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小镇独山县如何烧掉 400 亿?

2020-07-14 10:28

2019年12月,贵州某县花了人民币22亿造了一座紫禁城,轰动一时。

这个县就是独山县,贫困县,烧钱盖了一堆房子,大约人民币400亿。

2020年7月13日,《观视频工作室》发布一部影片爆红。

片名是《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

当天下午,独山县回应舆论表示,部分资料正在核实,部分则不正确。

知名财经博主@饭统戴老板 幽默表示,可以让茅台为贵州还钱,因为贵州省持有茅台超过六成的股份。

而国有企业当然能帮地方政府还债,前提是有想要还。

今天网上有一个视频很火,是观视频工作室出品的《马前卒暴走,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建议大家都看一看。

我看完之后的第一个感受是,不寒而栗:地方官员在晋升竞标赛中,对于政绩的疯狂执念。

主角独山县,是中国贵州省最南端的一个小城,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这里有一半人口是农村户口,人均可支配收入10565元/年。也就是领导人所说的“六亿人月收入不足一千元”的现场。

但是2010年独山来了一位潘书记,在任八年时间,独山驶上了一条狂飙突进的举债之路,“布达拉宫”、“紫禁城”遍地开花……

负债400亿元最后,独山县留下了一大堆烂尾工程。每年光利息就高达40亿元!而县里的财政收入,一年也才10亿元。

就算不给公务员教师们发工资,35万独山人可能也要花半个世纪才能还清。

这笔钱,到底花在了哪里?

01

独山号称是贵州的南大门,西南出海大通道的必经之路。

既然是一省的门户,自然得有门面的样子。

一进县城,巍巍壮阔的南城门映入眼帘,让你秒回千年前的中国。

▲来源:观视频工作室 下同

接下来是横跨六车道的状元桥。

怎么样?有没有一种误闯百万大军营寨的雄伟感。这气势,恐怕连广州最有钱的猎德村之牌坊也抬不起头把。

状元桥是干嘛的呢?顾名思义,就是给状元走的桥嘛。

前两年,独山举办了一场万人空巷的仪式活动,四名考入清华、北大的学子骑着高头大马跨过状元桥。

▲众人夹道欢迎,仿佛看到了明天的二品巡抚。

7年前,独山县有8.68万贫困人口,占总人口大约28%。相当于每四个人里,就有一个挣扎在温饱线上。

在这样的基础上,独山还不忘满足当地人民对于精神生活日益增长的追求。

而且一出手,就是最高级别的享受。

瞧瞧这个博物馆。

防火防盗的金属门,保持恒温恒湿的设备库,精雕细琢的蟠龙雕……

一番捣鼓之后,终于让30多万独山人,有幸见识到了当今最顶级的仿真工艺。

甭管是哪里“出土”的,每一件精品,都能让你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浙江味。

02

你以为这就是全部吗?

不,刚刚还只是一道前戏。现在我们进入“烂尾工程”幻灯片大戏。

车速较快,请诸位一定要坐稳了。

吃西北风的百井楼。

停工的钟楼。

冷飕飕的黑神庙。

极度冷清的民国风情街。

这是独山版的“紫禁城”。据说造价22亿元,历时4年建成。如今颓垣败壁。

这是天下第一水司楼,楼高99.9米,共24层,造价2亿,如今一片荒凉。

名字听起来不明觉厉。

什么“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和“世界最大牌楼”。

只有走到身后时,来人才能恍然大悟——哇哦,原来是个酒店。

为了能够更好地观赏这个烂尾工程,当地还在对面建了一个可以移动的看台。

配合起这满目的蛮烟瘴雾,遍地的孤雏腐鼠,还真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现代科技,苗族风情、布依族特色,竟然能够在一种说不清的荒凉感之下完美融合,放全球来讲也绝对是罕有的。

不拍一部《妖兽都市》,实在对不起日本的川尻善昭大导演啊。

03

之前老有人说,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废墟。

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没来过我独山县。

投资2.6个亿的独山经开区大数据中心,方圆500米能撞见1个人,就算我输。

预计造价2个亿的香港科技城,里边空旷到能塞下一场奥林匹克竞赛。

预计造价6000万的法拉第磁电公司,老法要知道这破败景象,如今连棺材板都摁不住了。

还有建筑面积高达110万平方米的盘古庄,造价超过20个亿。

表面上看它是一个商贸城。

原先规划包含72个行业,有80栋商贸楼,600个广场商铺,商业街道长达足足36公里。如果开业运营,一天都走不完。

但是走进去品尝,你会发现这是一个杂夹着宗教符号,风水布局、民族文化的怪胎。你要说是接受外星人信号的秘密基地,我也信。

之前,独山县湘鑫食品有限公司投资2亿元人民币,牵头运营七十二行之一的副食品行业,想把它建成西南地区最大的“三农”贸易基地,面向东南亚地区的农产品集散地。

现在都杳无音信了。

独山还有另一个大手笔——面积相当于14个故宫的大学城,号称贵州省第一个县级大学城。

2013年启动的时候,预计投资135亿元,规划面积约1000万平方米,可以装入10万个在校学生。

当时说是签约了中央音乐学院,土耳其东地中海大学(中外合办,本科以上,全英文授课),北塞浦路斯国际大学(中外合办),英国赫特福德郡大学,北塞尼可西亚大学联盟, 葡萄牙阿威罗大学等国内外院校。

恕我孤陋寡闻。这些大学我一所都没听过。

 

 

最近记者去探访的时候,发现只有黔南师院独山校区、独山中等职业学校、湖南育才技工学校几所国内著名高校。

可惜啊,这些血统高贵的洋大学一所都没来,未能见识到我魔幻现实主义的大西南

报导称,由于大学城位置太偏,不好招生,有的学校入驻后又离开。

敢情独山拿出那麽多钱,就白白给你建个了一日游招待所?这不明摆着是欺骗刚感情嘛!

04

独山县人口倒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人口流失。当地人穷日子过怕了,领导想要跨越式发展,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这种心态我们能理解。

但凡事都有它的客观规律,再怎么样也不能盲目举债啊!

我算过一笔账。独山县金融机构吸收了78亿元的个人存款,平均下来,每个独山人的存款大概是2万左右,但是400亿的负债,摊到每个人头上就是11万左右。

这笔钱要怎么还呢?

独山县财政收入只有10亿元,但是光债务利息,每年就要掏出40亿元的真金白银。

▲来源 知乎:咚咚咚

据媒体报导,2010年至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沿海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江苏海安人的潘书记正是其中之一。

一开始大家还佩服他思路清晰,口才好,有干劲,后来慢慢发现他搞一言堂。为了大干快上,逐渐演变成了“全国最会借钱和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

2017年的时候,全县共有融资平台公司36家,其中,总资产规模达到60亿元以上的5家、30亿至60亿元4家、10亿至30亿元10家、10亿元以下16家。

“为凸显政绩,潘书记安排独山县8个乡镇每2个月轮流举办一次项目观摩会,每次花费在60万元至100万元左右”。

其落马之后,全县2526人被组织约谈。

当然,这里头的烂尾的工程,并不一定就会全部成为沉没成本。如果后来的班子,能够保养维护好,重新招商引资再利用,可能还能挽回一点损失。

这个活宜早不宜迟,再多些日子风吹雨打的,可能就真的一文不值了。当地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再出发,能用上多少就多少。

不过,独山县还是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第一,中国实行差别化的用地政策。我们的新增建设用地指标一直是向西部地区倾斜的。

沿海大城市的土地指标卡的死死的,西部中小城市反而比较宽松。这种理念有出于平衡主义的考虑,但也给独山县这样的小地方,一个大搞工程的指标空间。

大城市经济发展活跃,最需要土地来盖楼建厂,反而征地指标过少。这样做是不是造成“规模不经济”呢?小地方不发达,却给了大量用地空间,是不是会诱导执政者走上举债发展的道路?

决策者一定要明白,过度强调平均主义,反而可能会让贫穷的地方更加坠入深渊。

第二,基层一把手当上土皇帝,权力没有受到有效制衡,背后反映的是系统性问题,需要我们好好的反思。

这个是更关乎全局的问题。不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中国一定会有更多独山县这样的奇葩。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