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确定南海立场,拒绝与美国同流合污

2020-07-30 20:00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不断搞事儿,无形之中牵动了许多国家。日本、澳大利亚等传统意义上的“美国盟友”们,纷纷出来战队,表明自己的态度,甚至还与美国军舰一同前往南海进行颇有针对意义的联合军事演习。

       

(图源:维基百科)

 

可在美国的那一大群所谓的“盟友”中,却有这样一个国家,挺直了腰板站出来公开反对美国,这个国家就是菲律宾。

 

当地时间7月27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第五次国情咨文中强调:南海问题只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而非战争。

 

不仅如此,杜特尔特还严厉拒绝了美国希望在菲律宾建设军事基地的愿望,理由是菲律宾承担不起战争的代价,如果在菲律宾建设美军基地,一旦打仗,很可能会给整个国家带来灭顶之灾。

        

(图源:菲律宾新闻部)

 

其实,这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菲律宾既不想通过战场解决南海问题,不想让美国在自己门前舞刀弄枪,也不想给美国当替罪羊,与美国一起卷入战争。

 

菲律宾作为南海周边的国家,一旦大国之间发生冲突,菲律宾不论站队哪一边,都无法避免卷入战争,甚至是给大国当炮灰的现实。

       

(图源:谷歌地图)

 

所以说,在南海问题上,菲律宾不会选择站队,而是会尽可能的保持中立,避免战争在自己家门口爆发。


(制图:马克)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也是菲律宾无法逃避的现实,那就是此次的新冠疫情。

       

(图源:头条疫情地图)

 

受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菲律宾自从进入7月份以来,新增确诊人数已经开始出现显著的增高,在疫情方面,虽然美国的确诊人数是世界第一,但作为“小弟”的菲律宾显然并不想依靠美国来帮助自己渡过难关。

       

(图源:头条疫情地图)

 

同样是在7月27日的第五次国情咨文中,杜特尔特表示,他最近已经向中国提出了请求,希望能让菲律宾成为首批获得中国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的国家之一。

 

杜特尔特在讲话中承认,因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包括菲律宾在内的每个国家都处在艰难时刻。他说道,“我们让国家繁荣昌盛的梦想,突然被一种大流行病毒扼杀了。没有一个国家能幸免。富人和穷人都不能幸免于这种致命疾病的袭击。但不要绝望!疫苗已经指日可待,吞噬了我们数千条生命的病毒迟早会被埋葬!”

       

(图源:菲律宾新闻部)

 

杜特尔特还补充说,“如何从生产商或其他政府那里获得疫苗,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因为这是全球性的需求,每个人都会争取。”

 

面对菲律宾的求助,中国也做出了回应,表示愿意在疫苗方面优先考虑菲律宾的需求。

 

所以,在此次南海问题上,菲律宾很大程度上并不会站队,至少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菲律宾还是会继续保持中立。

 

 

面对美国在南海的步步紧逼,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今天我们继续在南海问题上进行历史考证,用事实说话,让历史告诉未来。

 

1988年1月14日,中国用于建站的部分施工器材已陆续运上永暑礁,其后数天,越南军队在抢占了附近几座岛礁后,于1月31日派出2艘武装运输船,满载着建高脚屋的各种器材,直向永暑礁开来,企图抢占永暑礁。

              

此时,我人民海军编队先后进驻南沙群岛南端伊庆群礁的华阳礁、中部九章群礁边缘的赤瓜礁和东门礁,郑和群礁西南的南薰礁,北端中业群礁西南的渚碧礁,以及东门礁。担任警戒任务的我人民海军护卫舰编队发现越南舰船后迅速迎面拦截,越南海军被迫放弃抢礁行动。

 

2月,在我人民海军舰队的保卫和警戒下,中国海上施工部队在永暑礁正式开工建设第74号海洋观测站。

              

3月14日,人民海军到南沙群岛九章群礁海域巡逻,并在赤爪礁建立观察点,遭到越南入侵舰船的寻衅攻击,人民海军坚决予以还击,捍卫了祖国的主权和尊严。

 

3月14日6时,越南海军604号运输船放下一条木船装载着全副武装的越军和构筑工事用的材料,强行登上赤瓜礁。至7时30分,越军上礁人员共43名,并在赤瓜礁北侧插上2面越南国旗。

 

我人民海军在用高音喇叭对越军喊话的同时,502舰组织33人上礁,531舰组织25人上礁,登礁总人数增加58人。

 

在赤瓜礁上,礁盘北边屹立着守护五星红旗的58名中国官兵,礁盘东边站着看守越旗的43名越南官兵。双方在相距210米的礁盘上对峙着。

             

8点10分,双方发生肢体冲突。8点47分,越军率先开枪,我一名战士受伤,海上自卫反击战随即打响。我人民海军舰艇消耗100毫米炮弹285发,37毫米炮弹266发,击沉越船2艘,重创越船1艘,俘虏越军40多人,其中中校军官1人。越船伤亡约400人。中国舰艇仅1人轻伤。


战斗中,中国参战官兵坚决贯彻最高统帅部关于南沙斗争的指示精神,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不打第一枪,如发现敌占我岛屿,强行将其赶走。南沙斗争既是军事斗争,又是政治斗争和外交斗争,要严格掌握政策。这是自中越海军西沙之战后(前西贡政权)两国海军的第二次交锋。这场惊心动魄地战斗,仅仅进行了不到28分钟,中国海军大获全胜。

 

3月16日,我外交部就3·14赤瓜礁武装冲突发表谈话,对越南当局蓄意在南沙群岛海域挑起武装冲突深感遗憾。至此,中国大陆实际控制了7个礁盘:永暑礁、赤瓜礁、东门礁、南薰礁、渚碧礁、华阳礁、美济礁。中国台湾实际控制的岛屿共两个:太平岛和中洲岛。

 

4月13日,中国七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关于设立海南省的决定》和《关于建立海南经济特区的决议》,26日,中共海南省委、海南省人民政府正式挂牌,南海诸岛归海南省管理。杜文灵接替黎笋担任越共总书记以后,河内领导层制定了一条“北边停战,南边急进”的战略方针,即在北边越、中边界同中国停止冲突,缓和两国关系,在南海趁机急剧占领南海各岛礁。

              

7月21日,外交部就苏联和越南签订的所谓《在越南南方大陆架合作勘探、开采石油和天然气协定》发表声明,重申了中国的一贯立场。

 

同年,马来西亚副外长阿杜拉说:“这些岛礁是在马来西亚的主权之下,马来西亚过去已重申其管辖权,它们是在马来西亚的大陆架之内。”也就是说马来西亚是基于这些岛礁位于马来西亚单方面所声称的大陆上而提出主权要求,以大陆架延伸作为其对岛礁声称的依据,这明显违反了“陆地赋予海洋权利”的国际法原则。在南沙群岛这些长期高出水面的岛礁引起争议的不是划界的冲突,而是主权的归属,故以“自然延伸”原则提出主权声称,不仅不符合国际法的领土取得方式,而且使主权纷争更趋复杂化。

 

1989年7月,越南国会通过决议,将我南沙群岛划入其庆和省,动员各省分工包建我南沙岛屿,在这些岛屿设立“科技综合经济区”。

 

8月,中国永暑礁海洋观察站落成,赤瓜礁、华阳礁、南熏礁、渚碧礁、东门礁等礁盘高脚屋和主权石碑落成。 

           

同年,越南占领南沙群岛李准滩、西卫滩、万安滩,共3个岛礁。

 

1990年,文莱公布了一幅有关沿海管辖和主权的新地图,向马来西亚对南通礁的要求提出了挑战。

 

同年,马来西亚将中国1987年建立在南通礁上的一块石制主权碑移走。马来西亚外交部称,1986年占据安渡滩后,到1990年该礁上有20名士兵驻守。南通礁上有一方尖碑形状的航海灯塔,据说由马来西亚维护。

 

1991年4月,西沙永兴岛机场竣工。

        

(图源:GoogleMap)

 

6月7日,我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发表谈话,申明“我国一贯主张用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而且主张共同开发,这符合有关各方的利益。”目前,我国对南沙群岛的立场是“搁置主权、共同开发”。希望有关争议方按照有关国际法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基本原则以和平方式解决争议。

 

由于南沙问题涉及历史、法律和现实问题较多,较敏感和复杂,所以,中国希望国际社会、某些大国或某些国家集团不要以任何方式介入争议,或采取任何不利于地区和平与稳定的行动。

 

9月16日,马来西亚宣称将在其占领的南沙岛礁上建筑飞机跑道,还从本土运输泥土扩大其所占岛礁,建设成观光旅游点。1983年和1986年期间,马来西亚先后占领了弹丸礁、南海礁和星仔礁。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