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渐强 不能被美国摁在地上摩擦

2020-07-13 23:29

【鱼论】中国渐强 不能被美国摁在地上摩擦

该强硬的时候就强硬

该亮剑的时候就亮剑

该反击的时候就反击

该主动出手的时候就主动出手

打得一拳开 免得百拳来



傅莹:面对美方挑衅,中方应考虑“主动出牌”

傅莹傅莹

外交部前副部长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2020-07-13 08:16:09 来源:观察者网


【编者按:7月9日上午,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主办“相互尊重、信任合作——把握中美关系的正确方向”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等先后作主旨发言,观察者网也受邀参加此次论坛。

以下是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在论坛上的演讲全文。】


傅莹:

大家好!感谢邀请我参加这次线上讨论。非常高兴在线上与各位新老朋友相见。刚才听了王毅国务委员和基辛格的讲话,基辛格对两国关系的深情祝福打动人心。王毅国务委员的讲话有很多新意,包括对智库提出的一些研究的题目,例如关于两国合作以及管控分歧的清单等等,这些我们都需要认真思考。也希望在座的美方学者能够和我们一起,研究如何把王毅国务委员提出的要求纳入到合作项目的框架内。

时间有限,我直接谈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前面几位谈到的观点对我很有启发。现在,中美关系确实进入建交以来一个十分困难的时刻,有人甚至说是“至暗时刻”。我认为,可能还不是最低谷。观察白宫释放出来的一些信号,在大选前中美关系再出现新问题的可能性还是高度存在的。但我也注意到,在美国,各方对未来中美关系到底向何处发展有很多深入思考。刚才坎贝尔和陆克文都深入分析了这个问题。

观察美国对华态度的演变趋势,可以看到两个方向上的推动力:一股力量以华盛顿右翼或者可以称之为鹰派为主导,试图把中美关系推向对抗,持续推动“脱钩”,他们提出的中美关系方面的政策产生的作用都是减号,把中美关系往对抗的轨道上推,而且毫不犹豫,不考虑后果。任凭这股力量推动下去的话,中美关系进入恶性竞争的轨道恐怕难以避免。

所以,中方面临着如何作出回应的问题。他们往这个方向推,我们在和他反抗、斗争的过程中,也存在是否会加快这一走向和对抗的节奏的问题。从观察角度来看,是存在困惑的。

另一股力量是相对理性的,不主张放弃“有限接触”,督促中方修正自己。这个方向看似理性,但是顺此发展下去,不能排除美方会持续提高要价,将经贸、科技领域的“合规”压力外溢到政治和安全领域。刚才王毅国务委员也讲了,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上,双方应该各走各的路,不应试图去改变对方。

所以对中方来讲,21世纪的中美关系中,中方面临着一些大的问题需要把它想清楚,需要和美方探讨清楚。从中方角度来讲,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如何判断世界潮流?冷战之后我们对世界潮流的判断是和平与发展,这个潮流如今是不是改变了?是不是要变成冲突与对抗了呢?还是会继续和平发展?中国自身的发展是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这个进程如何避免被打断?王毅国务委员刚才也讲到,我们在自身发展过程中需要和平与合作的国际环境。如何保障这个环境?习近平主席多次提到,我们对世界未来的构想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在这条道路上有效开展国际合作?这些都是中国在21世纪历程中必须面对的大问题。而中美关系发展方向的选择将决定对上述问题的回答。

未来两国是继续在同一个全球体系内解决分歧,还是分道扬镳、剥离成为两个相对独立且又彼此连接的体系,各行其是?如果出现后一种情况,那也就意味着全球化的终结和现存体系的瓦解。我们经常听到欧洲、日本等“中间地带”国家的学者对目前的形势表示担心,加拿大大使也和我探讨过,大家都比较纠结,因为其他国家都不愿看到中美分裂,不愿世界分裂,不愿选边站队。他们希望中美关系能够在方向上有一个理智选择。刚才陆克文说到,中国人常说“正确的方向”,正确不正确是中国人的概念,关键是有利于大家的方向,其他大部分国家对中美关系现在的发展方向是担忧的,希望能够做一个更理性的选择。

中美关系未来比较好的前景是形成“竞合”关系,即大国良性竞争的新型关系,其中有竞争,但是可控,同时保持必要的合作。然而,目前美国官方层面这种意愿比较弱。美国人非要说竞争,中国人一开始不愿意接受“竞争”的概念,希望主导面应该是合作,这是中国人希望的,形成大国间的良性竞争与合作的关系。

但问题在于,尽管中国有这样的愿望,我们面对的美国的决策者以及国会释放的信号是,他们不愿意这样去做。那中国怎么办?我们认为应该做个理性的、有利于两国人民、有利于世界的中美关系的方向选择。如果美国不愿意这样选择,我们怎么办?这是个大问题,我们想往这边走,美国人想往那边走。有没有办法说服美国,或和美国一起合作,能够走向“竞合”的方向?在今年美国大选结果出炉前的几个月,美方对华态度很难有积极的改变。

鉴此,中国需要对未来中美关系发展做认真思考和设计,主动提出能够维护中国根本利益、能够解决美方合理关切、同时也符合世界和平发展大方向的选择和方案。我提几点想法供参考:

第一,中方应该不仅仅对美方的挑衅做被动回应,要考虑主动出牌,推动在关键领域坦诚对话,彼此真正倾听,切实解决双方合理关切。

当然,我们采取主动,并不是说我们也要提出对抗,我们做出的选择,或者主动做的一些事情,首先要维护中国的根本利益,同时也要考虑解决美方的合理关切,还要符合世界和平发展的大方向。我觉得王毅国务委员提出的研究和制定拆解中美矛盾和问题的单子的建议是很重要的,我们都应该考虑一下。

从中方角度讲,我们应该主动提出在哪些关键领域进行坦诚对话,而且要认真倾听彼此,而不是事先就认为对方都是错的,自己都是对的,这样就会陷入无休止的辩论和辩解循环。要认真倾听彼此,要通过对话和谈判,加深对彼此的理解,要就行为边界和底线达成共识,对一些不可调和的利益分歧,做出必要的管控。

第二,刚才许多人谈到,现在海上安全问题比较令人担心。中国的军事力量、尤其是海军成长比较快,必然会引起各方关注。大家都想知道中国海军力量增长的目的是什么?要在世界上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所以,我们需要让防卫政策和目标更加透明,尤其对海上的诉求和利益边界要更加清晰,使各方切实了解中国军事安全的主张和底线,在此基础上加强危机管控机制建设,避免发生误判。我特别同意陆克文讲的,要有管控的手段和方式,因为现在双方近距离接触确实比较多,要避免发生误判的可能。

第三,面对后疫情时期的世界,我们需要尽可能多地开展协商,协助各国解决问题,多做“加法”,多“赋能”,承担合作型大国的责任。实际上,虽然中美双边关系紧张,但据我了解,专业界的协商、对话很多,这非常重要,我们一定不能阻碍他们,要多给予鼓励和支持。在全球层面,中美合作应该是全世界非常期待的,中美应该早一点开始探讨这个问题。

第四,要增强中国的国际形象,树立自己的形象意识,让世界多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和中国人的想法。我们有时听到一些批评或说法容易愤怒,容易生气,容易着急,其实这个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对中国不了解,我觉得这方面还可以多做一些努力。

刚才谈到关于美国是不是衰落的问题,美国现在有很多困难,无论是国内还是和世界的关系都处于调整阶段,它能不能调整过来,能不能恢复起来,这是美国自己的事,不是别的国家说什么能决定的。同时,中国国内也面临非常严峻的任务,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今年要完成脱贫攻坚任务,我们还在制定“十四五”计划,自身的任务非常繁重。中美两国在国内都有非常重的任务,我们没有必要相互“踩”对方,各自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同时相互合作,从积极的角度去帮助世界,这是我们两国应有的姿态。

最后,习近平总书记和美方已多次谈过,希望构建协调、合作、稳定的中美关系,这应该是我们讨论和推动中美关系最根本的指导。谢谢!


(文章根据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在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整理人:翟亚菲)



哈佛大学报告:

理解中共韧性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人民对政府满意度超过90% 

2020-07-13 20:32


“中国共产党受到了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根据哈佛大学最新的国际调查数据,中国民众对共产党的满意度超过90%。”7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华春莹在反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荒谬言论时,提到了一份哈佛大学最新的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Understanding CCP Resilience: Surveying Chinese Public Opinion Through Time),是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于2020年7月最新发布的。研究者在2003年至2016年间对中国城市和农村地区的各5000名受访者进行了8次独立的数据采集,并进行了超过31次的面对面访谈,以追踪中国公民在不同时期对中国各级政府的满意度。 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公民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尤其是内陆及贫困地区的民众的满意度提升较大。报告也同时指出,已经习惯于生活水平持续提高的中国公民期望这种改善继续下去,经济增长放缓和自然环境恶化可能会对中国民众政府满意度产生消极影响。

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公民对中央、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平均满意度是总体提升的。2003年,86.1%的民众对中央政府表示满意,但对乡镇政府的满意度较差;但到了2016年,对中央政府满意的民众比例上升到了93.1%,对基层政府的印象也得到了逆转,只有26%的民众表示不满。



不仅如此, 中国公民对于地方政府官员的印象也发生了改变。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基层公务员们“善良、博学、高效”。从2004年开始,每年有大约15%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在过去的12个月曾经向基层官员反映过问题,认为自己反映的问题“完全解决”的,从2004年的19.3%上升到2016年的55.9%。

报告也详细考察了中国民众对于政府三个关键政策领域的意见:公共服务、反腐倡廉、环境保护。

在公共服务提供方面,报告指出, 目前中国人均GDP是1978的60倍,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的差距也在逐渐缩小,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致力于建设为弱势群体提供保障的社保系统。2006年到2011年,受访者中的中国农村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比例从32%上升到82.8%,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比例从36.8%上升到71.3%。 报告认为,中国居民,尤其贫困人口政府在提供基本医疗、福利和其他公共服务方面越来越有效,尽管存在收入不平等和工作不稳定等问题,但大多数受访者认为,事情正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认为政府正在努力改善他们的物质福利。


这是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理县古尔沟镇丘地村,丘地村在2005年整体搬迁后,实现水电、畜牧、旅游产业齐头并进,2019年成功创建3A级景区,村民人均纯收入达24780元。(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摄)


在反腐倡廉方面,中国民众的满意度一度较低。2003年至2011年,民众的平均满意度仅为2.38,是所有绩效指标里面最低的。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以来,展开了中国当代最大规模的反腐败运动,数据显示,中国公民普遍对此表示支持, 2016年,71.5%的受访者表示认可政府打击腐败的努力,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控制腐败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事情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2018年3月2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会。会议经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


环境问题也是影响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的重要因素。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公民最关注空气污染,34%的人将其列为最重要的环境问题。其次是食品安全(19%)、气候变化(16%)和水污染(12%)。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2016年前后正是中国空气质量较差的时期。但当时, 中国公民对未来五年的前景更加乐观——43%的人预计当地的空气质量会变得更好。事实也的确如此,据生态环境部数据,与2013年相比,2018年全国首批实施新空气质量标准的74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下降41.7%;2018年338个城市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为79.3%。


2017年12月11日,西藏山南市乃东区颇章乡农民在雪村苗圃基地内为雪松除草。40年前,这里还是一座座裸露的沙丘,每逢冬春,“大风刮起,满眼黄沙”。(新华社记者 刘东君摄)


在报告的结尾,研究者指出, 到2016年,中国政府比过去20年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平均而言,中国政府提供的医疗保健、福利和其他基本公共服务比2003年开始调查时要好得多,也更公平。此外,在腐败方面,2009年至2011年满意度下降的情况被完全逆转。公众似乎普遍支持反腐运动。即使在环境问题上,很多市民表示不满,大多数受访者预计未来几年情况会有所改善。

但研究者也提出了警示,认为公民对政府绩效的感知是最真实的,中国民众已经习惯于生活水平和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的不断改善,各级政府在制定政策时,要更多考虑百姓的福祉,避免政策失当。

总体而言,这份报告虽然不乏西方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但还称得上是公正客观。相信随着中国环境治理的日益改善,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而那些20年前就叫嚣“中国崩溃论”的西方政客们,恐怕有生之年也看不到他们朝思暮想的那一天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