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蒙越战争——第三次白藤江之战 | 中越情仇史33

2020-07-10 14:44

|中越情仇史/周四更新/谦虚公(撰文)|



脱欢撤军

在万劫与陈军对峙的脱欢,因进军不利,粮草军械等补给又在云屯一战中被陈庆馀劫走,再加上天气逐渐转暖,北来将士疫病渐发,镇南王脱欢只得与部将商议撤回国内。

第三次蒙越战争示意图

军议后决定各路人马在陈军游击队的袭扰中,按原来的进军路线后撤,即乌马儿、樊楫等人率水军沿白藤江撤退,脱欢则向谅山方向走陆路撤军,由程鹏飞、张均断后。为了减轻后勤压力并保护余下的舰船,有一部分步兵也被安排到了水师战船上,从海路一并撤走。


中越第三次白藤江之战

白藤江是越南北部太平江的一条支流。太平江于越南广宁省广安市社分支出白藤江,并在海防市水源县境内注入下龙湾。

白藤江位置示意图

这条在中国名不见经传的小河,在越南却是大名鼎鼎、永载史册般的存在。因为就是在此处,来势汹汹的中央帝国曾经三次折戟沉沙、铩羽而归。将其称作:"中原王朝屡栽跟头的伤心地"也一点儿不为过。
公元938年(后晋天福三年),面对浩浩荡荡杀来的南汉水军,静海节度使吴权命人在白藤江江底暗植包以铁尖的巨型木桩,趁着涨潮将南汉舰队诱入,待落潮时分以伏兵猛击南汉军,结果仓皇撤退的南汉舰船多被突出江面的木桩刺穿而沉没。是役南汉军队死伤无算,连主将(南汉国主刘䶮的亲儿子)交王刘洪操也搭上了小命。而吴权则凭介此战之胜拉开了越南独立的序幕。
以"白藤江之战"为题材的越南版画"吴王权打贼汉"——作为中国人看来,总会引起极度不适
公元1288年(至元二十五年)四月,探得元军撤退路线的兴道王陈国峻同阮蒯与范五老率领四万人马在白藤江两岸潜伏。豪迈万丈的兴道王指着化江(太平江的一条支流)立誓:"此阵若不杀尽元寇,决不重返此江。"——大有点楚霸王破釜沉舟的意味。
陈军照抄三百五十年越南独立先锋吴权老前辈的战法,在江底布下了大量木桩。
陈国峻先是派阮蒯领一队战船袭击乌马儿的舰队,再佯装不敌逐渐后撤,不疑有他、放心追击的元军水师就这样一步步进到了陈军的伏击圈里。待其尽入彀中,陈军的小型战船忽然四面杀出。被打得摸不着北的元军舰队仓皇撤退结果又赶上退潮,在混乱中撞上了陈军布置的木桩,许多战船被凿穿撞沉。
越方的"白藤江大捷"示意图
这时陆上的陈军士兵又将点燃的木材、火箭等射向元军舰船,同时还发起跳帮作战与元军短兵相接。早已无心恋战的元军哪里招架得住这种阵仗?顿时哭爹喊娘、哀鸿一片。
在持续了一天的战斗中有数万元军被杀,超过一千人被俘。水军基本报废,主帅乌马儿、樊楫、昔戾基王等人皆被就地擒获,送往安南京师升龙城献俘。
不读史书的元军将领被越南军队按照三百五十年前同样的战法打得大败亏输,"谈笑间强撸灰飞烟灭"就是元军对前辈最好的"致敬"。



脱欢(又)惨败


消灭了元军水师的陈国瓒又马不停蹄地专心对付脱欢的陆路大军。而脱欢也听闻了水师惨败的消息,犹如惊弓之鸟的他慌不择路地引程鹏飞、阿八赤、奥鲁赤、张均、张玉等将领向元境的思明州奔逃。

在内傍隘先是撞到范五老伏兵,众将拼死护住九王爷脱欢且战且退,可怜留下断后的张均及其三千兵士统统被范五老歼灭。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脱欢的探子来报:自女儿关至丘急岭连绵百里之地无处不设陈军营寨。元军闻讯大骇,追兵又尾随杀来。窘迫的脱欢只得又令阿八赤、张玉在前面开道,奥鲁赤负责殿后。

元军前锋遭遇山腰两边的伏兵狙击,毒箭如雨,纷纷落下。阿八赤、张玉没那么好命,同第二次蒙越战争中的李恒、李瓘一样成为了安南特产(毒箭)的代(牺)言(牺)人(品)。最后只剩程鹏飞守护着脱欢成功逃回思明州。而断后的奥鲁赤收拢残军后也撤入国内,并随脱欢一同北返元大都。


安南遣使求和


陈国峻再次战胜了庞大的北方帝国,上皇(圣宗)仁宗父子得胜回京。御驾经过龙兴府时,还在昭陵(就是被乌马儿挖过的祖坟)将白藤江之战中的俘虏乌马儿、樊楫、昔戾基王举行了献俘礼。

以兴道王陈国峻击败元军水师为题材的越南民间版画

眼见江山恢复,上皇诗兴大起,作汉诗两句以资纪念:"社稷两回劳石马,山河千古尊金瓯。"

回到升龙城的仁宗还大摆"太平筵宴"来犒赏将士、与民同庆、欢会三日。

但陈氏帝王深知安南与中原王朝的体量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从前盛极一时的高句丽,尽管在军事方面未曾让隋唐两个中央帝国讨得丝毫便宜,但仍然架不住和他们车轮战术的拼杀消耗,最终难逃国亡族灭的噩运。

公元645年(贞观十九年)唐太宗遣李世勣率征讨高句丽

同历代那些战胜中原王朝就立马赔笑求和的安南君主先辈一样,精明的仁宗也在第三次蒙越战争结束的同年(1288年)十月即遣杜天觑出使元廷,请求依照前例进贡。

战场上没能得到的,现在人家谈判桌上主动认怂了。再尝败绩的元世祖此时除了苦笑着接受这个结局,也再没其他下台的好办法了。

元越讲和的翌年(公元1289年)二月,仁宗将白藤江之战中被俘的昔戾基王送回元廷,随他一同归国的还有樊楫的骨灰盒——樊楫因两次败给安南猴子,在其战俘岁月里气血攻心、忧愤成疾而命丧异域。至于二人的主帅乌马儿,由于在第二次蒙越战争中杀害陈军俘虏,第三次蒙越战争中又把上皇(圣宗)父子追杀得仓皇下海还挖了陈氏帝王的祖坟,仁宗一想到这些新仇旧恨就气得牙痒痒,但迫于元廷的硬实力,暂时拿乌马儿也无可奈何。

还是多亏贴心周到的皇叔陈国峻替侄子出了一计:用船送乌马儿经海路回国,途中凿穿坐船令其葬身鱼腹。元廷自然对这种不可抗力的海难事故无从指摘(可惜乌马儿也没购买人身意外伤害险、乘坐交通工具意外险)——这同七十七年后朱元璋处理小明王的方法如出一辙。

电视连续剧《朱元璋》中,胡军饰演的朱元璋嘱咐大虎去滁州接小明王的剧情

资料来源:陈重金(越)《越南通史》、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古小松《越南:历史国情前瞻》、煮茶《笑翻越南史》

本文转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  作者:谦虚公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