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安全事故20000起,致命的“网红游戏”:一面吸血,一面敛财

2020-06-24 09:29




钱字当头,一切皆可践踏,游戏变成了儿戏,生命更是轻于鸿毛。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说:“如果文化生活被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人终将毁灭于他所热爱的东西。

 

一语成谶。单纯的感官刺激,已满足不了当代年轻人追求的另类潮流,主打炫酷的“极限体验馆”应时而生,疯狂扩张,所向披靡。

 

粘粘乐、攀岩、滑索、人体炸弹,空中飞人……这些听起来惊险万分的运动项目,几年来频频刷屏社交媒体,成为打卡必备。


 

殊不知,一个又一个“网红爆款”流行的背后,却是杀机暗藏。就在近日,女研究生琪琪在玩蹦床时,因头部朝下摔进海洋池内,导致完全性瘫痪,片刻消遣,换来的却是终身痛苦。

 


类似的悲剧案例数不胜数。2019年1月,南京两男子在进行“气泡对撞”时,头部当场飙血,被紧急送往医院缝合5针;

 

2019年7月,山东10岁女孩在玩蹦床时,右腿钻到了蹦床与边缘框架之间,腿部被植入3个钢钉;


 

2020年5月3日,福州小伙小魏从高台落下海绵池时,突发意外,导致脊部严重损伤,卧病在床。


 

据不完全统计,游乐项目相关的安全事故每年超20000起。而这类网红游戏,由于是新兴事物,国家尚且未有完整的条例来规范,监管界限模糊,处于擦边球的“灰色地带”。

 

即便如此,在“风靡”朋友圈和“偶发”的意外之间,还是有很多人宁愿选择前者。但生命只有一次,又何来侥幸之说,一旦发生,就是一辈子的噩梦。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健康元气地活着,难道不香吗?


01

毁人不倦的“网红游戏”,

从不说危险

 

在“极限体验馆”出现之前,真正的极限运动,一直是有钱人的专属游戏。与极限运动相关的设备,如动力伞,仅一个头盔就需上千元,潜水装备更是售价惊人,动辄就是几十万。

 

体验馆的出现,不仅精准踩对了风口,更降低了准入门槛,给了财力不足,又跃跃欲试的人群机会。


 

“网红”的前缀包装下,这些集攀岩、蹦极、高空降速、失重体验等极限项目装置于一身的室内娱乐场所很快崛起,突破圈层与地域的限制,成为时下大热的实景娱乐方式。

 

作为极限体验的最新 “舶来品”,又尤以蹦床项目最受追捧。通过强调娱乐属性,本是一项极需身体控制力,兼具技术性与风险性的竞技体育行为,被 “误导”成了一项老少皆宜的运动。

 

在X音、X手、X红书上,经常能看到玩家们从高处以不同姿势跳下又回弹的大量视频,令人血脉偾张,跃跃欲试。

 

 

但事实上,蹦床运动的危险超乎想象。拿始发地美国来说,仅2019年就发生了9.8万起蹦床伤亡案例,美国体操教练麦佛森公开呼吁:“大多数民众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玩命!”

 

即便是世界冠军何雯娜,也曾在采访中表示蹦床是运动十大危险项目之首。其不仅对场地硬件、指导软件等要求严格,且对玩家的身体素质、反应能力、心理条件等要求也很高。


 

试想下,一个人从低点被弹至高处,完全处于超失重的状态下,加之没有经过任何训练,无法掌握起跳的角度和力度,不会产生自我缓冲的动作,强大的冲击力下,极易发生危险。

 

就好比从三层楼的地方毫无防备地落下去,即便下面有海洋球或者海绵,也难起到真正的保护效果,稍有不慎,受力不均,骨头瞬间就会折断,如果不幸伤到了神经或脊髓,这种损伤通常是不可逆的,治愈几率微乎其微。

 

前面提到的出事女研究生琪琪,就是脊髓遭遇横贯性损伤造成的完全性截瘫。据病床上的琪琪回忆,落地后感觉背部如同被硬物硌住,随后全身发麻无法动弹。

 

经过手术,目前琪琪双上肢活动有所改善,但双下肢感觉活动全部丧失,后期能否恢复生活自理能力仍不容乐观。


 

丧心病狂的是,为了在竞争中求新求异,很多体验馆开始剑走偏锋,出现了更多“变种”项目。

 

比如新晋热门“蜘蛛塔”(又名“一漏到底”或“十八层地狱”),一共数十层,每层密布经纬网格,游戏者攀爬到高处后,仰着一层层往下落到垫子上。




看似轻松有趣的背后,仔细翻翻各大点评界面,便能看到触目惊心的B面,“膝盖怼到眼眶,直接充血,脑袋肿成猪头”,“脚踝被缠住,倒挂悬空”,“场馆软包有问题,朋友玩的时候磕在上面,头上划开个大口子”……


 

2019年7月,河北保定18岁女孩小刘正是在体验该项目时,从3米多的高空直直摔下,腰椎、胸椎等多处骨折,大小便无法自理。


 

还有备受推崇的“粘粘乐”(沾沾墙),亦是毁人不倦。福州市的一名女生,在试了几次之后,发现身体有明显刺痛感,就医后发现,她的外阴被撕裂了2厘米的伤口,需立即治疗。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3-2019年间,仅仅涉及“蹦床”的侵权损害类民事案件就高达544起,且呈逐年上升趋势,案件数量相较2018年,增加了59.8%。

 

视频博主告诉你,这个很好玩很解压;宣传人员告诉你,大家都是这么玩;就是没人告诉你,这个究竟有多少安全隐患。

 

到头来,为一切行为后果买单的,只有你自己。


02

一面草菅人命,一面不忘大肆敛财

 

一个极限运动体验馆有多赚钱,不妨计算下:中等规模场馆的人均价格在90-300元不等,人次在200-400人/天,一年的营业收入为657万元(这仅是以最低标准来衡量),除去成本,400万盈利绰绰有余(超过很多老牌制造工厂)。

 

通常来说,设施的更换与整修,是运动体验馆的支出重头。运动器材多为易耗品,且有详细的使用规定,如弹簧使用次数不超过30万次,软包表面不可有裂缝或脱线等。

 

但事实上,游乐场的架子、软包、护网到底多久维护一次,根本无从查证。在《齐鲁晚报》的记者暗访中,体验馆内随处可见快断裂的网绳,破损的铁丝网,用来固定连接的松紧螺丝更是随意暴露在外,一旦有人在此蹦床,便能露出一指的缝隙,空隙的下方就是坚固的水泥地面,种种安全隐患如同定时炸弹。

 

蹦床边缘螺丝裸露 图/齐鲁晚报

 

另一方面,“监管盲区”又为极限体验馆的“遍地开花”大开方便之门。馆内的网红游戏项目,因设施并不属于动力装置,无法归于游乐设施特种装备,从而不在市场监督管理局管辖范畴内。

 

同时,这类极限体验馆多开设在大型商场,被定义为娱乐项目,不属于公共体育服务设施,亦不在体育局监管职责内。

 

这意味着,经营者只需领取营业执照,并有相应营业场所,就可开门揽客,但如果出了事,则找不到任何相关部门进行维权。

 

更为狡黠的是,在开始游戏前,商家还会要求签署一个不公平《安全免责声明书》。整个协议足有两三千字,一般人通常无暇细看,便急匆匆签下名字。


免责书模板

 

虽然,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经营者收取了费用,就应提供相应的安保义务。若场馆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保义务,导致他人遭到人身损害,场馆负责人仍必须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但这个责任的鉴定范围是有很多“水分”的,场馆内的教练是否专业、巡视的安全员是否到位等问题,并无确切的标准可参考。

 

据后续报道,女研究生琪琪现阶段的治疗费用已达10万余元,后期的康复治疗也会极其漫长,高昂的医疗支出,已让这个普通家庭不堪重负。

 

但蹦床馆老板在垫付5000余元医疗费用后,便以“消防改造和培训”为由关停了设施场所,自此避不见人,只表示赔偿事宜已全部交由保险公司负责处理。


 

这也是体验馆们心照不宣的“套路”,若是普通的皮外伤,当场简单处理,过后若有并发症或后遗症,概不负责。

 

若受伤较为严重,则启动保险理赔程序,自己置身事外,待得风声过后,店面重新装修或更换门牌,还可顺手做个开业活动,有百益而无一害。


 

“几乎每个体验馆都出过事,有地方一星期就出了两三回事故,这很正常。”济南一家蹦床馆的匿名工作人员表现得见怪不怪,油滑地调侃,“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钱字当头,一切皆可践踏,游戏变成了儿戏,生命更是轻于鸿毛。

 

一部分人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另一部分人却为此付出了终生的代价。

 

03

出圈的“网红文化”,正加速腐蚀心智

 

心理学上有个词叫羊群效应,即“从众心理”,指的是个体在群体引导下,无意识或不自主地与多数人保持一致的现象。

 

“网红文化”大行其道的时代,从众效果又被进一步放大,我们渐渐失去了对某种行为和观念进行冷静辨析思考的能力,反而觉得跟风才是安全的。

 

极限体验馆为何在屡屡出事的情况下,依然盛行,正是源于这种扭曲的价值观逻辑。能够从蹦床上被轻易弹起,正成为女孩们暗自较劲的焦点,弹起的高度越高,则意味着体重越轻,这种无形炫瘦的方式,远比体重秤上的数字来得更高级。

 

窥得可趁之机的“无良商家”,借助博眼球的营销炒作,将三无劣质产品打造成所谓“爆款”,收割一波又一波的韭菜。

 

前有会爆炸的“发光气球”,因流光溢彩的“高颜值”迅速风靡,里面多填充氦气,为节省成本,氢气球渐渐取而代之。


 

但不论是氦气球还是氢气球,遇到明火或高温都会发生爆炸。一旦引燃,气球塑胶熔化滴下的液体,还会造成大面积皮肤烫伤,伤者苦不堪言。

 

后有“冒白烟的冰淇淋”,只要吃上一口,就可以从口鼻中呼出白烟,远远看去仙气缭绕,自带特效。


 

这种冰淇淋在口味上并无过人之处,不过是在普通冰激凌基础上浇以适量液氨,由于液氨沸点极低,汽化后就产生了白烟。

 

热卖的同时,关于液氨冰淇淋造成冻伤的新闻却层出不穷。作为食用并无多大问题,但若是皮肤不慎与之接触超过2分钟,则会出现红肿、水泡等局部炎症反应,进而导致细胞组织坏死。

 

今有“会咬人的戒指”,这种宣传“戴上就能徒手开酒瓶”的戒指,看似噱头十足,在实际操作中,因为戴着开瓶盖需要多次用力,期间手指受到摩擦、挤压而迅速肿胀,最后只能求救消防员,铁皮剪和打磨机并用才得以切开。


 

休闲作为生活的一部分,本无可厚非,但当其可以轻而易举地攻破心智,成为生活言行的主导者时,我们很可能已成为娱乐的附庸。

 

在知乎上有这样一个提问:“毁掉中国年轻人有多容易?”答案令人印象深刻:“只需一个能反复刺激快感的app,再通过网红达人的分享,获得脱轨的价值观就够了。”

 

柴静在《看见》里亦说过:“从不假思索的愚昧里挣脱,这才是活着。”现在每一天极尽空虚的享乐,都是对未来的透支,对自身堕落的不负责任。

 

往事不可追,来者犹可鉴,从现在开始,珍爱生命,远离网红。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