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那场中印边界之战(一)

2020-05-22 15:27

刚刚独立后的印度就像一个重新开机的电脑一样踌躇满志,尼赫鲁欣慰地望着自己多年努力的伟大成果,内心早已无数次为印度描绘了未来发展、称雄亚洲的美好蓝图,用他自己话说,那将是一个格外"有声有色的印度"。然而重启开机的电脑却没有进行彻底的格式化,英印政府留下的诸多习性(或好或坏)都支配着新印度走向有声有色的步伐。其中一项就是边界问题,在东边,印度与中国的边界线问题很快就引发了50年代东亚一场烫手的冲突。

当时,中印边界问题一直是个悬而未决的历史遗留问题,中印边界线长达约2000公里,一般分别划分为东段、中段、西段,当时两国都处于百废待兴的起步阶段,历史问题复杂丛生,故而边界尚未完全划明,而独立后的印度对此是全盘接受了英国殖民时期留下的边界处理方案,想要延续、甚至扩大英印政府所理想的边界划分思路。因此,事情的起因还是要从英国在的时候说起。

19世纪末,英国为握紧自己在亚洲的利益,将俄国视为重大威胁,故而曾经企图过以西藏作为缓冲带抵御俄国的威胁。然而随着后来一战爆发,英德矛盾骤然升温,英国为寻求与俄国的和解,便暂时放下了西藏缓冲英俄矛盾的理念。但是与此同时,中国不断爆发反帝爱国运动,这股革命之风很快就吹到了印度附近,清末张荫棠力主进行藏政改革,也提高了清廷对于西藏地区的重视程度,无论是中国的反抗之风,还是印度东北不安的动荡,都让英国感到脊背后面发凉,所以开始萌发划定一条"战略边界"的想法。按照长期的生活生产传统,中印在东段有一条自然形成的边界线,但是该边界线以喜马拉雅山自然边缘为准,靠近山脚区域越发模糊不明,尤其是世代生活在此的山区部民,也有杂居来往的情况,所以英国想要在此划定一条"真正的"边界线,作为中印之间的天然屏障。

后来,中国国内爆发了辛亥革命,革命浪潮让英国人相当紧张,彼时印度也是反抗情绪高涨,尤其是东部,给英国当局造成了巨大威胁,一个"战略边界"似乎作用还不够,英国便想起了那个西藏作为缓冲带的想法,如果能将西藏为英国所支配,形成中印之间的屏障,自然可以消化不少从东边吹来的革命风。抱着这个想法,英国人开始多次越过传统既定边界进行"勘察",并且迫使袁世凯政权参与三方会议,探讨边界问题。英国组织这场会议,目的就是将传统边界向外再扩展100多英里,所涉及区域除了西藏,还有实际是归属关西镇抚府及云南管辖在内的大部分土地。然而会议最终没有达成协议,英国的计划没能实现,所谓边界问题没有得到任何解决,但是英印政府并没有死心,为了让计划强行生效,他们之后干脆伪造了一份会议成果,最著名的成果就是那条"合法的"麦克马洪线。

对于当时刚独立的印度来说,可以说是完全继承了英国的霸道帝国主义思路。尼赫鲁此人,虽然在目前中国的历史研究领域形象比较正面,常常被赞叹为一个勇敢的民族独立领导者,但随着近几年各国外交档案解密,印度内部资料见光,我们会发现尼赫鲁并不是一个具有第三世界共情能力的领导者,在他的有声有色印度构想中,包括了大量具有侵略性质的野心,这让我们不得不猜测是从英国那里继承过来的,一句话,被英国统治过的殖民国家,那就是比其他被殖民国家高级一等,毕竟是英国女王桂冠上的明珠,脱落了那也是大英帝国开过光的。

对于中印边界,当时的印度是非常理直气壮,首先就是认为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其次是强调"自古以来"喜马拉雅山脊就已是印度北部界线,另外还不断强调西藏的"独立性",英国当年只承认了中国与西藏的宗主国关系,而西藏应拥有作为"国家"的"主权"。在这样一系列论断的指引下,印度便开始在东北地区"开疆拓土",整个50年代,印度就将足迹踏过了"麦克马洪线",侵占了不少模糊地带,但是按理说当年的会议并没有达成成果,这些地带究竟何属,尚无确切定论,在印度看来,麦克马洪线和国际惯例就是最好的证据,哪怕是争议地带,也最好能够"碰一下就是我家自古以来祖传"的,但在中国看来,"自古以来祖传的"这种话显然是自家的万能逻辑,自己的路被敌人走了导致自己无路可走,TMD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国际上的事,能讲清道理的委实罕见,哪能像日常生活一样不服就干呢。当时的印度是一心有声有色,可中国却是有些焦头烂额,面对印度在西南地区的刁难,中国方面感到有些懵逼,本以为印度该是受殖民压迫阵营里的难兄难弟,应当相互怜惜才对,结果不想他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死命在屁股后面给我踹"窝心脚"。可懵逼归懵逼,中国的决策核心并没有被西南的骚动乱了阵脚,纵观寰宇,前有美国扛着台湾死死地盯着,上有苏联昔日友情破裂,背后印度踹的这几脚虽然膈应人,但要不了命,最可怕的还是莫过于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在东南一带从南朝鲜到台湾到东南亚布置的军事力量随时有可能让中国再次陷入大战。因此,作为"主要矛盾次要矛盾"理论的熟练运用者,毛泽东同志很快定了定神,他说:"印度不是我国的敌对者,而是我国的友人。中国不会这样蠢,东方树敌于美国,西方又树敌于印度……我们不能有两个重点,我们不能把友人当敌人,这是我们的国策。"

可是印度似乎并没有太想把中国视为友人,自1959年印度提出的领土主张被中方断然拒绝后,当时不少印度学者都认为中国对印度是一种"背叛",没有珍惜印度作为第一个非社会主义国家率先承认新中国政权的诚意,反而对印度提出领土要求。印度不承认友谊不要紧,鉴于家门口实在危险,中国按头也得给印度按成朋友,的确,在当时紧张的国际局势下,东南美国也正在虎视眈眈,万一同时陷入战争,后果将不堪设想。两线作战有多惨痛,连希特勒总裁都不想回忆。所以不管怎么样,只要印度闹得还算有节制,中国就咬咬牙"完了再说"。当时中国便将中印边界矛盾视为次要矛盾,如果能和平解决再好不过,不能和平那也尽量别起大战。1959年11月,中央决定缓和中印对峙的矛盾,提出两军一同后撤20公里,各自退一步说话,印度那自然是也拒绝了,中国的困境怎样尼赫鲁必然不瞎,所以印度不仅拒绝了,还继续往前走了几步以示满不在乎。

中国回头看了看大门外凶神恶煞的冷战氛围,努力把脏话往肚子里咽了咽,好,既然你不撤,那我撤,看你会不会因羞愧难当而哭出大鼻涕(开玩笑。1960年,中国主动后撤20公里,不开枪不骂人,就算遇到入侵,也好言相劝用爱感化,直到把对方感动出大鼻涕。

事实证明,印度并没有受到多少感动,中方的态度给了他们信心,坚定的"麦克马洪线"也逐渐向外推进,以尼赫鲁委领导的 "前进政策"让印度军队甚至越过了他们曾经自己持有的分水岭原则(这件事常让一些印度学者批评为"给敌人递刀")。其实中央军委也早已意识到,印度来者不善,就算能争取到不发生大战,恐怕难以避免短时间内的摩擦冲突,所以新疆和西藏军区依然要做好防御准备,最起码的一点是,一旦印度突然加快步伐一味前进,中印边境不能就此失了底线。

到了1962年,印度已经快把中印边界当成了无主之地,甚至过了他们咬死的"麦克马洪线"建了据点,就像一个以为"没人管"一直拓展宅基地的老财。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毛泽东同志手里的烟蒂都感觉到了紧张,尼赫鲁一根大筋说不进去道理、不顺着台阶下实在是有悖套路,那么现在,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

毛泽东按下那根紧张的烟蒂,在袅袅的余烟中抬起眼睛:"来而不往非礼也……"

后事如何,下期再见!

本文转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