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IS:美国的新冠病毒防疫也存在重大失误

2020-03-23 15:19

本文系IPP独家译著作品;译著:曾辉,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

作者:

斯蒂芬·莫里森(Stephen Morrison)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高级副总裁,CSIS全球健康政策中心主任,其研究侧重于美国外交、卫生政策和国际援助。

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
CSI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其研究侧重于中国政治及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甘思德·肯尼迪(Scott Kennedy)
CSIS中国商业与政治经济项目资深顾问兼理事长,其研究侧重于产业政策、技术创新、商业游说、中美经贸和全球治理。

蒂芬妮·西格尔(Stephanie Segal)
CSIS资深研究员、西蒙政治经济学课题组长,其研究侧重于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 

引言


已蔓延至全球超过160个国家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其严重程度已超过了2003年在中国南方爆发的非典型性肺炎(SARS)疫情。为了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国当局对武汉等15个湖北城市进行了封锁,并对北京、上海等其他大城市实施了检疫和交通限制,堪称现代史上最严厉的防疫措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的民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更难以估量。

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全中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在交通中断、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严重短缺的情况下,为了确保武汉的食品供应和医疗条件,中国几乎动用了全国的力量。然而,随着疫情的迅速蔓延,大量民众不断涌向医院,导致了许多患者无法得到及时的治疗。医疗系统的崩溃导致了民众的不满情绪,中国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充斥着大量的斥责和抱怨。
全球大流行

人类目前对新型冠状病毒仍缺乏足够的认识,其出现可能会颠覆人类的固有认知。目前,新型冠状病毒已成为“全球大流行”疫情。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速度相当快,美国专家估计繁殖率处于2.0至3.0之间,而根据中国的数据,繁殖率大约为5.5。如果这个数据准确,也许就能够解释湖北省惊人的病例增长率。

此外,追溯传染源头异常困难。迄今为止,科学界还无法确定是否存在新型冠状病毒“超级传播者”。非典型性肺炎和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疫情期间,“超级传播者”引发了大范围传播事件。如果真的存在类似的“超级传播者”,后果将不堪设想。


众所周知,病毒主要通过咳嗽或打喷嚏时的飞沫传播。科学界开始关注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可以通过悬浮在空气中的气溶胶进行传播。如果气溶胶传播机理属实,新型冠状病毒的扩散速度就可能会比预想中还要快。尽管目前仍缺少新型冠状病毒的数据,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和流行病防备创新联盟(CEPI)正在努力研制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
中国最初的迟钝事出有因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呈现蔓延之势时,湖北省和武汉市官员反应迟钝,错失了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机。直至2020年1月20日中国最高领导人就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后,中国各地方政府才开始加大疫情防控力度。

事实上,中国官员对新冠病毒疫情反应迟钝是事出有因的。2020年1月19日,卫健委专家王广发公开宣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防可控”。中国官方报纸《人民日报》直至2020年1月25日起才开始刊登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文章。

另一个原因是:地方政府缺少足够的自主决策能力。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

虽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暴露了中国体制的诸多弊端,但是中国领导层已将疫情防控视为国家的头等大事,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开始发挥作用,从医护人员驰援,到各类物资调集,再到多省对口支援,形成了举国之力支援武汉的局面。中国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建成了两所能够容纳数千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专属医院。

2020年1月28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强调:“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加快蔓延的严重形势,必须加强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党中央各项决策部署”,并宣布成立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首的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随后,中国财政部和卫健委宣布将拨款数百亿人民币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疫情对中国经济有什么影响?

无论中国能否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蔓延,其经济都会遭受重创。路透社(Reuters)报道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超过非典型性肺炎疫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企业和跨国公司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导致了制造业活动的放缓,一些企业不得不削减员工待遇,甚至有的企业因违约而不得不宣布解散。供应链的放缓给银行和证券市场都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为了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国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除了对湖北省5700万人实施强制隔离以外,还取消了所有的集会和大型公共活动,并要求停工、停学,导致了经济活动的大幅减少。中国当前的名义GDP是2003年的7倍多,如果经济活动在半个月内减少三分之二,这就意味着中国GDP将下降2.7%(相当于3800亿美元的损失)。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分析,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从6.0%下跌至5.8%。

考虑到各种因新冠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中国政府将不得不通过财政刺激措施来促进出口。例如,实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降低银行存款准备金比率、减税、增加产业补贴、扩大政府采购范围和规模等。如果经济持续放缓,未来还可能会出现货币贬值。相关分析指出,中国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将大大低于预期,而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会有明显的回升。
疫情对全球经济有什么影响?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显示,全球近60%的经济活动已经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直接或间接影响。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蔓延之际,许多国家对中国公民实施了旅行限制。世界各国的旅游业均遭到了重创。根据中国出境旅游研究所的统计,泰国、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为每年接待中国游客最多的国家。泰国旅游委员会预计,泰国旅游业总收入将减少16亿美元。

根据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预测,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将导致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下降0.25~0.35%。从非典型性肺炎疫情后的经济走势来看,疫情的持续时间越长,对经济的冲击就越大,进而影响投资信心。目前中国经济增长已经降至19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无疑雪上加霜。鉴于中国经济对全球增长的重要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加剧将对全球经济前景构成压力。

另外,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使其他重大国际问题(例如,中美贸易谈判)退居次要地位,也使全球金融市场面临高度不确定性。目前金融市场恐慌情绪弥漫,美国几乎所有的主要股指都呈现下跌趋势。一旦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得到缓解,形势就会发生逆转,但是疫情拐点尚未到来。
疫情对地缘政治有什么影响?

中国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初期处理不当,说明中国的公共卫生应急能力仍有待提升。更为关键的是,活体野生动物市场在非典型性肺炎疫情结束后仍没有完全被取缔。

美国在新型冠状病毒防疫工作上也存在严重的失误。特朗普政府曾极力粉饰太平,宣扬新型冠状病毒对美国构成的风险“很小”,直到最近才意识到它的严重性。尽管美国政府实施了撤侨行动、对访美的外国人采取了限制措施等,但是这么做还远远不够。建议重新设立在2018年裁撤的全球健康安全和生物防御局,或指派高级官员负责协调国内和国际防疫合作。

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这场危机要比2014年埃博拉(Ebola)疫情要严重得多。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全球面临的共同威胁,已成为继“中美贸易战”后中美之间的又一重大博弈。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国、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应当摈弃前嫌,协调一致应对疫情。不过,随着中美竞争的加剧,中国参与国际科学合作的难度可能会进一步增大。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