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细思极恐的第二个结局

2020-06-29 10:41

《隐秘的角落》是今年目前评分最高的一部国产悬疑剧,它的结局也很有意思。表面上看,该剧选择了皆大欢喜的结局:三个小孩朱朝阳、严良和普普都没死,凶手张东升被击毙,主角们都获得新生,老警察老陈也安然无恙。但是在第一个结局背后,编剧又精心安排了另一个结局,这个结局没有明说,但处处埋了伏笔,关于它,我们可以从剧中张东升提到的“笛卡尔的故事”说起。

笛卡尔与公主的故事,有一个童话的版本,也有一个现实的版本。张东升皮笑肉不笑地说完第一个版本后,突然微笑说,还有第二个版本,笛卡尔遭遇了背叛。

整部剧就如同笛卡尔的故事,是童话与现实的共存。你是选择相信童话?还是走进现实?当童话版本以东升之死、少年获救结束,另一个版本却在告诉观众,普普和严良已经死了,主角团最后活下来的只有朱朝阳,而所谓的第一个结局,只是他精心编造的童话。

在紫金陈的原著小说《坏小孩》中,朱朝阳就是藏得最深的那个坏小孩。压抑、饱受控制的环境,以及父亲对情人的女儿朱晶晶的偏爱,让他怀恨在心,在少年宫把朱晶晶推下楼,而普普是那个唯一的目击者。小说里,三个小孩发现张东升杀人视频之后,向张东升勒索钱财,事情如滚雪球越滚越大,牵扯进去的人越来越多。当朱晶晶的母亲怀疑女儿之死与朝阳有关,找人骚扰朝阳母子,还往朝阳身上泼粪,而朝阳父亲放任自流,朝阳因此记恨,通过张东升杀死了自己的爸爸和朱晶晶的母亲,并最终设计让所有知情者死亡,同时利用日记,将自己伪造成被胁迫的软弱形象,把一切罪行推给普普、丁浩(剧中的严良)和张东升,从而逍遥法外。

《坏小孩》的剧情可以用一句小说里的话概括:“成年人眼里,孩子永远是简单的,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孩子的诡计多端,哪怕他们自己也曾当过小孩。”电视剧无法完全采用小说情节,但为了暗示朱朝阳的撒谎,编剧做足了功夫。

比如在剧末,普普在写给朝阳的信里说,少年宫的事情真相,她都没有告诉严良,会替朱朝阳保守秘密,但是,她还是希望朱朝阳有机会能自己站出来,说出真相。试想,如果朱晶晶只是失足坠楼而死,普普根本没必要瞒着严良,也不需要郑重其事地说,要保守秘密。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朱朝阳在撒谎,隐瞒了那天的真相,而那个真相对他不利。

朱朝阳最终没有选择说出事实,即便收到普普的信,在警察面前,他说出的还是朱晶晶踩空,失足坠楼而死。但编剧在最后一集用微妙的视听语言、台词设计,暗示了朱朝阳在撒谎,他就是杀害朱晶晶的真凶。

同时,编剧也在多处暗示在现实版本中,严良和普普已经死去,结局里的严良,不过是朱朝阳童话里的存在,也可理解为:朱朝阳内心中仅存的善良。

笔者注意到一个细节:在最后一集朱朝阳的开学典礼时,严良从后门走了进来,与朱朝阳对视,这其实是一个很诡异的镜头,因为一个活生生的人闯入,其他学生居然没有半点反应!这说明此时出现的严良已经不是活人,而是朱朝阳的意念,一个童话的版本。朱朝阳看着他,也是在看着自己内心的善良一面,借此反问自己:我做错了吗?我还能回头吗?

严良或许在火灾时,甚至可能在水产厂就已经死去,为了救他而负伤的老陈,在更现实的版本里也可能已经死去。严良在船上被朱朝阳推下水,镜头处理与朱晶晶坠楼格外相似。如果仔细对比镜头语言,会发现最后一集严良的状态和一开始明显不同,他更像一个幽灵、一个嘴唇发白的亡魂,活在朱朝阳的意念中。

整部剧的核心人物,就是张东升和朱朝阳,东升朝阳,前者就是后者长大后的模样,而后者是继承前者恶意的人,他们都选择了撒谎、选择背叛,一个背叛至亲、一个背叛好友,最终都走向杀戮。剧中,普普曾说,她梦到朱晶晶在六峰山,而我们知道,张东升就是在六峰山顶执行了谋杀,并伪造成岳父母失足坠落。

编剧隐喻的第二个结局,就是一个遵循原著情节的结局,但是照顾到种种因素,《隐秘的角落》最后选择了这种隐晦的、开放式的处理方法。两个结局,逻辑上都可以成立,童话还是现实,由观众来选。

从结局的设计,可见编剧的用心。除了细节,《隐秘的角落》的配乐和蒙太奇也值得一说。很多人夸这部剧演员的表演,王景春、张颂文、秦昊的表演固然好,但这部剧的灵魂其实是导演(辛爽,乐队Joyside的前鼓手)和配乐(丁可),还有剧组参与到剪辑、音效、构图和蒙太奇的老师。

这部剧被人称道的是第一集的开头,张东升假意带岳父母旅游,在市郊的三名山上,突然将两人推下山崖摔死。其实,除了这个极具有戏剧张力的情节,更能体现剧组原创能力的,可以举三个蒙太奇和音乐运用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在第一集末尾,张东升约岳父岳母去爬山,到亭阁间隙,张东升向岳父询问摄影技巧,问了一句:“我还有机会吗?”岳父以为,他说的是与女儿的事,也即“我和您的女儿还有机会吗”?此时,张东升夫妇正在闹离婚,而岳父母显然站在自己女儿这边。岳父母皱下眉头,劝东升放下执念,暗示他与自家女儿缘分已尽,但东升本想问的,其实是“在摄影进步上还有机会吗”。在这种话语误会中,东升明白了岳父母的态度,并决定杀死岳父母。

这段对话本身没什么,厉害的是导演在这里运用蒙太奇和配乐讲故事的能力。从自然光到阴影加深,面部特写,从舒缓的镜头到步步加快,再到频繁正反打,烘托张东升压抑、焦虑、愤怒的情绪,此时响起的如同心脏跳动般的音效,结合秦昊演出的平静又压抑的面部表情,达到了一种耳朵嗡嗡响、仿佛水流漫灌迅速要将人淹没的感觉,很有力地表现了人物的内心状态。

《隐秘的角落》剧第二组值得回看,甚至有文学味的蒙太奇,是在第四集,朱朝阳过生日/朝阳的父亲和第二任妻子签字火化女儿(背景补充:父亲偏爱女儿,胜过儿子朝阳,女儿之死与朝阳有关),一悲一喜,同时进行。高明的是,两组画面看似截然不同,却用了同样的元素——火(蜡烛、火化)、倒计时,还有陪伴者的低头。在朝阳过生日时,火象征着希望、开始,而在火化女儿里,火却是死亡和终结。在前一组中,倒计时和低头都是祝福,而在后一组中,却是痛苦与不可挽回的截然不同的情绪。导演运用了阴森、凉薄的配乐,加剧了这组蒙太奇的反差,一个人的死,意味着一个人精神上的生,一个人的痛苦,是另一个人的快乐,偏偏这寒彻骨随的恶,却是表现在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孩子中。导演没有用多余旁白,就彰显了这层次丰富的情绪和象征意味。

而第三组,就是第六集的结尾,承接第七集开始。东升妻子之死,将与“坏孩子”三人组浮舟海上交替。这组蒙太奇炫目的是大胆的想象力,把孩子童话般的云游海上,转瞬间切换成一具在海上漂流的尸体,童话与邪典交织,色彩运用也很讲究,这样的处理也应和了该剧的基调——童话和现实,不过是一体两面。

《隐秘的角落》并非没有差评,对它最大的质疑是情节缺乏逻辑,对警察弱化太严重。公允地说,该剧没有到毫无瑕疵的水平,豆瓣评分也有一定虚高,但它的水平强于大部分国产剧。

《隐秘的角落》突出的是氛围营造、音效运用,以及它有灵气的镜头切换,而叙事逻辑是减分项。相比于原著,我的看法是剧集胜过原著。对比作品,比的不只是剧情,紫金陈的原著小说在逻辑上更充分,叙事想象力更大,但不可回避,原著的人物塑造太平白了,完全是作者的工具人,在文笔上也普普通通,是纯粹依靠剧情的悬疑爽文。相比之下,剧版的人物塑造是更饱满的,比如朱朝阳的母亲,拍出了她被生活折磨、懊悔自己、又对孩子有控制欲的状态,是一个有层次的人物,而原著里,她只是推动叙事的工具。原著对三个小孩的塑造,连环杀人、无穷无尽的恶意,虽然是有极端案例可以佐证,但通读下来,作者依然是把三个小孩当工具的,为了脑洞而杀人。而《隐秘的角落》,我一个湛江人看了,它的场景让我觉得是可信服的,它对那个海边小城的塑造、对三个小孩的刻画,让我感同身受。

当然,不可回避,剧里仍有逻辑缺陷,比如三小孩接触那么频繁,朝阳母亲却迟迟不知,比如张东升,看起来老谋深算,却被三小孩玩得团团转(原著也有这个问题),而整个脑洞的最开始,张东升作为岳父母死亡的唯一在场人,却如此快摆脱嫌疑,警察也不派人跟踪他(如果警察细查张东升,后面的诡计都立不住,所以是作者为了脑洞,牺牲逻辑合理性),即便背景是十几年前的小城市,也是很牵强的。所以,豆瓣评分9分是有点虚高,但说是烂尾,也有失客观。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