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公务员吸毒,这个国家怎么了?

2020-07-15 07:30

不久前,各国跟疫情抗争正酣时,埃及公布了其最近一段时间对国家国有部门公务员的毒品检测结果,2000名政府雇员的结果呈阳性——这意味着2%的公务员都吸过毒。


这个比例已经足够恐怖,然而这还是经过几轮的“预选”之后的结果。在第一次测试时,呈阳性的比例高达8%。虽然该数据与当今埃及人整体的吸毒比例(10.4%)相比略低,但考虑到公务员是一群国家机器的操作者,可想而知埃及民众的失望和埃及高层的紧张。


周边几个比埃及国土面积还大的国家

在人口上,却被埃及远远甩在后面

(埃及人口接近一个亿)

(图片:google /World Bank)


这个国家的成瘾性药物滥用,已经在经济困难的现实下达到了危机的程度。


 


更爱吸毒的埃及人


在埃及北部尼罗河左岸的吉萨(Giza)省,几乎任何一条人多的街道上都能找到瘾君子。


如果你走在路上,看到街边有三两个人歪歪斜斜地坐在地上或靠在墙角,脸上浮现出一种扭曲的紧张感,并且用充满迷惑的眼神一直盯着你(实际上不是在盯着你,但你就感觉他是在盯着你)——那么他多半是刚飞完,还没从云端下来。


当地人对此已是见多不怪了

(图片:Stanislavskyi / Shutterstock.com)


“那种感觉妙不可言,感觉生活的所有烦恼都已经不复存在,像在一个透明的仙境里飘荡,身体也充满了力量。”20岁的谢里夫如是说。


他是吸毒大军的一员,不过跟街边的那些衣着不整的瘾君子有很大差别:他家境殷实,还是个大学生,住在谢赫扎耶德市(Sheikh Zayed City)的高档社区,每周末会和朋友一起找个聚会场所嗨一下。


不过既然都是吸毒的,那就不分高下。这样的吸毒者在埃及有很多,不仅有男人,还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很多都是被男子“带进来的”。


3年前的新婚之夜,24岁的女子瓦法阿发现丈夫在往皮肤里注射一种东西——丈夫说注射之后能够非常快乐舒服,但她请求给自己也注射时丈夫却不同意。但几天后,经不住她常常哀求,丈夫还是给她也注射了。结果当然是一发不可收拾,她上瘾后每天拉着丈夫一起去买。


曲马多常见的是片状和注射液

在一些现状混乱的地区或国家

贫民窟中的孩子很多都是喝着

父母剩的“曲马多饮料”长大的

(图片:Anežka007 &LHcheM / wikipedia)


后来她才知道这是曲马多(处方药止痛剂,强效且有高度成瘾性)混合其余几种廉价成分的毒品,而曲马多是埃及最流行的毒品之一:据调查,埃及吸毒人群中,超过一半吸食曲马多,26%吸食海洛因,23.3%食用大麻。


虽然是廉价毒品,但危害却不会减少半分

(图片:Find Rehab Centers / flickr)▼


2018年初,埃及药物管制和治疗基金会的研究显示,埃及的吸毒率已经超过10%(960万人),是全球吸毒率的两倍。而其中,12-19岁年龄段的青少年约占10%,女性比例也空前的高,占到了27.5%。而在所有吸毒者中,约有52%以上集中在开罗和吉萨。


2017年,非法药物大概导致了137,000人死亡

其中59%的人还不到50岁

(图片@https://ourworldindata.org/drug-use)


“埃及年轻人(35岁以下)占总人口的40%,如果这么多人吸毒上瘾,将危及埃及的社会发展。”埃及预防和治疗成瘾中心主任说。


埃及人口结构

(图片来自:wikipedia@CIA)


毒品泛滥的加剧,除了危害吸毒者的身体健康,也加剧埃及社会的不稳定,与毒品有关的事故常有发生:今年年初,一名有吸毒前科的驾驶员在没有关掉引擎的情况下离开了火车,因冲突与同事打架,最终导致车祸,造成25多人死在开罗的拉美西斯站,法老落泪;不久后,一名吉萨北部的吸毒人员又因家庭冲突失手杀死4人,打伤数人,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这么好买,不买白不买


一个好端端的中东大国,怎么就变成毒品大国了呢?


说到头来,穷还是原罪。


根据埃及官方通报,2018年,埃及有32.5%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每天约1.45美元为基准)以下,比2015年的27.8%还要高,其中有6.2%的埃及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每天低于1美元)。而在该国聚集了这些穷人的超过1000多个贫民窟中,大开罗和吉萨的贫民窟的数量就超过500个。


有超过一半的人住在贫民窟中

这似乎已经是这个国家的稳定状态

(图片:Veronika Kovalenko / shutterstock)


住在这些贫民窟里的人,吃饱穿暖是毕生的追求,能够娶妻生子的那绝对是被真主钦定了。他们中的很多为了吃饱饭、养家糊口,被两三份工作牵着鼻子走。极端疲惫之下,很需要能够让自己振奋起来坚持工作的兴奋剂:据统计,这些吸毒者中,有24%是驾驶员,20%是体力劳动者,吸毒理由是“希望自己打起精神工作”、“累到心情太差,需要调节” 。


低级工种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能挣到吃饱穿暖的钱

而廉价的“兴奋剂”恰好能保持精神高亢

(图片:Alex83 / Shutterstock.com)


显然,对于这些底层无权无势的人来说,毒品的“易获得性”和“价格便宜”就显得尤为重要,这时最受欢迎的曲马多就该出场了:因为它不仅便宜——每条(12片)约30到40埃及镑(1.8至2.5美元),在非常贫困的地区,每片只需2到3磅(0.12至0.19美元);而且还特容易买到。


即使是收入很低的人

也有能力买上几片得到片刻的高潮▼


尽管根据埃及法律,它只能凭处方购买,药剂师若被发现直接售卖会面临长达25年的监禁。但瘾君子们表示,这种限制被广泛无视。你只要走进开罗市的一家药店说要买曲马多,他们就会拿给你,卖光了的话甚至会提供同样能够成瘾的替代品。


即便在监管严格的时期,瘾君子也有办法。只要假装出现背痛、腰痛等运动损伤,同时咨询多位医生,再获得好几种不同的止痛药处方,就能去不同的药店使用这些处方开药。真是过于机灵。


大多时候,药店的人心里也清楚

不过赚钱的生意谁也不想拒之门外

(图片:ChameleonsEye / Shutterstock.com)


有时候正规渠道管得严了,还可以去黑市买。


即便已近黄昏,但吉萨市的一条黑市小街上依旧人头攒动,热闹得像十天没开市似的。药贩子吆喝着瘾君子才懂的暗语,翻译后大意是:你们排好队,买曲马多的人靠左、买海洛因的靠右站。


在这里,不仅曲马多量管够,还能买到大麻,摇头丸,冰毒等多种毒品,而这些毒品的最大来源,就是走私。


根据埃及民意研究中心运营主任的说法,该国的非法毒品贸易去年达到了4000亿埃及镑(约合220亿美元),已经相当于国家预算的一半。


而近些年埃及的GDP不增反降

一人均就更少了

(图片:google /World Bank)▼


但想要打击毒品走私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无论他们是从红海还是地中海,或是加沙地带与该国之间的边界入境,都存在众多监管难以触及的地区,来自东南亚,中亚,西非的毒品总能找到一条上岸之路。


同时,根据《 2016年国际麻醉品管制战略报告》,埃及不仅是毒品流入地,也是从非洲到欧洲的跨国毒品运输的中转站,谁都想在这歇上一脚,夹缝中也难免有毒品留下来,自然能保证充足的供应。




埃及政府:太难了


针对自己国家毒品泛滥的现状,埃及政府煞费苦心,在打击毒品走私上下了不少功夫,寄希望于切断供应。虽然希望渺茫,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据统计,警方每年平均破获200例与毒品有关的案件。


如今年4月,埃及海军在红海沿岸的一艘船上查获超过2吨海洛因和99公斤冰毒,并逮捕7名外国嫌疑人。案件声明表示,2名埃及人与7名外国人合作,试图向埃及境内走私黑市价格超过20亿埃镑(约合1.15亿美元)的毒品。


官方对毒品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

如果经济可以同步逐渐变好

禁毒效果也会事半功倍

(http://english.ahram.org.eg)


另外,为了防止毒品腐蚀国家核心,埃及还与今年年初发布一项总统令规定,社会团结部的药物控制和成瘾基金会(FDCTA)将开始对政府公务员进行药物成瘾筛查,如果发现政府雇员为阳性,他们将被送往行政法院并接受法律程序审查,最终面临被解雇的可能。


而针对普罗大众,官方的主打措施就是呼吁大家远离毒品、帮助戒毒。


去年3月底,FDCTA发起了“拒绝毒品”运动,邀请埃及足球巨星拍摄视频呼吁戒毒、谴责吸毒;埃及政府还致力于扩大戒毒中心的数量,最终使之覆盖每个省,免费帮助前来寻求帮助的人。为了让求助者安心,FDCTA法律顾问表示,“根据规定,任何主动寻求帮助戒毒的人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FDCTA发起了“拒绝毒品”运动

邀请埃及著名足球巨星拍摄视频呼吁戒毒

希望能引导青少年远离毒品,有对毒品说“不”的意识

(图片:twitter@Mohamed Salah


这种措施果然有效,2018年,该机构为为11.6万余人提供了治疗,比2016年提高了20%以上,求救的青少年比例提高了4%。


不过在女性吸毒者比例增加的同时,戒毒中心对女子却不是那么友好,目前戒毒康复中的男女比例平均约为15:1


至于原因,保守社会对性别的偏见是最主要的,正如戒毒所专家所言:“对女性吸毒者来说,吸毒带来的污点要比男子大得多,甚至会嫁不出去。如果某个家庭有女性瘾君子,他们通常对此感到丢脸,不承认也不会寻求帮助。万一被发现,家庭为其付戒毒费用的意愿低于男性吸毒者。”


虽然不会受到法律的追究,但人言还是可畏的啊。




埃及政府这边在为了遏制毒品问题煞费苦心,那边还有烟草商人联合推动大麻合法化,认为这些合法化既可以减少帮助管控毒品,也可以帮助国家发展经济。


开罗和吉萨烟草商人协会负责人说:“对毒品销售征收10%的税,每年可以为国家带来50亿埃及镑的收入。”


但是实际效果是不是这样就很难说了,毕竟已经在大麻合法化了的加拿大,如今毒品黑市活动依旧火热不减。



参考资料:

https://www.arabnews.com/node/1254306/middle-east

https://www.arabnews.com/node/1471056/middle-east

https://www.voanews.com/middle-east/egypt-third-population-lives-poverty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gypt-drugs/egypt-says-cheap-new-drug-strox-threatens-its-youth-idUSKCN1NP1TH

https://www.middleeasteye.net/features/hidden-hell-growing-crisis-female-drug-addiction-egypt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