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来,未见德国有任何对错误的深刻反思

2020-03-26 22:48

为了应对新冠病毒的威胁,德国于3月15日关闭了德国,法国和奥地利的边境。上个周,也就是3月22日,联邦政府终于发布了'行动限制令',严格限制超过两人以上的集会和活动。然而,这距离武汉1月23日封城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德国全社会几乎是以放任和轻视地态度看着疫情在人群中逐渐扩散。虽然德国目前的防疫措施看似是西方国家里面最有底气的,但是这两个月内犯下的种种错误所在成的损害已经形成。经济模型预测的结果无一例外地认为本年度德国的经济将进入显著性衰退,就业和消费都会受到重大抑制。

最令笔者惊奇的是,在这样危机的时刻,很多主流媒体仍然反复兜售'中国通过援助意大利分裂德国','中国中止封城举措不是处于科学决策而是政治任务'等话题。这种长期以来形成的矮化中国的意识惯性,并不会对德国和欧洲的防疫工作起到任何积极的促进作用,相反,他们稀释了德国社会整体上对于自身问题的反思能力,通过媒体塑造的所谓对华认知,来掩盖其自身社会,文化和政治制度上的重大瑕疵。联系到最近一些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因为戴口罩等原因遭遇歧视甚至殴打,笔者更加坚信,长期以来西方形成的扭曲的认知特别是对华认知,造成了其社会和文化革新的停滞,并且要为现今逐渐恶化的病毒疫情负主要责任。而推动这种错误认知的主体,遍布于西方社会的各个阶层,而并非之前认为的媒体阶层。

西方社会,以德国社会为代表,文化层面上存在对个人主义的过分保护和对集体,对他人利益的漠视。当德国的学术界告诉德国社会,新冠病毒对普通人的致死率很低时,相当多数的年轻人坚信这些病毒对自己无害因此还在到处聚集,有的甚至以体验病毒为名义组织各种感染者体验会。这种蔑视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充分证明了德国社会对于年轻人思想教育上存在巨大的失误。年轻人在学校和社会上被鼓励以自我为中心,社会媒体鼓动他们盲目反对威权,人与人之间相互体谅和帮扶的责任全都扔给了国家福利体系,从而走进了一个又一个的囚徒困境。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东亚人,在文化上更加注重集体主义精神。日本人十分在意不能给社会填麻烦,韩国人能够在国际经济危机的时候给国家捐款捐物,中国人的集体主义精神在武汉封城后体现在了社会的方方面面。没有这种集体主义精神,中国不可能一路走来取得进步。然而这些东方文化中十分积极的一面,被德国人粗暴地忽略掉了。可十分讽刺的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恰恰需要东方文化的这种以集体利益为核心各方相互妥协荣辱与共的担当。而西方国家,偏偏走向了与这种意识相反的一条孤胆英雄道路: 以Gerat Thunberg为首的一些人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在社会生活中的能量,聚集一些仅仅是认知接近的人,就妄图改变整个人类社会的议事。其最终的结果只能是造成各个认知对立的阶层之间相互仇视和相互孤立,反倒损害了共同面对疫情和气候变化等重大人类议题的努力。但凡德国社会的文化界和教育界能够客观报道中国社会的文化,并对谦虚的态度取长补短,而不是片面报道中国人吃狗肉吃蝙蝠,欧洲社会的民智程度将会有一个长足的进步。

西方对中国政治制度的污蔑可以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武汉封城之所以能够进行下去,没有了社会各界的自觉配合配合是根本不可能的。在国家和民族认知方面,中国人和犹太人一样,有着强烈的悲情色彩。以色列深处地缘政治动荡之地,国家安全形式虽说与中国没有可比性,但是举目皆是对手的局面可是颇为相似。以色列实行的是军事化色彩的对社会的全面管控,严厉程度与中国相当,却不见任何德国媒体去批判。类似的双重标准和虚伪在意大利封城之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媒体聪明的一点是,他们以媒体报道中采访者的口吻,来叙述他们对中国的矮化和批判。一篇典型的政治偏见报道甚至都有了其标准化的叙事模板: 其通篇以某个普通当事人过得水深火热为引子来唤起读者的同理心,以文章作者的文笔为桥梁含蓄地表达同情和对其政府的否定之意,然后借由所谓智库和大学的学者的发言为权威论据坐实指控,最后还可能会伪善地加入一句中国政府或者中国普通民众对报道事件的否定来表明一下自己至少是中立的态度。这种论述结构里面最大的污点在于所谓的某些权威专家学者身上: 但凡我们去深入挖掘这些所谓的专家学者,相当大一部分是一些欺世盗名之徒,或者是其供职的单位长期从事专业反华活动。真正的严肃中国问题专家,在学术界有着崇高的声誉和广泛的中国人脉,因此发言都比较慎重。及时偶有批评质疑,也多是从学科角度上提出的可以探讨的科学议题。然而,这些的学者,考虑到自己可能面临的麻烦,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往往选择不发声。这就直接导致了,各种热衷于毒害中欧关系的所谓专家学者好不收敛。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某德国籍供职于美国反华机构的所谓学者,不断为攻击中国的新疆制度提供传媒弹药。相当一部分在西方主流媒体上传播的新闻来源,可以最终追溯到其所谓的'研究中'。但其在相关领域并未有一篇发表在同行评审期刊上的论文。西方社会长期以来容许这种学术机会主义者存在,并坐视其毒害中欧关系,这种强烈的不作为极坏地恶化了中欧之间在各个层面上的信任。在这种偏见为主流的社会里,基于科学真理的信息,从中国传递不出来,传递出来也会被冠上各种帽子而不被采信。正直科学家小心翼翼怕被戴上给共产党歌功颂德的帽子,科学的决策自然不能实现。

西方犯下的一个非常致命的错误,是决策圈给出的混乱的信息。德国为例,先前官方号称德国准备充分,以病死率为依据认为病毒隐患很小,导致了人们毫无防范。如果说德国决策层在早期这么做还能给被解释为安抚社会情绪,那么其后来确诊人数上升之后却不断修复其之前的论述,其科学团队的口吻也变得越来越不自信。高潮时期,默克尔声称感染人数最终可能接近过半的德国人口,着实把德国人吓了一身冷汗。如果说德国政府的目的是为了鼓舞士气,那后来其科研团队不断修正预期,做出各种不确定的论述,到最后直接把最恶劣的可能性摆到公众面前,要挟公众配合来为政府的错误决策来买单。联想到在德国的生活的人,也肯定常常体会过德国政府部门的低效和无能,但往往产生的损害又只能无奈地自己承担。今日披露了两个有意思的新闻,一个说是德国卫生部长因为连续两次无视重要邮件而导致了德国卫生防疫资源的储备严重不足,另一个是德国权威医学界几个愣说口罩无用的人被媒体批判。不论你官方怎么说德国准备好了,对一个作为经历过中国疫情的人来说,我是根本不相信的。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我们恐怕很难理解德国人那种对这种低效和无能政府的容忍态度。对我们而言,准备好就是中国政府那样的标准,那并非可望而不可及。虽然一点儿点儿改造社会的方方面面使之不断进步的过程很漫长,但是一定要有一个端正的态度。作为执政者和参谋人员的科学家,在大战之前,决策关系千百万人生死,连一个严肃的态度都没有,传染病学术圈内连一个统一的意见都给不出来,放着中国的成功经验不去好好参考,一句话国情不服就全部否定了,德国千千万纳税人养你有什么用? 


最后讲一个小例子:

中国的微信自媒体, 国是直通车,逐字翻译的一条德国电台NDR采访德国著名病毒学家Christian Drosten 长达30多分钟的语音稿件,并配以图片说明其观点,引导读者参与讨论。有着这样的态度,就是做任何事情前成功的开始。我老婆分享到她instergram上德国人都看傻了。

https://www.quora.com/Are-German-media-overtly-critical-of-China-in-their-reporting/answer/Yuming-Feng?__filter__=all&__nsrc__=1&__sncid__=4522114132&__snid3__=7334563194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