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进万亿俱乐部?过河就行了......

2020-07-28 14:51

前不久,各地一季度经济数据陆续公布,山东省济南市在财政、金融、进出口等方面表现抢眼。

 

济南1-3月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6.6%,比前两月提高4.3个百分点,在全省和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在第1位;正在着力发力的制造业板块,表现相对稳定;济南还是疫情期间最早推出消费券政策的城市。

 

2020年5月26日,航拍济南市中区。

 

为了实现“万亿俱乐部”目标,济南市计划安排重点项目270个, 1.38万亿元的总投资额是近年来投资力度最大的一年。

 

此外,济南携河北跨、合并莱芜、搬迁济钢,高标准建设中央商务区、快速推进新旧动能转换,这一系列举措向外界展示了济南“做大做强省会”的决心,省会龙头加速扬起、城市影响力显著提升。

 

曾长期被诟病为“大省份小省会”的济南,能够取得如此成绩实属不易。

 

如今济南的雄心勃发,其勇气来自哪里?它的未来又将如何?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 

 

文 | 白羽   来源:瞭望智库(zhczyj)

 

1

北跨黄河17年

 


 

1855年8月,黄河在河南兰考北岸铜瓦厢决口。

 

肆虐的洪水先向西北奔涌,再“转战”东北方向,后从山东大清河多路而出涌进入渤海,结束了700多年的黄河由淮入海历史。

 

2020年6月25日,济南黄河泺口,上游汛期临近,工人用机械拆除黄河浮桥。

 

济南与黄河相伴的故事由此开启。

 

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名城多依附大江大河而建,因为河流不仅带来丰富水资源、廉价便利的水路运输,开阔的水面也有利于城市建设布局和天际线的展现。

 

然而,黄河是个例外。

 

浑浊的河水、高出地面的河面、频繁断流的河道、雨季泛滥的水患,都让济南“望河兴叹”。这座城市只能侧卧于黄河南岸向东西两侧延伸。

 

狭长的城市布局带来显而易见的问题:交通拥堵、城建局促,人口分布不均,产业布局不合理……随着小浪底水利工程投入使用,黄河下游频繁断流历史结束,北岸泛滥的水患威胁消弭,从那时起,“北跨黄河”的梦开始在济南人心中萌动。

 

但是,如何渡河?长久以来,济南束手无策。

 

2003年,为解决济南老城区拥挤的问题,山东省批准济南总体框架规划,城市空间发展战略为“东拓、西进、南控、北跨、中疏”十字方针。

 

 “北跨”只停留在规划中。

 

交通是第一大障碍。1982年建成通车的济南黄河大桥,设计载荷小、收费高,严重制约两岸经济交流与融合。

 

另一大障碍来自土地。实施“北跨”战略、建设新城区和大举招商,都需要大量土地作为载体。但黄河以北90%的土地是耕地,商业开发受到限制。

 

为了跨过黄河、解决交通短板,2017年年底,“三桥一隧”项目陆续开工建设。“一隧”是济南黄河隧道,“三桥”为齐鲁黄河大桥、凤凰黄河大桥、石济客专公铁两用桥。中远期,济南将再研究规划建设12条跨黄桥隧,最终形成26座跨黄通道。

 

此外,论证多年的济南地铁也有了实质性进展。与跨黄交通工程同步推进的是产业布局。先行区以科创研发、高端制造和现代服务业为主攻方向吸引不少重大项目落户。

 

与此同时,济南区域调整动作频频:2016年12月22日,章丘撤市设区;2018年8月16日,济阳撤县设区;2019年1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山东省调整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撤销莱芜市,将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

 

一系列的区划调整,为济南拉开了全新的发展格局。

 

2019年3月31日,《济南城市发展战略规划(2018-2050年)》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规划形成“一体两翼多点”的空间格局。

 

其中,“一体”为泰山和黄河之间的济南中心城区;“北翼”为黄河以北的北岸先行区,突破了黄河的限制,对接北京、雄安;“南翼”为泰山以南的莱芜区和钢城区,突破了泰山(包括齐长城)的限制,对接泰安曲阜,辐射鲁中南。

 

这让济南迈入了山、河时代。

 

北跨黄河、南越泰山,曾经受制于山河地势而委曲求全的济南,前途似乎豁然开朗。

 

全新的舞台已经搭好,那么唱戏的主角们在哪里呢?

 

2

产业之变

 


 

2017年6月29日上午9时17分,济钢3200立方米高炉1号和3号出铁口顺利出完最后一炉铁水,拥有59年历史的济钢全线停产。

 

这是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和产业升级的标志性事件。

 

长久以来,济钢搬迁一直是济南市民关心的话题。

 

2015年,济南打响了三大攻坚战:治霾、治堵、脱贫。从这一年的效果来看,治霾成效依然不明显,污染背后实则是产业结构矛盾突出。

 

济钢为济南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但当前,在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大背景下,物流成本高、环保压力大等矛盾凸显,产能调整已是势在必行。

 

改建完成的原济南钢铁集团第二工业区中型轧钢厂老厂房,老建筑和新元素完美组合,变身济南CBD文化服务中心。

 

2016年8月31日,山东省政府正式批准《济钢产能调整和山钢转型发展工作总体方案》,明确了济钢产能调整的目标任务及人员安置、资金需求、社会职能移交等工作要求。

 

根据规划,济钢将在现有非钢产业和优势资产基础上,以城市服务业、现代物流业和存量资产盘活为依托,做优做强现有优质产业,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未来济钢将只保留城市服务、商贸等业务板块,不再保留任何钢铁产能。

 

济钢搬迁是济南推动产业调整和治霾的一个缩影。

 

据统计,2017年,济南取缔“散乱污”企业5367家;2018年,济南已关停粗老笨重、“两高一低”企业407家。

 

与此同时,济南在高新产业不断加码,设立了规模超过2500亿元的新旧动能转换基金,推出35条“一次办成”改革措施,并公布了市级政务服务事项清单,包括“零跑腿”事项168项,“只跑一次”事项948项,“你不用跑我来跑”事项49项。

 

日益优化的营商环境为济南的经济社会发展疏通了“堵点”,新旧动能转换步子不断提速。

 

而面对济南营商环境存在的问题,政府领导班子展现出“铁腕”,曾经一次问责30起“不担当不作为”事件,问责155人。

 

在这样的强力推动下,济南“一次办成”改革、“五减改革”持续深化,“秒批秒办”“极简审批”全面推行,“拿地即开工、建成即使用”成为全国模式,企业开办时间压减到最短28分钟,出口退税实现“即办即退”,政府回应指数位居全国第三、营商环境指数位居全国第七、政商关系指数位居全国第九,“在泉城·全办成”成为济南的一张名片。

 

自2017年以来,济南的主要经济指标增幅在全国副省级城市和山东省内均名列前茅。此外,举全市之力打造高标准中央商务区,在西客站片区规划建设100平方公里的央企总部城,在新东站片区规划建设100平方公里的省企总部城,沿经十东路规划建设100平方公里的齐鲁科创大走廊……

 

2018年,市场主体增速由全省第16位升至第1位;完成金融业增加值831亿元、占全市GDP比重10.6%,实现税收收入144亿元,均居全省首位;济南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制造和高端装备两大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双双突破3000亿元,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占据山东省半壁江山。

 

2019年,规模以上工业高技术产业实现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1.9%,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21.6%。大数据与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产业营业收入分别增长12.1%、9.1%。

 

2020年一季度GDP数据,以现代互联网信息技术为支撑的新兴服务业表现活跃,一季度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138.77亿元,增长16.1%,向上拉动GDP增幅1.1个百分点。

 

3

雄心勃勃

 


 

2017年2月,山东两会现场,时任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就拿出了这组数据,建议山东举全省之力实施省会战略,进一步支持济南发展,“济南好,大家好;济南强,山东强;济南隆起,全省受益”。

 

全力支持把高端要素向济南集聚,在规划编制、政策实施、改革试点、资金扶持等方面给予倾斜,把大项目、好项目多放在济南;全力支持济南加快城市基础设施,特别是重大交通设施建设;全力支持济南加快产业转型升级,补齐发展短板。 

 

一时间,舆论大哗。

 

济南作为省会城市“首位度”在省会城市中排名靠后,山东作为经济强省城市经济“群山无峰”,这是事实。

 

有人认为,济南想把自己做大做强、提高“首位度”,我们应当乐观其成,但这恐怕要立足于“自立自强”。

 

但这次济南并没有被舆论干扰,而是一如既往按照自己的节奏往前走。

 

2019年这一年,“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表述首次被写入济南市政府工作报告。

 

同年3月5日,中国政府采购网发布了“济南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济南市创建国家中心城市战略路径研究及其相关服务项目公开招标公告”。半年后,一份《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必然选择》专题成果正式发布。

 

2020年1月5日,新一年第一个工作日。济南市委经济工作暨“四个中心”建设推进大会召开。济南宣布,未来三年冲刺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会上,《济南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指标体系》和《济南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同时发布,这是济南争夺国家中心城市的路线图。 

 

在《计划》中,济南开始拓展新的城市空间、谋划建设大都市圈,首次提出“率先在济泰同城化、济淄同城化和济南齐河全面融合等方面实现突破,推动建立济南都市圈市际联席会议制度”等一系列前所未有的举措。

 

按照该《计划》,“全面放开落户限制”“济泰(济南与泰安)同城化”“济淄(济南与淄博)同城化”“济南齐河全面融合”“建立济南都市圈市际联席会议制度”等一系列重大举措同时推出。

 

3月26日,济南市发布《济南市精准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政策措施(试行)》。济南市将打造“京沪会客厅”,建设央企和跨国公司基地,主动对接京津冀和雄安新区建设。

 

4月14日,山东省政府公布了2020年16市重点任务公开承诺事项。济南公开承诺的20项2020年重点任务中,第2项就提到了国家中心城市。为了争创国家中心城市,济南也开启了一系列抢人工作:1月份,全面放开落户限制;4月底,出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具体举措;5月,公布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施细则;6月1日,全面放开落户限制首日……

 

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引领济南都市圈一体化发展、创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根据规划,到2022年,济南争创“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取得显著成效”。由此拉起新一轮城市间综合实力比拼,更彰显出济南的“雄心”。

 

2020年,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济南全力推动复工复产达产作为重中之重,抢前抓早部署企业复工,密集出台惠企业17条、促消费15条、稳就业26条等一系列政策措施。

 

选派1090名机关干部下沉一线开展“四进”攻坚行动,精准高效帮助企业解决用工、原料、销售、资金、物流等实际困难,积极促进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企业复工率、产能恢复率均居全国主要城市前列,一季度多数指标好于全国全省平均水平,同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经济社会运行秩序加快建立。

 

2008年,《新周刊》曾撰文说济南:温吞、缓慢、内敛、保守。又说:“无亮点、无特色、无趣味,就这样不上不下,不好不坏,不吵不闹地苟且着,除了泉水文化和因夏雨荷而闻名的大明湖,文人墨客也找不到其兴奋点。”

 

12年过去,一系列动作表明济南不愿意再平庸下去,钝感下去,让人越来越兴奋起来……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