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奇葩公司当当上演玄武门之变

2020-04-27 09:34

都2020年了,一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大型现代企业居然还在上演玄武门之变这样的豪门宫斗戏码,也真是活久见。

真是一瓜未平,一瓜又起。

罗志祥和周扬青、蒋凡和张大奕事件热度未减,李国庆率四个壮汉怒闯当当网夺回公司公章的新闻,今天就刷屏了朋友圈和微博。

先是李国庆先声夺人,发布《告当当全体员工书》,宣布自己当选当当网董事长,并全面接管当当。

在《告员工书》中,李国庆一一列举俞渝七宗罪,称她:

“长期独自把持公司”

“无视众多小股东对公司长期以来的付出与出资”

“盲目失当裁员”

“公司既有业务发展受到严重影响”

“构成对李国庆的侮辱、诽谤,严重违法甚至涉嫌犯罪”

“轻视新冠疫情危险,致六十余名员工被集中隔离观察”

“违反北京市政府规定,强制员工以年假冲抵延期复工天数”等。

在这份《告员工书》中,俞渝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

▲当当网公司的墙上贴著的《告员工书》

但很快,俞渝就开始反击,当当网发表声明,称2020年4月26日早9:34,“李国庆伙同5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公司已经报警。”

当当网在声明中表示,当当网以及关联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失控期间,任何人使用该公章、财务专用章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任何书面文件,公司将不予承认。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即日作废。

一个回合下来,果然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看得吃瓜群众一愣一愣的,回不过神来。

都2020年了,一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大型现代企业,居然还在上演玄武门之变这样的豪门宫斗戏码,也真是活久见。

曾几何时,李国庆和俞渝这对夫妻档,也曾是商界的神雕侠侣。

虽然两人的颜值都谈不上高,但夫唱妇随白手起家,最终在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美国纽交所正式上市,也是羡煞旁人。

闪婚创业,当当出世

1996年4月,时任北京科文实业集团董事长李国庆带队到美国哥伦比亚州考察,在饭局上邂逅了比他小一岁的俞渝,两人交谈甚欢,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饭毕,李国庆邀请俞渝喝咖啡。其时,李国庆成立科文实业集团一年余,利润薄,惨淡经营,又刚刚和女友分手,人生处于低潮期;俞渝,在纽约创办了“TRIPOD国际公司”,事业上小有成就,可是情感方面还处于空窗期,一不留神就成了大龄剩女。

两颗孤独的心灵瞬间迸出了火花。

两个月后,俞渝回国,一出机场就看到李国庆捧著玫瑰花等候在候机厅里。在北京的日子里,李国庆差不多每天都和她见面,下馆子,去吃俞渝家乡正宗的川菜,还有美国难得吃到的咸鸭蛋。

在俞渝离开北京回美国的那一天,李国庆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嫁给我吧。”

▲李国庆、俞渝在当当网上市首日

也许是觉得太突然,俞渝没有马上回复。之后的一个月里,回到纽约的俞渝音讯全无,没有书信,也没有电话。

正当李国庆多少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李国庆的电话响了,听筒那头是俞渝的声音,她说:“你来吧,我们马上结婚!”

当年10月,认识不过半年的他们,在纽约注册结婚。而结婚的结晶则是当当网的异军突起。

婚后有一次,俞渝去西单图书大厦买书,结果找书找得晕头转向,她想到了自己在美国上亚马逊网上书店购书的体验,觉得如果在中国也办一家网上书店,一定能够给读者带来便利。”

俞渝说:“最初的思路,我就觉得在国外待了十来年,我喜欢好的商店,但中国就没有好的商店。”

“国庆作为一个出版人,他就觉得他的书发不到真正该发的店。可能世界500强面试的书,发到新疆石河子去了,石河子哪有世界500强面试机会啊。”

“所以我基于消费者体验,他基于出版人体验,都想做这件事情。”

李国庆也嗅到了商机,立即拍板和老婆大人一起创业,两人任联合总裁,李国庆负责市场、技术、采编、运营,俞渝掌管财务和人力资源。名字么,就叫“当当”吧,听着那麽响亮。

俞渝写了第一个招聘广告搁在新浪上。俞渝说:“新浪那时候七条要闻嘛,我们那招聘就在第八条,我记得打广告才花了8400元。现在,我们的员工有将近3000了吧。”

亚马逊网站确实是一个成功的样板,但是俞渝觉得对他们影响比较大的还是贝塔斯曼,学习的是他们先进的后台流程和目录操作系统,只简简单单卖书,不做俱乐部,也不印刷自己的书目,快速、便捷,是当当网的主打方向。

后来,贝塔斯曼灰溜溜地走了,当当网取而代之。

摔杯为号,恩断义绝

当当网获得巨大成功,两人的感情却并没有因此升华,反而出现了裂隙。

2019年10月,李国庆腾讯新闻出品《进击的梦想家》节目采访现场摔杯一怒为红颜,技惊四座,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当时女主持人说李国庆被踢出局的“感觉像是一棵刺一样”时,而李国庆的回答是:“根本不是刺!” 

仔细看视频,此时李国庆是有些鼻酸哽咽的,可见戳到了他的痛处。不是刺,那是什么?是刀子,一刀戳在心窝上。

▲李国庆摔杯

2018年1月15日,他被他的妻子赶出了他一手创立的当当网。

1月15号六点半,李国庆收到了一封逼宫信,信是俞渝授意管理层写的,大致内容是:“新当当您也别管了,办公室保留,司机秘书保留,工资待遇保留。”

李国庆说:“1月15号我不是禅让,我已经一让再让了,所以是被人踢出去的。”

从李国庆之后的反应你看得出来,称得上是“奇耻大辱”!

堂堂七尺男儿,被自己老婆扫地出门,不仅钱没了,还声誉扫地。李国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心里不憋著一股劲,不想东山再起报仇雪耻?

自此之后,李国庆虽然另立门户,但隔三差五要给当当网添点乱,以至于当当网官微有一次直接怼了李国庆,要求他不再以当当创始人的身份发言。

当当对于他来说,他放不下。

放不下的,可能是一个男人的脸面,也可能是一个商人的尊严,但可惜,就是没有一个曾经丈夫的爱与宽恕。

国庆出局?俞渝败北?

就今天的事件来看,其结果不外乎要么李国庆出局,要么俞渝败北。

对一个曾经美满的家庭来说,可谓两败俱伤,不免令人唏嘘感慨。

那麽谁的胜算更大一些呢?

关键在于4月24日李国庆召开的临时股东会是否合法。

▲《告员工书》上的具体内容(图/网络)

根据公司法规定,修改公司章程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才可生效,而李国庆召开的这次临时股东大会是否有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与会呢?

如果此次临时股东大会程序合法,那麽他就是合法的董事长,自然用不着靠壮汉以武力夺取公章,李国庆又何必大费周章出此下策?

事实是,当当网副总裁阚敏今天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他的告知书中所指24日的股东会没有通知俞渝,所有股东都没有收到通知。

阚敏还说:公司目前掌握在俞渝手中。当当网从美国完成私有化后,俞渝持有当当网股权22.23%,李国庆为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18.65%(由父母持有)。

阚敏直言,李国庆称接管当当是自私越权,是违法的。

如果李国庆方面违法抢夺公章罪行成立,则恐怕夺权不成,要在班房里过国庆节了。这是李国庆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而反观另一方——俞渝和当当网。今天16点50分,当当网紧急发布公关总监职位,负责处理危机公关,月薪30-50K。

▲当当网急招公关总监(图/网络)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如果当当网方面正大光明,占据道义和法理,又何必如此着急以高薪招聘这样一位公关总监呢?此中疑点,也需注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