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时代的人类安全问题:一体化、气候变化以及合作的必要性

2020-03-11 12:26

席卷中国、在韩国、日本、伊朗乃至全世界蔓延的新冠病毒令全球经济与各国社会陷入了混乱之中。新冠疫情于今年年初在武汉爆发之后,大幕徐徐拉开,将全球经济体系的弱点展露在人们面前。这一体系以高度一体化为特征,需要从地球上每一个角落提取原材料,随后将其运至劳动力成本更为低廉、或者科技更为先进的地方进行加工装配,最后送到其他地方,满足市场需求。

全球两大制造业中心城市中国武汉与韩国大邱均为阻止疫情蔓延采取了强硬手段,也都因此而遭受重创;这两座城市通过重合供应链与世界经济体系紧密联系在了一起。甚少有人知道身边的居家用品产自、或者在运送之时途经武汉或者大邱,然而大家很快就会有所察觉。

由疫情引发的恐慌对东亚地区的生产与消费造成了灾难性影响:一座座工厂要么自行关闭,要么由于缺少所需零部件而无法运营。消费者害怕感染病毒,闭门不出,对公共场所更是退避三舍。

有趣的是,生产与消费的滑坡反倒令环境有所改善。由于汽车尾气排放大大减少,中国多地重现蓝天;飞机停飞也产生了同样的有益影响。然而很遗憾,支撑上述物流链条的整个经济系统都把消费与增长当做重中之重,人们都认为资源消耗量的下降对工人有害无益。要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改变想法似乎并无可能。

铁矿、镁、石油和铀在全球范围内的循环传输与各个工厂之间钢板、记忆芯片、塑料片与螺丝组的流转并行不悖。经过几十年的贸易谈判与市场自由化发展,标准集装箱运货船已经可以远渡重洋,畅通无阻地将各种物资输送至世界各地;同时,难以计数的飞机在空中穿梭、飞越大海,运送旅客。他们之中,有追财逐利的商人,有为开辟前途攻读学位的学子,也有寻找刺激的旅游者。

保证原材料、零部件、产品以及商人和游客的输送往返具有积极意义、是迈向全球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四十年来,这一观念已经成为了共识。媒体几乎毫无例外地对这一进程赞不绝口,称其为进步的标志。即使有立场较为公正客观的媒体时而泄露出关于气候变化灾难的只言片语,我们也只是看到一座座新机场落成,目睹满载货物、以矿物燃料为主要动力能源的货轮有增无减。

表面上,投资银行将制衣业务外包给孟加拉国,将Iphone手机的组装业务交给中方工厂,仅仅是为了牟利而已,但这一现象背后的深刻问题不可小觑。国际化浪潮极具吸引力。从德里飞往东京,又从东京奔赴巴黎——这样做令商人和政府官员优越感十足。他们自诩为新时代的先驱,认为自己可以将世界构筑成为一个共同体。

几十年来,世人一直认为,让人类摆脱没落的小农经济是高尚之举。人们遵循着祖辈的教诲,纷纷前往城市生活,要么参与以消费为目的的生产活动,要么实践管理艺术,处理盘根错节的企业关系。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整个系统的运作戛然而止。新冠病毒并不像黑死病一般,破坏力大到足以抹去人类文明。新冠肺炎不过是新兴严重传染病之一:2002到2003年,亚洲便深受SARS疫情困扰;2009年,H1N1流感又在美国肆虐一时。

这场疫情可以通过科学家、医生以及中央与地方疾控部门之间的紧密合作来化解,然而只有可以正确履行职能、对疾病爆发有所防备的政府才能做出有效的应对措施。

新冠疫情爆发后,我们看到美国所谓的基础设施已经被紧缩政策、大规模军事开支和医疗私有化问题拖垮。美国的大多数地方政府根本毫无准备,连国内民众都无法动员,更不用说同中、日、韩三国的地方政府合作,共商最佳策略。

此时我们的心情,就好像看到大火在厨房熊熊燃烧时却发现灭火器中空空如也。倘若灭火器好用,控制火势当然不难;反之,整座房子都会毁于一旦。

特朗普已经指定迈克•彭斯负责处理疫情,而这位副总统是一位对科学方法深恶痛绝的狂热宗教分子。他似乎将阻止公众讨论疫情作为了当务之急;他在光天化日之下举行的祈祷会正是我们回到了黑暗时代的证明。

可笑的是,特朗普政府同时还解散了分别隶属于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土安全部的两个疫情应对工作组。

特朗普政府大幅削减科研基金,经年累月地推动医疗私有化,其结果可能是疫情失控、病毒迅速蔓延。

难道这场疫情会成为压垮全球化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用于终止中国、韩国、越南、日本和美国之间经济交流的强硬措施或许并不能有效阻断病毒的传播,但一定会将我们进一步推向经济崩溃的深渊,因为人们已经对进口商品、食品、原材料和药物依赖至深。如今大规模的物资短缺已经迫在眉睫。

我们需要政府部门派遣训练有素的专家到全体民众中去,宣传日常卫生和健康饮食习惯,就此次疫情与其他疾病开展公共教育。政府还应及时进行疾病检测,在有必要时尽快建立临时隔离医院。

然而美国现在的政府并不称职。我们仅有的优势都几乎已经荡然无存。

走街串巷、宣讲健康生活理念的志愿者无迹可寻;医疗系统高度私有化导致许多患者明知自己已经感染新冠病毒,也不愿意去医院就诊。美国数百万无家可归、或者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只能自生自灭。

很可悲,医疗私有化使得先进研究愈发倾向于满足富有患者的需要,而让人人都看得起病的公共医疗机构几近销声匿迹。然而在疫情阻击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并非富豪财团,而是弱势群体。

如今席卷美国的移民监禁浪潮已经对全民健康构成了巨大威胁。挤满大批移民的临时营地无疑是病毒滋生的理想温床,他们只能得到最低水平的医疗服务这一事实更加剧了疫情爆发的风险。身处庞杂监狱系统的美国囚犯也面临着相同的处境,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应当获释,以避免监狱成为病原体的孵化器。

我们不能将这场疫情视为牟取暴利的良机。疫苗与基础医疗服务应当免费提供,以免感染者因为顾虑开销而讳疾忌医。出于对国家安全问题的考虑,我们应当尽快实施国民健康计划,扶助老弱病残,从而令全民健康有所保障。

与关闭公共设施相比,我们也许更应当提高民众的食品质量,勒令便利店与超市不再出售高糖垃圾速食,教人民如何种植蔬菜、怎样烹调才能最大限度地保留食材的营养成分。我们应该请年轻人去照料独居老人、帮助单身母亲抚养子女,这样不仅能够创造宝贵的工作机会,而且可以改善人口健康状况,有效抗击疫情。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中国为我们树立起了良好的榜样,其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不一而足。疫情爆发后,中国迅速采取行动,限制人员流动,对包括武汉在内的二十座城市实行了临时封锁,同时为超过1,100万人进行了病毒检测。工作人员还会入户排查,对受感染者实行隔离,以此来控制疫情。如今其新增病例已明显下降。

近几日,新冠疫情已经在美国掀起了巨大恐慌;人们刚刚发现国内基础物资严重不足,口罩一类的医疗防护用品尤为紧张。由于无利可图,工厂不愿意开足马力生产试剂盒,导致大批病人得不到检测。

中国之所以能够组织全民抗击疫情,关键在于政府可以在医疗领域切实履行职能,众多政府官员也各司其职。已有几万名医疗工作者奔赴形势严峻的地区救急。

美国虽说没有如此之多的医护人员,但仍然可以着手扩大公共卫生工作人员的队伍,应对未来的紧急情况。

此外,中国政府还号召武汉市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将使命感与归属感注入人们心中,对他们产生了有力的心理影响,让他们不至陷入恐慌与绝望。

精诚团结的中国人同其他国家风声鹤唳、彼此疏离的民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新西兰首次报道国内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之后,各大商场的货架便被扫荡一空,但各自为战对阻遏疫情蔓延毫无帮助。

研究与教育

我们必须明白,病毒不分国界,我们需要同中国与其他国家展开跨国合作,预判疫情,集全球之力予以应对。美国的当务之急并非在秉持节约开支这一原则的同时盲目前进,而是加强对世界卫生组织和政府全球研究机构的援助,保证专家能够在下一次挑战到来之时迅速做出回应。

我们需要效仿寻找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前辈,建立全球合作文化。然而在这种文化落地之前,我们应当重拾国际主义传统的精髓——美国外交政策曾经的基石。

2019年10月,特朗普政府决定终止疾病预测计划,而美国国际开发署正是通过该计划向全世界探寻潜在病原体的科学家提供援助的。这一计划的工作人员同全球各地的科研人员齐心协力,鉴别出九百多种病原体,将疫情扼杀于萌芽状态之中。美国的确需要扩展疾病预测计划的覆盖范围,在此基础之上建立真正的全球疾病响应中心。与恐怖分子相比,疾病夺走的生命更多,因此群策群力、创建疾病应对体系比开展反恐合作更加重要。

大学原本是教育与研究机构;新冠疫情爆发后,国内外乱成一片,大学商业化难辞其咎。近年来,教育的宗旨已经沦落为培养好就业的学生;会计、工商管理与医学等专业均与高收入工作直接挂钩。教育工作者的使命——教书育人,引导学生独立思考、探索社会与经济规律、做负责公民——如今已无人再提。

科研的本质发生了变化,更令形势雪上加霜。越来越多的人将满足资质、获得或保留在大学中的终身职位作为进行科学研究的目的。科研人员把在权威科学刊物上发表文章作为重中之重,将公众福祉甚至创新精神抛在了脑后。

发表在各家刊物上的文章倒是对流行病等话题有所谈及,但它们大多并非出自有直接经验的学者之手。而且要读到它们花费不菲,百姓望之莫及,政策制定者对其不屑一顾。更重要的是,这些文章晦涩枯燥,令大批在一线对抗疫情的医护人员望而却步。

决策过程中的问题所在

全世界均为应对疫情采取了强硬措施,如切断东亚各国之间以及通往美国的航线,等等。首尔和东京取消了一切音乐会、演讲和公众集会,还关闭了政府办公室,几近瘫痪。政府建议市民宅在家中独居,通过网络订购物资;咖啡店与餐厅更是无人问津。毫不夸张地说,要让公民社会陷入停滞状态,病毒比戒严令有效得多。在首尔,青瓦台烛光集会这一传统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但如今由于疫情爆发,此类活动已被列为非法之举,进步人士却未置一词。

安倍政府拍板决定将全国中小学关闭至少一个月,令孩子们无所事事、离群索居。此类对社会产生深远影响的决定是如何做出的?安倍政府没有经过任何政策探讨便发布了关闭学校的命令;同时,并无迹象显示政府同传染病学家、教育工作者、学生家长和公民团体进行过科学讨论。

如果日本开展公共讨论,我们或许会听到这样的呼声:应当让民众通过学校和公众集会了解如何保卫健康和安全、增强抵抗力、互通有无、守望相助。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叫停公共活动似乎弊大于利,令人们无从确切了解突然爆发的疫情。

闭门造车、独断专行的政府,再加上唯利是图、哗众取宠的媒体,不仅让专制趋势逐渐走高,更让民众彼此隔绝孤立。

我们应当考虑,既得利益阶层是否在趁疫情爆发之时施行娜奥米•克莱恩(Naomi Klein)所说的“休克主义”——以“9.11”一类的严峻危机为契机,改变政府方针,推行在平时无法实行的政策。

林毁病生

我们必须停止对自然的破坏,改变大行其道的开采活动与消费文化。正是由于人类肆意妄为,疫病才会接踵而至。记者索妮娅•沙阿(Sonia Shah)曾在发表于《国家》杂志的文章“把新冠疫情归咎于外来物种?请三思”(Think Exotic Animals Are to Blame for the Coronavirus? Think Again)中写道,60%的传染病发源于动物——其中70%为野生动物;然而罪魁祸首并非它们,而是人类自己:人们对自然环境大肆糟蹋,在野生动物栖息安居的家园中大兴土木,建起高楼、农场和工厂,令它们身上的原本无害的病原体得以伺机而入,感染家禽、家畜乃至人类自己。

为了生存,野生动物迫不得已与人类比邻而居。其结果,是微生物在野生动物与家禽家畜之间的传播风险大大提高,而其中某些病原体我们平时甚至难得一见。

西非丛林惨遭砍伐,让蝙蝠被迫在人们的后院与农场中栖身,这才导致往常无法靠近人类的病原体有机可乘。

同时,全世界的工厂化农场占用了大片土地,饲养肉用禽畜,为病原体提供了上佳的滋生温床。以禽流感为例:由于养鸡场中的鸡不计其数,因此病毒可以不断进化,毒性也越来越强。农场中家禽家畜的大量排泄物一般贮存在化粪池中——这些设施既是自然世界的祸殃,也是病原体的乐土。

我们如何是好?

发展迅速、对森林与海洋环境造成破坏的全球开采行业以及矿物燃料的普及大大增加了病原体广泛传播的风险。我们需要探索全然不同的国际化模式。国际化的真正内涵,应当在于各国科研工作者以及政策决定者开展紧密合作,令严峻问题的解决方案飞越国境,让各个国家能够齐心协力,有条不紊地迅速采取行动,化危机于无形。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满足全人类在健康卫生方面的需要。

在进行研究、制定政策、交流经验、开展合作时,人们必须放下对利润的考量。未来,安全问题,尤其是气候变化问题,才是会影响到人类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

新冠疫情当前,我们还应重新审视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制裁方案。倘若拒绝给予伊朗和朝鲜医药援助、帮助其阻止疫情大规模爆发,最终我们只能自食恶果。其实我们要关注的不仅仅是医疗与药物,令全世界人民都能吃到健康食品、提高他们的抵抗力也对控制疫情大有裨益。

如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密,全球变暖问题愈演愈烈,我们必须尽快反思孰轻孰重,解决新形势下的安全问题。用于制造战斗机、坦克与导弹的人力与物力,本应投入到对病原体的研究与有效机制的建设中去,让全世界能够迅速应对新兴危机。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