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美国隐瞒2009猪流感死亡数字真相

2020-02-15 03:59

【鱼论】揭露美国政府隐瞒2009年H1N1猪流感死亡数字真相


马意骏:我现在就在中国,那些歪曲中国疫情的听我说

马意骏

马意骏一位定居沈阳的美国作家,《龙的吼声》

2020-02-08 21:32:45 来源:观察者网


【文/马意骏】

加油中国!

2009年美国爆发了H1N1猪流感疫情,那是一场全球性的瘟疫,全世界进入了紧急状态,那场瘟疫使全球6000万人受到感染,在当年就造成了至少18,449人死亡。然而那场H1N1猪流感疫情造成的最终损失比这个数字要严重得多。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2012年发布的报告,那场瘟疫造成的死亡人数最终达到了约30万。本文在下面对那场瘟疫会有更加详细的介绍。

定居在辽宁省沈阳市的美国作家马意骏(Mario Cavolo)2020年2月5日在其领英个人主页发布评论文章:《我听到了一些怪异的声音,朋友们——把2009美国H1N1病毒与2020中国新型冠状病毒两场疫情进行对比》

我之所以提到2009年在美国爆发的那场瘟疫,是因为我发现当中国正在抗击当下这场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时,有一股十分怪异的邪恶力量正在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展开攻击。我不得不站出来提出几个问题并由我本人作出回答。

当那场H1N1猪流感疫情2009年在美国爆发时,我记得没有任何国家因疫情的扩散发表反美言论。事实上,我记得当时美国花了整整6个月时间才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从2009年4月初到2010年4月末,有哪个国家警告其公民立即离开美国吗?没有。甚至在2009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世界进入瘟疫大爆发紧急状态时,也没有哪个国家发出过这样的警告。美国游客在那期间一直可以自由进出任何国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大门向美国人关闭。

正如我所说的,情况的确有些怪异。我已经读到一些充满仇恨情绪的对中国政府进行恶意攻击的文章,那些文章认为中国政府在感染人数上做了假。然而,实际上无论哪个国家爆发瘟疫,统计数字很难做到绝对准确,甚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也难以做到这一点。2009年美国爆发H1N1猪流感疫情时,感染人数也没有做到绝对准确,当时公布的人数大大少于三年后更新的统计数字。这一现象是瘟疫爆发事件的一种内在特征。

缺乏足够的医疗人员、缺乏足够的检测试剂盒、缺乏足够的药品、缺乏足够的防护装备……中国并没有试图掩盖这些问题,这些信息每天都会出现在中国各家媒体上。每天都有人因感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而失去生命,人们在中国每天都会看到这样的消息,我并不认为中国政府在试图掩盖什么。人们在这里看到的不是阴谋,它只是一场悲剧。

当我们翻开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12年6月27日发布的后续研究报告会发现,此前公布的2009年爆发的那场H1N1猪流感瘟疫造成的死亡数字,18449人“远远少于真实的数字,主要原因在于很多死于H1N1猪流感相关疾病的人在死亡之前并没有获得病毒检测的机会”。2009年H1N1猪流感大爆发时,有人指责美国政府或美国医疗卫生部门隐瞒真实死亡数字吗?没有。有人为了证明美国政府在死亡数字问题上说谎而带着摄像机跑到美国的医院里偷拍吗?也没有。许多对中国的批评是荒谬的,他们只看到在医院接受支持疗法的患者,却不知道其中有些的确受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另一些只是表现出肺炎的症状,未必与此次疫情有关。

全世界都应该为中国人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声势浩大的、全国性的疫情阻击战而鼓掌。世界卫生组织以及许多国家的政府官员已经在这样做了。我现在就生活在中国,我亲眼看到了中国为抗击疫情所采取的各种措施,无论以何种标准来衡量,中国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令人感到极为震撼的。当然,中国社会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也是巨大的。

许多人没有看到中国整个行政体系的执行力之强大,这个星球上应该没有任何政府能够有如此高效的表现。相反,某些人只是忙于抨击武汉地方政府的一些没有及时采取疫情应对措施的官员。是的,那些地方官员的确把事情搞砸了,他们惹了大麻烦。他们与波多黎各那些没有在去年的飓风灾害后及时把得到的救灾物资分发给受灾民众的政客是同一类人,他们都做出了令人不齿的行为。在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上,一个人犯下错误是很正常的事情,正义总会得到伸张,但整个国家的政府不应因个别地方官员的不当表现受到攻击。此外,中国各省的政府已经向所属各级官员发出了通知,如果他们也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那么他们将面临非常严厉的惩罚,我对此毫不怀疑。数不清的西方政客曾犯下大错,但他们中有很多人仍然保住了自己的职位。可见在人类这个群体里,犯错、愚蠢和贪婪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与肤色、种族、国籍毫无关系。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最终统计结果,2009年那场H1N1猪流感疫情导致201,200人因呼吸系统衰竭而死亡,83,300人因心血管疾病而死亡,死亡总人数约为28.4万人。可是当时有国家针对美国发布旅行禁令了吗?中国、德国、日本或者哪个国家禁止美国人入境了吗?都没有。可是我今天注意到一条推送的新闻,美国国务院已经建议美国公民尽快离开中国,英国大使馆也向在华英国人给出了同样的建议。2009年,英国建议英国公民离开美国了吗?没有。2009年,世界上哪个国家把自己的国门对美国人关闭了吗?也没有。2009年,美国因为仇美情绪受到其他国家的攻击了吗?同样是没有。

中国政府已经为确保每个人、每个家庭以及全社会的安全动用了巨大的经济资源。如果你是一个在华居住(武汉除外)的外国人,你应该留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哪里也不要去,你所在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目前每一个中国人都在家里进行有意识的自我隔离,这样一个大环境是再安全不过的了。

2月7日,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道沈阳社区内,工作人员在核对居民信息。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我有一个朋友住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梅萨市,他告诉我当地最热闹的一条中国美食街已经没有一个顾客去消费了。面对这种现象该怎么用理性去解释呢?下面让我们设想如下情况:如果你是一个迈阿密人,有一天听到意大利中部城市米兰爆发了瘟疫,你会取消在迈阿密一家意大利餐厅的订餐吗?你在迈阿密街上遇到一个深色头发、意大利面孔的人会躲着走吗?任何一个有基本理性的人都不会这么做。如果你是一个新加坡人,有一天你听到美国中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爆发了瘟疫,你会拒绝与朋友在新加坡当地一家得州烤肉店就餐吗?你在街上遇到一个戴着牛仔帽的看起来来自得州的大块头时,你会认为他刚刚下从达拉斯飞来的飞机吗?在美国社会上,有一种很奇怪的非理性的极端情绪和激进思想,美国民众应该做的是避免与其同流合污。一小撮极端主义分子煽动了这一切,而美国的主流社会绝不会对这种激化矛盾的荒唐观点表达支持。

下面我介绍一下武汉市爆发的这场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疫情,我在这里会尽量直接给出理性而准确的信息。首先,就像H1N1猪流感病毒不应被称为“美国病毒”一样,在武汉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也不应被称为“中国病毒”。如同每一次流感季那样,此次中国的疫情无论持续两周还是两个月,它终将过去,春天一定会到来。不过,这里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也可能比2009年出现在美国的H1N1猪流感病毒更难对付,为了抑制病毒的传播,中国民众需要格外提高警惕,中国政府对各种情况作出极为快速的反应也是十分必要的。

目前,关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我可以给大家提供以下信息:这种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它能够很容易地进行扩散。这种病毒尤其容易进入人的肺部组织,也就是说它很容易引发肺炎。这要比呼吸系统感染更加麻烦,因为那只会使咽喉部位或支气管受到感染。这种冠状病毒造成的死亡率是2%左右,这要比一般的流感死亡率0.1%高20倍。然而,与SARS(即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意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观察者网注)病毒9%的死亡率和MERS(即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意为“中东呼吸综合症”——观察者网注)病毒37%的死亡率比起来,这个数字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受到感染的患者里面,有10%到15%会表现出比较严重的症状。80%到90%的死亡患者是有其他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年轻感染者的死亡率较低。这与2009年美国爆发的H1N1猪流感疫情正好相反,当时年轻人甚至青少年的死亡率比60岁以上的老年人要高。

中国很快绘制出了该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图谱并立即与各国医疗卫生部门和各相关国际组织进行了分享。一些医学科研机构发现,现有的某些抗病毒药物似乎对这种新型病毒有抑制作用。

中国各级政府很快进行了广泛的社会动员,城市公共交通、长途交通、商务活动等都已暂停,13亿中国人都积极主动地给予配合,几周来他们一直静静待在家里等待疫情消退,看到这一切发生在如此巨大的国家里,你无法不感到惊叹。中国对疫情做出的反应已经在国际社会上获得了广泛赞誉,大家普遍认为中国所采取的措施是前所未有的,这为将来遭遇这种情况的其他国家政府确立了新的应对标准。当然,与往常平静的生活相比,如今中国人的生活里有诸多不便,而且整个社会付出了巨大代价,这是毋庸置疑的。

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关于中国爆发的疫情,最近出现了一些怪异的、充满敌意的言论。面对中国当下的情况,正常的人性不应做出这样的反应。我不会明确指出到底是什么人在这样做,情况的确很复杂。我们生活在一个颠倒的世界上,有时候我也不能完全理解或解释清楚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过,我必须指出:对中国的攻击应该结束了,那些针对中国人充满敌意的、政治性的、排外的、种族主义的言论应该结束了。那些言论不会让华盛顿的任何人获益,也不会让一个徘徊在美国城市街头为自己家庭生计担忧的人受益。

我的家族来自意大利南部的巴西利卡塔地区,具体来说是山城波坦察和距离马泰拉不远的格罗特拉。我父母离开意大利后来到了美国,我就出生在纽约的扬克斯。美国已经是我父母的家,那里也一直是我的家,直到我20年前离开美国来到中国,如今我的家在中国。如果30年前你对我说10年后我会移居中国,我一定会说你的算命技术有待提高。不过,一切就这样发生了。能与我的中国妻子一起生活在中国东北一座名叫沈阳的城市,我感到非常幸福。你能从这句话里听懂我想表达的意思吗?我是个成熟理智的成年人,我具有成熟的判断力。当我们讨论中国、美国或任何国家、任何社会、任何政府的时候,我们都可以给出很多正面或负面的信息,一个有判断力的人应该能够理解这一点。任何对其他国家的敌视态度都是不理性的。几周后或者悲观点说几个月后,这场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将会过去,春天的气息将会吹佛每个人的面庞。不过在那之前,倘若你对中国或中国人说不出任何有积极意义的、有帮助的话,那么请你闭上嘴巴,安安静静地等待春天的到来。

马意骏发表于中国辽宁省沈阳市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20年2月5日马意骏先生领英个人主页)


中国抗疫努力被诋毁 美国作家:厌倦了西方媒体抹黑中国

2020-02-14 19:30:19 来源:中国日报网



中国日报2月14日电(记者 邢奕)马意骏(Mario Cavolo)是一名意大利裔美国作家,长居中国沈阳。最近,他的一篇文章在网上引起了轰动。

这篇题为《各位,这里有点不对劲,对比美国2009年的H1N1病毒和中国2020年的冠状病毒》的评论文章于2月5日发表在社交媒体领英上,马意骏就一些西方国家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的过激反应,对中国人的歧视,以及一些西方媒体对中国政府控疫努力的诋毁进行了深入探讨。他还将美国2009年暴发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与中国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进行了对比,并在文章中呈现了一些人对这两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不同反应。文中写道:“在2009年H1N1流感暴发期间,我不记得全球各地有发生仇外反美的攻击事件,你记得吗?事实上,你还记得美国花了6个月才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吗?”

截至目前,他的贴文已获得了100万+的阅读量。

12日,马意骏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解释了他写这篇文章的动因。

“每个国家都很伟大,每个国家也都有问题,但是当我们看西方的一些主流媒体报道时,我们看到的全是这些(对中国的)负面抨击,负面的偏见……我对此感到厌倦,因此我写了这篇文章,而且确实戳中许多人的内心。”

马意骏说,在这篇贴文下,大多数评论都是“超级支持”。许多人都同意他的观点,认为(一些国家)对这场危机的反应以及一些西方媒体的相关报道是不客观的。

曾任通用电气供应链高级经理的玛丽亚•维斯特隆德(Maria Vesterlund)就是其中一位。

“我们去年8月移居上海,令人难过的是,我们每天也看到(西方)媒体上充斥着各种不实八卦消息和恐慌信息……我慕尼黑和法兰克福的朋友们对我说,他们因为担心新冠病毒,甚至都不去当地的中餐馆就餐了。”她在马意骏的帖子下评论道。

“我们留在这里,不会离开……这里的人们——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为了阻止疫情的扩散,他们中的一些人关闭了生意,一些人失去了生活收入,一些人待在家里数周、不见朋友、停止了一切形式的娱乐活动。我和他们在一起。”她说。

马意骏出生于美国纽约,于1999年移居中国,曾在多家企业担任顾问,后来自己开了公关公司。他还曾写过两本有关中国经济发展的书。在定居妻子的老家沈阳之前,曾在中国多个城市生活,包括成都、杭州和上海。

马意骏指出,2003年的SARS疫情令人印象深刻,当局已从过去的经历中吸取了经验教训,并更好地应对了当前的危机。

“中国媒体正越来越多地谈论社会中存在的问题,新闻中也会讨论政府工作中的问题。这些信息并没有像一些西方媒体所指称的那样受到封锁和压制。”他说,“西方媒体这种指责不明智,必须停止。”

马意骏说,此时此刻,人们应该对中国人民的遭遇报以同情,并鼓舞他们振奋精神、继续抗击病毒,这一点很重要。 他还表示有信心这场疫情会在春季到来之时结束。

他最后说道: “我认为春天来时,我会弹钢琴开音乐会。这将是庆祝中国战胜疫情的巡回音乐会。我们将度过美好的时光,事情将变得比人们期望得还要好。武汉,挺住!中国,加油!”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