面加强各级党委尤其是中央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也在2014年1月改名为“中央政法工作会议”。

第二个节点是以全面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对中共加强政法工作的领导进行了明确的规定,细化了对行政执法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社会治理体制改革、政法职业管理制度的改革细则。比如,“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探索建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推进法治专门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等。此时,随着周永康的落马,清除周永康遗毒也正式全国推行下去。

第三个节点是2018年2月召开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对中共加强政法工作的领导、政法机构改革、跨军地改革作了顶层设计。具体措施包括组建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加强中共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在党委政法委改革方面,不再设立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及其办公室、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将综治、维稳职责和反邪教部分职责交由党委政法委承担;在公安改革方面,将公安部的出入境管理、边防检查职责整合,建立健全签证管理协调机制,组建国家移民管理局;在司法行政改革方面,将司法行政部门和政府法制工作部门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司法行政部门。与此同时,中共掀起全社会的“扫黑除恶”行动,清理政法领域内的腐败。自此,一场系统性的政法领域机构改革大幕拉开,呈现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

2019年1月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通过了《关于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的实施意见》和《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正式将这几年改革成果以党内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其中最明确的原则是确定了“党中央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习近平在会议上提出了加快推进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加快推进政法队伍革命化、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再次对政法改革加码。

习近平上任这八年来,一方面清理政法领域的腐败,另一方面重组原有的机构体系,强化了中共中央对政法领域的领导,并发动自上而下的全方位的政法改革。而这次被冠以“延安整风”的政法大整顿,应是中共政法改革行动全方位的落地,既有对“周永康遗毒”和“害群之马”的继续清理,也有强化中央权威、提升政法现代化治理能力的内在要求。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