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界,被遗忘的病毒和死亡黑洞

2020-05-08 18:29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说是在南美厄瓜多尔首都街头发生了惨绝人寰的一幕,有些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因为得不到救治,家人也担心被传染而横尸街头,尸体就在街头腐烂。

厄瓜多尔是南美洲西北部的一个小国,人口有1500多万,目前已经累计确诊了3.2万名新冠病毒感染者,死亡1539人。

因为受检测与收治能力限制,这个国家的真实的感染与死亡人数是多少,估计连他们国家总统都不清楚,反正至少从确诊与死亡的比率上看,这个数字就令人高度怀疑。

而这还是有一定检测与收治能力,媒体也偶尔关注了一下的国家,至于那些连检测能力都没有,媒体也根本懒得关注的国家会怎样,就只有天知道了。

随着疫情在国际上扩散蔓延,现在可能除了欧美等几个平常大家比较了解的国家,其它国家的疫情怎样,多数人已经不关注了。当时意大利病例过10万的时候,人们惊呼连天,现在已经有10个国家超过10万,美国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30万,人们都已经见怪不怪。

和疫情相比,人们现在更关注中美围绕疫情正进行的斗法,甚至连欧美两个震中现在的发生的疫情新闻,人们也逐渐懒得关注。

第三世界的疫情与死亡黑洞

但是,对于这些深陷疫情危机的国家来说,人民的焦虑与恐惧是实实在在的,政府正面临的防疫挑战也是实实在在的。

当人们把目光都聚焦在欧美等几个主要国家,甚至连这些国家的疫情都已经难以再引起人们关注的情况下,亚非拉等第三世界国家正陷入一个巨大的病毒与赤贫黑洞。

比如说土耳其,现在确诊13.4万人,死亡3584人;印度确诊5.6万,死亡1890人;沙特确诊3.4万,死亡219人;巴基斯坦确诊2.6万,死亡594......这些连鬼都不信的比例数字,还有谁会关注?

美国的死亡比例接近6%,难道这些国家的医疗资源比美国还发达?医疗技术和科技水平比美国还先进?这是不可能的!我一个月前曾说过,当病毒杀入第三世界,会制造一个更大的疫情和死亡黑洞,现在看这个黑洞已经形成并且还在持续扩大之中,在继续吞噬生命。

就以印度为例,我2月(也可能是3月,具体时间忘了)和香港开会的时候,就听说在香港出现了从印度传入的输入病例,但是当时印度只对外通报了3起左右的病例,那么它的真实感染人数到底有多少?

印度的封国、封城等措施也确实严厉,比如在机场对外国旅客进行监测,将铁路旧车厢改造成移动病床等举措也可圈可点,但是,其防控成效还是受到天然条件等多方面因素制约。

从医疗条件来看,印度近14亿人口中有注册医生108万名,平均1.1万人才有一名医生。印度全国有1.2万所医院、2.2万个初级医疗中心、2,000多个社区医疗中心和2.7万个诊疗所。虽然疫情扩散后官方迅速把检测实验室从1个增加到220个,疫情发生后,印度全境也紧急加大检测力度,从3月时的一天检测一千人上升到4月底的一天六万人,但相对庞大的人口基数,这个检测能力和医疗资源仍然捉襟见肘

多维注意到,孟买最知名的达拉维(Dharavi)贫民窟于41日出现新冠肺炎患者,到四月底,当地累计发现334人感染,18人病死。以贫民窟的拥挤程度、卫生条件和聚集情况,一般认为认为,这一数据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

而且,印度国民卫生习惯及意识的欠缺,成为加速疫情传播的催化剂。3月下旬以来,印度社会流传着鼓掌杀死病毒吹号杀死病毒点蜡烛杀死病毒|“喝牛尿杀死病毒”等各种荒诞不经的传闻。就在莫迪宣布宵禁当天,印度各地举办游行、焰火表演,庆祝莫迪防疫妙举,政府的防控措施从一开始就被破坏。

以上现象虽然带有印度特色,但是其背后的问题并非孤例。印度诸多的防控隐患,在南美洲、非洲、东南亚都以不同的形式出现。

如土耳其的难民、战争、党派纷争等问题和疫情交错,巴西、印度尼西亚、伊朗等国政府都因为政治分歧或宗教原因在是否封城等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而非洲的坦桑尼亚4月初仍然在棕枝主日弥撒上,一边祈祷免受病毒侵袭,一边毫无防护措施地聚集活动。

多数发展中国家医疗资源不足、工业体系不够完善,很难在医疗设备上自给自足,加之各国的政策、民众的配合度以及卫生意识的掣肘,令防疫难上加难。而信息的不透明更是让这些地方陷入了外人莫测的疫情与死亡黑洞。

比死亡更严峻的饥饿与贫穷

疫情促使各国实行保护重要物资的措施,最受影响者是发展中国家。包括欧盟、美国和印度等在内的69个国家和地区禁止或限制出口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药品和医疗器械产品。

哈萨克斯坦、越南等至少14个小麦和大米供应国,为确保国内粮食供应采取了限制出口的措施。这些限制措施叠加已受到疫情冲击的供应链,让发展中国家的防控和生活保障更加艰难。

421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发布一份报告,预测2020年面临严重粮食危机的人口数量将翻倍,增至2.65亿,最多可能波及30个国家。

联合国早已指出,疫情期间发展中国家正在遭遇资本外流、债券利差扩大、货币贬值、出口收入锐减、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旅游业利润缩水,对国家经济的冲击甚至比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更加严重。

很多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只能在等死和病死之间选择:不出去做工就只能全家饿死,出去做工,又因为缺乏必要的防护能力而随时可能被病毒感染丧命。

因为全球发展的不均衡,亚非拉等第三世界国家是最脆弱、受疫情影响最严重、也最需要关注和救济的国家,但遗憾的是,病毒当前,发达国家都自顾不暇,根本没有精力来关注这些问题。

针对第三世界国家面临的问题,我们曾多次撰文呼吁关注,因为除中国之外,全球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居住在发展中国家,这些人口的生存和健康本来就应该获得更多重视,但是奈何这样的呼吁并未起到多大作用。

疫情爆发以来,包括联合国(UN)、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orld Bank)在内的国际组织,呼吁全球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力度。联合国建议全球资助发展中国家高达2.5万亿美元的资金。外界更寄希望二十国集团(G20)的机制提高个人防护装备及医疗设备的产量,取消所有药品、个人防护用品、医疗器材即原材料的关税和出口禁令,确保公平分配,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的资助。

然而,发展中国家占大多数的G20几乎没能回应上述期待。继3月底G20领导人视频峰会做出六大承诺之后,对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贸易和全球供应链的干扰、帮助全部有需要的国家没有下文。

419日的G20卫生部长特别会议,对重视疫情对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所带来的风险也没有具体承诺。421日的G20农粮部长会议敦促各国避免对全球食物供应链造成不必要的障碍、要符合世贸组织(WTO)贸易规则,但具体怎样约束也不清楚。

经济层面,除了G20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415日决定同意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临时债务救济,51日开始暂停债务偿还之外,并没有其他共同采取的措施。至于其它金融救助措施更是无从谈起。

毫无疑问,这次病毒不仅深刻改变中美关系,加剧了人们最关注的中美新冷战格局,改变世界政治与经济环境,还在人们关注不到的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制造了一场难以估量的人道灾难。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