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危机突显制度优劣——黜竖儒许章润们

2020-06-05 11:08

新冠危机突显制度优劣

——黜竖儒许章润们

许章润最近发表了一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 全球體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觀與文明論》的裹脚布式,不文不白长文,故弄玄虚杜纂什么“存在不存,而存在永在”之类不通的字眼,故作深奥,又像疯狗一样对钱学森、钟南山、张伯礼都进行人身攻击。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他如此乱咬人,我还真未必会写这篇文字。顺便我也提醒他企图把自己的名字挂在什么西方价值上想不朽也是徒劳,他的名字可能比肉体烂得更早。正因为他太出格了,所以用了这个副标题,黜竖儒许章润。

用竖儒来定义他固然是对他把中国文化界的污蔑竖儒的反击,同时,他也恰恰正是符合竖儒的典型特征。

竖儒者,语出史记,是汉高祖刘邦对于那些在世纪大变革的时代迂腐的要求存列国过续绝世的到处游说的儒生蔑称。竖者,站立之奴仆也,也就是奴才儒生。而今天同样面临资本主义走向没落的百年未有的大变局,有一群被美国洗脑的所谓公知,眼里嘴里只有什么立憲民主、人民共和、普世价值,到处喋喋不休。在他们眼里,文明就是西方文明,因而中国,坚持社会主义的中国就成了孤岛。

谁若不听他们的就怒目相向破口大骂,而许章润更是什么污浊的下流话都说的出口。且看它是如何诅咒钟南山,张伯礼的:

【「鐘南山—張伯禮」式巧偽之徒維穩白手套,白臉紅臉,牽引盲眾,種種伎倆,狡黠險惡,而又愚蠢無比,超越戈培爾,羞煞塔斯社,氣死張春橋,卻終究紙包不住火,更是不在話下。】

除了谩骂他举不出一件事实。钟南山何罪?他确定了人传人的证据,终结了所谓“是否人传人”的纠结,使得防疫工作走上正轨,功莫大焉。然而他坚持“武汉最早发现病毒,不等于武汉就是病毒的源头”的科学态度,就让帝国主义的走狗们恨之入骨了。

张伯礼何罪,在武汉抗疫期间他提出“严格隔离,普遍服中药”控制疫情蔓延,同时,与“战友”写下请战书,提出筹建一家以中医药综合治疗轻症普通型患者为主的方舱医院。“疫情蔓延猖獗,我们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却有中国特色的治疗方案,在武汉江夏方舱医院,564名患者服用中医汤剂结合按摩、针灸、太极拳、八段锦,实现零转重,零死亡,零感染。”他奋不顾身,胆囊炎复发,不得不住院手术治疗,把胆留在了武汉。是什么让许章润狂吠不止呢,恐怕就是他说过医务人员对于死亡患者的物品都必须井井有条,不可能胡乱丢弃,这就驳斥或质疑许章润的同道方方的那个著名的不肯示人手机照片了。这两位是一生以救人为天职的医生,可以说又是许章润的父亲一辈的仁慈长者,怎么就成了戈培尔,张春桥。标榜敬重梁漱溟的许章润,你就是这么向梁先生学习的吗?

更有甚者,他居然攻击钱学森,说什么“包括錢學森們在內的納粹科學家”。对于钱学森,就连许章润的主子美国右翼中任何一个有点名誉地位的,因而有点自爱的,也不敢如此放肆。钱学森是战胜纳粹的功臣。在当年的美国海军部长看来,他在任何地方都抵得上两个师。当然钱学森,为中国的国防安全贡献卓著,这也就不难理解许章润对他的仇恨了。

我看许章润倒是有些戈培尔的特质。

【正是這場大疫,特別是它所暴露的一人至尊決策模式和以黨為大的價值理念,不僅讓精英階層,也令一般民眾恍然其良政不存的事實,惶然而恍然於公民面對撒謊成性的公權無所措手足、只能「它說啥就是啥」之無可奈何,更加明晰極權政治的威勢及其致命弊害,】

 

胡说中国政府隐瞒真相,是美国特朗普集团甩锅的伎俩,他们的走卒许章润要配合之,也得拿出点事实吧,没有,只有武断谩骂。倒是美国CDC主任Redfield在国会做证说的清楚,他中国的同僚,及时向他通报了情况。他说至于在武汉是否有隐瞒他不知道,但是As soon he knows I know.(一旦他知道了立即我就知道了)。这说明中国CDC向美国CDC经常地及时地通报了情况。哪里有撒谎一说。

好了我们不必与竖儒逐字逐句争论。他的污蔑倒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来看一看这次大疫社会制度的优劣

这里。首先我要说几句关于武汉发现这个病毒的过程,在武汉当地的确有处理不当甚至违反关于疫情报告的法律的瞒报问题。但是那是个别地方官员的过错。他们也已经受到惩罚。至于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对于世界是公开负责透明度。正因为对湖北当地的处理不放心,才在一月份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连续派去三个调查组。第三个调查组在组长钟南山的坚持追问下,才查出人传人的确确实实的证据。这是一月十九日的事情,这一点,也立即通报的WHO已经各国政府。在这个短短的几个星期里,中国还查明了病毒的基因序列,确认这个流行病是由一种新的病毒引起的。

为什么有三个调查组,就是对前面的调查有疑虑嘛。我对武汉当地的实际情况也只有媒体报道的那一点了解。不想在这里多费口舌。如果我们看一看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再有了中国的通报之后在防疫上的犹豫不决,也就可以想象武汉当局在面临一个新的疾病的时候那份纠结了。到今天美国的大总统特朗普先生还不肯戴口罩,如果他肯承认现实,相信他的专家的忠告,早一点准备口罩等防疫物资,并且以身作则带头带口罩,美国绝对不会有十万冤魂惨死于新冠病毒。

其实,这个病毒在世界上存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美国CDC主任Redfield在国会的证词就说,去年的流感死者中就有新冠肺炎被误诊为流感的。当然他没有说什么时候。当议员要继续追问时,Redfield说,他早已经把情况向上面汇报过了。

去年美国的流感特别严重,几千万人被感染,死了几万人。如果不是武汉查出了这个新的病毒那么美国可能现在还在继续把流行病当流感处理呢。只不过因为有了这个新病毒,有了检测手段,而且我记得马云先生就一次捐赠一大批测试盒,这一测就分别出来了。而且美国在这个时候对检测有很多限制,与一月份的武汉非常相像。看来对一个新病种人们普遍有一种抵制的心理,总希望那不是真的。

美国的人口密度比中国低,居住条件比较好,传播的比较慢。而中国由于春节有很多人群密集的活动,于是在武汉爆发了。

中国一月19日确定人传人,23日武汉封城,实际上紧接着全国各地都开展隔离防疫。就算此后没有特别通报美国政府,他们的情报机构也不会不知道吧?而美国的疫情到三月中旬才出现新的高潮,比如三月一日还只有68例。这么长的时间美国政府有足够的时间来做好准备,本来应当比中国做的从容的多,死人应当少的多。但是他们把时间大把大把浪费了。说中国没有及时通报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当然,美国人要的情报,希望派人来直接刺探的是什么也许有他们的不可告人的“偏好”。即使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中国也就是不能让他们来参加防疫工作。因为这些霸道惯了的美国朋友来了,即使是完全真诚的帮忙也一定要指手画脚,只能帮到忙。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的体制,他们工作方式和习惯,也必然与中国的多有冲突,在防疫的这个争分夺秒的时候,容不得让他们来指手画脚。我们连病毒的基因序列都对世界公开了,你们还要什么?要精确到小时的数据。真是异想天开。我们哪有那个时间专门给他们做这个汇报?他以为中国是它们的一个州吗?美国的州长也没有这么听话的。

对比一下,不难发现,美国方面尽管有世界一流的技术,但是在一个流感季都快过去了并没有发现这个新的病毒,而中国在在短短的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就锁定了确认了这个新的病毒。世界应当对中国说声感谢而不是什么攻击索赔。

我作为一个对美国的科学技术十分钦佩的科研人员,简直不敢相信美国会没有发现这个病毒。我甚至不免要想,也许他们也发现了,但是因为苦于没有治疗的好方法,为了不至于引起恐慌故意就让它当流感流行下去。希望等到夏季来临就结束了。当然目前这只是我的疑惑。否则无法解释没过恩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个病毒。难道他们就没有对特别严重的流感做过病理解剖等研究吗?我不相信美国的科学家不做这个最基本的功课。

无论是哪种可能。美国没有“发现”这个病毒,任其流行,而中国发现了,而且在相当短的时间内控制了疫情,现在已经基本清零了。

在中国的朋友圈里,有人说美国会如何如何,我还不相信,认为美国有美国的方式,我们中国人最好不要猜测贬低人家。我以为有了中国的先例,美国即使不能举国隔离也会有相应的方法。没想到的是带个口罩在美国就那么难。就是领导人意识形态挂帅在作怪。仿佛口罩成了中国的东西。其实口罩也是跟西医一起传入中国的。1918年的大流感西方就已经普遍戴口罩了。怎么这一次中国一戴口罩,美国人就不肯戴了,至今特朗普总统,彭斯副总统都还不肯戴。我真服了这些 stubborn and ridiculous politicians。只要普遍戴口罩,美国就绝对不至于死十万人(今天2020-05-28。)一个小小的口罩看似简单。但是领导人的舆论导向作用就是这么重要。假如特朗普先生肯带头带口罩,从三月份就戴口罩,美国的死亡人数应当比中国少的多。

实际上美国目前复工了,reopen,但是根据美国的权威流行病专家的意见,各州都还远不到reopen的条件。现在还是每天两万多人感染,一两千人死亡。

先不说中国,大家普遍公认疫情控制的比较好的,比如韩国,德国,新加坡,日本以及中国的台湾地区,都有一个共同点,有比较完善的覆盖绝大多数人口的公共医疗系统。几乎都是医疗保险全覆盖。就连老龄化严重的意大利,只要认真抗疫,也比美国强得多。而美国就不同了。本来我曾经以为,这一回特朗普总统为了选举会破例为新冠疫情中的治疗买单,这是一个多么好的选举策略,对手也说不出反对的理由。但是意识形态挂帅的美国政坛,还是不肯这么做。相反地,特朗普当局为了资本的利益不顾卫生医疗专家的意见,在条件不具备的时候硬要复工。结果,不管你怎么修改数字,疫情还是有自己的规律。

现在,西方人还有中国的亲美精英,面对美国近十万的死亡,不去找他们的原因,反而回头怀疑中国的死亡人数太少了。你们怎么忘了当初你们是怎么指责咒骂中国的防疫措施的野蛮不人道,干涉个人的自由,等等,等等。中国人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通过牺牲了个人的自由,大家基本自觉的戴口罩,禁足,而社区的工作人员给那些不能出门的人免费服务帮助购买物品送上门。对比之下,有一位美国众议员,单亲母亲,得了新冠肺炎,她还要出去买食物药品,还得照小女儿。美国人而又不乏有善心的乐于助人的人们,但是美国政府缺乏一个机制去动员群众。而中国,有个共产党,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共产党员就相应号召冲在最前面。

更不必说中国用举国之力,调动了三四万医护人员,都是各地的精英,集中到武汉和湖北的其他县市扑灭疫情。这只有在有大量的公立医院的国家才有可能。在中国所谓医疗改革做的“好”的地方,私有医院的比例比较高的地方,这次帮助武汉出力就比较小。我曾经注意到在黑龙江都出动了上千人的时候,深圳,这个改革的排头兵,才出动第一批不到二十人参加省里的医疗队。

这一点,举全国之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美国无法跟中国相比。本来,我以为这一次,情况特殊,美国政府会考虑为大多数人买单,这也是个非常好的拉票的机会,反对党也说不出口了反对的理由。但是意识形态挂帅的美国领导人,硬是不肯,尽管他们不差钱,已经无上限量化宽松了嘛。就是不肯为普通老百姓买单。因此,住院治疗有许多人就不得不考虑自己的经济能力了。而且这次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国社会严重的种族歧视和严重的不平等。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美国新冠肺炎患者中有一半是黑人,而死亡者中黑人占了将近60%。要知道黑人的人口比例才打约一成左右。然而这不妨碍竖儒们把美国当作人权的旗帜。

前几天,“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博士,有一个段著名的话让许多中国人很不解。他说(大意),世界各大国应当帮助美国渡过难关,如果美国败了,任何人都别想好过,特别是中国。

对于基辛格博士的这个不同寻常的举动,经过思索,我认为不必过度解读。他希望中国帮助美国渡过难关,但是由于他曾经为特朗普先生做了一次说客到莫斯科劝说普京反华,他现在已经没有脸皮在到中国去游说了,于是出此下策。

作为一个一直对美国有好感的中国人,虽然我也批评过美国,但是一直想帮助美国,因为中没交往已经是两国经济复苏的必要条件,美国的疫情迟迟不能结束对中国也是一个威胁。比如我就在博客里批评世卫组织应当提倡戴口罩,但是如何帮助美国过关,还真不是中国的责任,也不是其他任何国家的责任。如果美国不肯自救别人还真帮不了。比如说,我希望美国能够应收尽收住院隔离治疗。没有公费医疗这一条,即使有足够的医疗资源也做不到。美国军队有很强大的工程能力,也建了方舱医院但是用不上,因为没有公费医疗,就难以应收尽收。我还主张普遍用中药治疗轻症患者,使之不转成重症。美国朋友肯信吗?他们宁肯信那个没有多少效果而且对生殖系统有副作用的瑞德西韦。他们说这个灵药没有副作用,那不过是没有短期出现的明显副作用而已,既然中国有临床实验记录了对精子的数量和畸形有明显的影响,对别的器官是否有长远的影响还真是个迷。我在这里郑重提请美国朋友注意这个问题。

美国朋友特朗普先生现在是在赌,赌夏天来了疫情会消失。这样的领导人在中国早就被骂翻了。不少中国人调侃给他一个绰号“川建国”,意思是他总犯错误,对中国就是机会帮助中国建国。中国有一些人有一个对手犯错误就是自己的机会的哲学,甚至有一派人主张引导对手犯错误。在文革中就有这个思潮。本人是反对这个思潮的。我认为对手犯错误受害可能首先就是你这个他的对手。清华大学414 引导对手犯错误,希望对手搞武斗,那挨打不就是他们自己吗?最后结果是两败俱伤。当然后台老板是如愿以偿了。特朗普犯错误,打贸易战,中国不也是直接受害者吗?他不顾中国的底线频频在台湾踩中国的痛脚。中国也很难受,当然如果你下定决心解放台湾,这是个好机会。对于本来不愿意动武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也是个痛苦的时刻。上次大选的时候许多中国人不喜欢希拉里,就使出吃奶的力气为特朗普助选,我当时就感到好笑。

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他们当然会出一些对中国不利的招数,比如TTP,但是他们也必然为自己做周全的考虑,不会做两败俱伤的事情,而且聪明人不难明白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也会认识到美国的利益在于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对抗,从而妥善的处理这个过渡。美国不是老大了,以实体财富的生产而论,美国现在就已经不是老大,也还是超级大国还是世界舞台上的举足轻重的成员。美国的科学技术仍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世界发展的重要动力。就像英国,大英帝国不在了,但是英国至今都是一个重要国家。它的科学和技术在某些方面仍然是领先世界的。许多美国人也以到英国留学为荣。

而特朗普们选择了一条幼儿园水平的毫不妥协的对抗的道路,这是对美国最危险最可悲的一个选择。就如当前的抗疫,本来美国与中国应当合作,美国可以从中国得到必要的物资,某些有益的经验。但是,特朗普从一开始就不是合作的态度。对武汉的疫情他们幸灾乐祸指责有加。如果美国肯稍微虚心一点,只要学学戴口罩,早一点准备口罩,哪怕号召私人自制口罩,也会挽救许许多多人的性命。如果肯接受中药,美国的死亡人数肯定应当少于武汉。武汉那个专用中药治轻症的方舱医院,零死亡,零转重。我的美国朋友能够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接受中药吗?特朗普先生。

对于基辛格博士的语带威胁的那段话我认为不必过度解读。中国能不能帮想不想帮,那是中国的事情。而中国外长说了,中国不是救世主,但是愿成及时雨。中国已经以各种方式,出售加赠于,给了美国45只口罩。应当够了。

我也不认为美国这一次就垮了。基辛格博士是想让中国多帮一些美国少受一点损伤吧?但是他的方式太不懂中国了。假如我是习近平,我就会在帮过其他所有人之后,再对美国伸出援手。美国不是要打贸易战吗,让他们先把招数出尽再说。

就算美国败了,也不至于成为越南那样的船民,涌向大洋。就算到了哪一步,中国也还最远。影响最小。总不至于打原子弹吧?老先生老了,想象力枯竭,哪有这样请求援助的。他毕竟还是个美国人,不懂得中国从来不是吓大的。

最后对基辛格博士说一句认真的话:这次疫情,突显美国社会需要改革,需要认真的改革。当然美国的改革需要美国人走美国的路。

我坚信,经过这次碰撞,中美关系终究会走上正规,美国朋友通过摩擦的痛苦明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的道理,从而开辟中美合作的新局面。到那时东西方文明就开始合流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