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不设防”的香港立下了一道牢固防线

2020-05-22 19:59

昨晚和同事们一起加班忙到半夜。

经大家提醒,翻看上个月的工作日志,才发现在4月19日,我曾按下一篇重要稿子,题目是“香港就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

这篇文章在谈什么,追踪从昨晚开始的新闻热点,相信大家都会心里有数。

当时按下此文不发,主要基于两点考虑,第一,我们不能凭借信息与政策分析能力优势,在具体细节还不明朗的情况下,走在这么一项极端重要的具体政策前面。

第二,这不是“任性”不“任性”的问题,是要不要堵上香港国安漏洞,以及怎么堵上这个漏洞的问题。在更宏观的层面,它还事关“一国两制”框架下香港与国家的政治伦理关系,以及中国和美国围绕香港展开的政治争夺问题。

有些人认为,中央这次审议出台“港版国安法”是逆向思维,特意选在中美关系因新冠疫情争夺陷入低谷的时间来推出。

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早在去年香港骚乱期间,这项工作就开始提上日程,当时我们已经围绕这个工作举行过多场内部专题讨论。

去年10月底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针对这一问题,在大会“决议”中还有专门论述,这句话是“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请注意,这里不仅包括“法律制度”,还包括“执行机制”。对此,我们在去年四中全会一结束,就进行过专文论述。

不过,因为当时香港社会的特殊狂热氛围,再加上外界也不太理解这些政治语言,这一高度理性的政策性论述,并没有引起很多人注意。

即便是研究香港问题的学者,在当时也普遍认为,决议要建立健全的“法律制度”是指23条立法。

而根据基本法,23条立法是香港应尽的国安义务,可以由香港自己完成。同时,如果按照23条由香港立法,其执行也应该由香港特区的执法机构执行。

23条共定义了七种应该被立法禁止的行为,具体内容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版、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权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然而,过去多年,尽管历届特区政府都在积极为23条立法创造条件,但由于香港社会高度政治化,反对派不断在立法会内疯狂“拉布”竭力阻止,并将23条立法污名化、妖魔化,使得香港特区已经不具备完成此项立法的社会基础和条件。

而香港原有的一些殖民地时代遗留的法律,又因为多方面原因,长期处于“休眠”状态,难以有效执行。

这就使得香港虽然已经回归二十多年,却在国家安全上完全处于“不设防”状态,成为了港独等分离主义势力和美英,也包括台湾等外部势力的大本营。去年那场带有分离主义与恐怖主义性质的香港骚乱,就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以及在香港推行国安立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充分暴露。

去年骚乱期间,我曾多次深入香港一线调研,现场那种形同战场与末日般混乱与恐怖,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一个已经回归中国二十多年的城市,在现场说普通话都可能挨揍,你就想想那是什么性质的行为,有多恶劣吧!

在那场骚乱中,香港反对派和港独与本土激进分离主义携手合流,在去年11月24日举行的区议会选举中,占到了绝对多数席位。

他们随后多次扬言要瘫痪政府,按照“立会过半、选委过半、选出泛黄特首”三步走的路线图,采用“黑暴”、“揽炒”等极端激进手法为选举造势,把目标瞄向了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以及两年后的特首选举。

面对这些情况,中央需要防患于未然,下先手棋,争取主动,所以在紧锣密鼓推进“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工作的同时,还在年初调整了中央治港机构的组织体系和人事布局。

这次人大审议相关草案,也是在按既定节奏推进。

但是这次中央做的非常彻底,不仅以人大立法方式,直接把这一法律放到基本法附件三,然后由港府宣布在香港实施。

而且明确提出要“中央人民政府维护国家安全的有关机关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相关职责。

这就从“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上,彻底堵上了香港长期存在的国安漏洞,结束了香港在国家安全上的“不设防”状态。

那么香港反对派,尤其是那些“港独”与激进本土分离主义势力,看到这些要求后有多恐慌、绝望,就可想而知了。

对于美英等长期在香港经营、把香港当成是颠覆前线的外部势力来说,他们对这一立法行为有多抗拒也是可想而知的。

实事求是说,和23条立法相比,这次人大审议的“港版安全法”提案草案,所定义的违反国家安全的行为是收窄了的。所打击的对象也是极少数违法犯罪行为。

如上所述,23条立法共定义了七种行为,而这次人大立法通过的“港版安全法”只包括四种最严重的行为,包括: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的活动。

饶是如此,就已经起到了立竿见影的震慑效应。香港反对派正密谋的躁动,以及特朗普等美国政府与国会高官制裁威胁,都在预料之中。

所以,这次人大正式审议这一提案草案,迈出了关键一步,和中美关系是不是因为疫情争吵处于低谷,没有必然联系。即便今年“两会”没有延期,没有疫情,该推动的还是要推动。

当然,因为英美在香港长期经营,存在巨大利益,而且中美的结构性矛盾这些年一直在持续升级,围绕香港进行的政治争夺,也是双方的主要战场之一,这次中央在香港的立法,必然会触及到英美疼处,中美冲突也必然会进一步加剧。

具体到对香港的政治争夺,因为主权已经抓在中国手里,国防、外交都由中国主导,长期缺失的国安漏洞这次也得到了彻底解决,美国绝对没有任何胜算。

当然,因为反对派与港独、激进本土等分离主义势力不甘心,也因为美国等会通过软硬实力与国内立法,继续对香港进行长臂管辖,香港肯定还会乱一阵子,会付出一定代价。

但这个代价是香港必须经历的新生之痛,是为了香港的长治久安和“一国两制”能行稳致远,否则香港会永无宁日。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