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卖成了,陆正耀“汽车帝国”没垮?

2020-07-23 16:37

自瑞幸咖啡股权被清算后,陆正耀手中另一重要资产——神州租车(00699.HK),也敲定了新买家。

 

7月20日,神州优车(838006.OC)宣布,此前最大潜在接盘方上汽集团终止神州租车收购交易,但已与北汽集团旗下相关子公司签订买卖协议,以每股3.1港元转让其所持神州租车4.4亿股股份,总价为13.7亿港元。

 

目前,双方正在进行股权交割。完成后,北汽集团将作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持股约21%,而陆正耀则不再持有相关股份。

 

此外,北汽集团还同神州租车另一主要股东Amber Gem(华平投资子公司)签订收购要约,计划同样以3.1港元价格转让后者不少于1.7亿股份,总价不少于5.3亿港元。不过最终交易是否成功,还受限于二者后续是否签订正式买卖协议等。

 

自4月份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后,“神州系”相关上市公司惨遭牵连,股价出现剧烈震荡。应贷款人要求,神州优车被迫出售神州租车股份,偿还部分借款。

 

作为陆正耀手中仅存的优质且有融资能力的资产,神州租车曾一度被看作未来其可以东山再起的基石,因此,陆正耀并不希望神州租车股权旁落他人。

 

但无奈,树倒猢狲散。

 

先是老朋友Amber Gem尽调后突然终止第二轮收购计划,后又遇北汽集团欲以8亿元抄底收购,再到上汽集团“截胡”后又迅速终止,三个月以来,神州租车竞购一波三折,最终以北汽集团拟花费约17亿元收购作结,这是陆正耀想要的结果吗?

 

最佳买家?

 

北汽集团最终定下的收购方案,几乎完全承接了当初上汽集团“截胡”时的方案。

 

最早披露出来6月1日北汽集团有意向接盘神州租车时,正值Amber Gem突然终止对神州租车的二轮收购。

 

华平投资选择终止协议,北汽集团则提出抄底方案:拟收购不多于4.5亿股(约占神州租车总发行股份的21.26%),按当时神州租车的股价计算,总价约8亿元。

 

谁知在后续推进过程中,7月2日上汽集团喧宾夺主,拟以3.1亿港元(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溢价33%)从神州优车和华平投资分别收购4.43亿股、1.70亿股神州租车股票,作价17.3亿元。

 

对此,有投资人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分析,“或许单从企业经营角度而言,神州租车自2016年后一落千丈,同时包括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差强人意,但其仍是现阶段国内租车领域市场份额占比最高的企业,且这个市场客观来讲并不小,由此,神州租车成为两大国企争抢的标的情有可原。”

 

直至7月20日,神州租车竞购又迎来戏剧性转变。神州租车照常转手,只是接盘人却换成了北汽集团。一前一后,北汽集团多花费近9亿元。

 

神州优车公告截图。

 

而上汽集团给出的放弃理由是,“交易双方原本计划在7月11日前后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但在谈判过程中,一些交割先决条件未能达成一致,主要是关于神州租车未来运营方面。”

 

这番话,颇值得玩味。

 

2014年,神州租车风光登陆港交所,印证了陆正耀通过疯狂扩张撑起资本神话的企业经营逻辑。自此,其便开始围绕神州租车相继布局神州专车、神州车闪贷、宝沃汽车等,打造一个集制造、购买、租赁、预定和金融服务的汽车生态闭环。

 

如今,故事刚讲到以收购宝沃汽车为典型、重新定义汽车新零售之时,却突遇黑天鹅,瑞幸咖啡暴雷,神州租车不得不卖而被迫中断。陆正耀如何甘心神州租车落入他人之手,毕竟,“放弃了神州租车,也就意味着神州系版图坍塌的开始。陆正耀想东山再起只怕更难。”前述投资人表示。

 

神州租车业绩不佳。

 

由此,上汽集团在公告中提及的,双方合作失败源于对神州租车未来运营的歧义中,是否正包括今后对整个神州系的运营规划,如即使神州租车转手,是否依然能够保持其在生态闭环内的协同作用呢?

 

这样看来,相比北汽集团,上汽集团确实不是陆正耀心中神州租车转手的更优人选

 

报恩还是迫于无奈?

 

神州系与北汽集团是老相识了,甚至有评论说,二者之间有“过命”的交情。

 

2018年底,陆正耀曲线收购福田汽车旗下宝沃汽车67%股权,而北汽集团正是福田汽车第一大股东。彼时,宝沃汽车作为福田汽车的一个大包袱,正严重拖累公司和集团的整体业绩。

 

据福田汽车发布的2018年财报,公司当年巨亏36亿元,主要原因便是2018年宝沃汽车业务受市场影响,广告费用增长而销量下滑,导致业绩同比大幅增亏。

 

而就在神州系接手宝沃汽车后的2019年,福田汽车立马扭亏为盈,实现盈利1.9亿元,个中原因也很实在:宝沃汽车于2019年1月不再纳入合并范围,使得同比大幅减亏。

 

帮助北汽集团卸下重担,再加之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与陆正耀还是校友,均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这无疑也使得二者的关系在外界看来更加亲近。此番北汽集团出手拿下神州租车,更有外界评论,这是徐和谊为报当年陆正耀接手宝沃汽车的恩情

 

但事实上,资本市场容不下那么多浪漫主义。

 

当初陆正耀通过中间人王百因成立壳公司长盛兴业买下宝沃汽车,三个月后再迅速以1.27亿元溢价将后者收入囊中,这中间留下的不只有浑水做空报告所指的利益输送,还有一堆未偿还的帐。

 

对此,陆正耀曾公开表示,神州优车是收购宝沃汽车的实际出资方,且为了此项收购“实实在在花费了40亿现金”。但实际上,钱并没能完全到位。截至目前,长盛兴业仍有14.8亿元收购尾款迟迟未付。今年4月,福田汽车才宣布该笔尾款延期至2020年12月31日。

 

同时,长盛兴业在收购宝沃汽车股权之时,承诺的三年内,偿清其拖欠福田汽车的46.7亿元股东借款,也在今年四月,由陆正耀以宝沃评估值约为40亿元的固定资产作抵偿,而抵债后剩余借款本金9亿元及利息则需在2022年1月17日之前偿还。

 

神州系与宝沃汽车渊源。

 

如今宝沃汽车才刚甩出去没多久,神州系的财务状况就因为瑞幸咖啡暴雷而捉襟见肘。

 

前述投资人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分析,“如果此时神州租车转入他人之手,基于宝沃现在的债务情况,陆正耀很难保住这个品牌,要么被低位接盘,要么破产重组,且宝沃本身的品牌知名度不高,前者可能性或许不大。”

 

为避免宝沃的收购案最终变成一笔坏账,北汽集团此时与陆正耀更像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由此,“花十几亿买下神州租车股份,既能帮助消化北汽集团新能源汽车产品的库存,也有利于未来北汽集团和神州优车一起盘活宝沃汽车。”上述投资人表示。

 

宝沃拖垮陆正耀?

 

事实上,陆正耀以神州优车买下宝沃汽车,原本是想讲一个新资本故事。

 

作为陆正耀汽车生态的最后一环,在还未完全受让宝沃汽车股权之前,陆正耀便高调召开发布会,卖力为投资者们描述汽车新零售的未来,足见其对这个项目的看重。

 

尽管接手时,宝沃汽车已连续亏损多年,陆正耀仍试图在其身上复制一个“瑞幸神话”。

 

首先,通过巨额补贴、洗脑营销、疯狂开店等方式让大众迅速对宝沃品牌有一定认知,再而,用“左手倒右手”的方式,让神州租车进行批量采购做大宝沃汽车的销量数据,最后,旨在推动神州优车继新三板挂牌后的二次上市。

 

宝沃汽车的“洗脑”广告。

 

截至2019年底,上述这一系列操作进行得还颇为顺利。

 

2019年2月28日,神州租车全资子公司北京神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与宝沃汽车签订框架协议,约定2019年2月18日至2019年12月31日之间,通过指定渠道购买2万辆宝沃汽车。

 

而据“棱镜”消息,通过对比神州租车2018年及2019年车队规模,以及采购金额等估算,神州租车2019年向宝沃汽车共支付约24.46亿元的新车采购款。

 

在此背景下,宝沃汽车2019年录得厂家销量共计5.45万辆,同比2018年增长65.58%,其中神州租车约占宝沃汽车同年销量的五成。

 

然而,“左手倒右手”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待神州租车需求被填满后,宝沃汽车便迎来断崖式下跌,再加上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前5个月,宝沃汽车累积销量仅为4500辆,仅仅是2019年一个月的水平

 

而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丑闻,成为压垮陆正耀的最后一根稻草。

 

“宝沃汽车这一步迈得太大了,从汽车零售商贸然切入到上游汽车制造端,投入极大,致使资金链紧张。其实单独就瑞幸咖啡而言,其有独立融资能力,融到的现金流应该足够其发展。由此,我猜测瑞幸造假的很大动机之一,可能正是为投入到宝沃汽车里。”前述投资人对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

 

最终,这场财务造假反噬陆正耀,神州宝沃资本局也由此分裂。陆正耀的资本故事还能续写吗?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