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田被捕,康美药业保住了?

2020-07-13 19:41

时隔近一年,康美药业千亿财务造假处罚迎来新进展。

 

7月9日晚间,ST康美(600518.SH)公告称,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家属的通知,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这是继2019年8月康美药业被顶格处罚60万元,马兴田和妻子许冬瑾分别处以90万罚款,及终身证券市场禁入后,证监会对造假上市公司直接控制人马兴田的刑事追责。

 

康美药业作为广东省直辖县级市普宁的优秀上市企业,曾一度以千亿市值及贡献普宁市1/3税收的好业绩,成为普宁乃至广东省医药行业的一张名片。

 

直到2019年康美药业承认近三年经营期间,财务造假逾千亿元,实控人马兴田多年来通过造假融资,再造假再融资经营企业的资本戏法被戳破后,市场才真正看清“大白马股”康美药业背后的真面目。

 

此番迟来的刑事问责,在外界看来,不过是“抓人保公司” 的常规举措而已。

 

马兴田必须承担刑事责任,得有人坐牢才行”,据财新援引一位接近广州市政府人士的话称,“稳住康美是因公司是目前中药领域重要的民企,要实现中药行业竞争中性,还要考虑背后200万药农。”

 

转移资产,仍掌握实控权

 

1967年出生于普宁碗仔村的穷小子马兴田,高中没读完就外出打拼,却一直混得很普通。直到后来遇见妻子许冬瑾,马兴田的人生迎来重大转折。

 

在许冬瑾父亲许德仕的帮助下,1997年,马兴田夫妻创办康美药业,短短四年间便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事实上,在康美药业2001年上市以前,整个公司都不能算做是马兴田的事业,而是岳父送给女婿的一份礼物

 

直到上市后,许德仕逐步退出公司经营,股份也改由老伴许燕君持有,马兴田才正式行至台前。

 

四年里,马兴田跟着老丈人学习了很多,这其中就包括如何搞好政府关系。

 

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

 

2016年11月10日,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受贿一案时指出,2000年,李量曾为康美药业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贿赂。

 

而过去5年内,尽管市面上不断出现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质疑声,但金融机构对康美药业的评级却出奇一致,平均每年买入评级的机构数超过总数的70%,这也促使康美药业的中小股东总数每年都保持在19万以上。

 

踩监管“红线”却鲜少付出代价,这使得马兴田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越发肆无忌惮。2016年开始,存贷双高、股东大比例质押、关联交易等问题在财报中展露无遗,直至2018年12月证监会立案调查,马兴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2019年8月16日,证监会出具调查结果显示,2016年-2018年,康美药业累计虚增营业收入206.44亿元,虚增货币资金887亿元,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亿元。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概况。

 

对此,马兴田似乎毫无悔意。2019年9月,就在上市公司一度处于退市危机时刻,且马兴田家族关联公司同时占用康美药业巨额资金的情况下,仍被曝斥资40亿元在云南拿地。

 

而这样做的底气恰恰在于,除马兴田本身及许冬瑾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已悉数质押套现外,自2018年康美药业因涉嫌财务造假股价闪崩之时,二人就进行了一系列资产腾挪,如将旗下手握多地项目和土地的“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控制权转移至女儿马嘉霖及大儿子马嘉腾手中

 

此次刑事问责,有广东司法界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马兴田是在深圳被逮捕,被同时带走的不止马兴田,可能接近十人。

 

而即便最终将迎来刑事问责,据《刑法》针对违规披露及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规定,马兴田最多被处以三年有期徒刑或拘役。而在此之前,马兴田早已于5月辞去上市公司相关职务,并增补马兴谷、马汉耀等“自己人”入主康美药业,保证未来对于公司的实控权。

 

据康美药业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马兴田目前仍拖欠上市公司94亿占用资金未归还,对此,马兴田承诺分三年还清

 

虽并未对该还款的可行性做详细解释,但以上市20年来康美药业合计融资金额,及马兴田家族多年来在资本市场参与运作的多个项目来看,94亿对马兴田家族而言应该并不是一个太难偿的数目。

 

盟友受罚

 

相比于老丈人经营企业时的狼性风格,马兴田带领下的康美药业早几年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并不出彩。

 

2006年以前,康美药业来自资本市场的融资只有IPO一次,实现着每年不超过20%的营业收入增长,股票价格也表现平平,在2015年7月还曾跌至最低点0.05元/股。

 

2006年,康美药业展现出“嗜血”一面,且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2011年间,康美药业分别通过增发、发行可转债、配股等举措累计融资逾67亿元,是过去5年的30倍。而公司的总资产也从2005年的7.90亿元增长到2011年的152.37亿元。

 

有了大笔资金支持,康美药业得以爆发式增长,尤其2011年-2012年增长率超过80%,营收分别为60.81亿元和111.65亿元,净利润也在2011年首次突破10亿大关。

 

而这一切光鲜的背后,都离不开一个忠实拥趸——广发证券。

 

广发证券最早与康美药业产生关联是在2001年,彼时,广发证券是康美药业IPO的主承销商及保荐人,但二者的关系并没能在康美药业上市之后马上取得重大进展。

 

直到2006年,广发证券再一次走到上市关口,其广发员工持股的深圳吉富因违反证券法需转让其所持的广发证券12.55%股权,马兴田抓住机会,迅速出手为广发证券上市扫清障碍,用关联公司名义受让深圳吉富6200万股,占广发证券总股本的3.1%。

 

至此,广发证券正式上升为康美药业的超级合作伙伴,为后者在资本市场上的融资一路护航。

 

即便在2012-2014年间,马兴田相继卷入多位落马官员的行贿案件,广发证券依旧坚定的支持康美药业,并帮助其在资本市场获取资金。截至目前,粗略统计自2006年-2018年间,广发证券共辅助康美药业完成融资逾330亿元

 

除此之外,马兴田家族公司与广发证券承销的多个项目合作密切,除了参与定增古井贡酒、歌尔股份、蓝盾股份等上市公司外,包括马兴田的女儿及大儿子初涉资本市场的首笔投资也均由广发证券负责。

 

另外马兴田旗下控股公司还持有广发证券股权,一度为后者第七大股东。

 

截至2012年6月30日,广发证券股东结构,图片来自网易财经。

 

在广发证券大力支持下,康美药业最后的辉煌定格在2018年5月29日。这一天,康美药业的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点27.99元,市值更是创下1390亿元的新纪录,稳坐全国医药股第二把交椅。

 

然而不过5个月,康美药业就因涉嫌业绩造假,股价闪崩。最终被证实,所谓“千亿市值”、“绩优白马股”、“医药新星”,不过只是一场惊天谎言。

 

这中间,广发证券有不可推卸的连带责任。

 

今年7月10日,广发证券收到证监会严厉处罚,除公司保荐业务暂停6个月,债券承销业务暂停12个月外,对14名在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中涉嫌违规的直接责任人及负有管理责任的人员,分别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10年至20年的监管措施,在此期间,被处罚人不得担任投行相关职务或履行相关职责。

 

除此之外,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中还牵涉到另一中介机构——正中珠江会计事务所。

 

据公开资料显示,正中珠江会计事务所作为广东省排名第一的会计事务所,自2001年起,连续负责康美药业年报审核工作18年,合计收取费用3235万,其中仅在2018年年报中,正中珠江会计事务所第一次出具非标审计意见。

 

如今,正中珠江会计事务所同样处于立案调查阶段,最终结果暂未出具。

 

康美不会倒?

 

自2019年8月证监会调查结果出具时,市场呼吁康美药业退市的声音便一刻也没有停过。

 

因三年造假逾千亿,康美药业五个月内从市值1300亿的白马股拦腰横斩,一年内彻底沦为资本市场的“过街老鼠”,至今股价仍在2.5元左右徘徊,市值仅剩120亿元

 

康美药业上市以来股价表现,图片来自雪球。

 

但即便扣除三年虚增利润,康美药业也未出现连续三年亏损,因此不符合退市条件。康美药业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2020年,康美药业因二度修正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报告,且每次均出现大幅变动,引发广东证监局对上市公司采取责令公开说明。

 

最终,康美药业2019年度经营亏损46亿元,比年初业绩预亏报告预计亏损额13.5亿-16.5亿元扩大三倍多,其中,有超94亿元资金被马兴田及其关联方占有。

 

尽管实控人马兴田及许冬瑾手中持有的康美药业股份,早已悉数质押套现,公司可能成为马兴田家族的一颗弃子。但康美药业相对于普宁市乃至广东省,目前来看仍有价值。

 

普宁位于广东省东部,1993年,因服装和医药贸易发达,普宁撤县立市,划归广东省直辖,揭阳市代管。

 

尽管隶属代管关系,但就揭阳自身的经济发展状况而言,对普宁并没能形成压倒性优势,后者自然也不服前者的管辖。再加之2012年财政权限独立,普宁就更瞧不上揭阳,只管铆足了劲发展经济,终于在2017年摘得广东省各县级市之首。

 

而这一切,最需要感谢便是曾经最让普宁骄傲的上市企业——康美药业。

 

揭阳总共有7家上市公司,光普宁就占了五家。而这其中,更是以康美药业贡献最为突出,其一家上市公司市值,巅峰时期相当于其他四家上市公司市值总和的近十倍。

 

“康美纳税额占普宁的三分之一、揭阳的六分之一”,这在当地是共识。2019年因康美药业暴雷,纳税额锐减逾10亿元,普宁市财政立马吃紧,当地政府不得不迅速发动“抢收”,补足缺口。

 

在他们看来,康美药业如今仅是在财务数据上造假,却并未发生药物产品类等安全问题,因此对品牌的影响有限。再者,作为广东省知名医药企业,康美药业在中医药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渗透率及整体影响力都还是显而易见的。

 

“最重要的是,康美的生产经营本身是正常的,这才是康美能否活下去的关键所在。”据业内人士早前透露,康美事件“在业内并没受太大影响”。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