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郝柏村的使命

2020-03-31 10:08

晚年郝柏村明显有一种使命感。在他99岁和100岁时都回到大陆,走访抗日战场。


尽管身体和精神都很好,能够走路,也能流畅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也肯定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强调两点:第一,抗战是蒋委员长领导的;第二,国民政府没有投降。


在参观台儿庄抗战纪念馆的时候,他认真看了前言,说:“弥漫着一股投降气息……这是不对的,没有投降气氛,从来都没有。”


陪同的人大多是地方台办领导,每到一个地方,市长乃至省长都要“会见”。地方领导讲话强调的都是现实,搞好两岸关系,促进招商引资。


轮到郝柏村讲话,每一次他谈的都是抗战。


这是一个错位。


台湾进入正常社会,国民党也不再是执政党。他属于不折不扣的历史人物。传递历史真相,就成为他最后的使命。


网上有一个评价,说他是“中将侍卫长”。其实这句话抓住了要害。对晚年的郝柏村来说,理解蒋介石(解读他的日记),在大陆尽量宣传蒋介石在抗战中的领导作用,就成为他生活的中心。


他对蒋先生有一种报恩的心理。这是最传统的中国价值观,如今也没多少人在意了。


他做过“行政院长”,“陆军参谋总长”,“三军总司令”,但是在台湾,据说没什么纪念活动。在大陆,也没多少人知道他。


和他一起回大陆“考察”的几位老年将军,在大陆很开心,会很自然地说出“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二强国了”。1949年走的时候,他们还是少年。


郝柏村出生于1918年,1937年抗战爆发的时候,他在南京的中央军官学校读书。一路撤到武汉,毕业后,自然就参军,投入抗战。在这之前,他有一个月的时间回老家看父母。


路线是武汉-郑州-徐州-盐城。


到家时,他敲门。过了很久母亲才开。母亲说:“回到家了,应该喊妈妈开门,只有外人才敲门。”


父母和他一起去镇上照了合影。他们知道,见了这一面,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这确实是最后一面,一直到很晚很晚之后,他才能回来。


今天他总算回家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